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239、领导说了算
    万长生没所求,就不会像吴桂波那样扭捏作态。

    他洒洒脱脱的就是来以章会友,对苟老视若珍宝的几枚印章,除了细心把玩品鉴,居然敢质疑其中一枚有点问题。

    这反而像挠到了苟教授的痒处,得意得不得了:“有点新是不是?笔锋非常犀利,字口很清晰,也很干净对不对?”

    万长生点头:“如果真按照您说的清代时间,不太可能是这种情况吧,印泥、尘土、颜色老旧的自然存放,都不应该是这样,我家里也有清代甚至更早时候的印章,虽然不是名家名章,但日常我也看得多,不应该这样。”

    苟教授舒坦的靠在大书桌边,就差跷二郎腿了,感觉好多年没有在别人面前显摆过的爽快:“这是我八十年代带着学生到乡间写生,从一个农家收来的,当时我第一眼看见,就觉得很诧异,这种文人意趣非常浓厚的章,不可能随随便便出现在那么偏僻的农家,问那农妇当然是什么都不懂,我也知道有些江湖骗子就是装懵懂外行来诱骗捡漏,可当时人家只要我八毛钱,光这块鸡血黄就不止八毛了吧,所以我给了五块钱!”

    老太太终于插话:“那个时候他的工资也只有七十多块,很多工人家庭一家人才四十块钱,也不算少了。”

    万长生再捧起印章来纳闷:“没道理呀。”

    苟教授还美滋滋的伸手指在印章上比划:“云雾浓血若飘絮,对吧?”

    万长生承认:“几十年前吃不饱穿不暖的,把玩石头的人肯定少,乡下山野农家就更不用说了,肯定不懂这块石头本身的价值,鸡血石主要就看血色比例、浓度、样式,我虽然不知道行情,但寿山鸡血石里面,过七成就算极品,这满满的六面红几乎整颗都是通体红色,还这么鲜艳,更不用说这种红色感觉是沁进去的雾状,真的像把鸡血滴在清水里面那种絮状,现在那些有钱人买卖这块石头,肯定很贵,这还不算上面的章,如果真是清代原品的话,那就价值连城了。”

    文玩就是这样,材质是基础,如果极品材质还有很有来头的做工说法,那就叠加效应,呈平方立方的暴增身价。

    万长生本来不怎么在乎这种东西价钱的,家里有啊。

    没有被传承断代的结果就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几百上千年的东西一堆!

    这种事情,可能放眼全国,就只有俗称天府之国的蜀川,能够相对蔽塞的一代代留存下来。

    见惯了才不会斤斤计较价值,这么说也是让主人家高兴的顺口。

    苟教授果然是极为开心:“可我永远都不会卖掉,所以放在这里也不担心被人偷,来,我来告诉为什么这枚章的章口会这么新……”

    说着还戴上老花眼镜打开旁边台灯,万长生凑近些,看苟教授用一把最普通的刻刀轻轻在章口上点过:“这枚章是陪葬的,在墓葬里面躺了上百年,那个坟我都去看了,是当地唯一一个得了清朝道光年间圣旨的孝墓,在除四旧的时候被砸了,后来农妇在那打草的时候,偶然从沙土地里面刨出来的。”

    万长生做个奇怪的撇嘴表情。

    算是对那种运动的反应。

    苟教授不理他:“你看这里……那是个很完整宏大的石碑墓,选址用料都很考究,所以哪怕残破了还是保证里面沙土干燥,湿度很小,更重要是在之前上百年时间里面应该处于密闭隔绝的人造空间,这种情况下石头与周围的土壤甚至空气之间发生的化学反应是很少的……”

    万长生有点懂了:“哦,这样皮壳就很难进到字口里面,所以基本上保持了当年刻字的样子!”

    苟教授满意:“对!现在有些人把这个叫包浆,就是经常使用接触产生一层膜,在这上面都很少,我本来也半信半疑,后来又一次有机会到法门寺地宫去考察研究那里的篆刻,发现那里面的文物就有这种特征,我再把这枚章拿去做科学检测,就证明是真的了。”

    万长生恍然大悟。

    家里的古章其实多得很,也有些名贵的,但名人的几乎没有,所以历代庙守们也没当回事,不是自己父亲爷爷亲手留下有纪念意义的,有些还会被隔了好几代铲了重新刻着玩!

    在万家人眼里,这些石头,就是石头,只有雕琢才能让石头有价值,而不是供在那里。

    所以很少有这种珍藏得根本舍不得再盖章的情况,也就没遇见过了。

    这就是文玩的乐趣,把玩追寻里面藏着的故事,有很多看似离奇的细节,都有能够解释的缘由。

    一老一少,倒也聊得单纯开心。

    苟教授把万长生那两枚要了去,说自己下月篆刻课收尾的时候给学生们做个点评,另外就是希望万长生从下学期开始,每周能跟随自己做助教:“我带不动了,长生,国画系一共不到二十名教职工,我希望你是其中第六名助教,也是唯一一个篆刻助教。”

    万长生简直匪夷所思:“难道真没有其他老师了?”

    苟教授苦笑:“现有的篆刻爱好者大多是个人爱好、民间艺人,能考进美院,拥有资质的就寥寥无几了,这么说吧,平京皇宫博物馆,是全国古印章馆藏最多的地方,北派篆印传承最近三代都是单传……这还是平京皇宫博物馆啊!”

    万长生沉默了。

    双手扶在自己的膝盖上一言不发。

    苟老不着急,看着自己越发疼爱的弟子,还不愿做自己弟子的弟子。

    因为万长生的脸上,是那种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沉思模样。

    而不是计较得失。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

    老太太也不紧不慢的坐在旁边,把圣女果,也就是小番茄的皮剥了递给老头儿吃,老头不动,她就自己吃。

    万长生好一会儿才开口:“助教我可以做,但我不把希望寄托在现有的学生身上,还是那个道理,得加大对普通人的艺术培养,我会把重心放在艺考培训上,然后再从艺考培训逐渐扩展到美术兴趣爱好培养,更大范围让更多孩子能接触到美术,知道美术里面不光有油画国画,还有雕塑,还有篆刻。”

    老头慢慢的点头,很慢却很用力:“好。”

    老太太这时候才开口:“你说你要用心做艺考培训,一共招生就这么点,每年考进来也是这么多,全国依旧还是每年招收这么多美术生,你只是把你的学生考进来,相应的就有别的孩子考不上,这有什么意义?这不是变相的提高准入门槛,增加难度么?”

    苟教授眉毛动了下,却忍住没开口。

    万长生也动了动眉毛,重新看下老太太:“关阿姨,这……恐怕不是您这个眼光应该说的话吧,有点失水准。”

    这话很不客气,苟教授却嘴角忍不住差点笑了,强行板着脸不做声。

    老太太把手里剥好的小番茄给万长生示意:“你就当成是群众的疑问好了。”

    万长生懂了,笑着接过小番茄一口吃掉:“谢谢,这就好比高考,反正全年只有十万人,那就随便抽奖抽十万人读好了,还考什么考?考试就是为了用作筛子门槛,优胜劣汰,每年这么多美术生,如果艺考培训能够做得好,进入美术院校的是尽可能具有艺术天赋的学子,更明白自己要在什么艺术门类上发展的学子,因材施教,这句老话已经说了几百年了,这不叫提高准入门槛,而是更加精细准确的挑选良才,日积月累,良才才能构建巨大宏伟的建筑,而不是招一批进来天天打游戏谈恋爱的庸人,这么问,是基本原理都搞错了,这回答您还满意么。”

    老太太笑了,慢慢点头的样子和丈夫很像,但她更圆润些:“老头啊,这样的学生才应该是重点培养的,最近听说你们院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什么学生会主席潜规则女学生,还不够丢脸么,趁早换了还来得及,来得及给校风校纪带来改变。”

    万长生心里有点啊?

    但不敢说,也不敢问啊

    万一人家不是说要自己去换,不就显得有点欲盖弥彰了?

    他只能暗暗的给苟教授缓慢摇头,表示这不关我事。

    但看起来,在外面校长都敢不给面子的苟教授,在家里,好像是个被领导的群众。

    满脸都是好咧,您说了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我的超级怪兽召唤〕〔都市之最强狂兵〕〔女神的超级赘婿〕〔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校花的贴身高手〕〔神级狂婿〕〔回到地球当神棍〕〔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神帝〕〔丧尸病毒在异界〕〔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道祖,我来自地球〕〔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