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292、机遇,有时候也仅仅只是个十块钱的末等奖
    就像杜雯帮万长生总结出来的,他的技艺最独特在哪?

    一手打印机似的随手画。

    当初不是这一手给老曹看了,才有卓尔不群的起点么。

    赵磊磊,老童,包括后来的席导,都对他这种随手画的能力印象深刻。

    老实说,以万长生前面二十年闭门造车的绘画经历,要说画艺高超到秒天秒地那是瞎吹牛逼。

    各大美术学院都能拉出来一堆牛人吊打他。

    包括在小酒吧喝酒的那帮老爷们儿,谁不是高手?

    但要做到万长生那种用签字笔、粉笔之类金钩铁线的描绘,立刻就少之又少了。

    所有现在科班出身的画家,可以说都是用凑凑笔起步,大概描个外轮廓,再一点点收紧精确,甚至习惯性的不会有明确的外边缘线。

    越是大家,可能越是画得模模糊糊的只有最精彩的地方会描绘细致点。

    这是种艺术习惯和培养成长经历。

    万长生没有,他这种用白描就能精准勾勒,不需要打草稿的强劲造型能力其实更趋向于工匠。

    比如景德镇的瓷器画工,他们就不需要任何草稿,蘸着颜料精准的在瓷胎上落地生根,绝不能改动。

    最主要还是来自熟能生巧的大量练习绘制。

    当然这其中也有些天赋的原因,不然瓷器画工也分工艺美术大师和普通画工呢。

    只要见过这种用签字笔精确造型的画面,干干净净的黑色线条一丝不苟,外行都会叫绝。

    偏偏是大师们有点追求,有点内涵的模糊笔触会被认为脏兮兮的画些什么啊。

    好比游客们,也是不看内涵的。

    他们只会看这个站在展馆边,聚精会神画图案的年轻人。

    当然,万长生挂着的胸牌说明了他工作人员的身份,不会有人觉得他不和谐,但任何一个经过他的游客,都会好奇的探头看一眼,只要身高够得着,莫不是一脸哇……的表情。

    对普通人来说,他画得太震撼了。

    没有粗细之分的黑色签字笔,在巴掌大的小速写本上,万长生就是挨着所有的珍品,手工绘制图样。

    准确的说,这有点像工业制图,而不是绘画。

    黑色的线条精准细腻,哪怕是通体晶莹的玉,万长生也能把上面的纹样、雕刻细节表现出来。

    一丝不苟的精确。

    比正儿八经的艺术照都显得震撼。

    这方面其实比较出名的大多在工业造型或者建筑师行业,譬如著名的建筑家梁思成,解放前画的那些古建筑记录画,美极了。

    这本来就是一种带着工业气息的艺术流派。

    但万长生不是在作画,他是在学习储备。

    学习自己看见的这些珍品,一辈子也许只能看见一次的这些珍品,捕捉这些珍品身上的闪光点。

    珍品之所以成为珍品,往往在材质绝佳的基础上,要么时代久远具有历史意义,要么出自名家精美绝伦。

    这些闪光点就是珍品的精髓,光看,光拍照是没有用的。

    唯有自己亲手绘制过,才会把这些细节牢牢的记在脑海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在艺术创作中就用得上。

    这种积累多了,才会在脑海里面产生灵感的火花。

    当然有那种天马行空天晓得是怎么想的鬼才脑袋,但大多数天才都是用百分之九十九的这种汗水积累,在某个灵感爆发的时候水到渠成。

    所以万长生在那画得很淡定,在他的世界里面周围已经没人了。

    来都来了,抓住分分秒秒的珍贵机会,才是他的做法。

    这也不违反规定,有些组别比较复杂的维护审查工作,现在都还有人在展柜边一寸寸仔细观察。

    梅姑娘拉了几个同事过来看万长生,也都有点瞠目,他们会欣赏,更明白这份功力是怎么来的,所以又接连不断的拉其他人过来看。

    十一点多的时候,万长生已经高速打印了十多张手稿,从玉器到了青铜器展品这一块儿,刚刚脑海里面好像有点隐隐约约的影子,就感觉到旁边好像来了一大堆人。

    皇宫博物院这样的珍品展都是限流的,除了整个博物院的门票之外还得再买一次票,而且能进来多少人,就不允许超过,有出才有进。

    哪怕时间慢慢接近中午十二点闭馆,人数也没见少。

    但这一波就好像额外放了些人进来,万长生都觉得挤了点。

    不过他还是没有抬头,依旧仗着身高,一动不动的站在展柜边描绘那个西周时期的青铜器,描绘那上面看似完全装饰性的纹样,可在万长生这里,他却能跟篆书石鼓文联系起来。

    这跟画玉又有点不同,青铜器上的凹凸纹样往往是复合线,嗯,就像凹凸二字一样,是有自己闭合线的那种图样。

    也许在别人那里就是得试着一点点描,说不定最后不是大了就是小了。

    可在万长生这里,他看一眼脑海里面就有了大概轮廓,就像他写大字外轮廓那种勾发,一气呵成的稳准狠!

    青铜器身上还带点透视变化的纹样就稳稳的贴准了。

    刚收尾,就听见旁边一声:“好!”

    万长生还有点不耐烦,这接近两个小时,已经有无数各种各样的游客在他耳边呱噪了,难道就没有一点点起码的尊重和给人空间么,而且面对这样的绝世珍品,能够在数百甚至数千年的岁月中留存再来,不应该保持敬畏,安安静静的看么,很多游客真是跟逛菜市场一样。

    喧闹不已。

    所以他根本就不理,默默的翻页,继续下一张。

    这是个椭方形的大型酒器,一米多点高度,四面装饰着纠缠的龙纹和鸟纹,颈部双龙耳,四角还各有一只龙形怪兽……

    这就够复杂了吧,还不算完。

    盖子是镂空的莲花瓣两层,中心就好比锅盖的把手,是只圆雕的仙鹤,姿态优美,作展翅高飞,引吭高鸣状。

    然后最下面是双虎托着壶体。

    春秋时期的作品,龙、鹤、虎肯定是分别铸造以后,才能完成这种整体凝重,局部活泼的艺术效果。

    春秋啊!

    那可是公元前五六百年的时候,距离现在两千五百年!

    就能塑造出如此精美的形象,万长生这个雕塑系学生,除了顶礼膜拜就只剩下精细勾画,才算是足够尊重。

    一丝不苟得更慢。

    体积大细节就多嘛。

    结果不知不觉的就画得过了十二点,展馆工作人员应该清场了。

    万长生好像是觉得清净很多,但专注的他两耳不闻,手上线条更是从未停顿。

    仿佛那小本上,早就有什么无形的线条打好了草稿,现在只需要填上钢笔线即可。

    旁边人看起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万长生把最后一笔虎墩的笔划勾完收工时,还长长的吁了口气。

    就像打太极拳收工时候的动作。

    却没想到听见周围一片深呼吸透气。

    诧异的环顾,居然屏息凝神的站了一群人。

    当先那人西装革履五六十岁的派头,一看就是领导,笑着伸手:“小同志,能看看吗?”

    万长生当然不用担心对方会损毁自己的心血,递过去顺便收笔。

    对方就从这张手绘稿开始慢慢往前翻,看得非常仔细,他周围的人也全都围上来观看,不断有赞许的低语。

    万长生没什么自得表情,看周围环境,发现梅姑娘们他们几个维修组工作人员表情怪异的全都站在墙角,还对万长生做鬼脸呢。

    使劲对他努嘴示意那边的领导。

    万长生只会默默的点头,表示我知道个屁。

    然后对方再抬手要过了万长生胸口的工作证胸牌,众人围观下就有点惊讶了:“你是摹印修复组的工作人员?画画很专业啊,怎么是搞篆刻的。”

    万长生不想解释那么复杂,随手指着酒器上的铭文:“我跟着荆长明师父做摹印的,有些篆文上的东西是共通的,所以学习下。”

    这位看起来很是富态的领导,笑着把工作证和速写本都递回来:“年轻人有这样的功力和沉淀的心态,很不错,很不错,好好努力。”

    说完一群人大概有七八个前呼后拥的就走了。

    其他工作人员迅速包围上来:“哟哟哟,这是哪家的小哥,运气这么好,一来就面见皇上了!”

    梅姑娘赶紧挡住女性:“万长生,蜀川美术学院跟着老荆搞篆刻的高手,已婚!已婚!”

    感觉热情度顿时下降了一多半,但大多数都是年轻人还是围住万长生:“看看你那东西……”

    万长生也把速写本递出去随便看。

    还好这都是他这一两年第n个速写本了,这次基本上都是平京之行的速写,不会透露过多信息。

    大家赞叹之余,也就是热闹他的运气,这才第一天上班,就被皇宫博物院院长例行巡视展场给注意到了,好多员工干了一辈子,都没有被老大这样注意到。

    难得啊难得。

    万长生也喜欢这种气氛,因为感觉都是很有才的年轻人:“然后呢?”

    大家也就哄笑了:“然后……也就是然后了。”

    对,站在院长的角度,这不过是皇宫博物馆来来往往的年轻工作人员之一,勤奋、天赋都仅仅是工作人员之一。

    勉励,甚至嘉奖作为优秀员工都可以。

    但如果要提拔,那起码得是多少年的苦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我的超级怪兽召唤〕〔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校花的贴身高手〕〔神级狂婿〕〔万古神帝〕〔丧尸病毒在异界〕〔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回到地球当神棍〕〔诡秘之主〕〔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道祖,我来自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