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水果大佬〕〔饲养全人类〕〔隐居在娱乐圈〕〔全才奶爸〕〔界门打开之后〕〔我在英伦当贵族〕〔仙墓〕〔九八年暖又甜〕〔恋爱吗竹马先生〕〔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渡劫失败之后〕〔进击的赘婿〕〔霸总竟被我打傻了〕〔茵魂不散〕〔妆面吟香〕〔妆宦〕〔你不是我以为的快〕〔君倾心与卿〕〔全球示爱慕太太〕〔超牛女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298、不要也罢
    万长生总不能在戏剧学院的镜头下面,卖弄他那套左青龙右白虎的拆字把戏吧?

    而且面对这样初见初识的大美女,他也不可能嬉皮笑脸的去撩什么刻章十块,算命一百吧。

    所以只能规规矩矩的说:“不知道,到目前为止我还从没看过你画的东西,连你是不是适合美术行业都看不出来,所以不敢妄下评论。”

    谁知道脸色一直比较酷的林楚妮居然收起一条腿,脚跟蹬在高脚凳边,顺势就拉起自己那宽大的裙裤裤腿:“那你看看我画的画呢。”

    黑色的宽松裙裤,可能是雪纺呢之类的面料,坠感很足也很顺滑,轻易的露出一条纤细雪白的小腿。

    不等万长生装模作样的遮眼,说什么非礼勿视的台词,已经有点愣住的看见那腿上,竟然有两只燕子在扑腾!

    万长生的脑海里面几乎是不加思索的就冒出来一句“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这是刺青,万长生知道这是刺青。

    观音庙乡下很少有刺青,但是在市里面读中学的时候,万长生还是见过街头混混们那乱七八糟的刺青。

    蜀川美术学院的男生宿舍里面,现在更能看见各种刺青纹身,好像在美院学生里面,这是个多时髦的事情。

    但从爷爷的讲述里面,知道观音村在八年抗战中,送走了多少热血男儿,是爷爷亲手在每个子弟的背上刺下“丈夫许国不必相送”。

    所以万长生没觉得刺青是邪恶肮脏的东西,但也不是多美丽的方式。

    起码他还是有点瞧不起那些个乱糟糟的小混混刺青,古时候那都是发配流军的人才刺在脸上身上啊。

    可显然眼前的图案超乎了他想象。

    这种黑白水墨的刺青,出乎意料的美。

    也许还有女孩儿小腿的白皙健康作为对比,两只栩栩如生的燕子,嘴喙相近,翻飞扑腾。

    不知道是在亲热,还是传递食物,又或者衔着泥在装点家居。

    羽毛是浓墨淡彩总相宜的那种变化,翅尖还有似乎被露水沾湿的晶莹。

    万长生都伸手了!

    听见摄像机那边噗嗤哈哈的笑成一片,才醒悟过来,但也没多尴尬,因为连眼睛都没挪开过,只是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要去触碰:“好看!灵动飘逸,落笔无痕……你的国画功底很深啊。”

    这就叫情不自禁,他都没之前那种淡然优雅的坐姿了,索性跳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凑近了看人家姑娘的小腿!

    没想到林楚妮回答:“我没学过国画。”

    万长生吃惊了,终于觉得这样还是有点不雅,站直了稍远点看:“自学的?这刺青水墨的画法,独树一帜啊,练了多久?”

    林楚妮简单:“三年,自己琢磨的。”

    万长生凝神肯定:“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练的,但是能够把刺青做成这样,你确实是有自己的天赋,值得一路走下去。”

    林楚妮的声音终于有点笑意:“那么从水墨国画的角度,你还有什么建议吗?我知道你是国画系的高材生。”

    万长生还是慎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有不同的特点,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刺青,甚至对水墨画接触得也少,我擅长的是白描和工笔,大写意之类的我都很少画,现在专攻的还是雕塑,所以很难想象你这样的画法……”

    他还是忍不住想触摸下。

    林楚妮居然把修长秀丽的小腿朝他伸过来:“摸的人皮多了,时间长了,自然就知道该怎么画了。”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瘆人,但却千真万确,万长生几乎都忘了还有摄像镜头对着自己,但依旧知礼的把自己那高脚凳拉过来给林楚妮垫着脚,自己背了手凑近点看。

    那边的女主持人们已经忍不住了:“哥们儿!你就不怕妮儿有脚气吗?!”

    万长生其实还嗅见点幽香呢,终于觉得有点不妥的站直:“采访完了吗,很幸运很幸运能看见林同学这种绘画形式,没错,要想成功,你必须成为最特别的那一个……”

    林楚妮笑起来相当好看,准确的说她长得很秀丽,但偏生用比较摇滚朋克的妆把自己打扮得很酷,这下收起自己的腿:“还想见见别的水墨画吗?”

    这话就问得有点魅惑了,天知道在什么部位呢,几个凑上来的女生立马起哄,冯晶秀甚至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实在是从黑色裙裤里面滑出来小腿来的那一刻,太过动人心魄,万长生认真的想想点头:“想!”

    他心里的确没有杂念,仅仅是想看这种与众不同的水墨艺术。

    万长生可以肯定这是种艺术。

    这一刻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怪那位颜从文颜教授了,他那在美女身上写字的书法……

    还是应该亲眼所见以后再下结论。

    起码这在美女身上画的画,万长生自己觉得是艺术。

    林楚妮似乎也读懂了他眼底的干净,笑着递过自己的手机:“先加个微信吧。”

    其他仨美女齐齐叹气:“绕这么大一圈子,还以为你可以免俗呢……”

    “妮儿,你怎么能这样重色轻友呢?”

    “难道我们姐妹之间,也避不了一场恶战吗?”

    被色了的那位,快速扫码归还手机:“非常感谢各位的访谈,还有那边的摄影录音大哥,非常感谢,有需要加我微信的,可以扫这个二维码……”

    结果男生和其他女生都没有任何反应,加他微信干嘛,大家又不熟,更没有任何关联。

    尴尬得万长生只好讪讪的收回手机。

    还好林楚妮义气:“你说你在参加皇宫博物院的维修工作?那你住在哪?”

    仨女生已经不顾仪态的呲牙愤怒了:“林楚妮!你在干嘛!”

    “你也太不讲规矩了吧!”

    “哪有这么先下手为强的……对,你住哪?”

    “冯晶秀,你是不是要我跟你断绝关系?”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万长生在观音村早就见识过了,眉毛都不抖一下:“住啊,为了方便每天去上班,就在后门那边找了家快捷酒店住,反正只有几天的时间。”

    林楚妮哦:“我发了个地址到你手机上,就在外面街上,我跟朋友一起开的刺青店,老板如果有兴趣的,欢迎光临,我给你打个八折哦。”

    所以说艺术终究还是要为金钱折腰,多高冷的妹子,说到打八折的时候,已经声音甜美如虞凯欣了。

    周遭的戏剧学院学生们好像就想看这种戏码,嘻嘻哈哈的从预热就开始笑。

    可万长生没有遭遇断崖式待遇的失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这是我自身的态度,但这不妨碍我觉得你的水墨刺青很有前途,因为时代不同了,愿意接受的人很多,那就说明了生命力,但我们就有责任把这种亦正亦邪的东西拉到好的轨道上来,这应该是你努力的方向。”

    本来把表情尽量充满戏谑的林楚妮愣住了。

    肯定从来没人跟她谈过这个,刺青嘛,纹身嘛,不是流氓混混就是想装社会人。

    这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

    始终处于世人眼光的下九流。

    可万长生仿佛给她突然打开了一扇窗,可以为之努力奋斗的窗。

    妆容犀利的女孩儿,呼吸都急促了。

    平戏是什么地方?

    首要任务培养文艺干部的地方!

    哪怕很多人都觉得这句话是装样子。

    但耳濡目染下,起码能听懂这句话的含义。

    另外仨女生看万长生的眼光都异样了。

    老雷终于起身过来接过万长生:“好了好了,虽然我不懂采访编辑,但最后刺青这段肯定不能出现在剪辑画面中,但万长生说的,小林真可以好好思考下,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如果还有什么需要补漏的细节,接下来还有两三天时间,抓紧了跟万长生联系补拍之类,正好我们过去准备等等席院长了,访谈片子最终无论是校庆用不用,都不准恶搞啊。”

    一大群摄影摄像、录音、剧务、编导们嘻嘻哈哈说好,唯有四位美丽的女主持人表情各异的只是点头。

    老雷对徒弟拍拍肩膀:“怎么样,我们戏剧学院的女生漂亮吧,有没有兴趣来读我的研究生啊。”

    这当师父的,比老荆可实惠多了。

    万长生却不受诱惑:“杜雯当初给我说,别人老是把漂亮这个标签插在她头上,也是蛮糟心的,她一直致力于不要当个花瓶,今天算是领教了,各有各的特长,如果为人师表的能够更加指引正确的方向,我想她们的人生观可能也会更好一些?”

    老雷哑然失笑:“你比我还有老夫子的派头!”

    万长生承认:“我知道我有点老古董,可在乡下的时候,我要担起一村人的责任来,想着老的小的怎么才能过得更好,以前觉得多赚钱,家家户户赚钱自然就过得好,现再想来,还是得纠正这种态度,时代不断变化,唱戏画画也得变,如果只搞些自娱自乐、自欺欺人的东西糊弄眼睛,其实老百姓压根儿就不关心,这种东西不要也罢,我是不会参与的。”

    老雷也不笑了,看着自己的徒儿。

    外表温和的少年郎,骨子里却带着张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丧尸病毒在异界〕〔都市之最强狂兵〕〔最后的三国2兴魏〕〔叶罗丽之嗜血妖姬〕〔纯阳武神〕〔伏天氏〕〔万古神帝〕〔神级狂婿〕〔联盟之抗压带师〕〔盛安然郁南城〕〔都市之我师父是林〕〔我的身体有bug〕〔无敌从满级属性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