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304、惜命,惜人
    好在万长生还算聪明,更没趁机上下其手。

    在林楚妮失去理智前的瞬间传授下,也能想到这个动作原理,无非就是利用腹部胸部的气压把呛到气管的东西挤压出来。

    主要是姑娘腰太细,他又不知道顺着肋骨去摸,大概在腰腹位找寻到位置,猛往上推,接连做了好几下,基本上把人姑娘腰胸部挤压了个遍。

    至于他从后面抱着姑娘,半身紧贴的动作,胡同口都有不少人停下脚步看了!

    显然已经从渣男升级到了流氓。

    到这个时候,林楚妮已基本已经浑身无力,双手下垂,都无法支撑站立了。

    万长生更用力的到处尝试了好几个部位。

    林楚妮才突然呃的一下,把小半个卤蛋吐出来!

    涕泪横流的浑身瘫软,跟煮熟了的面条一样。

    万长生小心翼翼的扶着姑娘在旁边台阶坐下,从自己兜里找出纸巾默默的递过去。

    然后……这该死的家伙居然又蹲回去端起自己剩下的卤肉饭来吃,只不过目光倒是随时都看着姑娘的。

    直到已经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的林楚妮终于恢复点力气,有气无力的对他抬手做个喝水的动作,这家伙才想起来跑到胡同口外面买水。

    顺便也驱散了外面看热闹的游客!

    喝了半瓶水,靠在门脸墙边的美女脸蛋终于慢慢回到常色,但眼圈还有点红:“我……我要是真的这下被噎死了,绝对死不瞑目。”

    万长生不敢说话,也不敢多问,心里只能想真有这么吓人?

    看着地上那块罪魁祸首,林楚妮幽幽的:“就那么一会儿时间,如果不是我反应快,你个呆子还不知道怎么办吧?”

    万长生赶紧摇头:“没有,确实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

    林楚妮无力的靠着,目光却停留在万长生那里,没什么焦点也没什么情绪。

    这搞得万长生非常心虚,手感犹在的提醒,让他甚至把双手交叉抱着蹲墙根,好像人家要抓了他剁手似的。

    外面喧哗热闹,这里幽深静谧,气氛有点蜜汁尴尬。

    打破气氛的是从外面走来的一个人,高大的身影风尘仆仆,捧着手机走到充满兴奋的语气:“欧耶……queen,queen!”

    万长生莫名其妙的抬头看着眼前的外国阿伯,白得发红那种四五十岁老伯,穿着旅行冲锋衣,稀疏的头发满脸新奇对他开口:“嗨?¥&&%*@!”

    哦,抱歉,观音庙也很少接待外国游客,万长生的教学式英语对话基本为零,哪怕在蜀美已经偶见外国身影,他也是从未打过交道。

    博物院里面也轮不到他开口吧。

    好在林楚妮已经从刚才的濒临崩溃回来,伸手拉起口罩遮住脸:“哈罗……”

    颇为流利的英语让万长生顿生仰慕。

    然后艰难的试图从楼梯口站起来,居然做不到,狠狠的剜了眼万长生:“扶我呀!一点眼力价都没有!赶紧把地上清理干净!”

    被万长生扶起来以后撑着墙面一步步挪上去,但英语对话没停,万长生吃惊这外国客户看起来是千里迢迢的距离,但还是在胡同里找了笤帚把摔坏的碗饭之类清扫干净,才跟着上去。

    从没跟外国人打过交道的他,终归有点乡下人的好奇。

    等他磨蹭这么一阵上来,那位外国老伯已经脱了上衣光膀子躺在放平的折叠椅上,林楚妮拿个白色的滚轮推子,在人家皮肤上快速的刷,然后不动声色的指使万长生:“我这会儿手抖得厉害,你先来帮我把他这图描到皮肤上。”

    那边四个女生都齐刷刷的抬头,平头妹子眼里都要喷出火了!

    看见林楚妮已经在工作台边打开一份文件夹,英文签字的打印照片中,既有这个外国人光着膀子模拟做了图案的样子,也有图案平摊开来的详细标注。

    再看看林楚妮涂抹的区域,有个浑浊黯淡的灰绿色船锚刺青,原来新设计的刺青就是在这个基础上盖掉。

    只一眼,万长生就有点按捺不住自己的手!

    嗯嗯嗯的连忙点头,屁颠颠的就接过那支特种笔在人家外国人皮肤上描绘。

    这也是个新鲜的第一次。

    起点也很高。

    林楚妮还砸了双一次性橡胶手套给他。

    然后能起身走了,过去对自己的同伴小声:“人有旦夕祸福,这句话我现在是真特么相信了,十分钟前,我差点就死了……”

    四个女生顿时被她这开场白吓一跳。

    林楚妮在她们旁边坐下,快速的甩手舒活筋骨,才娓娓道来:“一颗卤蛋,呛到气管里面,这种胶质有弹性的东西比软骨都更容易把气管堵死,我那瞬间真是感觉整个大脑都在缺氧,完全是在昏迷之前提醒那个蠢蛋用海姆立克急救法,还记得吗?我们高中学过……”

    女生们惊叹。

    哪怕林楚妮用外国人听不懂的平静语言描述,但听起来还是很惊悚:“那一下我真是觉得整个人像溺水一样意识模糊,甚至都看见有束光照下来,叫我过去……”

    万长生隐约能听见,可这时候他的注意力显然在绘画上。

    他没画过这种水墨画。

    应该是武侠风,长发披散横着拿一把长刀,除了半遮面的脸和领口、剑柄、手指比较清晰,其他部位,从长发末梢开始,到黑色的袍子,都像被风沙吹去的缥缈!

    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被这种水墨效果诠释得淋漓尽致!

    甚至从中能感觉到,那种江湖中人对未来的迷茫心境!

    所以万长生觉得新奇极了,艺术真是拥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种表达确实牛逼!

    画得很带劲。

    当然他也明白这是人家的创作,只是情况特殊自己顶个班,没敢随便修改,依样画葫芦的把图稿表现出来就好,反正做了效果示意图的,照着画没错。

    只是就连刺青艺人在皮肤上打草稿,多半也是凑凑笔,哪有他这样轻而易举的金钩铁线描精准快速。

    可以说是分分钟搞好。

    还迫不及待的起身招呼林楚妮来表现。

    本想起码休息个十来分钟的林楚妮,气得不好,恨不得把旁边还没吃的卤肉饭扣万长生脸上。

    特别是他还一脸邀功的沙雕样,看了就来气!

    但躺在那里的外国大伯,已经对着墙面镜子看见了自己手臂上的单色勾线,惊喜连连的ok、ok,维文儿古德!

    她只好起身过去,交错的时候咬牙切齿:“你是猪啊!就不能让我多休息下?”

    这下连那边的四个女生都听出来这语气跟之前完全不同了,有点嗔怪的口吻,很熟关系之间才有的。

    万长生都快忘了这事儿,抱歉的刚想找点什么拖延。

    林楚妮已经分腿坐在旁边的工作滚轮凳上,毫不客气的指挥万长生把工作台上的物件给她拿过来,麻醉剂滚轮推子、调电压、纸巾、颜料,说起来她这单色水墨,在颜料方面倒是挺省心的。

    总之就是把万长生指挥得团团转。

    一半是人家刚才的遭遇多少跟自己有关系,一半还是对这种技艺好奇。

    万长生都屁颠颠的做了,聚精会神的守在旁边看林楚妮试了几下那纹身枪,还用英语交流一番,跟医生护士一样,更展示那针头是现拆包的一次性无菌,连墨水品牌都讲解了,基本上拖延战术做了个够。

    然后才开始一手湿纸巾一手针枪的哒哒哒开始工作。

    说到底,纹身就是用针刺的时候把墨水穿透到皮肤底层形成图案。

    在美术学院也确实有这样一种绘画方式,就是用极细的针管笔,只用点状来组合成各种图案,纯粹用点阵排列疏密表现明暗变化。

    眼前林楚妮的水墨刺青法,明显就是按照这种简单的方式却排列出了全新的效果。

    这就好比英文字母就那26个,汉字也不过数千,很多人用来组合篇作文都难,有人却能洋洋洒洒的变成动人故事。

    字母、汉字的排列谁都会,但怎么好看才是最关键。

    音符方面就更明显了,哆来咪法硕几个音符,大师能组合成美妙乐章,普通人能发音标准就不错了。

    现代电动纹身枪,就是快速的让针尖高速排列,速度比以前岳母刺字用金针可快多了。

    万长生抱着手臂,专注的看着那灵动的水墨变幻,开始成片的推进出现在外国大伯的肌肤上。

    这时候的林楚妮也沉浸到了自己的艺术创作中。

    万长生勾出来的图案非常精细,让她几乎不用担心走样的问题,所以从打开电机就没再停过。

    为了让光膀子的客人不觉得冷,房间里面空调开得很暖和。

    全神贯注的操作一把电动设备工作,其实很累很消耗体力,而且还要求这么精细。

    所以细密的汗珠,很快就出现在林楚妮仅露的那点眼侧额头肌肤上。

    万长生还没反应过来呢。

    林楚妮已经用十足的京腔,声音从嗓子眼高亢的飚出来:“你干嘛呢!给我擦汗啊……”

    那充沛的音量彰显着她的气管肯定彻底好了。

    万长生刚犹豫这合适吗,平头女生已经毫不客气的挤过来:“起开!没点眼力价……”

    万长生真心说谢谢您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旺家俏娘亲〕〔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绍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伏天氏〕〔黎明之剑〕〔三寸人间〕〔万界圆梦师〕〔超凡大航海〕〔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以情为陷:总裁的〕〔从1983开始〕〔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