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6、全村人的希望
    直到下课回了寝室,万长生都一直坐在画板前面呆呆的看着那个女生给他画的这几样东西。

    不是说陆涛没教他。

    万长生需要的东西太基础太基本了,可能陆涛已经好些年没有带过这种基础为零的学生,都有点忘了怎么带。

    而且最关键是陆涛面对的是整个画室里的学生。

    准确的说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其他学生和独苗苗的万长生。

    哪怕进了美术学院,正规上课其实都是这种场面,学生画自己的,老师在周围看,顺口指点几句提醒下,发现特别有代表性的好兆头或者大问题,才会叫停召集大家围上来看自己点评好坏在哪里,也许会上手做点示范。

    这种场面下,他给其他人讲的万长生还听不懂,单独给万长生讲太多,其他学生会不满的。

    来强化学习几个月的学费几万块啊,摊算到每天都是一两百,凭什么给他开小灶单独讲?

    所以陆涛也没法讲太多。

    偏生就是这考生中间的过来人,最有切身体会的点拨几句经验教训。

    更容易让万长生茅塞顿开。

    除了个小包袱什么东西都没有的万长生坐在床边看得很出神。

    其实这个女生给他示范的,恰好是三种最基本的西洋画步骤,明暗面怎么画,怎么找寻物体结构,又怎么结合到复杂的实物上面来。

    眼睛可以说是任何绘画的焦点,画龙点睛嘛。

    眼睛也是人体最复杂的部位之一,因为这小小的区域有眉骨、鼻骨、眼窝、眼球还有上下眼睑眼皮,层层叠叠的立体关系非常复杂。

    但那个女生就是能迅速的用铅笔勾勒交代清楚了每个细节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画阴影明暗,仅仅就是那种结构性画法,眼皮是有厚度的,鼻梁也有宽度,眼球是立体的,连瞳孔都温和宽厚的感觉。

    让万长生有点叹为观止,曾经以为观音庙里面的东西就够自己浸淫一辈子了,现在看起来世界之大,确实还有很多得离开乡下!

    他甚至很清楚这个女生也不是多惊艳的才学,这只是外面考取美术学院的基本要求而已。

    自己还是太坐井观天了。

    万长生并不急着画,他知道自己得先搞清楚道理,磨刀不误砍柴工。

    只是他这种呆呆看着女生画过的纸面样子,很容易让同寝室其他男生看笑话啊。

    这已经是大舅掏钱要的最好宿舍了,四人一间,同样大小的寝室还有八人间六人间,价格不同而已。

    那个林建伟下午就满带嘲讽在万长生身后看过,下课后回到寝室,发现居然住在一间,就很不屑的转身出去。

    另外两名男生倒是分别捧着自己的画板在忙碌,然后有偷偷的眼神交流示意这边的乡巴佬花痴。

    其中一个活泼点的戴着眼镜,忍不住开口:“同学,要不要黄敏的qq号,我发给你啊。”

    另一个头发有点自然卷,连忙哧哧哧的低头闷笑。

    万长生直到对面用个橡皮头砸了他才醒悟过来,又听对方说了一遍,笑着摇头:“谢谢不需要……这种培训班没有教材的吗?”

    两个男生都摇头:“有很多培训教材,但不包括在学费里面,自己去买,美院外面那条街上各种商店里面很多,其实也就刚开始的时候可以看看培训教材,后面更多还是得听老师讲解窍门,自己感悟。”

    这也是经验之谈,绘画或者说很多艺术学科,还是只有师父带徒弟的模式最靠谱。

    万长生自己都是这么被一点点教出来的,对其中这个悟更深有体会。

    怎么画,这种东西跟1+1等于2,或者英语单词怎么念不太一样,没有标准答案。

    这里面有种感觉,钉头鼠尾描画了好几年,也许就在某一刻,忽然融会贯通,那拉出来的线条就是充满了仙气飘飘的神韵,之前都是匠气。

    这种东西万长生很懂。

    看他又有点发呆,那俩男生中的一个,还从自己的桌子边翻出好像一份厚报纸那样儿的素描绘画指南丢过来:“这是我以前看的,你拿去翻翻看有用没。”

    万长生连忙接住,他真不是书呆子,从小在观音庙周围混迹的身份都那么多种了,测字、相面、耍把戏,偶尔还要客串去看看风水什么的,其实远比同龄人成熟,再说他也大两岁,所以笑着站起来主动伸手:“我叫万长生,希望以后能跟你们做个朋友。”

    戴着眼镜的笑着接了握手:“付仕亮,他叫丁晓鹏,你真的从来没学过?”

    万长生点头:“今天才决定来考美术学院。”

    丁晓鹏不敢相信:“你还是不要好高骛远,先定个小目标,12月的全国联考面向所有高校美术专业,那个对专业分数要求低些,综合大学的艺术专业、广告美术专业之类的也不错了,美术学院都是独立招生考试,难度大得多。”

    万长生不倨傲:“嗯嗯,12月我肯定要尽量去试试看。”

    正好那个穿着西装套头衫的男生进来,时髦的发型,还把牛仔裤扎在高帮马丁靴里面,闻言立刻出言讽刺:“试试看?你真当专业联考是哄幼儿园玩的?你还不如把报名费丢在前面喷水池听个响!呵,对,你还交了几万块的学费,看你这样子是全村人的希望吧?”

    万长生就不主动伸手去自讨没趣了,但笑着点点头:“这倒是,确实是全村人的希望。”

    林建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更变本加厉:“那还是早点哪凉快哪呆着吧,美术联招这种东西不是什么人都学得来考得上,起码的文化底子艺术细胞都要有,乡下是没有的,早点换个方向,还能免得白花这么多学费,对你们农村人来说,这是卖血的钱吧!”

    十七八岁的年纪扯着喉咙就像小公鸡一样好斗。

    可能听出点火药味,付仕亮收了东西站起来:“这是万长生他自己的选择,说这些干嘛,走走走,吃饭,食堂开饭了。”

    丁晓鹏也连忙打圆场,拉着万长生一起出寝室。

    年长两三岁的万长生根本就懒得搭理,心里可能只会呵呵,你怕是不知道寺庙有多么赚钱。

    宿舍也是这种以前的仓库改建,付仕亮还说这叫loft风格,城里蛮流行的,一共三层楼,下面两层居然都是女生寝室,食堂也在一楼。

    丁晓鹏走进食堂的时候顿了顿低声八卦:“林建伟跟黄敏比较热乎……所以有点针对你……”

    付仕亮也低声:“其实也不是多漂亮,矬子里拔大个儿,还是影视班那边的才叫漂亮!”

    确实,迎面看见端了餐盘的那个女生,正在对这边挥手笑。

    身材匀称,头发好像还是染过的,迷彩色的风衣挺有特色,皮肤略微有点黑,但紧绷绷的牛仔裤还是很有青春活力。

    万长生这才算是正眼看过对方,笑着点点头示意下,就跟着俩室友去端饭菜了。

    相比四五千的住宿费,大舅给万长生在培训ic卡里面充了五千块伙食费,他也没想过三个月能吃这么多?

    万长生都没法用孙二娘给的卡,还有自己……嗯,是贾欢欢给自己存的银行卡了。

    虽然一直把贾欢欢当成个还没长大的妹妹,但万长生知道自己应该按照祖训照顾欢欢一辈子,这是他的责任,他也乐于或者说习惯了跟欢欢在一起。

    在碑林和壁画中浸淫了二十年的万长生,肯定还没体会过什么叫做爱情。

    他的精神世界已经太丰富了,从来没有什么早恋萌芽的冲动,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老婆不是已经放在那里长大了么,想那么多干嘛。

    所以他从来不需要想。

    等到跟两位室友吃过饭,学着他们把不锈钢餐盘放回台子那边,也没有朝女生们聚着窃窃私语的那边看一眼,就出了文创园区,按照刚才打听的,先在自动取款机上取点钱,再坐公交车去两站路外的美术学院。

    他还是想去买把刻刀。

    天晓得万长生最擅长的,并不是国画。

    他也以为自己学的都是国画专业的传统内容。

    可无论谁看了他那一手白描功底,都会觉得他肯定是要考国画专业的吧。

    这会儿老曹已经把那张黑板上白描的手机照片在酒吧里推给朋友:“猜猜谁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我的超级怪兽召唤〕〔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校花的贴身高手〕〔神级狂婿〕〔万古神帝〕〔丧尸病毒在异界〕〔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回到地球当神棍〕〔诡秘之主〕〔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道祖,我来自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