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7、印从书出
    美术学院外的酒吧,都不是那种光怪陆离的欲望场所。

    往往都是摆满各种书籍、艺术纪念品,放着黑胶唱片的那种小资情调,破旧的墙面跟桌布都不太讲究,昏暗的灯光下尽是些充满文艺范儿的男女烟雾缭绕高谈阔论。

    探头看看那用白粉笔在黑板上勾勒出来的线条,一群人都笑起来:“哎哟哟,老童你什么时候也跑去帮老曹站台了,这价钱可不便宜!”

    三五张桌子的小酒吧里面洋溢着欢乐的气氛,连酒吧老板都凑过来看看打趣。

    被称作老童的中年男人有点龅牙,抽抽着观察照片:“有点像我二十多岁时的画风,老成如我才有这样沉稳的手法,本科生里面现在很少看见这样功底扎实的家伙了,反倒是民间文化馆、书画院还有些高手,这起码得有四十岁了。”

    不着痕迹的把自己年少出名的噱头炫耀一番,换得朋友们哈哈大笑。

    老曹才揭晓:“人家这也是二十岁,今天才来美术培训班报名准备考国画系。”

    众人又连忙把老童拉出来打趣起哄:“哎哟,你这书画世家的家学渊源,遇见真正的才华横溢了,灭了他,扼杀这种会威胁到你的存在!”

    老童也咬牙切齿:“对!明天就去收拾他!考进来也只能读我的研究生,好好折磨他几年,哈哈哈!”

    手上却爱不释手的把那照片放大了观察,口中还啧啧:“这真是有功底,可惜我不在国画系了,不然怎么都要收过来当大弟子!”

    老曹步步为营:“不过他一点素描和色彩底子都没有,也拿不出成型的国画作品。”

    刚才还有点嬉闹的几人居然瞬间安静,又有点悻悻的讪笑。

    老童的脸色这才是冷若冰霜,能刮下来冰渣子那种:“学国画的凭什么非要学素描、色彩?吴道子、顾恺之需要素描色彩吗?中国画趣味高远,思维模式也跟西方那套截然不同,非要学生接受透视、光影这些概念,考进来又要掰回去洗掉这些概念,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嘛,真正的国画之才不得不强行扭转思维概念,考进来的反而不懂中国画的精髓,我早就说了国画系要单独考试自主招生,这下出了个典型案例吧!”

    旁边有人降温:“你这脾气……继续当着系主任也烦心,到博物馆去当长老就专心画画赚钱呗,过几年把这小伙子招过去当研究生就得了。”

    老童哼哼:“那几个老家伙……不说也罢,回头我找俩学生过去带带这个小伙子,我就不去了,免得树大招风害了他。”

    老曹得寸进尺:“只有三个月时间,争分夺秒啊。”

    旁边一个年轻点的就主动:“我去吧,还没去老曹那玩过,我去看看人开个小灶。”

    众人再次起哄:“你个青年金奖也要去教培训班?”

    “你还是想跟老童抢人吧?”

    老曹才心满意足的笑眯眯靠回沙发上去。

    这时候穿着身黑色对襟夹袄的万长生,正从窗外走过。

    夜晚的校园外街道,和白天万长生看到的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也许夜色遮住了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呈现出来的就是火热生活。

    万长生信步走进一家堆得琳琅满目的美术用品商店时候,更觉得欢喜异常。

    观音庙虽然有钱,可没这么丰富专业的店铺啊,再说整个观音庙镇上周围满打满算的同好就三五个人,除了爷爷就是两三个叔伯,而且他们还是学过点觉得没前途,让给了发扬光大的万长生。

    所以开个店就等于是为万长生一个人服务,他还不至于奢侈到这种地步。

    只能是托贾家从外面买,或者这几年越来越多网购。

    这都没有走进一家全都是专业美术用品的店里的感觉舒畅,可能就跟自己妈去年和三姑六婆到巴黎冲进香榭丽大街的心情差不多吧。

    万长生背着手从店门口第一样商品开始细细品味,就像他在碑林里面看着那些从古至今的名家碑文一样专心。

    纸笔墨砚,中外古今。

    光是铅笔从几毛钱一支的最次货色,到上千块一套的德国顶级货一应俱全,白纸都能分出几十种不同质地摆在架子上,只要选中就能立刻给裁成合适的大小。

    颜料更是五颜六色的排列在货架上,让万长生想起自己在家跟爷爷学着自己做颜料的血泪史,无论是靛蓝的强烈气味,还是藤黄的有毒成分,爷爷都一股脑的传授给了心爱的孙子。

    可实际上万长生明白,时代变了,手工做的东西最多只是个情怀,看看这里光是白色都能分出好几种来的精细。

    自己那颜料作坊还是该进博物馆了。

    最钟爱的刻刀当然是最先下手买的,据说来自名家锻造的铬钒合金钢刻刀,拿在手里让万长生有种倚天屠龙的感觉,店家还说这玩意儿卖得少,所以还有更贵没弄过来,如果需要可以订购。

    万长生迫不及待的再要了两方普通印章石,没事儿可以刻着玩。

    不过在掂量这石头的时候,万长生忽然看见柜台里面还有几块小板子,有点像古代官员上朝的手板,但明显是三五只造型各异的一套,他瞥了眼,心里莫名动了下。

    但注意力已经在那把刻刀上,随手在印章石上拉出几个字来,真是有种快刀切黄油的滑润感受,舒坦。

    三四十岁的店家有眼力,看万长生的动作就立刻拿了旁边的印泥白纸过来,万长生没打算印两下的,对上人家的殷勤,还是蘸了蘸在那明显就是试笔的一叠废白纸上留下个四方的篆书印。

    见多识广的老板探头看了眼,发现自己竟然一个字都不认得,多看眼这年轻的小伙子,没敢说话。

    因为不明觉厉。

    万长生顺手再买了几本那种大开本的素描、色彩基础入门示范画册,这种一般在城里都是初中生左右启蒙用的教材,让老板再次多看看。

    反差有点大。

    万长生不在乎别人看,心满意足的把书本卷起来夹在腋下,手指间翻飞着那刻刀,其实就是段巴掌长的高级合金钢条,中间缠着精美的尼龙细绳,两头分别是不同造型的锋利刃口,换个人或许还要把刃口包起来免得误伤自己。

    万长生却爱不释手的在体验这把刻刀的手感均衡。

    出门时候不小心撞到位老者,他倒是一触及闪,还来得及伸手稳稳的扶住对方:“对不住,对不住,没看见您……”

    老者来不及跟他计较,就抢着进店里了。

    万长生出来都没有去近在咫尺的美术学院逛逛,看见公交车站正好有车来,就跳上去回培训学校了。

    他自然是没看见那老者兴冲冲的走进店里:“那把九百多的刻刀呢?”

    店家吃惊:“摆了三个多月,刚刚才被那位小伙子买走了!”

    穿着朴素的老者明显是大失所望,简直有点捶胸顿足:“明珠暗投!明珠暗投啊!现在的小孩子懂个什么篆刻……!”

    店家连忙翻出来那废纸草稿本:“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拿了刀,立刻就在练习的石料上刻了这个,您看看。”

    老者闻言还不相信:“就在这里马上刻个什……印从书出!印从书出!真的是印从书出!”

    后面简直有点手舞足蹈的癫狂,不问店家老板的意见,迫不及待的从草稿本上扯下这张红印纸,转身就跑!

    在美术学院周围见惯了这种痴迷于某种艺术里面的专家,店家已经见怪不怪,哈哈的又唉一声,收拾东西盘算还要不要进点贵的刻刀过来。

    但这个东西真的很冷门啊。

    结果仅仅几秒钟,那个老者又精力旺盛的冲回来:“什么样子?他长什么样子,你知道他是哪个系的吗?”

    店家暗道一声幸亏我专门看了两眼:“第一次见到,蛮斯文的,一米八多点吧,脸上很白净,嗯,有双很温和的眼睛,看着人很舒服的样子!”

    老者恨不得叫他来个犯罪画像!

    但最后也只能失之交臂的失望而归,只不过这时候的失望,就不是因为那把刻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女神的超级赘婿〕〔某美漫的超级赛亚〕〔神级狂婿〕〔丧尸病毒在异界〕〔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仙墓〕〔神君有个小师妹〕〔第一序列〕〔诡秘之主〕〔潜行追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