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16、不撩已经是很仗义
    是什么促成了万长生,答应给这个完全没有绘画基础的女生单独辅导。

    只有他自己才明白。

    反正肯定是和杜雯本身没什么关系的,当然,那种和聪明人相处的舒适感,也是个加分项,美貌能加分多少就不见得了。

    这是在教室认认真真听了一下午陆涛给其他学生讲课,倾听陆涛讲解人像画的各种要点以后,还有自己捧着示范画册给从头仔细翻看的结果。

    现在摘下包袱坐在沙发上,取出兜里的绣花荷包,看看里面五张银行卡,分别是贾欢欢一直给他的各种零花钱,家里一直给的零花钱,这次出门母上大人特别给的学习资金,另外两张是大舅和二舅分别偷偷塞给他的。

    总不能摸银行卡给对方吧:“你给我个手机实数,我待会儿下去取款机取了给你。”

    看着那穷兮兮的布荷包,杜雯杵着拖把不知道为什么想一下打过去:“你也说了培训班学费交了两万多,平摊下来每天三百多,你敢要我一小时五百,凭什么?”

    万长生笑了:“我平时说一两句话就能得一百,我按照这个计算的,一小时我得说多少话了,而且还得费心。”

    杜雯自己都没发现,自己那冷漠沉郁的眼神,因为这个男生已经好几次消失殆尽,现在气得笑,把手里拖把砸地上:“我拖地了,你也享受了,给钱!”

    这个万长生认可:“可以啊,清洁工每个月一般两千块,你要赚这个钱那就算你的工作,我承担一半,给你一千块。”

    杜雯觉得自己像个气球,被哧哧的打气筒打得要爆炸那种:“找房子也是我跑的!”

    万长生好整以暇的起身打量房间环境:“也行,你觉得哪里应该分摊,我该给你钱的,列张清单出来,合理的我都会给,你是女人,我让着你,你住大间吧。”

    说完施施然的提着自己的小包袱,进了小卧室,还关上门。

    挺干净明亮的两居室,中间是个方正的客厅饭厅连在一起,两间卧室在两边,很适合这样的合租关系,万长生觉得很满意。

    主要是他也习惯了这种被服侍的生活,什么周边事务都被人安排好,自己只管享用就行了。

    留下外面的漂亮女生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看手里的拖把,还有头上的纸帽,忽然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保姆似的在争取底层人民的劳动权益!

    求着给涨点工资,能不能交上五险一金?

    或者把交通费给报了?

    高傲如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落到这种局面?

    气得把帽子都抓下来揉成一团,又扯开撕成了碎片!

    洒一地,那就干脆不收拾了,凭什么我做!

    把拖把再砸地砖上一次,不够响,她还踢了一脚!

    很孩子气的那种。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在里面听见了这点撕纸的声音,万长生的声音远远的飘出来:“我睡一下,如果需要上课提前两小时告知学习时间,我同意了就到时间计算,一个月结账一次。”

    杜雯差点发飙把黄色箱子砸向客厅阳台的落地玻璃了!

    还好26寸的航空行李箱实在是有点重,没能得逞,也让重压下的美女清醒过来,诡诈的眼珠子转转,深吸两口气,就坐在沙发茶几边唰唰唰。

    她当然不是绘制画面,拉清单呢!

    而且还越拉越高兴,兴致勃勃的那种,之前那些眼底的冷漠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本来就不是个小肚鸡肠的性格。

    万长生小憩半小时出来,看见她还在喜笑颜开的写写画画,自己就绕开地上的碎屑拖把之类出门吃饭。

    杜雯已经没了火气,很冷静的叫住他:“现在六点,七点开始上课没问题吧,上到晚上十一点行不行?我做了张学习时间表,你看同意不。”

    万长生绕着纸屑又回来把清单拿过去,开口就是:“没问题……你这字不行,张牙舞爪的没个章法,可惜了中间的一点灵气。”

    天地良心,杜雯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比同龄人成熟又聪明,看绝大多数人都有点看傻子似的藐视冷漠,挺难跟人动气的,就像成年人看小破孩儿的感觉。

    这认识才多久,居然能被万长生轻而易举的把火气撩起来,然后又在一句话之间烟消云散:“你管……啥灵气?”

    万长生才是心里笑笑,原来这外面的美女也差不多嘛,低身把那张清单展开共赏:“写字是有结构的,点画之间,部分之间,字与字,行与行,局部与局部,局部与整体,正文与旁注等,呼应关系无处不在,文章会隐瞒一个人的真实想法,但字如其人,笔画与笔画、字与字之间的呼应,上引下带,整篇看来的气势贯通,充满的都是气韵精神,你满心奇思妙想的高傲,却不得其法的横冲直撞,好好梳理下,超然而出,就会找到种高妙去处,懂了吗?”

    坐姿稍矮的杜雯,抬眼看说这番话的男生时候,表情应该就是香肠嘴的梁朝伟那个眼神。

    灿若星辰的眸子猛往上翻,下面露白,透出“卧槽,你特么是在哄我还是在吓我,但我信了”的那种内心独白。

    万长生笑笑直起身:“这不是算命,里面有点拆字的技巧,但更多是对书法的理解领悟,看多了就明白了,通常我说这番话以后,就应该给我一百两百块钱了,没有骗你吧。”

    还好杜雯不是观音庙前面的善男信女,噗嗤的聪明:“你刚才同意了,七点开始上课收费,现在没计时是免费期。”

    没钱收,万长生就觉得无趣不想说话,点点头收起清单,示意上面有个金额,应该主要是手机和两个月的房租费用。

    意思是待会儿他回来就给钱。

    可他刚走到门口,杜雯就跳起来边穿外套边跟上:“吃饭吧,一起,一个人很不方便。”

    万长生还有点纳闷,一个人吃饭有什么不方便的,但没钱拿的谈话他就没多大兴趣,老神在在的点点头,按电梯。

    双手交握自然下垂,翻眼看着那上面楼层数字变化。

    搭配他身上的黑色夹袄,就像个老冬烘。

    迂腐老头子的样儿。

    所以时髦靓丽的漂亮女生跟他这么并肩走出去,别人看着太奇特了。

    百分之一万不搭的那种。

    电梯里面万长生都一言不发。

    杜雯似乎没被高昂的私教费吓住,抱着手臂打量万长生,很仔细很仔细的那种,应该主要是想分析万长生的经济状况。

    可是从外表上,无论哪里都看不出来万长生是有一个小时五百块收入的档次。

    所以她看得饶有兴致也不说话。

    走出小区,外面次第毗连的全都是各种饭馆、药店、小超市,杜雯随手点了个江州最常见的火锅馆。

    万长生也没什么意见的跟着一起,只是他习惯性的把这双手互揣在黑夹袄袖口里,饶是虎背熊腰,也很容易看成是乡下人的畏畏缩缩。

    街头火锅馆虽然不势利,但看着这不搭的两人目光就太多了,基本上都是先被杜雯吸引,然后看到旁边的冬烘。

    人家接待服务员都下意识的把点菜单给杜雯:“几位?”

    杜雯指指跟着坐下来的冬烘,敏锐的发现万长生一点张嘴的意思都没,坐那把目光更多投向周围喧哗热闹的市井生活。

    本来习惯于掌控局面的杜雯突然就有点不忿,把点菜板丢过去:“你来点!凭什么像大爷似的坐享其成。”

    万长生接手了但理直气壮:“从来没点过,有什么不合适的担待下。”

    然后唰唰唰的在各种菜品后面打勾勾,完成丢给服务员。

    杜雯连忙要过来看他点了什么菜,希望分析出来点内容。

    她没发现自己已经带着很强的好奇心,想了解这个男生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女神的超级赘婿〕〔某美漫的超级赛亚〕〔神级狂婿〕〔丧尸病毒在异界〕〔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仙墓〕〔神君有个小师妹〕〔第一序列〕〔诡秘之主〕〔潜行追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