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武神〕〔我有一个天命要改〕〔霸道修仙神医〕〔璀璨仙途〕〔捡到一个太子妃〕〔为你守到恒星都坠〕〔桃运小兽医〕〔魔临〕〔陈歌马晓楠中文网〕〔仲夏夜的秘密〕〔猎赝〕〔绝世兵王之贴身保〕〔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近战保镖〕〔第一豪婿〕〔超能之王在都市〕〔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家天使萌萌哒〕〔长公主吐槽日常〕〔别歌帝后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24、天生我来必有赋
    从第一天见面开始,万长生就没把杜雯当成需要追求或者捧在手心里的美女。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起码也得是君子发情以后,才会去逑。

    万长生根本没这个思路,老婆在身边长大这么些年,他都从来没觉得心动神摇。

    看见杜雯,最多也就是觉得眼神还有点意思。

    这长相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不是看她眼里有点执着和跟外貌不同的内涵,还有都心照不宣的聪明人感受。

    才不会帮忙呢。

    妖里妖气的。

    不过都没现在烦人。

    一整天上课都跟磕了药似的,浑身扭扭着画画,不停的找万长生打岔,给他分享自己的快乐。

    全然不顾万长生的沮丧。

    下课以后回公寓,走得更是好像在跳舞,摇曳生姿的那种,双手还端起来扭,好像不这样就无法宣泄她对色彩的那种敏锐感受。

    自己乐也就罢了,还在万长生耳边呱噪:“没事的,我都觉得这个很简单,你可能只是以前的习惯很难改变,扭转过来就好了,这下我俩扯平了,你教我素描,我教你色彩,哈哈哈,天造地设!”

    万长生在电梯里默默的对她竖起三根手指,意思是要考三门课,自己好歹已经解决了两门,是二比一,不是扯平。

    杜雯却按照自己的理解:“ok?对嘛,我就说你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我都心平气和认真跟你学习的。”

    万长生要悲愤而死了,他也知道自己就是这个心态没转过来。

    从来没画过画的杜雯,找画了十多年的自己学画画,不是理所当然的应该谦虚么?

    反过来画了十多年的自己,居然还要找第一天画色彩的家伙学画,这不是讽刺吗?

    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这时候终于证明杜雯说万长生是内心有多高傲了。

    他都这么烦了,杜雯还摆谱:“该你扫地了,哈哈,上周学素描的时候都是我扫地,谁当学生就扫地,这个规矩真公平!”

    万长生烦躁得开门就回屋,还把门关上。

    杜雯一点没有中国女性的传统美德,那些什么温柔贤淑之类的根本不沾边:“兄嘚!咋了,一点不顺心就摆脸子啦?这世上技不如人的时候多了去,姐姐我长成这样,也知道我混影视圈很可能就是别人的一盘菜,所以我才要遵循心底的呼唤,来学我真正渴望的东西,这点挫折你都经受不起?枉自你那仰慕者还把你当成什么似的……”

    万长生说到底还是个在观音庙要什么有什么,一路顺风顺水的庙几代。

    从小到大一直被整个观音庙四大家捧得跟什么似的,哪里受过这样的挫折?

    哪怕二十岁成年了,他也一直都待在庙里,其实没经历过风雨啊。

    恼得扑到床上,抓了被子使劲盖住头。

    可都堵不住那个杜妖精的魔音贯耳:“不就是向我虚心讨教点色彩感受吗,又没有要你倒茶认错,你本质还是好的,就是太傲了,其实我觉得现在受点挫折挺好,来,给我点个外卖,师父要吃肠粉,用你的手机点,我昨天还请你吃了牛肉面的……”

    万长生懒得理她!

    杜雯得寸进尺,居然敢敲门了:“差不多行了啊,你还来劲了,信不信我进来了!”

    万长生赶紧跳起来把球形门锁反锁上,又跳回床上趴着。

    咔咔的拧了几下,万长生正有点窃喜。

    没想到过了几分钟竟然听见那门锁咔嗒一声开了!

    杜雯得意洋洋:“哈哈哈,你没发现从来的那天起,所有门锁上的钥匙都被我收起来了么,小样儿,跟我斗!”

    说完就把门推开,声音立刻变得更加妖艳:“哎哟哟,万长生你可真爷们儿,还赌气趴床上躲被子里面,真出息,来,拍个照……”

    听见手机快门的声音,万长生真是腾的下跳起来:“你够……”

    杜雯一脸无辜的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像在看淘气的孩子。

    更主要是这笑容真的好看,没有讽刺,没有讥笑,就是眉开眼笑的看着跳起来的万长生。

    只要是男人,就不太可能对着这样一张脸怒火万丈吧,更不可能动粗打人。

    万长生也没欺负女人的习惯,他也没发现自己的各种情绪化为乌有,只能好言相劝:“我真的有点郁闷,你好歹给我点时间,让我自己消化下,好不好?”

    杜雯摇头,后面的马尾就跟着俏皮的抖抖:“不好,时间很紧了,同志,我们要抓紧争分夺秒的时间,不要让自己沉迷在这些无谓的情绪中!”

    万长生站在那。

    杜雯寸步不让的继续靠在门边,那双曾经充满沉郁安静的大眼睛,这会儿只有笑意,明媚的笑意。

    能够把菩萨眼睛都画出神韵来的万长生,读得出那眼里的鼓励。

    就像他曾经给予杜雯的那些鼓励一样。

    对峙了十来秒吧。

    万长生发现自己心里烟消云散似的没什么疙瘩了,只剩点不好意思:“见笑了,确实是没受过这么大的打击,特别是在画画这件事上,从小到大都是被捧着的。”

    杜雯依旧那么靠着:“我从幼儿园就一直被捧着,人人都说好看漂亮,唱歌跳舞绝对我是排在最前面的,可等到小学,我就发现我这嗓子的确唱不出百灵鸟的味道……”

    是,她的嗓音就是有点低沉,还带点鼻音,绝对不是那种带磁性的低沉,如果非要形容,反而有点撒娇的媚气,感觉故意在卖萌似的。

    所以平时杜雯说话就喜欢尽量爷们儿点,特别是和万长生熟了以后,说话就是哥们儿的口吻,只要跟她这脸同时感知,就觉得很出戏!

    万长生这下只能感谢了:“谢谢,那……我请你吃饭,晚上好好教我色彩?”

    杜雯没让开:“还没说完呢,小学唱歌,我一直都是滥竽充数的跟着哦哦哦,但那会儿我还是觉得我起码跳舞好,各种傲气的排舞,指挥别人,到了中学都养成习惯了,结果有个平时很不起眼的女生,听我指挥了两三年,初中毕业汇演的时候,终于报了个独舞,芭蕾,人家专业练了十年!初中毕业进团了,可这两三年里面都是听我个业余外行瞎比比,知道我什么意思吗?”

    万长生认真的想想:“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杜雯绽开个能让冰雪融化的笑意:“天赋,从那时起我就明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赋,好比我曾经以为我的天赋就是长得漂亮,但今天我才真正确定,我的天赋应该是对色彩的感知,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吗?”

    万长生这下能完全理解杜雯的开心来自哪里了:“这确实值得庆贺,我请你吃饭……你不把这么高兴的事情和父母分享下吗?”

    杜雯的表情跟枇杷叶似的,一翻就冷了:“没,他们不关心这些,忙得很,走吧,就为你提起我不想提的事情,我要吃好点,你付得起钱吧?”

    万长生抱歉又感激,当然是心甘情愿:“没问题。”

    小姑娘,你怕是不知道庙守多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终极高手〕〔神级狂婿〕〔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丧尸病毒在异界〕〔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神帝〕〔最后的三国2兴魏〕〔纯阳武神〕〔饲养全人类〕〔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