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嚣张:鬼王独〕〔宿主她专注种田〕〔衣手遮天〕〔顾太太又走桃花运〕〔我在抬头你在看〕〔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重生空间之欣欣向〕〔金币即是正义〕〔张小花的秘密〕〔我有一个天命要改〕〔福妻临门〕〔凰墟〕〔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待墨上花开可缓缓〕〔我能回档不死〕〔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农女有田:娘子,〕〔长公主吐槽日常〕〔我的CV〕〔都市之巅峰至尊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25、想你想得睡不着觉
    江州的特点就是遍地美食。

    住宅小区外面成片的各色餐馆,只是档次肯定不会有装模作样的西餐厅,都是很接地气那种。

    选了家江湖菜,杜雯故意朝着贵的点了几样,万长生果然熟视无睹。

    认识快一周的时间,除了中午在食堂,早晚两人大多都在这小区外面的餐馆解决,每次aa平分,万长生从来不在乎价格,但店家别想算错占便宜。

    这会儿他脸上也没了白天的那种焦躁郁闷,应该是被杜雯彻底的扒下脸皮,心态反而轻松下来。

    摸摸手机,最后却没打开,静静的那么坐着有点发呆,并没受到对面好看女生的影响。

    杜雯也没玩手机,观察下万长生有点放空的眼神,她也坐在那不动,只是习惯性的有个用手背托着脸颊的动作,带点西子捧心的娇柔。

    好菜就上得有点慢,再说这会儿也是用餐高峰,周围划拳喧闹的声音不小,经过偷瞟美女顺带看眼对面木讷男生的目光也挺多。

    可这边桌前的两人间,沉默却不觉得尴尬。

    自顾自的神游。

    直到有人暴喝一声满堂红的酒令,好像惊醒了万长生,换他茫然的看看对面女生,捻捻手指,从夹袄口袋里面摸出那支刻刀,就像个老烟民喜欢把香烟拿在手里把玩一样,轻轻在指尖翻动。

    杜雯终于开口:“经常看你拿着玩,什么东西?”

    万长生顿一下,把这金属条递过去:“刻刀,篆刻印章的刻刀,以前没用过这么高级的东西,确实好用。”

    一掌长度,好像是六棱的金属条稍微有点螺旋扭曲,通体黑色却好像是铸造锻打留下很多磨亮的小坑,只有两头按照不同的宽度磨出雪亮的刀刃,中间再缠上精细的麻绳方便握持。

    看似粗糙的工业制品,其实充满金属和柔绳对比的美感,像个工艺品却带着刃口寒光,体现出应有的实际用途。

    杜雯在自己的胶布条手指上这么摆弄下:“你会刻印章?这也算是美术么?”

    万长生其实自己也不懂:“应该算吧,以前字画不分家,书法跟绘画是相辅相成的,画完画要题字,还要盖章,在我看来都是美术,这美术学院外既然有卖这个的,那就是一起的。”

    杜雯正要说什么,服务员把菜端上来了,挺大的一个白铁金属盘子,很浅却几乎占满了桌子,里面分扇形排满了香辣鸡丁、麻辣兔、火爆鳝段、辣子田螺、蒜蓉小龙虾、干煸小黄鳝,满满当当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其实就薄薄的一层,分量对两个人来说不算很浪费。

    万长生已经戴上一次性手套,开始对干煸小黄鳝下手。

    杜雯看见那黑乎乎的盘旋状物体有点怵:“什么啊?”

    恶心点形容,就像小孩子的大便盘起来,还黑黢黢的干瘦。

    万长生熟悉:“最难得的就是这个,几寸长的小黄鳝活着煎炸,就会自然而然的盘起来,叫做盘龙,撕开里面这条肠是不要的,味道……嗯,还行。”

    杜雯把看他脸上又是习以为常的嫌弃,递回刻刀:“怎么?”

    万长生确实是被养叼了嘴:“这是水产市场养殖的小黄鳝,和我在家吃的田地里土黄鳝天壤之别,嗯,这个火爆鳝段你也少吃点,我看也多半是养殖的,很可能用了药物来催肥,对身体不太好,特别是女孩子。”

    杜雯对那种盘起来的黑色小物体还是有点接受不能,也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拆小龙虾,动作肯定没她拿画笔娴熟,还询问哪些部位能吃。

    一看就不熟悉这种街头菜式。

    万长生看眼她那翘着兰花指的小姐手艺,把刻刀装进一只一次性手套里,只戳破点刃口,轻巧而锋利的这么一划一拨就剔出虾尾上的肉,拨到对面,又对付下一只……

    杜雯看见那刻刀翻飞着跟炫技一样,唰唰唰的把一只只虾肉剔出来堆在边上。

    本来就一二十只,万长生一口气就弄完,再面无表情的指指辣子田螺,意思是你吃不?

    杜雯醒过神的抓了一只:“这个我会吸!哈哈……啊呸呸呸!”

    肯定是吸力过大,吸到了不该吸的东西,刚才还撅着红润的唇瓣,现在忙不迭的吐出点粉红舌头,使劲摆动,好像这样就能把田螺肉里面的脏东西散发掉一样。

    别提多可爱了。

    万长生瞥了眼,估计觉得算非礼勿视,把桌上的茶水壶推过去,摇摇头继续开始剔田螺。

    看似坚硬的田螺壳在合金刻刀面前就是齑粉,轻而易举的剔出来花生米大的田螺肉,斩断后面的脏东西,拨到汤汁里。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下刀、剔开、拨的时候甚至还有翻面方便浸泡。

    杜雯本来都端着茶水杯,又有点看得出神,喃喃的:“你……可以去直播剔这个,完全可以算表演。”

    万长生习惯性的傲气还在:“雕虫小技吧。”

    杜雯就笑了,缓慢拉出笑意时,还有抬眸的小动作,竟然有一丝傲娇和颓败的迷人感:“经常给女生施展这种雕虫小技?”

    万长生根本就没抬头看,快速把最后几颗田螺收拾了,看看麻辣兔和香辣鸡丁用不上刻刀,颇有点意犹未尽的扯张纸巾擦拭刃口:“我妈最喜欢指使我拿手艺给她做这种事情,还有我妹妹也喜欢。”

    收起刀,自己也就不用手套了,拿筷子收拾,又回头看看柜台摆放的白酒,最后还是忍住,肯定是嫌弃没好酒。

    杜雯也学他拿筷子品尝,居然说:“这本来像嗑瓜子,你把嗑这个乐趣完全给剥夺了。”

    万长生对女生刁钻的思路有了新认识,做个哦的表情,意思是下回再没这种事。

    杜雯明显注意力不在吃的上:“你……好像看你经常跟妈妈打电话,你父亲呢,做什么的?”

    万长生没表情:“我十岁那年父亲就去世了。”

    表情笃定淡然的杜雯终于波动:“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

    万长生一直都没抬头看:“没事儿,抓紧时间吃吧,趁热才有味道,这口味特色还是不错的,除了东西稍微差点,待会儿还要找你请教色彩课程呢。”

    杜雯挑眉撇撇嘴,感觉被堵住了似的,可能真是很少遇见她想聊天,还不怎么乐意说话的家伙吧。

    不习惯。

    可能也就是因为这点小情绪,让她回了公寓有点皱眉:“这光线不行,没法说色彩。”

    每天晚上都会挑灯夜战的万长生略显不解:“很明亮啊……”

    杜雯倒也不是无中生有,随手打开自己的颜料盒,随手挑点黄色抹到白色盖子上:“你没觉得这颜色受到了灯光干扰么,看不准的。”

    对于长期不重视色彩,更不讲究灯光照明,经常黑灯瞎火随便点个灯就在庙里画壁画的万长生来说,完全莫名其妙:“有吗?”

    还认真的凑近观察。

    看了他的衰样,杜雯心情舒畅,带着优越感用长筷子似的笔尾把他拨远点:“感觉!远点看看感觉,你不觉得这种日光灯下,这黄色受到影响偏蓝偏绿吗?”

    天地良心,在万长生眼里,这坨黄色就还是黄色。

    杜雯还为了证明,捧着白色盖子到卫生间,打开炙热的取暖浴霸:“你看这灯够亮吧,但是呈现的就是偏红偏黄的颜色,让这黄色都有点金黄了!”

    这么极端的环境影响色,让万长生终于感觉到差别,但有点头疼:“这也太……复杂……”

    但他好歹明白,就像自己对形体很敏锐,那么就有人对色彩很敏感,叹口气:“我真的看不出来,我……要不我回头还是找曹老师看能不能帮我介绍那位赵教授,请他给我再补补基础课,我觉得我还能抢救,只是有些弯没转过来。”

    杜雯有种要被抢饭碗的紧迫感,连忙收起些显摆:“啊,不用不用,你用心教了我,我也会用心教你,让我好好想一下,明天早上一早我们趁着天光上一个小时的早课,怎么样?”

    万长生迟疑的点点头,确实不差这一两天,他也需要平复心态面对现实。

    这点还真要感谢杜雯,所以点头说好:“那我现在还是给你讲半小时的白描……”

    杜雯看了他认真恢复授课者态度的样子,又开始抱怨:“天天这么拉线条,有什么用?”

    万长生苦口婆心:“你没有画速写的基础,要达到他们的水平都很难,更别说学我这种功底,但现在的好处是我可以教你用最简单的白描笔法画速写,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要先把单根勾勒的线条拉熟练了,最后组合到人物上就水到渠成,不要急,就按照我示范的这几种线条,反复拉半小时……”

    肯定是因为别人要思考怎么指导自己,万长生就各不相欠的也耐心不少。

    杜雯明显有这种感觉。

    直到晚上躺在床上,还有点好气又好笑。

    可是该怎么教导这个没有色感的家伙画色彩呢。

    其实自己也才第一天画色彩的杜雯,居然想得有点失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终极高手〕〔神级狂婿〕〔伏天氏〕〔诡秘之主〕〔某美漫的超级赛亚〕〔丧尸病毒在异界〕〔第一序列〕〔都市之最强狂兵〕〔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万古神帝〕〔道祖,我来自地球〕〔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我的身体有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