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28、高手,真的是高手
    杜雯确实在色彩上有天赋。

    万长生恐怕比任何人都清楚天赋是什么东西。

    任何手艺,熟能生巧是必然之路,但花费同样的努力跟汗水,有天赋的那个将会事半功倍的让其他人望其项背。

    还是那句老话,成功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一点天赋,没有那点天赋,也就是一堆让人嫌弃的汗腺分泌的液体而已。

    艺术行业就是最吃天赋的地方。

    没天赋的人进入这里以后,很容易被碾压得信心全无,因为这里会教你明白什么叫做老天爷赏饭吃,或者真正的不公平。

    谁也说不清天赋是个什么形态的东西。

    但每个人应该都有那么一点与众不同的天赋,老天爷在这上面可能还是公平的。

    只是能否发现自己命运中的天赋,并且正确走对路,那又是听天由命了。

    山里面的穷孩子,能活下来就耗尽所有能量。

    杜雯这经济条件显然不错的城里姑娘,就能突发奇想的尝试下学习美术。

    然后才能发现自己对色彩的敏锐。

    万长生知道这个不能比。

    就像杜雯不可能学习他那种打印式的素描方法,万长生也不可能复制杜雯的色彩缤纷,肆意挥洒。

    他在悉心感受黄敏提醒的那种方案,单色颜料画出明暗来以后,薄薄的铺一层颜色,把下面的明暗阴影透出来就行了。

    这是个有点耍赖的办法。

    万长生等于是用单色先画个素描,再着色。

    有点类似国画里面的工笔重彩,如果画得比较精细,梨子浑圆、苹果熟透的样子倒也可以糊弄过去。

    反正看上去朝着照片的样子接近。

    他不敢把这个拿去问杜雯,怕被色彩天赋爆表的美女打击,悄悄问范老师。

    年轻的女老师苦恼:“你这不按照套路来,我都不好说了,你这种做法得看运气,知道吗?看阅卷的教授们中间有谁欣赏这种风格不,有点另类,不好说。”

    万长生只有寄希望于另外两项:“分数不太差就行,实在不行……我就不考美院,联合招生的什么大学美术专业都行,反正我的目的只是要个大学文凭。”

    范老师还是清楚的:“你这样的传统国画出身,到普通大学的美术专业很吃亏,他们只是简单的学习下国画类别,大部分都是西洋画种,你的专业很难再得到提升突围,因为说不定国画专业的老师还没你水平高,千万别太高估普通大学的美术专业水平,专业院校有专业的道理。”

    万长生耸耸肩,不然咋办呢。

    他还是有点古时候读书人的那种清高傲气,庙几代在前面二十年就没求过人,万长生是真不擅长这个,既然当初都那么潇洒的给赵磊磊刻了印章两不相欠,现在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去讨教。

    再说万长生内心固守的始终是自己那点东西。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那会儿装逼,没要赵磊磊的电话,不知道哪里去找!

    真是活该被雷劈。

    不过他不去,不意味着别人不来呀。

    他在色彩课程上被雷劈,老曹还是知道的。

    下午另外一位青年油画老师溜达着进来。

    因为赵磊磊去了外地讲学。

    这又是个跟天赋有关的例子。

    同样的黑色机车皮夹克,沾着颜料的休闲裤,穿在这位青年老师身上,就是英俊潇洒,器宇轩昂。

    因为他身材高大、五官端正、棱角分明,外形上就帅气很多,再加上这种专业领域挥洒自如的洒脱派头,比赵磊磊那标新立异的奇人异士长相吸引异性目光得多。

    外表也是种天赋。

    在不少女生叽叽喳喳回头偷看中,抹抹很有明星味儿的乌云盖顶黑发,单手插兜,和范老师对上目光,都让年轻的培训班女老师有点眩晕:“茅老师!您怎么有空来……找老曹么?”

    茅老师点头笑笑,用目光扫过学生,自然是轻易的看到了黑色夹袄……

    不过,显然跟赵磊磊来的时候有点差别,黑色夹袄旁边,现在多了个满头五彩缤纷小夹子的身影,身上的灰色绒衣虽然很宽大,但是都掩盖不住那种对自身美丽的自信散发……嗯,简单点说就是知道自己怎么瞎几把穿都好看的那种随意捯饬。

    茅老师的目光就几乎忘了旁边的黑夹袄,连范老师这边都不多看,手插兜的过去,驻足在杜雯身后看了好一会儿。

    万长生又在开始磨下午的这张习作,还是那种单色打底,薄薄镀上层颜色的鸡贼做法,但是比上午的更逼真,他现在就是尽量朝着逼真走。

    所以他是不会在乎旁边有谁在看的。

    杜雯也不在乎谁看,沉浸在色彩世界里面的她很专注。

    再说她被人看得还少了?

    这种六七十厘米高的画板,背后有个t字型的小支架,画素描的时候最好夹在两腿间,但色彩因为画笔比较长,所以最好支着。

    杜雯的问题就在于她从来没有这样悬臂用过笔,所以很难在近乎于垂直的画面上勾勒出准确的形状,那种二三十厘米长的画笔对她有点苛刻,笔头是抖的。

    但这都浇灭不了她对色彩的热情,口中轻声哼哼唧唧,右手在颜料盒里蜻蜓点水似的把画笔连着点好几色,才在盒盖充当的调色板上飞快调和下,打蛋清那种手法,然后把颜料敷上去,感觉不对就直接在画纸边露出来的画板上抹掉笔头多余的颜料,再调整下不同颜料之间的配比重新来。

    其实有点像中药房抓药的老师傅,在无数个小抽屉里面到处抓点,合成一包。

    偶尔满意了才上半身后仰,好像退远点看看色彩之间的感觉,随便瞟眼精细作业的万长生,芳心大悦!

    优越感满槽的那种。

    再把画笔丢到小水桶里面涮洗下,动作和涮羊肉差不多,放到盖颜料的湿毛巾上抹抹,开始下一轮色彩调和。

    这中间不可避免的会偶尔把画笔笔头抹到自己腿上或者衣袖,她也满不在乎。

    确实很享受这种徜徉在色彩世界里面的感觉,偶尔还眯上眼很嗨的左右肩扭扭。

    万长生就最烦她这种自己画得嗨,还显摆的坏习惯。

    一点都不照顾他这种没色彩天赋家伙的感受!

    他就没检讨过自己打印素描的时候,在乎过周围人的感受吗?

    有天赋的家伙都有病。

    身后站着那位茅老师也有点,忽然笑着蹲下来在杜雯的身侧开口:“同学,你的色彩感觉很好,但造型方面我有些建议……”

    说着不请自来的从小水桶里面,随便扒拉一支中号的画笔,就在桶边轻轻磕两下把水抖掉,快速的选取几种颜色调和,在杜雯的画面上进行修饰。

    肉眼可见,杜雯画出来的东西往往有点蒸笼里面包子馒头酵母放多了膨胀感,可在这位茅老师的笔下,刀切斧砍的就被收拾得清爽利落。

    既保留了她之前的色彩感觉,又让形体效果迅速攀升好几个层次,绝对是一张漂亮的水粉画静物习作!

    高手,真的是高手!

    各方面都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我的超级怪兽召唤〕〔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校花的贴身高手〕〔神级狂婿〕〔万古神帝〕〔丧尸病毒在异界〕〔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回到地球当神棍〕〔诡秘之主〕〔叶罗丽之嗜血妖姬〕〔道祖,我来自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