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85、隐患
    万长生恰恰和杜雯相反,他有闭门造车的深厚功底,偏偏没有开阔的视野和丰富的见识。

    他对卢浮宫跟贝聿铭的关系肯定无从知晓,rb浮世绘在西方社会的文化影响力甚至高过中国的态势也闻所未闻。

    对杜雯来说是把所有文化知识点,用艺术这条线串联起来的讲学,万长生就完全是科普知识。

    文化艺术史的早期,往往是各个民族都还在摸索自己的文明,象形文字、岩画洞壁还有各种陶器就算是艺术了,但自从欧洲的文艺复兴之后,这一支文化就走上了写实科学的道路,也就是现在最基础的欧美西洋画,这种现实科研的精神,跟欧洲工业革命、点亮他们的科技树是息息相关的。

    所以近代史上,唯一走上写实风格的欧洲,占据了生产力的最高峰,也收获了最肥美的全球资源。

    一直沉浸在各种抽象艺术中的国家,思维模式就没那么一板一眼,自然也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谁说艺术跟经济、政治不相关的,老教授这样的授课高度,让杜雯听得是频频点头。

    万长生还是只关注在艺术家本身。

    每天上午这种已经接近于研究生内容的专业授课,让万长生和杜雯再次成了被所有补习班同学侧目的所在。

    从他俩来插班开始,就是完全脱离普通群众的存在。

    招摇过市的外出同居,火箭爆发式的专业追赶、弯道超车,还有高水准的外援老师来指导。

    直到这插班生居然变成了速写老师,来给这么多人讲学上课,甚至还上到了外省市去。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点。

    最后两个开始被人看轻的插班生,竟然敢联袂去参加清京美术学院的校考,这可是全国排名第二难考的地方。

    回来以后就请了教授来单独上课,上美术理论课?

    这让本来因为上速写课,有点亲民的俩人,再次给拉开了和同学们的距离。

    前些日子逐渐围绕在万长生和杜雯身边的补习生又少了很多,连黄敏都说要鼓起点勇气才能站在他俩面前。

    感觉天赋、实力和背景,都这样儿了,还如此努力。

    有点匪夷所思。

    杜雯察觉到这种距离感,说正好圣诞节了请大家吃火锅,赚了钱的万老师请客!

    万长生觉得这洋节也都跟观音庙前面的庙会差不多,变着方儿找噱头吸引消费而已。

    他更能察觉杜雯是在刻意帮他笼络朋友圈,虽然万长生觉得没必要,但这样的交际他也不反对。

    还是凑了二十来个同学的,杜雯依旧是捧着大部头在旁边。

    到这时候她已经基本上跟万长生寸步不离。

    下午万长生上素描色彩课的时候,她就坐旁边看书做笔记,晚上万长生给大家上速写课,她依旧坐在旁边看书做笔记,只有累了的时候,才坐在小板凳上背靠墙面,双膝并拢,纤细的双腿八字岔开,有点网上流传的那种女友跪姿态,静静的看会儿万长生。

    仿佛汲取了一点力量,重新埋头到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会觉得无比枯燥的美术史文字中,哪怕有很多配图,但那还是专业著作,而不是消遣娱乐的轻松小说。

    所以黄敏对杜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么漂亮,家里条件又这么好,还这么努力的,杜杜你真是我看见的第一个!”

    杜雯只笑笑:“有了目标,这些事情不难的,起码比那些山里孩子步行几小时去上学容易得多。”

    火锅桌边的同学们肃然起敬,还是那句这么漂亮,还有这么高的觉悟,万长生真是走了狗屎运!

    好像漂亮就应该理直气壮的靠脸蛋吃饭,啥都不用做不用想似的。

    现在谁都看得出来杜雯对万长生那眼神里的眷恋之情,据说在女生寝室那边,已经成了郎才女貌的范本,只是现在到底是杜雯追随万长生留在蜀美,还是万长生跟杜雯去清美读史论,还得等着看八卦。

    万长生也不解释废话了,边吃边跟男生们探讨那些大名鼎鼎的巨匠,结果人人都有自己崇拜的大师,说起来万长生才是孤陋寡闻的那个,连丁晓鹏都能说到林建伟现在是空有卡拉瓦乔的脾气,却没人家的能耐。

    说起这位意大利十六世纪的著名画家,拥有精湛细腻画技的同时,还有随时都在爆发的坏脾气,三十九岁的短暂生涯里面,除了留下一幅幅名画,就是一场场决斗、群殴的案底,一生放浪不羁爱自由,专注作死三十载,连死都是死在追杀别人的路上得了疟疾。

    然后最近林建伟在寝室因为万长生可没少跟大家争吵不休!

    只要谁提到万长生的速写,跟杜雯的八卦,那家伙就能跟点燃的炮仗似的,脸红脖子粗的痛骂不休,就像万长生挖了他家祖坟似的。

    杜雯听到这个,才不屑的抬头笑笑,然后又一边吃菜,一边低头看书。

    她现在是披肩发,简单的扎个松散的发尾羊角辫在脑后,没了以前的咄咄逼人,甚至有几分娴静温顺的样儿,也就这时偶尔眼里透点凛冽之气又消散不见,拿筷子头慢悠悠烫点什么菜的动作,甚至有几分万长生的影子。

    付仕亮低声重提旧话:“我们可不止一次听他说起你考不上蜀美的……其实你的水平考京美或者国美都行,清美特别讲究色彩,京美最合适,都在平京!”

    杜雯不声不响的举饮料找付仕亮碰个杯,可把看门老付乐成什么了。

    万长生耸耸肩:“我总不能为了避开他这种胡言乱语,就远走他乡吧,不用理他,你们呢,除了蜀美还有什么考试选择吗?”

    众人纷纷摇头:“还有二十来天,我们就算是万里长征走完了一半,剩下就是要全力准备参加高考了!”

    还是付仕亮最熟悉形势:“今年听说全国各地开设的蜀美分考场都多了不少,全国报考蜀美的特别多,一共就一千多个名额,竞争压力大得很啊!”

    丁晓鹏对万长生有信心:“以前有附中的时候,听说前十名永远都基本被那些附中生包揽,现在……今年蜀美的专业考试前十名,不,前三名一定有万长生的名字吧?”

    杜雯看书还是不认真,当然也有可能是听见了万长生的名字,噗嗤笑出声来。

    万长生脸上也有点讪讪。

    众人连忙好奇的听杜雯揭晓:“昨天晚上刚刚查到我俩在清美的校考分数,他那分数还不如我呢!”

    万长生也无奈:“光色彩分数,我就比她差了二十多分,速写我多十分,素描两人的分数却差不多……”

    杜雯已经在摆大嫂的架子:“当然他是为了照顾我才画素描的时候尽量按部就班,跟他这些天捣鼓的素描更不一样,可艺考这东西我觉得跟我们考表演也差不多,都有点玄学,成绩好不好得看阅卷老师的感觉,不喜欢他那种淡雅的水彩风格,就能比我少一大截分数。”

    在场的大家都已经拿到了最基本的全国联考合格通知书,说起这个顿时都有些惴惴不安,就算是在联考中间,大家的分数也有些大跌眼镜的出现,毕竟画画这东西又不是数理化答案,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好坏差别,在千篇一律的强化风格答卷中,想要强行出头就得冒很大的风险,押对了阅卷的喜好得到高分的几率,绝对比让人觉得乱出风头、恣意妄为的可能性小得多。

    万长生就是三门课程都具有很强个人特色的高风险。

    至于其他人,素描和色彩还好,大家的速写已经有点受万长生影响,不再是那种常见的画法,清爽流畅了很多,这次普遍得到了分数提升,但到底在蜀美的校考中能不能得到阅卷的青睐。

    现在感觉大家都在跟着他冒险了。

    连万长生都说不保险,大家顿时觉得鲜美的火锅吃着都有点味同嚼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美时代》,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某美漫的超级赛亚〕〔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武炼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