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女千澜传〕〔网游之神话降临〕〔五界本无界〕〔永恒帝主〕〔偶像派演员〕〔一号狂兵〕〔透视医圣〕〔美剧大世界里的骑〕〔重生八九甜蜜蜜〕〔返回2006〕〔露西的试炼之旅〕〔姜沫沫的七零穿书〕〔惹火甜妻:老公大〕〔直播之无敌西游〕〔从艺术家开始〕〔末日乐园〕〔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冒牌恶魔〕〔这份喜欢有点甜〕〔平凡小医仙林奇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110、外圆内方(第六更)
    啼笑皆非的万长生,真没想到自己也会被归类到有才无德的范畴,可见人只要有了偏见,带着有色眼镜看人,那会是多么大的偏差。

    但他没打算解释,人家地位、岁数、见识哪样不比自己高出很多,连家里爷爷、贾大伯的固执,万长生都从来没有去服的意愿。

    要知道越是成年人,越是年纪一大把,固有观念就越难以改变。

    所以他平静的嗯嗯点头,算是把对方的警告听进去了,确实不应该恃才骄纵、得意忘形嘛。

    自己这次多多少少也有点忽略了其他人的感受,值得汲取教训:“谢谢您的指点教诲,我对这个处理没话,虽然我知道我是清白的,但多无益,祝各位未来画作大卖、龙马精神吧。”

    到这里,万长生已经跟在摊位前面的用词儿差不多了,轻松的完全把注意力都准备转向江浙。

    手上还习惯性的捏了捏手指。

    应该他这种平静的回复跟态度是出乎对方意料的,被称为苟老的这位老先生重新戴上眼镜,认真端详了下万长生,恰好就看见万长生这个动作,他还下意识的也这么捏捏手指。

    这是个飞快的把食指、中指、无名指挨个儿捏捏动作,长年的雕刻石碑劳作,让万长生的手指不光磨满了茧子,也多少有些关节肌肉劳损,特别是他还不喜欢用刻章专用的那种夹具,因为篆刻玩家往往都是随身携带石头和刻刀,随时能够把玩雕刻,巴掌大的厚厚夹具很不方便,更重要是让他觉得没有手感,没有那种和石头直接捏着交流的感受。

    死死的握着一支笔粗细的刻刀和印章连续几时用力,就知道手指关节有多疼了。

    所以万长生才随身携带伤湿止痛膏药,没事儿就喜欢捏捏手指,算是放松按摩。

    这是种只有长期手指高度用力的习惯动作,比较少见。

    感同身受的苟老,再使劲打量下做了新发型的万长生,摘了老花眼镜狐疑的看看,居然问了句:“你……知道印从书出?”

    万长生意外的抬头:“对,印章之道,先识篆隶,嗯,字既识矣,当习书法。”

    苟老的眉头皱得跟老树皮似的:“那你识什么字?”

    应该在座绝大部分画家、行家都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绝不是认得多少文字的意思,而是字体。

    万长生平铺直叙:“识字有序,先从秦篆、汉隶开始,这是比较容易的,然后才古文、籀文这些比较难点的,但我主攻秦篆,太难了别人看不懂,纯属自娱自乐的卖弄。”

    苟老的表情有些勃然大怒:“这怎么是自娱自乐的卖弄呢?!你在瞎什么!”

    万长生性子就是:“啊,行行行,您什么是什么吧,这事儿算完了么。”

    旁边人真以为这俩吵起来呢!

    连老童这样深谙国画的都跳起来准备护犊子:“别把你那些学术之争用来压个孩……”

    没想到苟老抬头怼他:“你懂籀文吗?”

    老童不怕露怯:“不就是石鼓文吗,我从来不钻研这个,我不懂,我不否认这是历史文化的瑰宝,但也要有个度,百花齐放的意义就是你可以捍卫你对籀文的尊崇,但不能扼杀或者禁止我对另外一种艺术形式的追求!这才叫学术自由!”

    苟老竟然当着这么多人实名鄙视老童:“不懂,我跟你个鸡毛……”然后转脸和颜悦色的对万长生:“你懂吗?”

    全场都有点目瞪口呆了,不带您这么变脸的吧。

    刚才还痛斥这年轻人有才无德呢。

    这会儿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有几个熟悉苟老的,眼里已经有了变化。

    万长生依旧平静:“篆书之美,天地造化,如满天星斗,篆刻心间……”

    转头对老童:“对,我很赞同您这句话,您不喜欢籀文大篆,但也尊重我喜欢这种文字的追求,篆书到底,体现了象形文字的魅力,直线的安静安定,曲线的动感活泼,夸张变形意趣多,这都是人类在原始时候对自然界和社会生活观察得到的启示,越深研,仿佛就能想象到那个飞鸟出林、担夫争道的田园场景,很美的,我建议您有空可以……我刻一封送您。”

    老童大爽的哈哈哈:“好的好的。”

    苟老出奇的没有怒色,如同喝了二两好酒的表情还很快活:“你跟这种外行那么多有用吗?别理他……”

    万长生回头正色:“老先生,也许我们在大篆上有共同的爱好,但正是因为您这种态度,不让人家知道篆书之美,怎么才能让这种文化大美广泛传播呢?在座这么多人,假设只有我俩懂,要是我找不到儿女徒弟喜欢继承,我这一脉就断了,孤芳自赏、自以为是珍宝的藏在深闺大院不轻易示人,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殊不知外面连地摊上都卖不掉,根本就没人在乎,这才是自欺欺人。”

    不知不觉,万长生开始抹掉他外面惯常伪装的那种温和甚至圆滑,内心何尝不是把自己对观音庙的感受和盘托出。

    美好的东西,要让大家都懂得那美在何处,才能成为真正的大美!

    会议室有刹那的安静。

    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道理,关键是这么个刚刚被取消考试成绩的考生,居然敢大言不惭的对老前辈这么。

    谁给你的胆量和勇气?

    又是老童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力鼓掌:“好!这样的见识,还是有才无德,我也算是见识了!”

    谁都以为苟老会立马针锋相对的怼回去,却没想到他竟频频点头:“道理是这样,可篆文不像路边的野花、天上的风景那么人人都能欣赏,这需要有个引导的过程,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万长生还真是有点自己的见地:“办美术培训班啊,有天赋的走专业道路,没天赋的学个手艺,只要愿意学,我就愿意教,我自己是认为争论吵架没什么意义,浪费时间精力而已,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点算一点,如果能遇见同好,大家共同努力,越来越多人参与,自然懂美术的多了,就能有喜欢篆书篆刻的人被唤醒,这就是我的态度。”

    苟老仰头思考下,眼神跟表情已经跟万长生喝酒那些位画家大哥差不多,遇见同好如美酒酣然的感觉,但有些摇头:“你还是太年轻,太理想化,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宣扬文艺之美,引导人民群众的正确审美,大家应该在统一的方向下传扬真正的美,而不是被那些哗众取宠的所谓创新给带走了市场!”

    这话的时候,还很傲然的瞥了眼老童。

    万长生终于有点摸到脉络了。

    派系的争斗……就好比观音庙翻牌子之前,能爷爷、贾大伯是坏人吗?

    不是。

    他们的出发点依旧都是为了观音庙、观音村所有人的生计未来,既然老祖宗的东西传承了这么久,那就自然是实践和历史都证明了正确性,萧规曹随即可,不要去冒险探险新路。

    在这个宗旨态度下,自然会强硬的反对任何创新冒险的行为,因为他们害怕捅娄子。

    可……现在不是在宣布对万长生涉嫌考试作弊的处理意见么?

    歪楼歪到哪里去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美时代》,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万古神帝〕〔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叶罗丽之嗜血妖姬〕〔神级狂婿〕〔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第一序列〕〔诡秘之主〕〔我的超级怪兽召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