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嚣张:鬼王独〕〔宿主她专注种田〕〔衣手遮天〕〔顾太太又走桃花运〕〔我在抬头你在看〕〔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重生空间之欣欣向〕〔金币即是正义〕〔张小花的秘密〕〔我有一个天命要改〕〔福妻临门〕〔凰墟〕〔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待墨上花开可缓缓〕〔我能回档不死〕〔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农女有田:娘子,〕〔长公主吐槽日常〕〔我的CV〕〔都市之巅峰至尊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146、初啼
    艺术家在某些层面,真是互通的。

    万长生在这张a4纸上勾勒出来的舞台内景角度,比之前小速写本上的画面精细丰富多了,他甚至还用素描的方式,详细绘制了其中一位正在慷慨陈词的演员背影,逆光的背影,怕自己回头忘了这种特殊的感觉。

    后半场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他足足埋头画了一小时左右,才收回目光,开始聚焦到已经接近收尾,愈发悲壮高亢的舞台场面,当然还是从背后看。

    国内顶级的话剧演员,当然表现出来的就是顶级水准,哪怕他们中场休息的时候穿着戏服拿着保温杯跟导演开玩笑,但站在舞台上俨然已经代入到那些角色所处的年代,那些人物的情绪,恍若重生一般。

    万长生又是带着温和的目光观察一切,而不是随着演员们的情绪走。

    席导演像个女孩儿似的,还把自己的长长礼裙在身前掖了下,才在万长生身边坐下来,两人共同坐着个黑色包了金属边的那种道具箱子,万长生好像被惊醒,看到的是一张胖乎乎还带着皱纹的白发婆婆脸,却有着充满神采的生命力,眼眸都在闪亮发光的那种:“又构思了一张?”

    万长生迟疑下点头:“不……涉及到版权吧?”

    席导演竟然伸手摸摸万长生的头侧,充满长辈慈祥的那种:“真好……在这个才华横溢的年纪,能尽情释放展现,抓住这个机会,在你创作精力最旺盛的时候,尽可能的创作出一切作品来!”

    万长生肯定感受到了善意,笑了:“托这个时代的福。”

    席导演深吸口气抬起头,想了想,笑了也点头:“对,托这个时代的福,这张准备用什么形式表现……或者说刚才那张准备用什么形式表现?”

    万长生还得想想:“不知道,我看起来好像应该是画国画的,但最近画了张壁画,觉得也挺有意思,所以手痒,总想画点什么,可一时半会儿估计也没人会找我画,不着急,我要做的事情很多,说不定多思考酝酿下,出来的东西更有趣。”

    万长生想表达的是自己连专业方向都没想好,他也没有什么纸面、布面大型创作的经验,还是习惯于画壁画,未来再说吧,总不能把这样的画画到观音庙的墙壁上。

    可听在老人耳朵里,很容易就理解成年轻人常见的那种怀才不遇,还有点窘迫:“你是画壁画?”

    舞台上的声音这会儿振聋发聩,哪怕在后台,因为距离特别近,还是会感到强大的震动,万长生忽然有点意识到,这样的剧场规模,恐怕跟这些演员没有用麦克风有关系,所以他说话的声音也更小了点:“算是……我还是个学生。”

    导演想想起身:“待会儿完了你稍微等等,商量下明天一起改动布景的事情,我也帮你联系下,看有没有什么壁画的活儿,怎么样?”

    万长生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没有揽活儿的意思,如果您需要我协助画点什么,我很乐意帮忙,只是我这两天是跟着来平京参加会议的,具体的日程安排,得问我的带队领导。”

    在平京这个领导遍地的地方,导演听闻笑笑点头:“那行,你先在这坐会儿,我找人帮你请假,待会儿开会晚了有车送你回去,虽然不多,我们还是能提供点误餐费、茶水费什么的。”

    万长生还是摆手:“不用不用,能体验这种我从没体验过的东西,很感激了,您去忙吧。”

    对这个温和的韩系小伙子,导演大妈走了,却没把那小速写本还给万长生。

    就凭这个,万长生也舍不得走啊。

    果然导演是不得不走,虽然她已经有点漫不经心的都没咋关注下半场的表演,但最终在落幕以后,还是要走上舞台,参与所有演员的谢幕,怪不得穿得这么隆重。

    但站在聚光灯下的导演,抱着一大捧鲜花,却肯定是出人意料的开口:“重排这个剧,是从部里到院里都非常重视的重头戏,大家看到的各位老师更是从各自的工作中不辞辛劳的转移重心,全力以赴的编排,可我一直认为,戏剧没有完美,就在今天的首演中,我们非常幸运的找到一个年轻人参与,帮我们增添更多属于年轻人才能爆发出的情怀,不多说了,明天,后天,我相信会有更加精彩的变化,我很期待……你们期待吗?”

    台上站成两排的演员,前排可能名气更大,更属于主演,后排是青年跟配角居多,这会儿当然是和纷纷起身鼓掌的观众们一起,热情洋溢的表达期待!

    万长生不太熟悉的戏剧文化,譬如接连不断的潮水般鼓掌,一浪高过一浪的有节奏呼喊致敬,显得非常有仪式感,台上的演员们也很激动,大幕徐徐落下。

    然后就在万长生亲眼所见的幕后,那暗红色的巨大幕布刚刚落地,两排演员,包括前排那些看起来德高望重的家伙,全都惫懒的呼噜一下躺地上,不是累着了,肯定也有点累,但主要是全体耍赖!

    还不敢大声了,反正万长生听见后排一个表演时候多端庄正气的女演员这会儿扭来扭去跟个泰迪似的:“不行!席妈,我要吃小龙虾!没小龙虾我不改戏,我要吃小龙虾……”

    还带鼻音的那种。

    其他人更是各种理由:“我半个月没回家了,老婆女儿还在台下看着,等我一起回家呢,请我们全家吃夜宵,不然我不加班!”

    看那穿着长衫,刚才还深明大义,疾呼呐喊国家民族危在旦夕的中老年男演员,这会儿也在舞台上打滚:“年纪大了,不能跟你这小丫头片子比熬夜,我不参加……”

    导演脸上全都是无可奈何的溺爱苦笑:“求求各位爷们姐们,抓紧时间,我叫外卖,赶紧走一遍,赶紧走一遍,趁着没换装,让道具和舞美熟悉下情况,明天上午我们再来细致的复一遍,行吗?”

    反正万长生看见上上下下几十个演员,脸上全都是诡计得逞的那种顽皮笑容,磨磨蹭蹭的起身,后台也确实开始涌入大量的家属,带着孩子,或者抱着鲜花来庆祝的,但表情都很谨慎,根本不敢大声出气,看演员们又开始搬起专业表情走位,就连忙习以为常的挤到后台边,还观察万长生。

    导演叫万长生也走进舞台上面了:“看见没!这就是最后一场的落幕前布景,和你的异曲不同工,看见没?按照你那个改,你知道要改什么吗?”

    她脸上又带着激昂的创作激情,指挥大家看她手里的小纸片……

    对于舞台上挂着几人高的巨大脸谱,那手机大小的速写本,就是个小纸片,演员们根本看不清,但只要凑上来瞄一眼,就立刻回身,精准又专业的站到自己该站的位置上。

    整个舞台,其实这时候站满了,刚才万长生坐在后台都没注意到后台有这么多人,各种工作人员、操作人员全都出来,看着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站在大名鼎鼎的功勋导演身边。

    实名羡慕。

    只不过这时候幕布外面居然传来不小的嘈杂哄闹声。

    观众们不是早就已经撤场了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终极高手〕〔神级狂婿〕〔伏天氏〕〔诡秘之主〕〔某美漫的超级赛亚〕〔丧尸病毒在异界〕〔第一序列〕〔都市之最强狂兵〕〔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万古神帝〕〔道祖,我来自地球〕〔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我的身体有bu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