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武神〕〔我有一个天命要改〕〔霸道修仙神医〕〔璀璨仙途〕〔捡到一个太子妃〕〔为你守到恒星都坠〕〔桃运小兽医〕〔魔临〕〔陈歌马晓楠中文网〕〔仲夏夜的秘密〕〔猎赝〕〔绝世兵王之贴身保〕〔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近战保镖〕〔第一豪婿〕〔超能之王在都市〕〔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家天使萌萌哒〕〔长公主吐槽日常〕〔别歌帝后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183、哗众取宠的不是艺术
    万长生何其幸运。

    第一次创作正儿八经的雕塑作品,跟他以前做的那些东西都不一样的雕塑作品。

    就有这样一群艺术家来围观品评。

    老童更是一语中的:“万长生,你知道你最大的优势在哪里吗?”

    做过系主任,现在担任博物馆的高级研究员,他这眼力功底自不用说,过去几次喝酒,万长生没少看见其他人找老童请教,现在专注倾听。

    老童掰手指:“绘画基础,你有了,无论国画还是西洋绘画,包括这采用泥塑或者还有雕刻的功底,你都有了,但却恰恰和我们不一样,你没有受到科班专业训练的影响。”

    万长生思索:“素描色彩我还是跟着曹老师这边才开始入门的。”

    老童摇头:“老曹说过,你很快就开始沉迷到对欧洲古典派的技法中去,这种感受我们都有过,但我们那时候往往已经接受了好几年的专业训练,起码我们能领会认识到那些大师技法的时候,手上有些东西已经固化了,所以我们再创作的时候,就很难跳出一直以来学习研究的这条路线,所谓创新都只是在专业美术几百年各种翻来覆去的变化里面炒冷饭,你恰恰避开了这种禁锢,所以体现到眼前的创作上,我只能给你个建议,大胆点,再大胆些!”

    老曹指着万长生的手机屏幕也是这个意思:“索性把这个东西做到极致,不疯魔不成活,艺术表达如果没有足够的冲击力,温吞吞的怎么震撼人心呢?”

    赵磊磊笑:“这让我想介绍个人给你。”

    旁边几人脸上都露出会心的诡笑:“对,我也这么想!”

    “不过他可不好打交道,抠门得要命,想从他那里搞点什么,那就只有买卖!”

    万长生好奇:“谁?”

    赵磊磊介绍:“我附中时候的同学,大学也是油画系,专业能力我们另说,但他和我不一样,从附中开始就沉迷模型,他经手制作的模型,在全国那都是顶级一流的水准,成品价格也非常高。”

    老曹都呵呵了:“乔宇,那年差不多跟我一起拿青年奖,可这几年几乎都不画画,成天守在他那个店里,我真的很难相信他是个油画系的研究生。”

    但赵磊磊就是这个意思:“回头我把地址发给你,从泥塑上面看得出来你有很强的立体塑形能力,但现代雕塑作品,泥塑只是个胚子,肯定不是最终表现形式,考虑到这只是你第一件类似于模型大小的作品,我建议你可以跟他学习,这是个有点偏门的技术,但我觉得很适合你,就像你当初给我刻的那个章,我就说怪不得你有种特殊的精确空间表达能力,搞雕塑的很多都有点,这跟我们搞绘画的还不一样。”

    说完顺手在手机上面调出来几张照片。

    对艺术家来说,智能手机这种多功能设备的用途,太广泛了。

    万长生只一眼,也忍不住想说卧槽。

    他没做过模型,小地方更是没有这种传统和爱好资源,但照片上不是一件单独的什么航模,而是一个街景,栩栩如生充满生活气息的街景,可一辆浑身迷彩,还带着斑驳弹痕破损的装甲车,冲撞进了一家杂货铺,瞬间把宁静打破的那种,杂货铺二楼窗户里躲着个举了火箭筒的敌方军人,装甲车边几个枪手正在紧张的四处张望。

    一场爆发在市井之间破坏了和平的战事凝固瞬间。

    确实如老曹说的,把挂着招牌,酒坛子上蒙着红布,各种细节都表现得极其精致的生活场面,用重型装甲车来破坏,确实形成了足够的冲击力。

    关键是无论制作造型,还是色彩以及人物造型,那些破损、旧化的细节表现得都堪称艺术品。

    但是和一般意义上的艺术,好像又有点不一样。

    还是老童更深刻:“艺术终究应该是有内涵的,表达人文精神哪怕是作者一点点思想灵魂的感知,才能叫艺术,他这只是能是叫手艺,把玩模型做到极致的手艺,在这个小圈子里面可以叫做模型艺术,但扩大到整个艺术领域,就显得有点小气了,万长生你就是从手艺人切入到艺术,要切记艺有了,还要有术……”

    丁晓鹏只敢坐在旁边像个小鸭子那么乖巧,满眼崇拜,从各位老师画家到万长生,他都崇拜。

    根本不敢乱开腔。

    万长生先敬了老童跟大家一杯酒,才询问:“不过这次我到大剧院,也看见不少名家名作,好比我们美院大门、还有大门里面那第一尊汉白玉脏兮兮的那个胖女人雕塑,很多现代作品,普通人很难看懂其中的人文精神、思想灵魂,是不是又有点装腔作势了?”

    真要是丁晓鹏这么问了,可能全场都有点尴尬,结果大家一起哈哈哈的指着鲶鱼头的那个中年大叔:“你在影射老樊么?”

    万长生真没看过这位和自己喝了好几次酒,话不多甚至有点木讷,但端起酒瓶绝对不含糊的大叔作品:“我是真不懂,上次在大剧院给其他人介绍那些作品,还学会个词儿,过度解读。”

    老樊不恼,呵呵呵的憨厚一笑,再跟万长生碰杯喝一下。

    老童谈兴正浓,双肘都撑在了桌面上:“很多连圈内人都看不懂的艺术,什么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甚至一男一女搞x也能叫艺术,国画界更是各种墨水乱泼,闭着眼乱刷,光了屁股坐蒲扇的乱象,这些自诩为什么先锋艺术的,都是哗众取宠,但现代艺术确实又有很多抽象的东西,我们其实可以用个基本的衡量标准,如果作者本身具备基本的绘画能力,特别是已经成名成腕有收入的前提下,再画些普通人理解不了的作品,可以理解为对艺术的探索,这些基本要素都不具备,装神弄鬼的半路出家专门搞先锋艺术,那不是骗钱的就是傻逼……”

    画家们哈哈哈大笑,果然说起来艺术圈里能看到的这种先锋艺术家太多了。

    没有数十年如一日的功底积累,靠着哗众取宠来瞎几把搞的案例随处可见,确实是极大的损害了艺术圈的名声。

    在科班出身的这些学院派面前,那都是骗子。

    万长生想起那位江南吴老师说的法国美院,现在都在招收没什么专业功底的艺术家,又拿这个询问。

    赵磊磊随口解释:“西洋绘画,特别是欧洲艺术氛围是非常非常浓厚的,现在这方面的主体是他们,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技巧不是西方现代艺术最看重的东西,我们等于是自己的东西还没搞懂,就直接跳过去随便乱搞,然后宣称追上了欧洲艺术比肩,这都是很荒谬的,这就好比外国人来学国画,画得再好,你认同吗?”

    看得出来青年油画家,在这方面有点痛苦,边说边无奈的甩甩羊角辫,招呼旁边丁晓鹏喝酒。

    搞得丁晓鹏更加惶恐。

    这就是艺术沙龙的氛围,大多数话题都集中在艺术本身,很少谈具体到什么技法,这种级别的画家,相互之间很难出现谁指点谁的高下之分,哪怕各自画作的市场价位,职称地位有区别,但没有谁敢说自己的画就是天下第一,各有特色各有所长的去研究探索吧。

    喝到十点多,两名新生颇有些醺意的并肩出来,丁晓鹏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万万,你能跟他们这样……我形容不出来,平等的交流?他们也对你没有半点架子,这才是我认识你这么久,最服气的地方,你好像总能……唉,词穷,就是觉得你太牛逼了,从认识你到现在,一路走来都牛逼带风,连军训这么点不起眼的事情,都能让你做到极致,我真的很佩服你。”

    万长生伸手搂住朋友的肩:“我不过多读得几年圣贤书,多画了几年画而已,我们越成长,遇见的人就越优秀,只有自己优秀,才配得上跟更优秀的人交流提高自己,如果只能在烂泥坑里打滚,还觉得很爽,那就没救了,还再喝点不?”

    丁晓鹏一阵摆手,差点都要吐了。

    其实万长生是控制了自己酒量的,不要喝嗨了失态,可这时候脑海里面终于有点淡淡的不受控制,要是她在身边,说的话肯定不会这么佩服自己。

    那种自己说了上句,身边人就心领神会下句的默契,真是可望不可即。

    但……相见不如怀念,这样就最好。

    万长生觉得自己能把握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终极高手〕〔神级狂婿〕〔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丧尸病毒在异界〕〔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神帝〕〔最后的三国2兴魏〕〔纯阳武神〕〔饲养全人类〕〔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