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185、身边总是充满了夸张的掌声
    万长生的手绘能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但谦虚的人,就不会大概觉得懂了,就半壶水响叮当的说自己知道怎么回事了。

    哪怕已经内心很澎湃了,他依旧沉稳的请教乔宇应该怎么做。

    乔宇不言语,默默的埋头做,完全不像其他人说的那样动不动就说买卖。

    先用不同标号的细砂纸,按照不同材质打磨。

    幕布标号略粗莫而且要故意磨出纹路来。

    不锈钢金属当然是光滑如玉,木纹、地板、砖墙,样样都有自己的区分。

    做完这个才开始上色。

    示范性的上色。

    毕竟这么大件的玻璃钢雕塑品,如此细致的上色工序手法,没有几十个小时的堆砌不可能完成。

    万长生也是开了眼界,原来还真有不锈钢这种颜料,而且不光是用各种型号的小笔在玻璃钢件上涂绘,还有带着气泵的精巧喷笔,能把颜料吹成极细的雾状均匀喷涂到表面,所以那种看似银粉的颜料,竟然成功模拟出了不锈钢面的高反光度。

    结果当然是万长生买了乔宇一整套全新的工具、颜料,连气泵喷笔都没落下。

    其实看乔宇依依不舍的表情,明显是有点上瘾,准备不声不响的把整套上色都完成的。

    但表情还是足够冷漠,算账收钱不怎么熟练,帮万长生装了一箱子的田宫漆时候,还有点肉疼。

    估计是没想到这个穿着普通的大个儿花钱眼睛都不眨。

    按说这个时候装着不知道,带了东西走就是,万长生偏偏:“您这帮我翻模的费用是多少?”

    乔宇都懒得看他了,重新收拾心情回到自己那堆军事模型当中去:“我的手工你要算钱,给不起。”

    挺傲娇的词儿,他说出来就像宅男在赌气。

    喜欢的玩具被带走那种。

    万长生嘿嘿笑着把东西分批搬到外面车上,乔宇没出门,当然没看见豪车,但万长生进来时候,还赶紧收回目光在台子上。

    结果万长生拿出个书本大的泥塑方块,放到玻璃柜台上:“来之前怕您不好说话,准备了个小礼物,希望您喜欢。”

    说完抱起最后的气泵、喷笔什么的:“下次有什么需要请教的,再来拜会您,走了!”

    乔宇还想做冷漠状的,但听见外面汽车发动,立刻跳起来好奇的探头到玻璃柜上,却发现那不起眼的泥块上,精致的雕刻出来一排各种拇指头大小脸型,男女老幼都有。

    说到底,乔宇也只是个油画专业的高手,能自己动手做点模型配件翻模已经是很出彩了,专长还是在场景模拟上色,做点砖墙、格栅、飞机大炮没问题,涉及到最复杂的人脸,特别是模型里面精细到只有拇指头大小的人头造型,还是差点意思。

    这点在让万长生在手机照片里面看一眼,就大概明白问题在哪里。

    因为对万长生来说,观音庙前面捏糖人面人的都是他师父,更是把泥塑菩萨还有后期印章石雕的经验结合起来以后,愈发精湛。

    他也是习惯性的准备了点饵,万一不好打交道就用得上。

    谁知道还是这尊创作打动了乔宇。

    现在看着那泥块上泾渭分明的做出了好几种脸型表情,旁边还有用刻刀雕琢过程局部的示范。

    聪明人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份教材,或者准确的说是个秘笈。

    年纪和陆涛差不多的乔宇愣了好一会儿,才好像突然惊醒的跳起来跑到店铺门外看,早就没人影了。

    慌慌张张回去的他,又连忙关门,小心翼翼的捧着这泥块,到楼上露台去做个能永久保存的翻模。

    这会儿万长生已经开车回培训校了,这样一堆复杂的东西放回寝室确实不现实,这下能理解为什么很多美院学生都要在外面租房子做画室了。

    回到培训校已经八九点,协助晚课结束,顺便到寝室检查一番状况,还得陪已经准备换班的吴老师和另外一位导师吃烧烤夜宵。

    最后赶着回美院寝室休息已经是踩着熄灯锁楼的时间点抵达。

    可哪怕躺在床上,万长生脑海里面思考的都是那尊玻璃钢的雕塑,目前只有电饭煲大小,从褐红色的泥塑进展到可以上色,展现各种材质的地步,让万长生很沉迷其中。

    好在第二天还记得去参加会议。

    一连串会议,因为紧接着马上就要放三天的国庆节小长假,所以结束军训的新生主要是熟悉各种学科,开始迅速调整进入学生状态,而且这两天也安排的都是些各系各专业的介绍会,哪怕开学一个月,新生们终于开始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涯,还是相当与众不同的美院生活,都有些激动。

    上午第一堂是国画系的见面会,系主任亲自来把整个专业的课程设置、教授副教授讲师等等介绍了,其实也就十多位老师很好记,没有到场的苟老果然是以老资格身份放在第一位,系主任更不敢怠慢他:“苟老多年来在我们蜀美是桃李满天下,更是为全国高校推送了很多人才,这一次他特别高兴我们的大一新生中,涌现出不少优秀的好学生……”

    估计这会儿所有国画系新生的脑海里都浮现出一句,这不少二字应该就是特指某个人吧?

    军训阅兵结束那一幕,可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果然话头一转,系主任就提到了万长生:“作为获得全国优秀学生干部称号的万长生同学,这也是市教育部门特别向我们推荐托付的榜样,再三叮嘱我们要悉心培养好这样的学生骨干,所以这次我们国画系的大一年级班长,就由万长生同学来担任,希望能给我们国画系的学习之风带来新面貌!”

    万长生真是以为宁州二中那一出,当自己进了大学就基本上时过境迁,不会有人知道再提。

    可他确实低估了体制的力量,对于展现出来与众不同特质的优秀,怎么可能放过。

    说得现实点,给了五十分的加分,就是希望这种好苗子能够在新的环境继续发挥带头模范作用,各地教育部门都会以得到多少个这种优秀人才为业绩,毕竟再更上一层楼出成绩的,往往也是这种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先进分子。

    在所有人,包括苟老的眼中,万长生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先进分子。

    虽然他自己不这么想。

    国画系的新生们也不这么想,一个月军训的时间,大家已经基本上相互认识,更何况有超过十位万长生的专业强化补习班同学在其中,哪怕有两三个没有去文考班,现在对万长生都是众口一致的拥护,分到各个寝室、男女生之间,都能保证把万长生是个什么样的人,真实的传递开来。

    所以除了觉得他是个天才,并不会有那种距离甚远的等级差别,闻声立刻夸张的朝着万长生使劲鼓掌欢呼。

    好像只有夸张点,才能表达他们这种调侃万长生当官的态度。

    万长生只能一个劲挠头,每天要打理培训校,已经对他的大学生活提出了很高要求。

    现在还要在系上担任班长?

    他能做的就还是那套战术:“感谢系领导的支持和信任,嗯,我的实际情况其实大家都知道,我想学的东西很多,想做的事情也很多,所以系里面交给我的重担我希望能有大家帮助我一起分担,我们按照什么样的形式来分成若干个小组吧,每个组有组长和副组长……”

    一共才五十多个学生,他就厚颜无耻的发展了十来个助手,让新生们自行分组选举,并不拘泥于自己那些熟悉的文考班伙伴,这就让人觉得很公平。

    系上领导和班主任都只能说这全国级的优秀学生干部,搞群众工作确实非同一般。

    万长生不过是把他去平京开会学到的那一套依样画葫芦而已。

    可等到全体新生到大课教室,参加大一全体介绍会的时候,学院学生会的老师几乎是同样的说辞:“鉴于万长生同学作为全国优秀学生干部的履历跟丰富的工作经验,所以拟提请由他来担任学院学生会副主席一职,希望能够更好的带领我们蜀川美术学院的新鲜血液,更好的融入未来的大学学习生涯……”

    全场又是那种欢声雷动的夸张尖叫鼓掌!

    不光是文考班的伙伴,其他刚认识万长生的新生都乐在其中。

    就喜欢看万长生一脸生无可恋还不得不承担职务的样子。

    总比那些官迷当官好。

    而且这种态度,很快就被传染到了高年级。

    万长生下午就去给苟老的篆刻课当助教去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某美漫的超级赛亚〕〔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武炼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