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205、哎,不能欺负新人啊
    以前的传统国画,不需要学习人体艺用解剖,因为身高八尺,丈八蛇矛这些传统印象里面,都是极尽夸张之所能。

    万长生当艺考生的时候,画同学不也要有艺术夸张变形么。

    反正传统国画根本就不遵循人体解剖结构来。

    但现代教学里面,要求连国画系也要有解剖课。

    这些年还好点,真人头盖骨都越来越少了,据说几十年前,艺术家们也要参与真正的解剖课,亲手感受那些肌肉是什么触觉!

    现在只需要坐在教室里面看课本上的肌肉教学就行了。

    主要也就集中在骨点和肌肉走向上,这跟医用解剖是有很大差别的。

    可国画系只需要了解下解剖,雕塑专业就必须非常熟悉才行,而且还要应用。

    衣服遮挡住的肌肉怎么知道走向呢?

    这会儿就别瞎扯什么人体美了,仅仅谈技术层面吧。

    因为连雕塑专业也把人体课开得越来越紧张了!

    更因为现在正式创作里面不允许出现人体,已经是个不成文的铁律。

    万长生从雕塑系学生口中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也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可以画,不能给人看?”

    人家大三的师兄无可奈何:“对,这事儿就有这么荒谬,人体课是任何美术学院绘画专业的必修课,但就是不许正式展现人体作品,无论是绘画还是雕塑,这个时代也是蛮矛盾的哦?”

    还有人哼哼:“这算不算历史的倒退?当年民国时期可是把画人体当成革命行为的!”

    万长生没有对方的无奈,反倒哈哈大笑:“怪不得出了那么多抽象派的大师,这是逼着大家提高自己的认识啊!”

    一屋子雕塑系大三的师兄都斜眼看万长生,唯一的师姐嗤笑他:“哎哟,怪不得让你当学生会主席,思想够先进的啊。”

    这就是万长生的优势,国画系二年级去上篆刻,人家嘻嘻哈哈的迎接他这助教。

    混到雕塑系三年级来上人体课,人家也不把他当外人。

    他好像在哪里都挺能融入。

    这和当初走进大美培训校那个孤傲的黑夹袄,形成了鲜明对比。

    万长生笑笑:“我也觉得这事儿挺矛盾,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可作为我们这样的学生,胳膊拧得过大腿吗?与其说充满怨气的发牢骚,不如换个角度调节自己的心情,不要纠缠在这个糟心事情上。”

    男生们中间就有人认真了:“你这是逃避现实,既然是错误的就应该据理力争,如果没有这种较真的精神,这看似一点小事,却会延展到方方面面,这个社会没法前进,全都是因为你这样的窝囊废!”

    万长生还是笑:“正确的永远都会正确,不是谁说它正确错误就可以定性,只要不是生死存亡的必选关头,我都不会去做徒劳的争一时之气,更愿意把我这点宝贵的力气用来做其他有用的事情,人生苦短,相比为了能不能画人体,我更在乎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那个男生真有点较真:“譬如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呢?”

    万长生看眼笑:“唉,我真是多嘴,有不同看法意见,您一定是对的!”

    那男生摇头:“我知道你是敷衍,我要你心服口服!”

    万长生哈哈笑:“用嘴说的真不代表什么,我们用事实说话,现在您大三,还有两年多毕业,我大一,我们到您毕业的时候,比比看,谁做的事情有意义,好不好?”

    那男生想了想,很认真:“万长生,我知道你很优秀,专业文化考试都是状元进来,现在又三门专修,我们有时候在寝室都会讨论你这究竟是天赋过人,还是真的运气好到开挂,我真的很想你能够说服我,总不能用你这样异于常人的例子来,引导我们普通人的人生吧?”

    万长生嘴张了张,没再说什么,却走上教室边的讲台,哪怕是画人体的专业教室,也有黑板,随手捡了点粉笔,就在上面疾书:“古之所谓豪杰志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然后拍拍手上的粉尘回来坐下。

    挺工整的小楷,也没什么故弄玄虚的复杂字眼,小学生都能认出来的文言文。

    经过高考的大学生,谁都能读懂。

    还有人小声:“苏……轼的吧,我不记得具体是哪篇里面的了。”

    万长生不卖弄在第几页第几小段:“实际上我们经历的很多故事,都在各种各样的书里写着,也有各种各样的应对方式,不读书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因为有时读书越多,人世就越冷,我更愿意理解成冷静的冷,冷静看待这个世界,而不是意气用事的以为那是热血。”

    雕塑教室里面好安静。

    包括那个刚才还很执拗较真的男生,都看着黑板上的字,静静的不说话了。

    反倒是唯一的女生,举起手机,把黑板上的字眼拍下来:“他们说你有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朋友,在清美?”

    万长生不否认不承认:“我女朋友当然很漂亮了,谢谢夸奖!”

    男生们顿时把刚才的肃然起敬换成了起哄:“噫,脸皮够厚……”

    正好这时候人体模特进来,一群大三学生连忙看好戏的看万长生表情。

    万长生脸上也确实错愕:“啊?怎么是个大爷?!”

    众人哈哈哈的大笑!

    实在是之前颇有苦衷的给万长生表达了人体艺术是多么美,却被无端端的禁止了。

    是个人都会下意识的想到这多少应该都是那种曲线玲珑吧,谁能想到进来这么个头发稀疏,一身瘦骨嶙峋的老头儿?

    还干瘪着嘴巴吧嗒:“耶,今天多了个学生嘛……”

    这种反差足够让万长生哎哟喂了,但他那纯洁的心里还是松了口气!

    刚才挺较真的男生给万长生也认真解释:“实际上老人的肌肉和皮肤比较松弛,所以对骨点就非常清晰,很多初学人体课程,都是从老人开始,肥胖的有体积感,也比较好画,反而就是青春少女和小孩儿最难画,所以算是高阶课程。”

    那唯一的女生也解释:“对我们雕塑系来说,女性因为肌肉表达并不明显,所以接触的也大多是男性模特,油画系的女性人体课多点。”

    万长生纳闷:“你们说得我就好像很想画女模特似的。”

    众人是真的有种捉弄了他的快乐,哈哈哈笑不停。

    郭槐生正好和任课老师进来:“笑什么笑,尊重模特的基本规则都忘了么?”

    老头儿自个儿娴熟的到屏风后面脱衣服呢,声音远远的:“他们笑这个新来的学生娃想画女模特……”

    万长生翻白眼,玛德这都有欺负新人的。

    郭槐生却把目光放到黑板上。

    所有人看见系主任在看,又安静了,女生胆子大点,估计也是忍不住:“万长生写的,我们在说那个不许展示人体作品的事情,他说是在逼着大家提高认识。”

    不是告状的口吻,充满了炫耀,好像跟万长生一起讨论出了这句话,都是多骄傲的事情。

    郭槐生却回头指指任课老师笑下:“好好上课吧,万长生高中时候是全国优秀学生干部,大学肯定也会优秀,因为他知道他要做什么,你们虽然不是一个班,但遇见优秀的人,除了欣赏就是比较下有什么可以学习的,而不像有些内心肮脏的家伙那样心理阴暗,这就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的道理。”

    说完走到门口,还是没忍住:“字不错,什么时候全系大会给雕塑系搞个语言文学赏析,我觉得你比上古典文学欣赏那几个老头儿有趣得多。”

    关上挂了厚厚遮光布的大门,只留下里面一片惊叹:“卧槽,郭老大这是把万长生当亲儿子了吗?”

    “你有这么优秀,谁都把你当亲儿子……”

    连任课老师都过来:“听说苟老很看重你,真是名不虚传哦?”

    万长生把这当做对自己的督促,更严格的要求自己。

    可是画人体,不是严格要求自己,就能迈过有些心理门槛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某美漫的超级赛亚〕〔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武炼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