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猎龙记〕〔雨墨修仙传〕〔都市全能医皇〕〔我的梦里有个外星〕〔情蛊的形成〕〔重生之我是阿斗〕〔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高手〕〔炎少宠妻上瘾〕〔诸天之主〕〔奶爸有植物系统〕〔封先生,你的剧本〕〔重生之时代霸主〕〔凤展异世〕〔影后常年热搜〕〔虐妻上瘾:陆总裁〕〔超级医婿〕〔福满农门〕〔合租房长公主〕〔美人娇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350、奇妙的松一口气
    不一样,确实不一样。

    哪怕是内里感觉一个模式的两间公寓,身处环境都不一样。

    文创园区那边周围,白天只是个不起眼的公交车站,天黑晚上除了住宅小区这边街道上还算灯火通明,有人划拳喝酒,其他就是万家灯火的那种零散分布,很多地方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这医科大学周围就不同了,毗邻全市最好的附属医院,左右两个规模巨大的商业中心,还有全市最大的体育场,地铁站、公交车站无数条线路在这里交错,连住宅小区都比较稀罕,大部分都是商住写字楼。

    所以坐在同样款式的沙发上,从阳台玻璃看出去,外面的夜色亮度都要提高不少。

    走到阳台上放眼四顾,更是一片车水马龙、灯火璀璨的繁华景象。

    完全不亚于万长生在平京那个高楼层酒吧看见的首都景象。

    所以双手撑在阳台栏杆上的万长生很感慨。

    贾欢欢俏皮的从栏杆边挤着钻进万长生怀里一起:“好热闹,比我们在意大利看见还热闹。”

    万长生点头:“可能有更繁华的我们没看见,但我们确实赶上了个好时代,个人能力个人才华,终究要在能够展现的时代,才能爆发出来。”

    贾欢欢转身柔顺的抱住男生腰,无比心安的深呼吸:“你就是最有才华的。”

    万长生笑着收紧双手回应:“以前在观音村我还信这句话,来了江州就知道世界有多大了,这会儿刚从意大利回来,打死我都不敢承认。”

    贾欢欢执着:“对我来说就是这样,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

    低头嗅着发间的馨香,万长生更安心的嗯。

    家人亲情才是内心最大的支撑。

    不过晚上换了新环境,贾欢欢明显有点兴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差点把万长生给撩出火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忍耐个什么。

    就是有点莫名其妙的会想起杜雯,好像那似笑非笑的眸子就在旁边看着似的。

    心虚。

    好在欢欢心里长生哥怎么都是对的,她现在更兴奋的是这种完全自由的新生活。

    实现了天天在一起的愿望,其他的那都不是事儿。

    这让万长生从第二天,还能够精神饱满的重新投入到自己的创作中。

    在前往平京参加那个青展创作培训之前,他那张国画就画得差不多了,现在不过是按照创作培训的教条,颇有些画蛇添足的再把画面填充下。

    早上过来先抽空去苟教授家,把已经沾上灰尘的书架上那个不起眼的印章盒子拿了。

    再顺便给门口保安说了声,苟教授这边可以安排归还教授住房了,具体要办理手续搬走私人物品的时候,打电话通知他过来交接就是。

    感觉现在万长生已经是蜀美的名人,人家保安都知道他是学生会主席,还在外面赚了大钱。

    说开学以后联系上总务处,再通知他。

    不过这枚即将送去参加青展的印章,万长生也只需要一两个小时就能搞定,他并不着急动手。

    重点还在雕塑。

    没有任何参展参赛压力的雕塑创作。

    看过意大利那么多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雕塑,万长生心里肯定充满了澎湃的创作欲望。

    首先就是根据自己的手稿,搞一系列的人体局部泥塑。

    这是万长生以前比较少接触的部分,十多年来泥菩萨做得不少,但那种人物造型就像国画白描一样,基本上不是写实类的做法,更不用说肌肉骨骼走向了。

    国画从来不讲究骨骼肌肉的准确性,怎么夸张怎么来。

    庙里的菩萨讲究宝相庄严,凶神恶煞,更不在乎骨骼骨点。

    万长生第一件雕塑里面那个舞台上中央的宫装人物造型,就是标准古典风格的抽象化,循着整个雕塑风格的圆润,塑造出宫女造型的那种圆润胖乎乎。

    一点写实功底都没有,更带着观音庙前面捏糖人的影子。

    直到去年在雕塑系的课程里面,万长生才开始正儿八经接触各种头像跟身体的写实泥塑。

    可最终感触都不如这次在意大利亲眼所见的大师作品深刻。

    这可是西方雕塑史最辉煌灿烂,最巅峰的阶段存在。

    他得趁着这种印象没有消失,赶紧亲手做一遍。

    其中男性居多,手腕、腰腹、脚踝等复杂的部位都有。

    偶尔做到女性,却莫名其妙的很容易联想到欢欢的身上,哪怕隔着薄薄的衣裳,也能感觉到那柔软的身躯线条。

    万长生就发现自己头脑有点发嗡,必须得竭尽全力的挤压掉。

    这男女之事啊,真的很影响。

    影响自己全神贯注的创作学习工作。

    稍不淡定,就很难集中注意力。

    其次才是还原在意大利看到的那种布料质感表现。

    无论是战士身上的盔甲,还是女性披着的绸缎,又或者奴隶褴褛的麻布,万长生都通过自己的素描手稿理解,来重现到泥塑上。

    就像学骑自行车一样,猛蹬腿骑快是容易的,难的是慢下来掌控平衡。

    雕塑也是,表现坚硬、刚强在各种物质上都是相对容易的,要用钢铁、石头、泥巴、木头传递柔软,那就需要实打实的功力。

    掌握了表现柔软的能力,才能算是对质感有了心得。

    只是回忆那些薄如蝉翼的轻衫薄纱贴在女性肌肤上感觉时候,又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欢欢的衣衫。

    那还只是没什么花哨的普通纯棉内衣睡衣。

    这特么还只是小两口同床睡个觉,加上夏天在家可能穿得轻薄点的结果。

    都这么容易影响思维?

    万长生内心简直有点嚎叫!

    晚上回家都不敢随便看欢欢了!

    心无旁骛的他,其实还没想起曾经帮杜雯洗过的那种蕾丝绸缎睡裙,杜杜也算是慈悲,从没对他施展过什么,要是他真看过那种场面……

    估计很长时间都别想淡定。

    真要是按捺不住做点什么,岂不是满脑子都是这些场面?

    那还搞什么创作啊。

    所以说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这些人,终生未娶打单身,也是有道理的。

    而这两部分的人体塑造练习,都是为了更好的掌握泥塑技巧,只为了在雕塑创作中能得心应手的发挥。

    人体可以说是作为世间万物里面最复杂的塑造对象了。

    因为任何人眼中都熟悉人这种生物,谁都看见过成千上万的同类,哪里有点不对劲很容易被发现,随便画张人像,外行也能感觉到别扭不别扭、像不像。

    相比之下别的万事万物感觉都可以打折扣。

    只有把最难的表达好了,才能游刃有余的表达其他万事万物,进而朝着艺术提炼抽象表达去发挥。

    所以再抽象的表达,都应该建立在扎实的基本功之上,而不是表达不出来的刻意扭曲简化。

    万长生就是在密集的让自己反复练习,夯实基本功。

    趁着刚回来这种学习感受还很强烈的时候,消化吸收。

    最后才把自己在意大利对雕塑的感受,转化成泥塑创作。

    还在意大利的时候,他就构思按照文艺复兴时期风格来塑造国内菩萨像!

    准确的说就是用写实的手法来诠释古代高僧,又不完全是欧洲古典派那种百分百写实。

    纯粹按照万长生自己的理解来,不在乎什么展览、奖项、客户要求。

    也不遵循自己以前做菩萨那些规矩。

    随心所欲的按照自己艺术追求来表现。

    这才叫创作。

    那种按照要求定制的应该算生产。

    当然这个时间也就不是一蹴而就的。

    光是前两部分的基础练习就持续到了开学。

    贾欢欢开学,要军训一个月。

    万长生居然松了一口气!

    简直敲锣打鼓的送欢欢去医科大学报到。

    这七八天时间里面,贾欢欢也是忙碌的,万长生每天去培训校那边上课开会搞创作,她就拿着地图在江州市区到处逛。

    她是个活泼好动的性子,才十六岁的时候就敢自己跑到江州来找长生哥。

    然后去年暑假去了江浙沪海,今年暑假跑了平京跟意大利。

    更可能是看到越来越多跟观音村三姑六婆不一样的人。

    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算是个成年人,大学生了,自由自在的可以到处去,而不用随时给爸妈报备。

    兜里又不缺钱花,所以地铁、出租车、公交车到处跑。

    当然也主要是市区内的几大网红景点,网红餐厅,自己中午吃了如果觉得好,还给长生哥打包回来晚上一起吃。

    然后临近开学报到两三天,又溜到医科大提前去寝室认识了新生辅导员,主动询问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能做的事情。

    其实不知不觉间,贾欢欢已经跟着万长生,跟着杜雯,跟着大美社学得有了些理所当然的变化。

    所以等到开学的时候,临床医学专业大一新生贾欢欢,已经是挂着工作吊牌,跑前忙后的样子。

    她可能也没意识到,从小把自己当成庙守太太来严格要求,随时随地都要跟着万长生摆出带头大嫂的风范。

    连面对一大群不怎么服气她的美术生,都要寸步不让的指挥。

    那可是从学历到年龄,都超过她好多的集体存在,多少人有这种勇气?

    走进大学校园的欢欢,已经不是普通的小女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超级怪兽召唤〕〔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校花的贴身高手〕〔诡秘之主〕〔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女神的超级赘婿〕〔万古神帝〕〔某美漫的超级赛亚〕〔道祖,我来自地球〕〔超幻想大爆炸〕〔叶罗丽之嗜血妖姬〕〔回到地球当神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