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我真不是大魔王〕〔雁阵惊寒〕〔无敌系统之请你砍〕〔星御传说〕〔东宫藏娇〕〔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极品天医〕〔全职灵尊〕〔一起捉妖吧〕〔只为相思老〕〔我的师父是神仙〕〔清穿咸鱼攻略〕〔玄天后〕〔万灵苍穹〕〔来自地狱的男人〕〔快穿之女主是个小〕〔狂婿〕〔建一座城市给你看〕〔繁花入深渊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修重生指南 第二百三十八节:解决
    (未改(这几章就该离开了,冲鸭!)求推荐票,求正版订阅……)

    “你…到底……是谁!?”吊着一口气,上官袖终究不甘心,再度发问。

    年轻女修仿佛看穿了她心中所想,淡淡一笑,却精彩绝伦,无需出声,一双眸子便道尽其心中之意不平,“我若不说,道友将死不瞑目?那真好,你若是闭眼了,我就将无比遗憾了。”

    前世,宁无心在上官袖手下,三番两次吃亏,最严重时,丹田尽毁……

    其虽无意,却是有意之人推上台前一刽子手,乃为此事既得利益者!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此事,此时纵还未发生,却已在蓄势,重点是她就是想杀。而她宁无心一般不杀人,一旦决意动手,从来不需理由,只有能不能杀……该不该杀!

    终了,年轻女修终露出一抹嗤笑,忽然凑近,只是当她手掌将要凑近之时……仿佛意识到有不对劲之处,年轻女修手掌一顿,悬在了半空之中,其身三尺之前!

    而就在此时,一直处于惊恐之状的上官袖,神情忽然一滞,看着后者眼中警惕清明,其脸上惊恐竟逐渐收敛,露出‘惊悚’掩饰下,平静而复杂之神色。

    她死死盯着后者,一字一句道:“你已将我肉身生机尽毁,就连识海也都重创,为什么不继续?往前一步?只要搜魂,就可知晓你想知的一切……”

    随着话语,上官袖再难以平静,压不住讥笑:“你……就是宁幽?!果不愧为连那人都要精心布局之人……”

    说着说着,一双浑浊之目越发茫然无神,说着说着,仿佛已不是再与其所谓‘宁幽’对话,而是在自说自话,“你为什么不再靠近一步呢?再近一步,或许你我都无需死……”

    “不过,连赤颜名宿都折于你收,我能与你同归于尽,也不算太丢脸,是不是?”嗤笑中,带着淡淡的怨毒,“你这古钟很不凡,可你确定能够抵挡元婴修士临死反扑?”

    “我既将死,又岂能让你等如愿?这长生路我既不能再前行,变也叫你等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言而喻,上官袖自知无法逃过这一劫,最后一个逃生的机会都被‘宁幽’抹杀,终决定自爆……

    与此同时,其坠落四方的二十四道‘白凤宝扇’之羽,其中十六道重新凝聚,于千丈外镇压,其中八道于百丈之外封锁,并蓦地,率先引爆!

    干枯老妪惊悚一笑,“何必挣扎呢?终究将为他人做嫁衣,不如就此陨落,终还有轮回的机会!”一旦元神化识,化出灵台,便很渺茫了,有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意思。

    只可惜,一直到这时候,暗中追杀她之人,终究不曾出声,哪怕一句!

    其后,悍然自爆!

    “轰!”元婴修士与其本命法宝一齐自爆,非同小可,席卷之地超过千丈!

    庚金湮灭的力量下,肉眼可见,自爆中心百丈直接被轰出一十丈深坑,千丈范围荒野戈壁直接被湮碎大半,有的能够保留一部分,大多都是化为了平地。

    轰鸣与钟声震荡足足维持了一刻钟的时间,直至一刻钟后,这片原属半荒野状态的戈壁边缘,终成为寸草不生之地,也就是在此时,这股自爆之势的千丈边缘,还隐隐有轻微钟声回荡……

    随着余波渐去,千丈边缘土层掩埋大半的古钟忽凭空消失,藏身在古钟下的年轻女修,真容逐渐暴露,长发飞舞,浑身被一股血焰缠绕,带着一‘鬼面’,显得神秘而诡异。

    正是宁无心。

    元婴修士自爆,再加上一道顶级法宝,到底还不是眼下的宁无心能够无视的,就算是前世碰上,若不将之扼杀于自爆摇篮,也将伤筋动骨。

    纵然‘洞天灵宝’扛下了绝大部分的冲击,古钟亦无丝毫损伤,可从钟口依旧窜进大量余波,宁无心只得全力调动‘大荒真解’,全力护住经脉丹田。

    可惜,极品灵器肉身强度面对极品法宝自爆余波,终究吃力,经脉丹田虽是护住了,肉身却遭殃了,不亚于一次大洗礼,大半肉身遭到湮灭。

    就是此时,上官袖自爆所遗留的庚金毁灭性力量还纠缠着,宁无心被迫成了个血焰人,涅槃血焰暴涨,不断与其纠缠,并不断使得血肉重铸新生。

    而肉身眼下经受之痛,有多少,宁无心心中的感叹与感谢,便有多少,‘洞天灵宝就是洞天灵宝……’竟毫发无伤扛下了元婴修士的自爆,只不知能否扛下化神修士?

    而古钟除了替宁无心抗下这一场自爆,此前为期三日的‘碾压势’追杀,更是出了大力,可以说,若无此宝,宁无心纵有‘千幻鬼面’可隐身杀以出其不意,却绝无能够一击便将上官袖肉身打残的把握,也正是凭借这一击,才给了宁无心将其余五个元婴初期修士斩杀的时间。

    宁无心闭关半月时间里,季清寒终伤势痊愈,于其闭关的第三日便将水府大阵接过手,并全力出手,将此阵隐匿之势,防御之力硬生生提高一个台阶,将将要破开大阵之来犯者阻隔在外。

    其后约十日,‘商九天’同样苏醒,而在得悉眼下处境后,纵摇头感叹,却也知无力阻挠,只得接受,此前一心求死,成全季清寒的心思,也因为季清寒与之密谈后,收到了心底。

    而半月时间,宁无心通过十三枚终是将丹田,并连着此前尚有一缕瑕疵的经脉都一同修复,并在出关后,就雷厉风行地出手了,甚至都未通知朗霁风三人。

    什么筹谋,什么周密的计划,都不用,十五天的时间不短,却也不算长,在面对一个伤势惨重的‘商九天’,一个金丹中期的季清寒,纵然多了一个‘宁幽’,却绝还不至于令六个元婴修士忌惮,纵然‘守株待兔’十五日令人心烦气躁,也不至于达到忍耐极限,搬救兵的程度。

    而这样一个‘忍耐限度’将至未至之际,这群人多多少少都有懈怠的时候。

    也就给了宁无心最为合适的时机。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宁无心隐匿半日后,凭借古钟,一出手便将上官袖撂了个半倒,并在其动用此前击伤‘商九天’神魂之秘宝时,靠着墨蝉护持,给予其近乎致命的一击。

    之后就在上官袖惊骇逃亡之际,宁无心果断出手,将其余五人斩杀。

    其后就是长达三日的追杀,而为了完全阻隔上官袖的行动,宁无心也算是精心设计了,每一次出手,都不动声色将其迫向定陶洲这片‘戌土禁区’,待其发觉是,已是晚了。

    有此布局,一面是远离应洲,一面给其后追踪上官袖踪迹之人以错觉。

    为的是其后,深入虎穴,走往极南陵洲做准备……也就有了眼下这一幕。

    宁无心思量一晃而过后,便将目光转移,而到了此时,早在上官袖引爆那一道‘顶级法宝’时她便吞服的三品六成丹药木系增元丹,药效终到挥发之时,‘枯荣秘典’一动,汩汩药力便化作精纯真元于经脉中流转,经过一番打磨,终由丹田下的泉眼汩汩而出,落入干涸道台中。

    待真元略一恢复,鬼面一动,血焰终被幻象遮盖,年轻平凡女修士再现。

    略微平复后,宁无心目光终凝聚于自爆中心,眸中没有复杂,甚至无有情绪,可心湖就不是这般平静了。

    ‘骨头倒是够硬,也够狠……不过,至多也就这样了。’只人一旦死了,也就什么都没了,生前如何惊天动地,甚至死后还能震慑一方,对于死人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不然怎么会有人死如灯灭,人走茶凉这些老话呢?

    如此熟悉的画面,宁无心想到了自己,若非重生,遥想彼时,‘魔头宁无心’之死,或许在某一个层次的修士群体中,掀起一番惊涛骇浪,可过后,也就这样了。

    感慨过后,自是想到上官袖临死前的一番话,‘你已将我肉身生机尽毁,就连识海也都重创,为什么不继续?往前一步?只要搜魂,就可知晓你想知的一切……’

    而至于为什么临来临了,宁无心改变了主意,表面上是因为彼时上官袖已是做好了临死反扑的决定,其身上,在这一路逃亡的过程中,就已经布下‘夺舍’之阵,只要宁无心彼时再靠近哪怕那么一寸,亦将被其得逞,只能将拥有墨蝉镇守识海的她震退的并非此因

    上官袖识海中,烙有另印记,只要宁无心一旦触碰,这些年的努力便将功亏一篑,那是一道‘追魂印记’,与魂香灵蛊有异曲同工之妙,且更为精妙,还带着恐怖的杀伤力,她一旦动其识海,生了搜魂的举动,将遭到反噬!而下此阵之人,修为之高深比之凌青散人还胜数筹,而要解此‘追魂印记’竟要五百载寿元,而这才是使得宁无心悬崖勒马的最终原因!

    并意识到,此世,因小镇意外,因宁老婆子师徒二人的陨落,幕后之人亦有新的计划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都市绝品仙医〕〔1255再铸鼎〕〔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号有毒〕〔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