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流纯金年代〕〔都市之万世丹尊〕〔逆天毒医:邪王的〕〔别给我刷黑科技啦〕〔边关战神〕〔无敌龙婿〕〔我言出法随〕〔重生逆流崛起〕〔都市绝品仙医〕〔疫不容辞〕〔天网〕〔大国名厨〕〔神级狂婿〕〔国潮1980〕〔夜行手记〕〔豪门契约:总裁,〕〔金牌小厨神〕〔古代主流日常〕〔腹黑娇妻宠不停〕〔一代女王柳炊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修重生指南 序章 无心
    本站:m..

    “听说了吗?魔头宁无心被堵在了南荒无日峰——!!”

    “这么大的消息,自然听说了,哼,这魔头在西漠横行两百载,如今终于遭殃了!”

    “传言他曾屠杀数座城池,以百万修士血躯修炼邪功,十余年前被正道联盟群起围攻,吓得躲了起来,要我说啊,躲什么吗?我要是有他这修为,定要杀个七进七出!”

    “据传,就连他背后的黄泉魔宗都放弃了他,这一次还派出了人马,打算清理门户!”

    ……

    宁无心被堵在无日峰的消息,一夜间不胫而走。

    尤其在魔道大本营,西漠瀚海,宁无心扬名之地,掀起一片沸腾。

    这两百年来,在先天不显,灵台不出的西漠,他宁无心的崛起就像是魔门的一面灼目的旗帜,有人诟病,有人尊他为魔修中的枭雄,争议极大,是以,关注以也极多。

    几乎各个城池的大街小巷都议论纷纷,流言满天。

    消息在得到确认的第一刻,嗅觉敏锐的赌坊都开始摆桌了。

    赌这一次围剿,宁无心到底是被彻底抹杀,还是能够逃出生天,引起热潮,替这位令西漠魔道散修风声鹤唳的魔道巨头又添一把熊熊烈火。

    有人不齿讥笑,一个黄口小儿,也值得大费周章?

    有人幸灾乐祸,压在他们头顶的乌云不止要散开,更是要灰飞烟灭了!

    也有人愤恨大骂,觉得长期提仔裤腰带上的脑袋终于能挪回脖子了。

    更也有人惋惜一代魔头竟日薄西山。

    唯独没有一人,替那不知道真假的百万修士痛苦惋惜。

    ……

    西漠东南数百万里外,流言蜚语的中心——

    南荒边境,无日峰。

    此峰纵横千百里,终年弥漫黑雾煞气,连正午至阳都无法渗透,遂得名无日峰。

    宁无心被堵的消息传出,修真界内一时哗然,纵然各域相差数百乃至数千万里,南荒又多凶险,仍时时都有修士往南荒赶来,为的便是一睹魔修宁无心的死状。

    一月时间,不长不短,黑雾之外的山麓,聚集了大量修士。

    有的是围堵宁无心时便在了。

    可惜修为低了些,能抵挡无日峰煞气,却也没了一战之力,被师长留在了峰外。

    其余人是随后到达,大部分是南荒周遭的修士,离得近,才能在短短一月赶到。

    这些人,修为最低也在元婴初期,多数中期,少数几个元婴后期,气息却都不算太强悍,显然是刚稳定而境界罢了。他们大都是听了消息,赶来看戏的,毕竟以他们的实力,就算是加入围剿,顶多只是配角,捞不着好处,故而,皆持观望态度,等待某种可能发生的“时机”。

    只一月过去,就是挖地三尺,也能将宁无心祖宗三代的棺材挖出来了,这围堵之战竟还未落幕!这些人有心探查,然围堵之初,整座无日峰就被一件灵宝封锁了,蒙上一层神秘灵光,禁绝内外,只可进不可出。灵宝之威,纵只下品,也不是在场修士能渗透洞察的。

    是以,整个庞大的无日峰竟然“死寂”一片,莫说人影了,就连声响都没出现过。

    “该不会是发生意外了吧?”

    有散修幸灾乐祸,他们就等这种时机,浑水摸鱼。

    转眼就被人撅了回去——

    “放你祖母的狗屁!”

    有人怒视叱骂,甚至有人拔了剑,吓得散修赶紧遁逃!

    这些人皆是长辈参与了围剿的。

    继而有人开口,“各宗师兄弟莫乱了阵脚,这次无日峰围剿,光元婴中后期修士就占了五六十人,更是出动了十一名化神修士,还别说控制灵宝那一位了。”

    那人指了指天穹上散发灵光之物。

    这番话,让在场之人浮动的心思霎时安定了不少。

    想来也是,宁无心顶了天就是个化神修士,就算素有手腕,面对这一支浩荡的人马,怕是灵台境也要避其锋芒,他一个化神修士,只能是插翅难逃了。

    “可怕就怕……”又有人指了指天穹。

    闻言,顿时就有人露出了凝重。

    据传,宁无心身上身怀两件宝物。

    一件是黄泉魔宗七生花演变而成的九生花,能提供修士拥有九次突破修为屏障的修行圣物!

    世间罕见。

    另一件则是神秘黄金蜃楼的入口之一的秘钥。

    这两宝物,正是他们师长不惜联合黄泉魔宗一位真传围剿宁无心的缘由。

    而今一月过去,无日峰无半丝动静,有人心思忽然忐忑起来。

    财帛动人心,杀人夺宝在修真界太常见了,他们如今行事不就是吗?谁知道……

    最终,再三商榷后,有三名修士决意踏入。

    灵光包裹,踏入黑雾之后——

    嗡!

    原本万籁俱寂的天地,顿时弥漫瑶琴之音!他们对视一眼,惊得倒吸一口冷气,空气中的煞气与血腥顿时侵入肺腑,气味之浓,煞气之凛冽,像是吸入了一条条妖蛭!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就在他们决意前行,那阵阵袭来的音律,却不知不觉就侵入心湖,那种充满了蛊惑,充满了欲望的声音,顿时就让他们晃了神。回神时,他们已满是冷汗。

    他们意识到了音律中的诡谲,可不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禁绝,竟直击灵魂!!

    瑶音听似悠然,似仙乐缥缈,带着向往长生的愿景,实际却内藏诡谲……能撩拨人心!!

    就在他们恍神时,被尘封在灵魂深处,那些对于长生路上的“仇恨心,贪念,妄念,执念,怨念”忽然就涌上了心湖,随着瑶音一次次的侵入,他们心湖涟漪不断,陷入挣扎……

    无日峰确实发生了意外,却无一不是他们想的那般简单。

    一月时间,因无法抵抗琴音,无数妖兽自相残杀,造成了这无日峰血气弥漫的现象。

    时至此刻,无日峰近峰顶前的一段大道,仍有厮杀在持续。

    只厮杀的不是妖兽,草木生灵,而是这次围剿宁无心的一众修士。

    他们同样厮杀了一个月。

    五六十元婴修士尽全力抵抗,又有化神境师长的相助,结果,依旧一个又一个沉沦,被琴音击溃道心,点燃心魔,沦陷于心魔幻境,难以自拔,最终自爆。

    化神修士的手段,岂是他们这些元婴修士能抵抗?

    况且,音修本就诡谲。

    对上,极少能越阶一战,可对下,却是群战中能以一敌众,敌百的恐怖存在。

    直至最后一个被护持着的元婴大圆满修士,面露狰狞,悍然自爆,厮杀总算告一段落。

    一众化神修士纵然目露恨意,却无可奈何,只能各显神通,以化神意境及道法,强行将元婴扼杀在自爆的一瞬间。

    待元婴修士被各种手段斩杀,化神修士中一个中年男子赤红着一双眼,发出一声嘶啸:“宁无心,我必叫你碎尸万段!将你的元神碾至灰飞烟灭!”刚才被众人扼杀的,是他至亲骨肉,他以道法神通护持,没想到,还是没有能够逃过厄运!彻底沦陷在魔音之中!

    接着,便又有修士扯着嗓子怒吼,“顾之竑,枉我等与你合作一场,你如今竟打算过河拆桥?你如意算盘打的好啊,是准备待我们与宁无心恶耗一战,再趁虚而入?坐收渔翁之利?你做梦!”

    化神修士一声怒吼,惊得黑雾卷动,千里之遥都可传至,顿时覆盖无日峰上下。

    他骂的正是那控制灵宝的散修,若非是他临时变卦,彻底封死无日峰,断了他们后路,他们后辈也不至于一个个都命丧在宁无心奏响的魔音之下!!

    只可惜,任他们如何叫嚣,不论是宁无心,还是顾之竑,都并不搭理他们。

    瞬息的功夫,他们便已登临无日峰顶。

    然而,仍旧不见宁无心的踪影,只有那恐怖瑶音仍在奏响!无孔不入,直撼神魂!连虚空黑雾都掀起阵阵波浪。若非化神修士元神凝实,道心坚韧,怕早就沦陷了。

    一月时间,无日峰围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围剿变成了反杀。

    先是盟友背叛,断了他们逃生的明路;

    继而,五六十元婴修士,一个个悍然自爆,此般内耗,令人心力憔悴。

    眼下,他们后继无力,除非是有人愿意以元神自爆为代价,逼迫宁无心现身,否则,在瑶音一次次的奏响下,他们终将步后辈的后路,彻底消亡。

    “这该如何是好?”仅剩的十个化神修士略微靠近,却又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

    数十年前,宁无心已臻至化神后期,又有绝品法宝“七罪孤桐”掠阵,凶名在外,莫说单打独斗了,就算是他们五个化神初期,三个中期,一个后期全部加起来,在没有人愿意牺牲的前提下,也绝不是对手。

    若要破之。

    一则是化神大圆满出手;

    二则是至少两个化神后期修士施以全力。

    他们之所以敢围剿宁无心,是因为早就有了准备。

    一个是黄泉魔宗与宁无心并列三大真传的化神后期魔修侯秋海假如;另一个是联合散修中颇负盛名,且持有一件下品灵宝的化神后期修士顾之竑,又有太白道宗真传弟子李长风加入,这才组成了围剿联盟。

    然……谁也不曾料想到,顾之竑在半途中过河拆桥,躲藏起来。

    失了他的助力,围剿联盟如失扛鼎,顿时风雨摇曳。

    除非是有化神大圆满降临,否则,要拼出一条血路,在场人中,至少有半数难以保全,一个化神后期若真要疯狂起来,拉个五六个人初中期垫背,谁也拦不住。

    而且,还有一个潜伏在暗中,随时等待时机的顾之竑……

    然谁又愿意为他人垫背当替死鬼?

    这只临时组成的“灭魔”围剿联盟一开始便各怀心思,如今局势发生翻转变化,各人貌似还“一条心”,实则魑魅魍魉,各怀鬼胎。此时此刻,他们目光大致望向,化神后期的侯秋海,以及在真君之战中夺得一席之地,有真君名号的李长风。

    可能走到今时今日谁也不是善茬,各人什么心思,谁不是心知肚明?

    李长风不动声色,侯秋海却是一阵冷笑,却也没当下就撕破面皮,到底,他也需要这些人给他垫背,“一月时间,想他宁无心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便交给你们应对,我便对付那顾之竑……”

    此言一出,各人皆是一寒——那宁无心已是强弩之末?一个化神后期修士修为有多雄厚你不清楚吗?况且,他们这一月抗下五六十元婴修士自爆,又好到哪里去?

    结果却没有一人敢反驳。

    谁都清楚,侯秋海一介魔修,与宁无心同出一宗,都不是善类,连顾之竑都能过河拆桥,何况是他!?只能忍气吞声,一边抵抗那琴音,一边分心警惕他人。

    就是所有人都再三谨慎,仍出现了第一个遭琴声引动心魔的化神修士。

    或者说,这是他们这个所谓的“灭魔围剿联盟”的第一场内耗。其他人未曾发觉,侯秋海却因神念强大之故,察觉到李长风的诡异——就在方才,就在他意念掠过那化神修士的一瞬间时,那人心魔彻底爆发了。

    否则,一个化神修士道心不可能这么快就沉沦在那魔音之中!!

    侯秋海跟李长风皆在第一时间退出峰顶。

    剩下人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好,快退出峰顶……!!”

    一道呐喊声传出,心魔爆发的化神修士已经悍然引爆了元神。

    元神自爆的速度与力量远非元婴修士可比,剩余一众化神修士甚至不敢出手,一旦扼杀失败,首当其冲,承受那股自爆力量的就是他们!

    “嗡——!!”

    元神自爆的力量使得灵宝封锁下的整个无日峰都掀起恐怖波动。

    摧枯拉朽的力量湮灭下,无日峰首当其冲。

    顷刻间,万丈高峰,直接被夷平千丈,笼罩无日峰黑雾煞气也全然失控,疯狂卷动着。

    原“悠然”不止的瑶琴之音,终于被淹没在元神自爆的风暴中。

    天穹上,那件灵宝晃荡了许久,天地终于迎来一瞬间,真正的寂静!

    寂静后。

    “轰!”一道恐怖炸响传了出去。

    一众化神修士虽然以各种神通法宝极力抵抗,身影若流光飞射出去,仍遭到极大程度的波及,更有甚者,法宝都被轰成了残次品,结果,皆狂吐鲜血,精神萎靡。

    一行七人,仅有那两个中期没有受到太大伤害,近乎无伤躲避自爆的力量和余波。

    待他们刚缓了一口气,猛地一股寒意涌上心头,所有人皆灵机一动,俯首看向无日峰一处山涧——黑雾煞气狂卷下,一黑袍人立于血潭上,他身前漂浮着一张孤桐,斗篷面具下看不清他的脸,可此人一出现,所有人心中都猛地一震,冒出了一个名字——宁无心!

    化神修士自爆掀起的力量冲击,终于是将隐藏在暗处的宁无心逼了出来!

    所有人总算松了口气,已没有人记得刚才自爆元神的化神修士。

    可转瞬间,他们又倒吸了一口寒气,难以置信地盯住向山涧一株古木下,一道挺拔的身影。

    顾之竑!

    他们第一个念头是,此人竟然与宁无心搅在了一块?而第二个念头浮现的一瞬间,所有人心中皆一个咯噔,心中最大的疑惑得到了解释——为何顾之竑会过河拆桥。

    一个惊人发自内心胆寒的念头闪烁。

    这一场围剿,极有可能不是他们找到了机会,而是宁无心顾之竑联手布下的一个杀局!恐怕九生花,黄金蜃楼秘钥的消息也是他刻意放出来,为的便是抛砖引玉,引鬼上门!

    而谁……又是他们之中那只鬼呢!?

    在场之人面面相觑,最后将目光放在与宁无心同出一宗的侯秋海身上,可结果,他们都不相信,只是这么简单,如果仅仅是为了除掉侯秋海,合他们二人之力完全足够了。

    何必搞这么大阵容!?

    侯秋海这时,深深地看了一眼此前出手的李长风,对方却报以一笑,做了个联合的手势。

    “顾之竑,你个正道败类,竟与魔门修士暗中勾结,设下杀局,你可知在场有多少正道宗门精英死在这无日峰,你可知若我等皆死了,你将面对的是各宗门的怒火,以及永无止境的追杀,我劝你趁早弃暗投明,与我们一同镇杀这魔头,将功赎罪……”

    有人忍不住怒骂顾之竑,继而,他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试图策反他。

    没等他说完,一道暗哑的声音顿时打断了他。

    “你们——还认不清现实?”

    立于血潭之上的黑袍人忽然动了。

    他微微抬起头,漫不经心地撇过那漂浮在天穹上的九个化神修士,身上半丝化神后期修士的威压都不曾散溢散,可轻飘飘几个字,却叫人心神皆颤,心脏如同擂鼓,“咚咚”作响。轻描淡写的目光掠过,顿时令人如芒在背,咽喉要害似都直接被他扼在手中。

    这哪里像是一个普通化神后期该有的力量!?

    天穹上,侯秋海目光深邃,知道今天很难独善其身了。却还是不放弃,如果能够全身而退,他并不想一战,势必人强,他只能是暂时低头,虚与委蛇,等待时机。

    “宁师弟,你我同出一脉,都很清楚,若真打起来,我若尽全力,你也未必能讨好到好处,且天底下哪有永远的敌人呢?只要你今日肯松一只手,我往后必然任你差遣,七生一脉首座之位,我也绝不再与你相争。说吧,你目的在谁?我可以替你出手。”

    旋即他又扫了一眼在场之人,忽而冷声,“……就算是你要杀了他们,我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魔修果然不可信——!”众化神只觉神魂都在摇曳,满腔怨恨。

    宁无心面具下的干枯唇角一勾。

    这便是他们魔修了,眼中永远只有利益,没有真正的朋友与敌人,只与她一同从修罗场爬起来的侯秋海她再是了解不过了,趋炎附势的真小人,信他?还不如信一条狗。

    呵。

    且,有什么比死人更让人值得相信的?宁无心瞥了一眼隐藏在暗处的顾之竑,指尖一拨那孤桐,琴音炸响,一圈圈灵光如涟漪扩散,终化为最恐怖的杀伐力量——直指其中一人。

    “杀了他,我可以给你,或者你们一次机会……”此话一出,在场众人了然,宁无心设下杀局,为的怕就是拥有真君称号的太白道宗真传——李长风!!

    一时间,众人目光攒动。

    侯秋海闻声并未立刻就动手,目光隐晦,不知在琢磨什么。

    一月来,半声不吱的李长风,抬首间破除杀伐之音,轻蔑冷笑,“宁无心,你不觉得你太狂妄了吗?你就这么自信,你能以你这具几乎油尽灯枯的破烂残躯了结了我等?”

    李长风这话一出,引起一众修士哗然——油尽灯枯!?传闻宁无心不过五六百之龄,如何可能!?然而,李长风既说出这番话,断不会无的放矢,众人目光又一次攒动。

    若非有着顾之竑在其身后,此话一出,众人怕就是要杀上去了。

    “百多年前,我救了你一次,十三年前,我又饶了你一条狗命,我当时就说过,我放你一条生路,就跟放了路边一条狗,我要杀你,同样只是杀一条狗那般简单……”

    “魔头休得胡言!”被当众拆穿,李长风目眦欲裂,这是他最大的耻辱!!

    李长风不想纠缠过往,扫视众人,厉声开口:“众道友莫要忘记了你们的后辈皆死于谁的手中,魔头宁无心是什么样的性子你们不清楚?睚眦必报,撕他一块肉,他能灭你九族,你们以为杀了我今日便能善了?”旋即凭空取出一瓶丹药,手指一弹,灵气药香弥漫。

    “我手中有九枚“寿魔丹”,一旦服用将燃烧百年寿元,能换取至少一个台阶的修为,有此物,我等九人联手,必能斩杀宁无心二人,闯出一条生路——!”

    至此,方才还扬言替宁无心卖命的侯秋海,顿时接腔,“不可犹豫,这是我们斩杀宁无心,闯出无日峰的最后一个机会了!!”

    一众修士终于被他们说服,接过“寿魔丹”,等到李长风吞下,他们也毫不犹豫,百年寿元很多,可相比于这条命,还不算什么。唯有侯秋海一人做了小动作,没有吞服。

    宁无心嘴角勾起令人难以忽视的讥笑,她没有阻拦这些人。

    三百年师徒,两百年暗查,她太了解李长风此人,虚伪狡诈,寿魔丹乃化神境九绝丹,何其珍贵?他岂会舍得?相比之下,外形与寿魔丹相近的“蛊魔丹”,倒更像是他的手笔。

    只这“蛊魔丹”乃是东土李家的绝密丹药,用以控制死士拼命,这是宁无心俘虏两次李长风,从他携带的丹药秘典中看到,否则,这种神秘丹药,她也无从得知。

    直至丹药滑入这些人的腹中,宁无心仍不为所动。

    她就站在那血潭之上,黑袍与面具掩盖下,那一双充满了暮气的眼睛古井无波,这个被外界传的“邪乎至极”的魔头,在这一刻,却仿佛放下了执念,放下了那血海深仇堆积起来的心魔……

    宁无心一直有个深深地疑惑,她生来平凡,资质也不算惊世骇俗,李长风背后之人为何看中她?先是将自己培养起来,却又一步步将自己推入深渊?

    她从前想不到,临死,才隐隐有所明悟。

    而今倒不是不在乎了,若有可能,她是恨不得杀他一个天翻地覆,也要将那背后之人彻底挖出来。可两百年时间,费尽心思,却也只查出李长风背后的布局者冰山一角。

    又如何能以此残躯匹敌?

    没错。

    她一代魔头宁无心竟然到了日薄西山的一日了。

    十三年前便预感到了大限之时,放李长风一条狗命不过是为了在最后的时间里,利用他一把,只可惜,她没有任何收获,是以,在临死前,她决定将他狗命取了。

    翻起手掌,看着那枚指甲盖大小,吸收她两千载寿元后,得到“岁月雕琢”,已隐隐似墨蝉的诡异黑石,她恍惚一笑,无奈摇头,回首五百年的岁月,就像是一场笑话。

    终其一生都在他人编织的棋局中。

    终其一生的努力,都不过是为了他人做嫁衣,她何苦呢?

    “宁无心,哦,不,宁幽,这一次为师便真真正正清理了你这胆敢弑师的逆徒!!”

    天穹上,李长风双目赤红,气息粗重,他的修为,在短短片刻功夫,如同火山爆发,百年寿元的燃烧,使得他修为攀升到了极致,冲破了化神中期,达到了化神后期!!

    而其他人,则没有他这么幸运了,“蛊魔丹”融入他们体内的一瞬间,恐怖的魔性就以摧枯拉朽之势轰入识海,不只是他们的双目,就连元神都弥漫上一层血腥气息。

    这一刻,不论是化神初期,还是化神中期,强大的意识皆在短时间内覆灭。

    随着一道道狂啸声传出,这七人身上,皆弥漫一层血红的火焰,随着他们寿元十年,百年,千年的燃烧,他们的修为,也在最短时间内攀升到了巅峰……

    每一千年增加一阶。

    最终五个化神后期的盖世杀魔诞生。

    这一刻,只剩下侯秋海一人清醒,望着这一切,他顿时意识到,这些人都疯了!!

    他满目骇色,却只能不断遁逃。

    耳边响起一道嘶哑且苍老的女修声音——

    “既都是将死之人,那就一同品鉴,七罪孤桐最为神秘的乐章吧……”

    李长风同样在后退,而吞服“蛊魔丹”的七名化神修士却在他神念一动时,一齐冲向了宁无心,带着歇斯底里,带着玉石俱焚的狰狞……

    “铮——!!”瑶音扩散。

    在顷刻间,一圈圈的涟漪便落在了那七个化神修士身上,那时而悠然缥缈,时而如坠九幽的琴音顿时使得这些人停顿了下来,就连自爆也被瑶音所阻隔,李长风目眦欲裂,不敢相信这一幕,然而下一刻,那熟悉的苍老暗哑之声再度传到他耳中,“何必急在这一刻?”

    他仿佛听到了宁无心的蔑笑。

    下一刻,李长风就察觉到了恐怖的寒意,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然而,等他回过神时,那已然失去了自我意识的顾之竑已死死以身躯禁锢住他,他眼睛睁的硕大,耳中一道惊天泣地的轰响!!

    这一刻,七个化神中后期修士终于自爆,同样的,还有宁无心早就控制的顾之竑,更为可怕的是,那件高悬天穹的灵宝发出一道哀鸣,灵光绽放到了极致,最终被引爆!

    天地陷入了数秒死寂。

    “轰——”

    继而,轰鸣传开万里,毁天灭地般的恐怖震荡下,无日峰当时就蹦碎了,风暴扩散,黑雾煞气凝成罡煞,无日峰中仅剩最后一块净土——血潭山涧。

    瑶音阵阵,逸散的涟漪形成一道道规则丝线,抵挡着湮灭的力量。

    可这规则丝线终有歹时。

    宁无心看着手中的七罪孤桐一点点溃散,琴弦一根根断绝,一直到最后一道琴音弹出,她身上的面具、黑袍霎时湮灭,露出了她那一头枯槁的白发,以及那张苍老的只剩瘪皮的面孔。

    直至死亡的前一刻,她仍以蔑视看向天穹。

    你不是以我作为炉鼎,孕养这黑石吗?

    可笑,它就要陪我一同湮灭在这世间了。

    只是,宁无心仍旧觉得万分遗憾,这一生都耗在了这个死局中。

    她没来由地妄想着,若能有一个重来的机会,她必将不顾一切去追寻永无止境的大道!

    就在她意识湮灭的前一刻,终于,她看到了天穹上一道缥缈的身影……

    ……

    ------题外话------

    清骨:新书来了。

    女主可能比上一本更加理智,也更具魔性,或者说黑暗,但剧情三观偏阳光,尽最大能力走逻辑;剧情流所以会有很多伏笔,大家先看,有逻辑或者常识性错误可以提,书评最好,本章说不常看,不喜的读者自己看着办咯。

    欢迎正版欢迎包养——新书期达到都可掉落加更,别忘记啦。[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1255再铸鼎〕〔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都市绝品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