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龙之凛冬领主〕〔玩家请自重〕〔最强透视〕〔神豪从愿望成真开〕〔我有一拳的能力〕〔齐葩先生〕〔重生媳妇有点甜〕〔我有一口仙气〕〔大国制造〕〔我的未婚妻是主播〕〔重生之绝世逸妃〕〔小祖宗她人美路子〕〔我是东北出马仙〕〔快穿之极品大丫鬟〕〔神豪从做出选择开〕〔宠妻成瘾,霸道bo〕〔狐妻的虐夫日常〕〔陌上故人来〕〔男财的超撩女主〕〔凰归之神医魔后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女修重生指南 第一百三十七节:剑府(求订阅、求月票)
    瑕疵未修改。

    见谅。

    ————————

    ——————

    宁无心挑起长剑后,泥草翻飞的刹那——顷刻,山崖四面八方之黑暗,或者说‘剑意之海’忽然压来,使得这座小山崖摇摇欲灭。

    非是宁无心已有这般强大的力量,而是某种力量陡然降临了。宁无心整个人的力量忽然被削弱,身上生杀二阵,乃至于肉身力量都下一瞬间似化为乌有……

    剑意之海的那一头,一道熟悉身影出现,声音还是那般潇洒,带着不羁的笑意,“既是比剑术,何须修为力量?”

    是镇守第二试炼的剑客余道。

    突然凭空出现。

    黑发剑客说是提议,却早就动手了,将宁无心与白发剑客皆卷入第二幻境的天地之中,依旧是那片山崖之上,剑意之海不存,四方乃是,宁无心手上长剑幻化成了熟悉的木剑。

    白发剑客看了一眼崖边的黑发剑客,没有反驳,却提出一条件——比试剑术不论输赢,但仍有一战,宁无心只要能够打败他,便能顺利获得传承。

    黑发剑客这才笑了。

    告诉宁无心,剑术他远胜余老大,剑意却是余老大稍胜一筹。

    黑发剑客的出现,着实实在宁无心意料之外的,在她的经历中,从未见过又能够脱离自己镇守所在的‘残识’,而对于坦然笑着的剑客,她也有些琢磨不清后者的目的。

    但这一场较量,她没有拒绝,也无从拒绝——自然也是想试试。

    小小山崖之上,剑走惊风,一场最平凡的剑术比拼。

    结果自然是宁无心输了。

    白发剑客即便剑术逊于黑发剑客,与她仍旧是一个天一个地,她于幻境锤炼千载的世俗剑术,于白发剑客手下不堪一击,反倒是白发剑客随意的出手,便能达到化腐朽为神奇的程度。

    黑发剑客却看得津津有味。

    在宁无心落败之后,随着幻境天地逐渐湮灭,黑发剑客手屈指一弹,一道剑光直接打在此前三十六道胎记漫天剑意所攻击的所在——膻中绛宫之地!

    真正的湮灭力量下,生杀二阵连动都动弹不得。

    意识海如雷打鼓!

    耳边却传来黑发剑客的话,“所谓剑修,分为三种,最次乃以法入道之剑修,其次以武入道,而我等上古剑修却是以‘剑’入道,不走祖窍(丹田),不动灵台(泥丸),以‘膻中绛宫’之地开辟‘剑府’,修剑气,修剑意,凝剑胎,以命修剑,以剑入道。”

    其音洒脱又缥缈。

    “上古剑修第一境是为‘淬体境’,也是得到这份传承的基础之境,你既来此,所图为何不言而喻,我因镇压你意识,阻碍千载,曾言,纵你无法获得传承,也应允你一事,而今看来,这道诺言极有可能要作废,为还你这一份因果,我便亲自为你开辟——剑府。”

    刹那之间,意识轰鸣,胸口如同被撕裂开来,刺痛霎时侵占脑海。

    宁无心一/丝/不/挂的胸口忽然闪烁晶莹,继而璀璨,剑光之下,隐约可见有一空窍被开辟出来,若是宁无心能内视,约能看到‘剑府’如葫芦,也必会震惊——那一道剑光开辟剑府后,便如同一‘定海神针’,扎在那如同葫芦一般的剑府之中。

    而若是她知晓此道‘剑光’的来历,若她知道其对于上古剑修而言的意义,必会动容。

    此乃上古剑修孕育本命飞剑之剑气!

    怕也是黑发剑客余道能维持数十万年残识不散的‘立根之本’了。

    也可称之为传承之剑气了。

    有此剑气的存在,除了对她往后领悟凝聚剑气有所帮助外,同样有着镇压的作用,当然了,也有保命的作用,可以说,他还的这一份‘果’远超那一份‘因’。

    至于驭动这一道剑气,却是不可能了,便是宁无心达到入道之境也没有这份力量。

    可以说,这一道‘剑气’仅次于这份传承了,便是白发剑客见到,冷漠神色,也不免一动。

    特别在见到黑发剑客身影多了一丝虚无之态时,看向宁无心的目光深邃忽而重了一分。

    宁无心此刻见不到,便是见到,也无暇关注,她此刻已被身体的改变震惊了,不由得她不震惊,她纵然还无法做到内视,却能够敏锐察觉到,当胸口的‘剑府’开辟之后,那一道剑光所及,此前湮灭的经脉陡然生长起来,而坚韧的程度,远超此前!

    当经脉完全生长,沟通‘剑府’,耳边轰鸣逐渐便隐去了。

    便是宁无心难以估量那一道‘剑光’的珍贵程度,可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重塑一副经脉,其价值,就够她掂量了,至少相当于小镇的一口‘清酒’。

    可惜,丹田并没有因此而生,不过想也是,上古剑修修剑,以‘剑府’为根基,自然无需丹田。宁无心又没有相应功法,倒是不敢随意以其他功法运转。

    结果宁无心还没睁开眼,便听到黑发剑客洒脱笑道“余老大的传承,并不易得,纵我认为你能得到的机会很大,然仍有失手的可能性……”这一场剑术较量后,白发剑客的规矩亦有改动。

    他最终开出一道条件,“我可收你为弟子,传你剑经,你若是答应了,便可无需与余老大一战,当然了,那份传承,也就与你无缘了。”

    换成刚来寒山城之时,宁无心自然是答应了。

    她多少听傅老头提及过若‘传承’二字,与今世乃是不同的,接下这道传承,便相当于接下了这一脉的‘因果’,若可以,她是不愿意接下来的。

    然而今‘异火’的出现,不由得她不改变这种念头——唯有取出传承,传承之地溃散,镇压其下的异火才会出世,这是宁无心与朗霁风两个‘菜鸟修士’所能选择的唯一一条路了。

    他们到底不是‘洞天大能’无法做到遁入虚空。

    且有‘墨蝉’与‘千幻鬼面’的存在,就算承下剑客余道这一脉‘因果’,碰到这一脉的仇敌,多少能够遮掩一番,就算施展了某些明显的‘剑术’,也可说是‘相似’,世间相似的剑术太多了,只要不显露‘传承之火’,大可无虞。

    宁无心坦然拒绝了。

    见此,黑发剑客,也就是幻境中认了千载的那一位师尊,哈哈一笑,朝着山崖之外走去,随着他不断走,身形便不断虚幻,直至他身影完全化为虚无,宁无心剑府中忽然一震,心念一动,了然,从这一刻起,这世上大概没有了‘剑客余道’的存在了。

    即便有过千年的羁绊,然剑客余道的消逝,并没有令宁无心升起一丝感伤,反倒道了句后会无期。毕竟数十万年的镇守,若果不是这道试炼以及传承,他怕早就湮灭了。

    数十万年的孤独,谁能真的理解呢?

    目光落在手中的木剑上,一掌捏碎,既然‘剑客余道’已逝,幻境中的宁无心便也该逝去了。

    脚下天地重归试炼第三关的模样。

    抬首,尺高的白发剑客正‘俯视’着她,眼瞳深邃,宁无心将手中的木屑朝着剑意之海一洒之后,目光很淡,道“我的传承一战,能否开始了?”

    ……

    剑阁山吊桥,朗霁风刚刚跨过八百丈,漫天剑意杀来,若非他已经在这一年的时间内,迈入筑基,铸造唯有七道裂痕的无暇道台,怕是难以到跨过这一步,而此时已经是他们踏入这座上古剑修洞府的两年半了。

    桎梏于原地,了然再难以前行一步,朗霁风看向了那座‘尸横遍野’之地,目光上的凝重之色,已经很久没有消退过了,反倒日渐加重,甚至已经时不时自言自语起来了。

    姑奶奶,霁月仙子,您啥时候能结束传承试炼!?

    霁月道友,你赶紧的,我给你留一条小命,收你当侍婢,你看如何!?

    若你觉得委屈,那我留你一全尸成吗!?

    有三分疯魔的模样,可凝重的神色中,忌惮与谋算也随之加重了。

    当然了——

    杀意不减!

    ……

    奢华山峰。

    两年多的时间,这座洞府之中的修士越来越少,进来后出去的,几乎没有几人,所有人都希冀着能够找到那一上古修士的传承,而在镜洲三大家族之人到来后,想要进来便更加困难了。

    可惜,遍寻‘奢华山峰’也不见半丝踪迹,如同这座遍地都是机缘的上古修士洞府,只是一座没有‘灵魂’的躯壳,只谁也不信——怎么可能?一座尘封了数十万年的上古洞府竟会没有传承!?而若是传承被取走了,可‘奢华山峰’内的机缘如何解释!?

    偌大机缘竟分毫不取!?

    大约在十个月以前,于镜洲三大家族到来的两个月后,一道消息的传出,石破天惊!

    上古传承,极有可能在吊桥之下!

    一开始,大半修士依旧不信,都抱着看戏的心态围绕在吊桥附近。

    此前,也不是没有修士有过这种念头,但在那如海剑气的翻滚下,又有几个人敢动?随便一道都够受的了,更莫说那一片似海的剑气下。

    炼气修士十有无法抵抗。

    而筑基修士又多半谨慎,毕竟谁也不知道深渊之下是否会有危险,而深渊又有多深!?

    将目光都寄托于此之修士大都有些气馁了。

    难不成之能眼看着传承擦肩而过?只能是落入金丹乃至是元婴老怪的手中?

    是以,当金丹修士出手,所知者大多不甘心,忍不住暗叹老天不公!

    却不曾想,转而便震惊了!

    不过飘下百丈,剑气之海陡然沸腾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竟刹那便遭到重创,若非身上有一件极品灵器相护,便险些葬身其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都市绝品仙医〕〔1255再铸鼎〕〔饲养全人类〕〔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平平无奇大师兄〕〔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