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界之掠夺造化〕〔这个奶爸超凶〕〔龙套之王〕〔三一打印店〕〔大boss从幕后开始〕〔全能王〕〔精灵入侵全球〕〔叶安傅云深〕〔全职戏精〕〔我混烘焙圈的〕〔装甲武神〕〔最强透视〕〔全球巨导〕〔这个妖怪不是人〕〔超品农民〕〔入戏〕〔影后的咸鱼男友〕〔全球制造〕〔王牌大高手〕〔穿书后成了大佬的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上神种田之后 0026 女人呵
    白红珠凄凄惨惨的长长唤了一声家主,这才声嘶力竭的哭喊:“救命啊!”

    “清源镇长安赌坊老板设计扣押了我家夫君,要我拿一双儿女去换人,不肯就要杀了我家夫君,他这是想要逼死我们全家啊!”

    “家主!您要是再不救命,咱们李家子孙就要成为别人的鼎炉了!”

    赌坊,救命等字眼倒是没有引起什么震动,可当鼎炉二字传入耳中之时,不止是周围的围观群众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就连站在李家侧门后的人腿肚子也是一颤,险些“扑通”一下给门口泼妇一样的白红珠给跪了!

    李家的子孙要去给人做鼎炉?

    整个禹城谁敢那么做?

    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不过要是任由这妇人这么说下去,李家的名声恐怕就难听了。

    要是真传了出去,让其他几家知道他们李家连自己的子孙也保不了,不管是真是假,都很麻烦。

    想起其他几家那虎视眈眈的目光,门后之人不淡定了。

    他挥了挥手,身后两个家丁打扮的人立马从侧门里冲了出来。

    “快看,李家的人出来了!”吃瓜群众激动的喊道。

    众人闻声望去,就见两个家丁快步走了上来,停在白红珠母子三人面前,故意放大了声音说:

    “请夫人进府!”

    进府?

    谁下的命令?

    又是谁让她的进府?

    这些白红珠全然不知,她当然不敢答应,继续抓紧两个儿女大哭大喊,只怕声音传不到府里去。

    她可不忘来前家里那个懦弱婆婆说过的话。

    这李家就是个财狼窝,特别是太老夫人,她婆婆曾经的主母,一个恨不得她们这一房死绝的人。

    这位太老夫人可是个狠角色,若是她们母子三人落入她的手中,那是万万没有活着回来的可能。

    所以,只要李家男人还没出现,她就不能进去!

    事关丈夫儿子女儿的安危,白红珠相当清醒,她清楚的知道,能救自己一家的只有李家现任家主李明伯。

    或者是族里的其他长老们。

    若是能叫来宇儿星儿的亲亲太爷爷,李家上一任家主,那就更好了。

    这般想着,白红珠一边躲闪着两位家丁的“邀请”,一边不停将事情搞大,又哭又骂,哭自己的丈夫就将被奸人所害,骂李家不仁不义弃他们以及于不顾,全然没有血脉亲情可言。

    虽然知道骂人一时爽,事后火葬场,但是现在的局面已经由不得白红珠去考虑那么多,她现在只想把李家的男人们引出来。

    就像是侄女儿说的,不管主意馊不馊,只要好用那就是好主意!

    在一片谩骂与指责声中,李家紧闭的正门终于缓缓打开......

    李家后院,延鹤院。

    周婆子急匆匆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面容严肃,眼神慌乱。

    她在正厅门前停了停,深呼吸,缓好这口气,这才抬步进入厅内。

    一进门,转身往左侧小几上一看,便见到一位身穿朱红色华服,头戴玉饰抹额的中年妇人正静静坐在软榻上调配香料。

    云雾缭绕,一屋子异香。

    “老夫人!”周婆子小心的唤了她一声。

    手执银勺的华服夫人闻言,手上动作未停,一勺一勺舀出彩色的香粉放入琉璃杯盏里,仿佛与周婆子不再一个世界。

    周婆子伺候了老夫人这么多年,早已经清楚她老人家的脾气性格,顿了顿,缓缓开口道:

    “太夫人,三房长老都被惊动了,主家现在正在厅上询问情况,奴婢听了一耳朵,说是三老爷家的独子李舒瀚被长安赌坊老板押在赌坊内,准备让李家那对双生子去换人。”

    说到这,周婆子小心的看了老夫人一眼,见她没什么特别反应,又补充了一句:“听说是要拿这对双生子连成鼎炉。”

    “鼎炉?”榻上之人停了下来,放下银勺,缓缓抬起头来,一张成熟端庄的脸显露出来,眼角带着皱纹,更添了几分岁月积累下来的威慑力。

    看到这张脸,哪怕日日都能见到,可周婆子还是被小小惊艳了一把。

    她想起六十年前的一句话,禹城沐家嫡长女沐丽华,才貌双绝乃是人间真绝色!

    这话虽然有恭维的成分在,却也实实在在反应出当时沐家嫡女在禹城女子中第一的位置。

    李家能发展到如今的势力,少不了沐家在背后的支持。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新旧势力的交替,沐家已经远不如从前。

    要不是现在还有沐丽华这个老夫人在李家,沐家恐怕早已经从禹城一流世家中消失。

    老夫人从来不遮掩自己对庶子的不喜,全府上下都知道她厌恶李舒瀚一家至极。

    但是,就算如此,她也没有对那对双生子动过心思。

    现在听见心腹说居然有人敢在自己之前对双生子下手,老夫人面上的悠闲之色瞬间消失。

    “长安赌坊?”她疑惑问道:“怎么从未听过?”

    周婆子目露鄙夷,解释说:“只是清源镇上一个有些势力的赌坊,太夫人没听说过也是正常,那长安赌坊,实属是个下三滥的破烂地儿,不值一提。”

    “不值一提?”老夫人勾唇浅浅一笑,目露厉色,“这不就提起来了?”

    “主母那里怎么说?”她问道。

    周婆子听见这话,表情立马变得凝重,仔细斟酌着这话该怎么答。

    主子一向看不上这个顶着郡主名号,却是个五灵根废材的儿媳妇,打从她进门起就没给过好脸色,要不是看在她为李家生下一个双灵根长孙的份上,早就被老夫人找个由头让主家休了。

    说起来这个主母也是个倒霉的,先生了一个长房长孙,还是个稀罕的双灵根,眼看着就要得到老夫人的青睐,可惜啊,后续居然生下一对五灵根废材双生子,不但不得太夫人喜爱,就连主家也嫌弃。

    弄到如今这境地,主母不是主母,婆母不是婆母,地位尴尬。

    可她到底是一家主母,只要柴王爷不倒,这柴碧云就还是皇家的郡主,这主母之位就还是她的。

    况且还有个大少爷极有可能继承李家家主之位,这个主母哪怕是老夫人看不上,她一个做下人的也不敢随意编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女神的超级赘婿〕〔都市之最强狂兵〕〔丧尸病毒在异界〕〔某美漫的超级赛亚〕〔叶罗丽之嗜血妖姬〕〔万古神帝〕〔神级狂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神君有个小师妹〕〔王婿归来〕〔武炼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