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上神种田之后 0039 第一位入室弟子
    花祖闻言,凹陷的老眼顿时一亮,整个人变得激动起来,他赶忙往后退了一步,拱手见礼。

    “晚辈花甲成拜见前辈!甲成有一事相求,还望前辈施恩允应!”

    白束暗自挑了挑眉,施施然在他原先的位子上跪坐下来,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花祖没想到这位前辈这么好说话,大喜过望,赶忙把先前白青山送的阵盘取出来,压下激动,说:

    “晚辈研究阵法之道已久,自认天资不算愚钝,可如今阵法一道有所残缺,又苦于没有名师指点,如今阳寿将尽,仍旧无法突破。”

    “晚辈斗胆,还请前辈收我为徒!”

    言罢,直接将脑袋磕了下来,诚心说道:“甲成实在不想就此魂归天地,于阵法一道,甲成还有很多抱负未能施展,还请前辈施恩,传我阵道!”

    白束看着颤颤巍巍跪在地上的小老儿,有点小惊讶。

    她真没想到这小老儿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她以为这小老儿顶多就是要她传授他一两个阵法而已。

    现在看来,这小老儿今日之举不似临时起意,竟是蓄谋已久。

    在修真界,死亡是一件令人惧怕的事情,一旦踏上长生大道便没有回头路可走,死后回归天地,再也没有轮回转世的机会。

    所以,没有人会拒绝让自己走得更远。

    花甲成的心思白束完全明白,她对收徒没有什么根骨天资之类的标准,一般都是养来玩的,只要长得好看,什么妖魔鬼怪她都收。

    只是要是收了花甲成的话,这个小老儿他长得实在是......

    忐忑等待前辈回复的花甲成忽然感觉到了一道嫌弃的目光,心里顿时便是咯噔一下。

    难道前辈是嫌弃他天资不好,不愿收他了吗?

    “前辈?”他小心翼翼抬起头,只看到一个紫色的人影,脸全部藏在帽兜之下,他只能隐约看到一双黑眸正在看着他,嫌弃之色愈浓。

    “你把头低下去。”身前之人冷漠的命令道。

    这张布满褶子的老脸把她给丑到了!

    完全不知其所以然的花甲成闻言,赶忙把头低了下去,心里已经不敢对拜师之事抱有任何希望。

    他悲哀的想着自己短短的一生,悲伤险些化作泪水逆流成河。

    “起来吧,看在你对阵法的爱的份上,我便将你收为我第一位入室弟子。”

    略有些嫌弃和无奈的声音忽然响起,听清楚话中内容的花甲成忽然抬起头来,震惊的看着眼前这神秘的紫色人影,嘴唇开开合合,激动、不敢置信等等情绪喷涌而出,整张老脸更显扭曲。

    “起来,一边站着去,不要对着我。”

    语气还是嫌弃,但花甲成根本管不了这么多,匆匆行了一个拜师跪礼后,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颤抖着走到一旁,侧对着她。

    兴奋的问:“师、师父,我真的,真的是您第一位入室弟子?”

    “没错,在你之前还有三十八位亲传弟子。”白束淡淡答道。

    花甲成一怔,被残酷的事实打击得有点站不住,但他还是坚强的安慰自己,没关系,能够进入师父门下已经是万幸,就算只是一个入室弟子,也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

    这小徒弟心性还不错,抗造。

    白束暗自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份玉简放到桌上,“这里面是一些基础阵法,你先拿着研究,以后每隔半月为师便来一次,你有不懂的都记下来,到时为师一并解答。”

    “弟子一定不负师尊教诲!”花甲成拱手应下,老眼看着桌上的玉简,目光火热,要不是以为白束还在那坐着,他一定忍不住要冲上来。

    “好了。”白束站起身来,交代道:“沐家的事,我就交给你来办了,务必确保白家一家的安危,若有困难.....”

    话音一顿,黑眸在屋内搜寻,看到书桌上的废纸,伸手摄来,迅速编了一只千纸鹤,抬起手指点了点,紫光一闪,纸鹤便活了过来,乖巧的朝花甲成飞去。

    “若有困难,便让它来寻我,至于其他的,你只管大胆去办。”

    说完,白束便走了。

    而花甲成却捧着玉简和这只纸鹤,激动得一整晚没睡着。

    次日清晨,让白束没想到的是,当她打开白家院门,准备送白堂出门时,门一开,就见到花甲成撑着拐杖出现在门口。

    看他那模样,似乎已经候在那有些时候。

    这小老儿一看到她,眼睛顿时一亮,激动的走了上来,开口便喊:“师.......”

    师父?

    这小老儿能认出她?

    “师姐!”

    花甲成激动的咽了口口水,看着站在石阶上的小姑娘,小心的往她身后瞄了一眼,见白家人正在忙碌没有注意到这边,赶忙走到她面前,认认真真拱手鞠了一礼。

    “甲成见过师姐!”

    行完礼,又用一种“我什么都知道了”的眼神看着白束,轻声说:“师姐,师父什么都和我说了,以后师弟还得仰仗师姐在师父面前帮忙多多美言几句。”

    毕竟他只是入室弟子,而师姐却是亲传弟子,这其中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白束看着眼前这个“师弟”,面上没有半点喜色,眉头反倒皱了起来。

    她自认从没有在这小老儿面前露出过破绽,他凭什么觉得她和他师出同门?

    他就算是怀疑白家人中有“高人弟子”,那也该怀疑白青山才对。

    似是看出了白束的疑惑,花甲成笑着说道:“那阵盘是师姐修复的吧?有人说,他看见青山之前把阵盘递给师姐你玩了一会儿,之后就能下出大片灵雨,所以我便猜测......”

    后面的话他没继续说下去,他相信他不用说得太明白,只要大家懂就好。

    白束想起自己那日修复阵盘时,周围的确有不少人在,牛大爷便是其中之一,看到自己把玩阵盘的人自然也有不少。

    没想到花甲成这小老儿居然调查得这么仔细,看来这小徒弟脑子还挺好使。

    只是,徒弟叫师父师姐什么的......简直没有规矩!

    白束不悦的斜了他一眼,没应声也没说什么,花甲成自动脑补师姐是不想泄露自己的身份,立马闭了嘴,看着从屋里走来的白青山,老脸笑成了一朵老菊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赵平〕〔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柯学验尸官〕〔伏天氏〕〔明日之劫〕〔小阁老〕〔逃婚之后〕〔诸界末日在线〕〔世子很凶〕〔退后让为师来〕〔从1983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