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武神〕〔我有一个天命要改〕〔霸道修仙神医〕〔璀璨仙途〕〔捡到一个太子妃〕〔为你守到恒星都坠〕〔桃运小兽医〕〔魔临〕〔陈歌马晓楠中文网〕〔仲夏夜的秘密〕〔猎赝〕〔绝世兵王之贴身保〕〔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近战保镖〕〔第一豪婿〕〔超能之王在都市〕〔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家天使萌萌哒〕〔长公主吐槽日常〕〔别歌帝后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上神种田之后 0043 花甲成:死也值了
    刚撑开防御罩,破空声便从四面八方袭来,眼前视线一片漆黑,沐严磊立即闭目释放神识迎战。

    黑暗中,数不清的利剑从各个角度袭来,根本没有任何缝隙,就连脚下也是急速冒出的飞剑。

    这样古怪的阵法沐严磊第一次遇到,并且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剑阵。

    情急之下,迅速聚集灵力于掌中,口中快速念着口诀,凝出一朵金色莲花,大喝一声:“去!”

    话落,剑雨至,莲花盛开,在黑暗中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将这片空间全部照亮。

    飞剑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光芒四散开去,竟带着一股腐蚀性,将飞剑全部融化。

    这沐严磊居然是少有的金属性灵根,只要是金属,全部都能炼化,哪怕是用灵力幻化出来的飞剑,只要含有金系灵力,全都不在话下。

    第一道剑雨被金莲炼化,迅速吸收膨胀,而后在黑暗中爆裂开来,威力惊人,空气都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

    “噗!”的一声闷哼,花甲成没能撑住,喉头一甜,血液逆行,直接吐了一口暗血。

    不过就在阵法摇摇欲坠之时,一股温和的灵力立即侵入四肢百骸,为他空虚的经脉补充灵力。

    但花甲成知道,以他这副身体,已经无法再承受第三次灵力传输。

    所以,成败便在此一举!

    “静心,不急,就当是练手。”

    镇定自若的声音在识海中回想,花甲成轻轻颔首,再次沉入阵中。

    沐严磊这边,正觉得这破阵法也不过如此之时,原先变得灰白的世界再次变得漆黑。

    他眉头一皱,不用想便知道肯定是背后那位神秘人搞的鬼。

    不过由此可见,那人修为必定不在他之下,甚至还有可能会是一位元婴级别的人物。

    想到这,沐严磊有些后悔自己今日没有先探查清楚情况就贸然先行动。

    如果背后那人真是一位元婴修士,他今日就算是突破得了他徒弟设下的阵法,也未必能逃脱他的魔爪。

    可要他就此开口道歉,他做不到!

    来了!

    这次不是剑雨,而是滔天巨浪。

    “哗哗”水声响了起来,沐严磊探出神识查看,便见一柱高达二十余丈,长约三丈的巨浪滚滚袭来。

    水汽蒸腾,熏了他一脸,竟然是热的!

    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来!让本少爷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妖魔!”沐严磊厉喝一声,体内灵力喷涌而出,再次聚合一朵金莲与掌中,在巨浪拍来之时,将其抛了出去。

    金莲变成一叶扁舟,遇水即涨,眨眼间便可乘坐两人。

    沐严磊飞身坐入莲台,随着巨浪沉浮,海浪竟然没能拍死他。

    不过他也不敢放松,因为这水实在是古怪的很。

    沐严磊惊骇发现,身下莲台居然在发烫,并且越来越烫。

    不对劲!

    他迅速低头一看,就见海浪不知何时,居然变成一片火海,而他,正坐在逐渐融化的金莲中,即将被烈焰吞没。

    糟糕,上当了!

    可惜现在发现为时已晚,火海翻涌而起,将金莲“啪”的拍了下去。

    一片火红之中,金光大盛,一座金色小塔渐渐显现,忽然化作一道金光,冲破火海,蓄力直上。

    “轰!”的一下,金光刺穿夜幕,逃了出来。

    同时,花甲成这边识海一阵巨痛,再也控制不住阵盘,仓惶收回神识,从阵中退出。

    阵盘“吧唧”一下落到地上,碎成两半。

    “嘭”的一声闷响,原先浮在空中俯视众人的沐严磊摔倒在地,“哇啦”一口心头血喷了出来,面色惨白,衣衫上全是被灼烧出来的黑洞,十分狼狈。

    金色光芒退去,一座小塔悬浮在他头顶上空,缓缓落了下来。

    沐严磊单膝跪在地上,迅速取出一瓶补灵丹哗啦啦往嘴里倒,好半晌这才缓过劲,重新站起来。

    只是此刻的他再也不复之前的潇洒自然,头发散乱,衣衫上全是黑灰。

    幸好脸长得好,这般模样反倒有几分凄美之感。

    要是颜值不高,和乞丐也差不多了。

    花甲成也没好到那里去,苍老的身躯摇摇欲坠,幸好花乙仲眼疾手快上前来扶了他一把,不然小老儿就要倒到地上去了。

    不过即便如此,花甲成觉得,今日这一战,足以让他吹嘘一辈子。

    看着地上碎裂的阵盘,花甲成更是觉得今日若是死,也值了!

    练气期对上金丹真人,虽然背后有师父相助,但也是实打实的跨越两级,将金丹真人重伤。

    用的还是一个不入品阶的阵盘,连下品灵器都算不上。

    显然沐严磊也意识到这一点,俊脸白了两分,他终于不再摆他那什么大家子弟的架子,对着空气问道: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

    没有得到回应,沐严磊脸色更加难看,他问道:“看样子阁下是要定了我沐家的田地?如此手段,恐有些令人不齿!”

    “不齿?”他想听到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带着笑意,“不过是学你们沐家,仗势欺人而已,哪里有什么齿不齿的?”

    “小子,看你长得不错,我饶你一命,但下次还敢来,便是你们家元婴长老来此,不管他长得好看与否,也是有来无回的下场!你可明白?”

    “明白的话,就滚吧。”

    听见这话,从来都是自己仗势欺人的沐严磊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仗势欺人的滋味儿。

    那感觉就像是不小心吃了一只苍蝇,却发现早已经咽下肚子吐也吐不出来一样,恶心!

    可命还得要,愤恨的看了一眼身前这些百家村的村民,沐严磊只能暗道倒霉,灰溜溜的取出飞剑,迅速逃离。

    此刻,他总算是知道昨日沐管事等人那惊惧的目光为何而来。

    不是因为百家村村民刁蛮贪婪,而是因为他们走了狗屎运!

    沐严磊现在怀疑,这背后之人就是故意在针对沐家,不然为何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

    还不选别家的灵田霸占,非选他们沐家这块灵田,一看就有问题。

    不行,他得尽快回去上报给主家才行!

    这般想着,沐严磊又取出一瓶补灵丹,加快了速度。

    众人目送他远去,直到不见踪影,提着的一口气这才敢松下来。

    “爹,爹!您没事吧爹!”

    花乙仲焦急的声音突然响起,白青山等人抬眼看去,就见原本还好好的花甲成眼睛一闭,直接倒在了村长怀里。

    大家惊呼出声,慌忙上前去帮忙,一群人手忙脚乱的把花甲成搬到花家,找人的找人,找药的找药,乱成一团。

    “二姐?”妞妞抓了抓白束的衣袖,神情焦急。

    白束点点头,一边牵着她往花家走,一边暗中施法处理掉那十一具被遗忘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终极高手〕〔神级狂婿〕〔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丧尸病毒在异界〕〔伏天氏〕〔都市之最强狂兵〕〔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某美漫的超级赛亚〕〔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神帝〕〔最后的三国2兴魏〕〔纯阳武神〕〔饲养全人类〕〔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