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宁林雨真的小说〕〔豪门战神江宁林雨〕〔唐诗薄夜〕〔总裁的私宠妻江瑟〕〔霍长渊林宛白〕〔言安希慕迟曜〕〔名门秘闻多〕〔神医药王〕〔夏念念莫晋北〕〔顾念念温庭域〕〔白小艾乔铭赫〕〔娇妻归来:宝贝,〕〔天才双宝:傲娇前〕〔超品农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第一宠婚:律政娇〕〔最强女婿〕〔奶爸仙尊林凡〕〔我真不是亿万富翁〕〔都市潜龙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盘龙 1766 死路一条
    夜壶的梗,大概每一个华人都知道。

    多年前一位上海滩大佬就曾说过:黑社会就像夜壶,需要了拿来用用,不需要了一脚踢开。

    魏子贤说我们是夜壶,喻意不言自明。

    而我当然愤怒不堪,我们付出那么多的努力,多少次差点死在海外,好不容易功成归来,却被魏老反手卖了,还要遭到魏子贤这般嘲笑!

    一瞬间里,我脑袋里迸发出许多念头。

    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我要号召龙虎商会和隐杀组的人,杀进天城!要是不够,我救去东洋搬救兵,无论如何也要让魏老付出代价!

    我已经怒不可遏了,魏子贤却还在一边笑,看着我的模样好像我是一个傻逼。

    我怒火中烧,一把抓住了魏子贤的领子,咬牙切齿地说:“你别得意,如果我爸他们死了,你也要陪葬的!”

    我一边说,一边掐住了魏子贤的喉咙。

    我眼中的愤怒终于吓到了魏子贤,他意识到我不是开玩笑的,顿时紧张地说:“你敢!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当初魏子贤在东洋都过分成那样子了,我也拿他没辙,最多抽他一顿。没有办法,他是魏老的亲孙子,别说我了,就是藤本一郎,也只能把他遣送回国。

    但是现在,我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我掐紧了魏子贤的喉咙,阴沉沉道:“我全家都死了,我还管你什么身份?要死,大家一起死吧!”

    “不要,不要!”魏子贤紧张地大叫起来:“张龙,你别冲动,南王他们还不一定死了!”

    嗯?

    我立刻放开了魏子贤,问他到底什么意思?

    “他们是昨天刚被送走的……”魏子贤喘着粗气,搓着自己喉咙说道:“我说好几天前,是骗你的!你看,他们昨天才被送走,也不一定已经死了,你说是吧……”

    昨天才被送走!

    这几个字犹如一把重锤,狠狠撞进我的心里,让我欢喜也让我忧,心情十分复杂。欢喜,是因为就像魏子贤说的,还不一定已经死了;忧的,则是昨天才被送走,我本来有大把时间救他们的啊。

    不管那么多了,先给魏老打电话,让他把人给还回来,不然他亲孙子就没命了!

    我拿着魏子贤的手机,迅速拨通了魏老的号,魏老不接我的电话,总接他孙子的电话吧。铃声很快响起来了,但不是手机里传来的,而是门外面传来的。

    门外面传来的?!

    我吃惊地望向门外,门当然是关着的,但能透过玻璃看到一个人影,手机铃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果然是魏老站在门外,他顶着一头半白的头发,面色冷峻如霜,身姿挺拔有力,冲我冷冷地道:“你找我吗?”

    在他身后,是无数的霓虹灯闪烁,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响起,不知道有多少人持着枪冲上来了。

    好快的速度啊!

    而我看到魏老,脑子一瞬间就炸了,就是他,言而无信、过河拆桥,利用我们杀了两个s级改造人,又将我们拱手送给战斧!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卑鄙的人!

    我怎么可能控制住自己的愤怒,立刻拔出饮血刀来朝他冲了上去,上次丢癞蛤蟆是略施惩戒,现在的我只想报仇,真正的报仇。

    但我刚迈出两三步,就有四柄剑突然从天而降,分成四个方向朝我快速攻来。

    昆仑四剑!

    我很了解昆仑四剑的实力,身为魏老的贴身保镖,各个都有天阶上品的实力,对付一个s级通缉犯完全不是问题。

    更何况是我!

    虽有饮血刀在手,我也没有撑上多长时间,很快就败北了。四个人,四柄剑,同时顶在了我的脖子上,让我一动也不能动,我仍没有任何屈服的意思,依旧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盯着魏老。

    “哈哈哈哈哈……”身后响起了魏子贤的大笑声,别提他现在多得意了,“张龙,你说你可笑不可笑,竟然在天城绑架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魏老突然走了过来,狠狠扇了他一个大嘴巴子。

    “啪”的一声脆响,抽得魏子贤都懵了。

    “爷爷……为什么!”魏子贤哆哆嗦嗦地说:“是张龙绑架了我,我又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闭嘴!”

    魏老冲着魏子贤一声吼,魏子贤立刻就安静了。

    接着,魏老才转过头来看我。

    “你怎么回来的?”魏老皱着眉问。

    “我想回来,当然有很多种办法。”我阴沉沉地说道。

    魏老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我说的是事实,毕竟华夏幅员辽阔,水路、空路、陆路……怎么可能完全防得住呢。

    “解释下吧!”我继续说:“到底什么意思?”

    “解释什么?”

    “你说解释什么!”我愤怒地说:“为什么把南王他们交给战斧?”

    魏老一脸十分意外的样子:“你都知道了?”

    “是的!”

    魏老似乎明白过来什么,回头瞪了一眼魏子贤,魏子贤赶紧低下了头。

    魏老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米国方面找我,追究杀死萨姆和乔戈尔的凶手,你也知道萨姆和乔戈尔的地位,我没辙啊,如果不把你们给交出去,将会造成很不好的舆论影响……”

    萨姆和乔戈尔在成为s级改造人前,就已经是米国大名鼎鼎的人物了,无论地位还是身份,都是举足轻重。两人接连死了,米国方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但,魏老这番话说得也太无耻了!

    我浑身颤抖,一半因为激动,一半因为愤怒:“我们在国内尽忠职守,在海外出生入死,你就这样把我们出卖了?”

    魏老看着我说:“为了稳定,希望你能理解。”

    “混蛋!”

    我咆哮一声,不顾一切地朝着魏老扑了过去,哪怕脖子上盯着四柄剑,也阻挡不了我的脚步!

    唰唰唰!

    四柄剑突然齐齐而出,一柄剑扎在我的肩头,一柄剑扎在我的脊背,一柄剑扎在我的小腿,一柄剑扎在我的膝盖,鲜血分别从我的不同部位流淌出来。

    “啊!”

    我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人也不受控制地倒在了地上。

    接着,四柄剑又齐齐对准了我的脑袋,只要魏老一声令下,我就立刻魂归西天。

    魏子贤又发出了一声嬉笑,但随着魏老的狠狠一瞪,又安静了。

    “你说你这是何必呢……”魏老叹着气,朝我走了过来,蹲在我的身前说道:“我本来想放过你的,毕竟你确实立了不少功劳,就以你在东洋、不方便抓的名义,直接禁止你入境了,结果你还要回来……”

    魏老摇头叹息,十分无奈地看着我。

    “混……混蛋……”我咬牙切齿地说着,依旧双眼喷火。

    “真的很抱歉。”魏老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辛苦了,但是大局为重啊,你们就当牺牲了吧。”

    魏老摆了摆手,昆仑四剑立刻将我抓了起来,抬着我往外走去。

    我不知道他们要把我送到哪去,因为血流得越来越多,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了。我好像是先上了车,奔波了一阵子后,又上了飞机,“轰隆隆”的螺旋桨声震得我耳膜发麻。

    这是要把我送到米国吗?

    也好,死也和大家死在一起吧……下了地府,还能和大家做朋友,还能和程依依做一对鬼夫妻。

    就是不甘心啊,我们明明那么努力,最后却落得这样的结果……

    仔细想想,王巍的结果要比我好多了,虽然他被终生囚禁在某个岛上,可他毕竟还活着啊,还能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

    我呢,我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们没有一个人还活着了。

    我都能想象到亚菲特看到我的样子有多惊喜了,阻挠战斧进入东洋又怎么样,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不还是落到他手里了吗……

    “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窗外始终是黑漆漆的一片,我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舱门突然开了,巨大的风声呼啸而入。

    接着,我的身体便被推了出去。

    呼……呼……

    我的身体在空中旋转、翻飞,我很吃惊,这是要干什么,直接摔死我吗?一剑就完了的事,干嘛这么费劲?

    也就十多秒的时间,我便“扑通”一声,跌入水中。

    刚入水的时候,我猝不及防,被呛了好大一口,是咸的,海水!

    我被丢入了大海中!

    也就是我,换成一般人,怕是直接拍死了吧?我的身子骨可真够硬啊,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还没有死。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我浑身瘫软无力、头晕眼花,一点力气都使不出,只能眼睁睁看着四周的海水把我吞没,我所看到的世界均是一片黑暗,接着下沉、下沉……

    不管过程怎样,结果却是一样的,那就是一个字:死。

    我的利用价值就到这了,留着我也没什么用,反而会坐实我和魏老勾连,不如把我杀了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神医仙婿〕〔1255再铸鼎〕〔伏天氏〕〔大医者〕〔厉爷的超能力女友〕〔渣了五个大佬后妖〕〔萌宝来袭爹地超级〕〔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十三局密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