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凰之泪 第一八九章 真正的开始
    第一**章真正的开始

    “姐姐,你回来到底是要干什么?”

    是质问,也是一种责怪的声音,在黎羽的眼前,一个孩子般的孩童站在她三步远的地方,但是给她的感觉,绝对不是一个孩童,更不是一个熟悉的故人。w..

    倒像是一个久未知足的鬼一样。

    这种感觉让黎羽感到很难受,不是这孩子,只是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要炸出来一样。

    “姐姐,你要干什么?”

    又是这句话,不厌其烦地问着,也不厌其烦地向着黎羽靠近着,大有咄咄逼人地气势。

    “你管我干什么?一个孩子而已,管这么多?”

    黎羽终于被问烦了,开始了反击。

    “人界还没有能质问我的人呢?”

    黎羽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人儿,气势开始大涨,开始朝着他施压而去。

    “姐姐,我和你是一样的,都是不存在的,你对我的威压没有用的。”

    “什么?”黎羽惊讶于他的话,也惊讶于他无惧的样子,缓缓地放松了自己紧攥是手。

    还是不放心,还是有所疑虑,死死的盯着他看着。

    那孩子也是心大,为了让黎羽看的更清楚,居然上了前来,然后以微笑面对。

    “你……”黎羽出了一个字之后就笑了,因为,她已经发现了!

    直起身子,朝着那孩子就大步流星的走去,即使到了他面前也没有停下。

    毫不意外的,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就那么穿了过去。

    “姐姐,你还记得我吗?”

    待黎羽走出几步后,就听到身后就传来这么一句,也是突然起了玩心,回过头去,抱以微笑,然后:“我会记得你的,没有**的孩子!”

    如此一句,让那男孩儿瞬间不高兴了,通体开始衍生一种黑色的气体,然后看着黎羽恶狠狠的:“你会后悔的,在你想起我之后!”

    完就消失不见了,黎羽正奇怪呢,突然发现周围的声音又回来了。w..

    孩子的吵闹声,周围虫鸟的叫声,眼前也不是模糊的了,看的异常的清晰,就好像这个世界又活过来了一样。

    黎羽对于刚才的事情不以为然,瞬间就抛诸脑后了。

    大跨步走进了村子,街头无一人闲逛,除了寥寥无几的打更人。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这么的一个地方,居然还有打更人的存在啊。

    “咚咚咚——”

    黎羽敲开了一家的门。

    “姑娘,这么晚了,还在外头,冻坏了吧,快进来,饿不饿呀,老伯我给你煮点粥吧,家里穷,姑娘别嫌弃。”

    开门的是一个老伯,看到黎羽眼睛一惊,随后露出了及其和蔼的笑容,也不管她要干什么,就往里头迎,还一直絮絮叨叨的着。

    黎羽看老伯热情的厉害,不好拒绝,也就进去了,反正没有事情干,又何必在乎这点时间呢!

    进去之后,黎羽开始观察四周,突然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这个房子,这个院子,有重影!!!

    在眼前的颓败,几乎家徒四壁,破败的毛胚房之下,她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座辉煌的宫殿,那是她所未见过的宫殿,胜过了冥灵界的冥灵大殿和往生大殿,也胜过狐族和凰族的大殿,更胜过了泷泽绍的住所。

    黎羽看着看着,不自觉得起身,摸上了那影子,但是奇怪了,自己的手一碰,哎,又没了,结结实实的毛胚墙,摸得踏实。

    “这墙——”不自觉的出了话,老伯倒是耳朵够好,居然听到了:

    “姑娘啊,这村里啊,几乎都是老一辈留下来的房子,来啊,也奇怪,从来没有倒过,也大概是老天看我们可怜,姑娘,来,喝粥,清汤寡水,别嫌弃。”

    结果老伯碗里的粥,的是粥,和白水真心差不了多少。w..

    黎羽看着,居然看呆了,对着一碗水看呆了——

    她看到了村口遇到的那个男孩,在对她笑,那么开心,那么灿烂的笑容,让黎羽看了讨厌。

    时迟,那时快,黎羽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就架在了那老伯的脖颈上。

    从那剑上,还能看黎羽另一只手上碗里的影子。

    “这剑,名叫谛阙,你可认得?”

    黎羽话没有任何的感情,冷冰冰的,没有任何的温度,看的老伯直哆嗦:

    “姑娘,这是干什么?我老汉,从来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更不用你这把剑了啊!”

    老伯颤抖的着,但是对于此时已经心如止水的黎羽来,没有任何的用处。

    她一仰头,喝完了碗里的水,然后看着老伯一句:“冥灵界会善待你的。”

    话落,手里一使劲儿,一道血渍奔涌而出,溅在了黎羽的衣衫上。

    “臭子,我就不信你会存在于这里的每一个地方。”

    黎羽脑海里那个孩子的身影,久久挥之不去,尤其是那碗水里的倒影,让黎羽心烦不已。

    看着老伯倒下的身影,黎羽手里的碗顺势掉在了地上。

    “咔嚓——”一声,碗应声而裂。

    黎羽跨出大门的时候,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名字——秋声!

    邪魅的笑容浮现,黎羽心里怒火滔天:“秋声?哼,我就让你看看你离天洛想守护的,下场有多惨!”

    完,黎羽拿着手里的剑,敲开了第二家人家的门:

    “姑娘,这么晚了,还在外头,冻坏了吧,快进来,饿不饿呀……”

    又是这套辞,几乎一模一样,黎羽闭着眼睛,剑起剑落,再睁眼,眼前就剩了一个吓懵了的一个女孩。

    “呜呜呜,我害怕,娘,求求你不要杀我啊姐姐……”

    “呵!”一声的冷笑,黎羽手一挥,剑瞬时而出,一圈的旋转过后,带回来一滴鲜血,黎羽打开瓶盖,那剑,居然很乖巧的让剑上的血顺着剑神滑落了进去。

    走过了村里的每一家每一户——

    也听过了每一个人的呼喊声,和那惨叫着的求救声,又或是求饶声,他们见到黎羽以后的每一话,都是一幕一样的,但是每一句话的出,都让黎羽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杀人的冲动。

    也很巧妙,黎羽就恰好借着这股子的冲动,手里一个瓷瓶出现,然后一滴又一滴的心头血被收集起来,待到满了的时候,黎羽一饮而尽,接着,再收集,再喝,直到村里的所有人都倒下为止……

    男女老少,无一例外!

    等黎羽看着满地的尸体,满意的笑了一笑,转身正要走的时候,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劲。

    等再回身的时候,着实是被吓了一跳,那粘满血的尸体,居然,居然动了!

    “诈尸?”

    发出感叹的黎羽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看法,因为——

    那是透明的!

    看着慢慢站起来的魂,黎羽心里的冷意更盛,如此,是个什么意思?

    定眼细看,就会发现,在那群魂之中,一个的男孩,眼里狡黠之意明显的很,在他的手里,一根根地牵丝线握地够紧,也够多。

    可惜,黎羽眼里只有愤怒,看不到那暗中地操作,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抬手,眼里的寒意一闪而过,手里蓄力,剑起——

    “唰!”

    一声,所有的魂瞬间消散,干干净净,没有一丝一毫的残留,包括藏在群魂里头的秋声。

    “谛阙啊谛阙,今日可饱了?”

    黎羽看着自己手里的剑,把它当人一般的去问,看到一道光亮闪过之后,黎羽将剑收了回去,然后向着下一个方向走去。

    “那就再走,直到你饱了为止。”

    在黎羽的身后,令人意想不到,发生了。

    一阵风吹过,满地的尸体像散沙一般的飘散,然后一个人形慢慢的汇聚,所有的房屋随着尸体也一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黎羽之前看到的辉煌宫殿。

    “姐姐啊,谢谢你呢!”

    秋声又活了!

    “有人用了我的谛阙啊!”

    在无尽深渊之内,被锁死的凰羽渊,闭着眼睛呢喃着。

    旁边打盹的吞蚀霎时间惊醒,然后看了一眼远方,:“没有,主子,您的谛阙完好无损。”

    “不,有人呼唤过它。”坚持的凰羽渊睁开眼,看向了吞蚀所看的方向。

    “我去看看。”

    凰羽渊看着吞蚀的背影,突然问道:“你确定她已经死了?”

    吞蚀的一愣,表情略带僵硬,没有回头,回答:“确定,是我亲眼看到了的。”

    凰羽渊还是把自己当成了那个不可一世的凰羽渊,出言威胁:

    “要是让我知道你骗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即使你只是一团雾气。”

    “吞蚀明白。”

    黎羽这边手里的剑,突然颤抖了一下,然后消失不见了,她抬头看着天,自言自语道:

    “不愧是你啊,这么快就发现了,没有了谛阙,我怎么杀人呢?”

    空空的双手,让黎羽有了一丝的难受,东西没了,路还得走啊!

    灵机一动的黎羽,有了一个想法,虽然有点痛苦,但总好过没有武器一。

    想着,就原地坐了下来,就着满地的尸首和满地的血迹,手里一张,一团幽绿的火苗出现,瞬间燃遍了周围的大地。

    “彼之身,燃之我骨,彼之奥义,取之我心,天地之灵,助我焚身,一剑之始,启!”

    幽绿而又熊熊的烈火开始燃烧了,将黎羽一起连之在内。

    大火燃烧不尽,黎羽坐于其中微笑,诡异至极……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帝凰之泪》,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