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凰之泪 第二一九章 平静的日子
    第二一九章平静的日子

    平静随着夜色慢慢的蔓延到了整个凰族,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在感染着他们,反正就是笑容挂在脸上,久久不散,而这,来自于一个意外的发现——

    “噗——”

    凰迷迷糊糊的就感觉自己的精神似乎是被某个人攥在手里一样,一睁开眼,嘴里就一阵的血腥味传来,瞬间一口血就喷涌而出,随后身上的气息开始急速的下降,就像是被抽去了生机之力一般,和那禁地的景象是一模一样。w..

    不过,凰也没有慌张,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继续躺下睡觉,她出生的地方她还是了解的,一口血而已,死不了,生机没有了,那还有死气呢!

    凰安心的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在她逐渐进入梦乡的时候,她身上的气息又在快速的回转着,那一种差别,生机与死气的交换,是那么的融洽,就像是凰在暗中操作着一般。

    凰族的孩子,成长是飞快地,并不需要一日一日的去像凡人一般缓慢的去成长,在这里,女子,孕一月即可诞生,凰子凰女,只要有足够的灵力,几乎是不需要任何人的引领,这就是神兽一族的特殊之处。

    这不,刚刚出生的凰剑雄、凰剑毅,躺在他们各自的床上,身边放着的聚灵石,疯狂的在吸收着周边的灵气,又化成了一股一股的,慢慢送进了他们的身体,他们也不哭不闹的,像个大人一样,在互相看着对方。

    三日,整整三日,满星火坐在自家的屋子前,看着那凰族的最高处,由于灵力的涌动而形成的漩涡,摇了摇头,眼里流露出的无奈,显而易见“如此的成长,怎么会有根基可言,只是可造,怎么能成才?”

    满星火的话,很轻,他不愿意大声的出来,唯恐哪一日,就成了现实。

    “祭司大人,族长请您过去。”

    思绪被打断,满星火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的寒意,那来传话的人,心里一个寒颤,当即就行礼,“祭司大人,的先退下了,族长在夫人的房间等您。w..”

    “嗯。”

    满星火一声,来传话的那个人,逃一般的走了,等走远了,才拍着胸脯着“祭司大人这是怎么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哪里不一样了?”

    九尾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站在这人的背后,轻声的话语,着实有些的吓人。

    九尾看着失色的宫女,不由得觉得好笑,一个老头儿,就吓成这样?

    “不知道啊,就觉得祭司大人好像严肃了许多。”

    那宫女,拄着个脑袋,还想了一下,完之后,还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这个样子的。

    “是吗?”

    九尾笑了,她怎么不知道,祭司大人还有冷冽的一面呢。

    突然那丫头拉着九尾的衣袖,就急急忙忙的

    “哎呀,糟了,族长请祭司大人过去,我得带路啊,完了,还要再回去一趟。”

    九尾想起那日满星火注视她背影的目光,拍拍丫头的手,试探性的了一句

    “你既然这么怕他,那不如我替你去吧。”

    “那就多谢九尾姐姐了。”

    还真答应了,不过让九尾惊讶的是,眼前的丫头居然认得她,想想她在凰族都不怎么和别人一起的啊。

    “你认得我?”

    “在夫人身边见过,九尾姐姐,我就先走了。”

    几句话,九尾就这么揽了一个差事。

    沿着丫头来时的路走去,没多远就看到了闲庭漫步的满星火,敛了自己眼底的神色,微微低头,上前去,朝满星火一行李“祭司大人,族长催的急促,还请大人快些走。w..”

    满星火这人吧,从来不喜欢有人催他,以前在人界的时候,就是这样,到了这里,依然如此,所以啊,立即就有些不悦了。

    脸一沉,一转身,留了一句“有什么要紧事,容后再谈,老夫今日还有大事。”

    呃……

    九尾彻底真相了,原来还真是脾气见长啊,不过,这满星火不去还真不行。

    只见九尾“扑通”一下就跪在了满星火的面前,响头磕地。

    就这么“咚”的一声,满星火就感觉心神一颤,似是有人在故意的扰乱他一般,可是,看了看周围,又感知了很久,没有任何的动静啊。

    “大人恕罪,只是夫人想请教您一些问题,又不好单独来请您,就只好拿族长大人来打幌,请您早一些过去。”

    九尾脸不红心不跳的编着谎,同时借着满星火看不到她的脸,肆无忌惮的笑容遍布脸上,心里还在嘀咕着我跪不死你,也要让你心慌一下!

    满星火听着九尾的话,忽然发现,自己刚刚不正是把眼前的人给忽略了么,表面上故作淡定“前面带路。”

    这话的时候,满星火那是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果不其然,在她双膝离地的时候,自己心里的那一点悸动消失了。

    走在她的身后,满星火掐着手指头,在那里算着,这一算,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凰的房门口,站在门口,还没有进去,就已经是听到了孩子的笑声。

    满星火看了一眼身边那个让自己心慌的人,他一句“去我的院子里等我,我有事同你。”

    一步进房间,两个大概三四岁的孩子,正在地上嬉闹着,凰就坐在桌子前,那么注视着满星火,眼里有疑惑却也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祭司大人,看看我们的凰族的子嗣,成长速度真是惊人啊。”

    满星火也在同样注视着凰,她话的时候,那牙齿,咬的不是一般的紧啊!

    “灵力吸收过甚了,没什么问题。”

    “是吗?”

    凰完之后,站起身来,打开窗户,手伸向窗外,这一系列的动作都是那么的缓慢,自始至终,满星火都在死死的盯着她,因为他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寻常。

    凰的手,迅速的回转,一只不的乌鸦,就被她甩进了屋里,直直的朝着两个孩子去了。

    满星火一惊,正要阻拦,就被凰给拦下了。

    在他们的眼里,在那乌鸦靠近孩子的时候,那乌鸦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样,不偏不倚,不急不慢的,撞进了他们的手里,那么准。

    这还不算完,在他们的手里,就那四只手里,那乌鸦在不断的挣扎着,可是,就是再挣扎的厉害,都没有丝毫可以挣脱的迹象。

    没过多久,那乌鸦彻底的不动了,细细的看去,其实可以发现,那乌鸦并没有死,而是被一层薄薄的冰给包围了起来。

    “咔擦——”

    就在满星火晃神的时候,那乌鸦,瞬间就变得粉碎,化作一块块的冰疙瘩,落在地上,化成了一滩水,水分也是慢慢的蒸发,失了痕迹。

    一只乌鸦,两个连话都不会的孩子,就这么被消灭的无影无踪,尸骨无存,满星火惊讶的看着凰,巧了,凰也在看着他。

    “祭司大人,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满星火皱眉思索片刻,突然,双手结印打向空中,一个硕大的水镜就出现在了那里。

    那水镜里,出现的,正是过去三天的画面……

    没有多大的异常,今日在这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为了凰族,满星火宁可忘记,可惜了,他抹不去自己的记忆。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凰的脸上,又重新出现了笑容,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嬉闹着,也是满意的很。

    满星火出了凰的房门,就又马不停蹄的去了禁地,真是一刻都闲不下来啊,而且,似乎还忘了什么。

    “族长来这里干什么?”

    满星火略带不满的问着。

    凰宇炼也是,一脸的不满意,这周围的变化,他还是看的出来的,分明是重新、加固了封印的“祭司大人似乎格外的喜欢这里。”

    “这里的封印松了,加固了而已。”

    “那两个孩子身上的寒力——”

    “没有寒力,族长大人感知错了,那只不过是孩子在排出体内的寒气而已……”

    三言两语,两个人之间的谈话算是结束了,这一夜,满星火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一路出了凰族,向着人界去了。

    人界虽比不上凰族,可是毕竟是自己出生之地,满星火活了上百年,自从……

    满星火都数不清是多少年前了,反正是很久很久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满星火在一个荒凉的地方,就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满星火点点头,还算不错,虽然是荒凉了些,但也是好的。

    于是乎啊,在这个地方,满星火就住了下来,层层的那个结界啊,就给隐居起来了,不为别的,就为了安静,凰族的凰子身上出现的冰属与他的封印脱不了干系,尽管他已经再三去看过了,各种地方都显示没有问题,除了那禁地里源源不断的生机之外,没有其他的异常。

    也不知道满星火走了,还是什么的缘故,凰族居然变得异常的平静,不是声音上的平静,而是那种风平浪静的感觉。

    满星火隐居的生活每天都很悠闲,凰族的凰和凰宇炼都在看护着孩子,在禁地里,生机在不断的释放着,花开的艳丽,草木茂盛。

    一切的一切,都看起来,平平常常。

    忽然——

    “唉……”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帝凰之泪》,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