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晴歌唱晚 第五十一章 婚礼(三)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和他不是有生意要谈吗?找个僻静的地方。”

    凌之轩:…………

    这样真的好吗!

    “那你干什么去?”

    “我?如果你一个人不行的话,我可以跟着你。”

    “算了。”凌之轩站了起来,也是醉了,安歌居然问一个男人行不行,这让他怎么回,不行?

    安歌看着凌之轩走远,对玉琦说道,

    “玉琦,你能这婴灵的怨气从哪里来的吗?”是的,这蒋继乾身上不仅有方文君的怨气,最麻烦的是他身上还有婴灵,婴孩的怨气极大,连蒋继乾身上的东西都不大能镇的住。

    “不知道。”

    “那他身上的阴气怎么会变淡了呢?”

    “不知道。”

    “你能看出蒋继乾身上戴着什么东西吗?”

    玉琦:…………

    还是不知道,真是的,尽问这些他不知道的干什么!

    安歌皱了皱眉头,她现在知道的东西太少了,这样想着,安歌就举着酒杯往凌之轩的方向走去。

    凌之凌看到安歌往这边走,眼底的笑意真了几分。

    凌之凌看见了,丁南琼当然也看见了,当时她没有敬安歌酒,眼角的余光总不自觉地注意着安歌,看到她一直关注着继乾哥,她心里冷哼了一声,这种女人也敢肖想继乾哥。

    她们三个虽说是一起长大的,但她和继坤相处的时间比较多,对于继乾哥,她心里带着几分尊敬,在她心里,蒋继乾就像是无所不能的哥哥一样,安歌这样的女人,除了家世,又有哪一点配得上继乾哥。

    看到安歌往继乾哥的方向走去,丁南琼就拦住了她。

    “安小姐,现在才想起来,我还没有敬你酒呢。”

    说着就端起旁边的酒杯递给安歌,这可不是安歌手里的红酒,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白酒。

    “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说完,也不等安歌拒绝,直接就喝掉了手中的鸡尾酒。

    看得安歌阵阵无语,真当她是个傻的吗?你喝鸡尾酒,让我喝白酒,脸那么大,你怎么不上天呢!

    安歌接过白酒,又放在桌子上。

    “安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我不能喝酒。”

    “可是……”

    安歌打断了她的话,

    “丁小姐还是不要强人所难的好。”

    丁南琼何时这么被人落面子,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的,本来以为是个软柿子,没想到还是有些棱角的。

    “安小姐,这大喜的日子,落人脸面不好吧。”旁边的吴悦欣迫不及待地刷了一波存在感。

    怎么哪里都有她们两,就非要让她喝酒吗?

    安歌一脸的冷漠。

    “丁小姐,安歌确实不能喝酒,万望海涵。”凌之凌笑着走过来,替安歌解围,一个丁小姐,一个安歌,亲疏分明。

    “凌先生说笑了,今天是我的婚礼,我不过是讨个祝福,安小姐今天代表的是安家,安家来人都不喝杯酒吗?这是个什么意思!”

    丁南琼一番话下来,倒是落落大方,哪里都是理。

    安歌心里冷笑,她是不喝酒吗?今天她不是主角,她跟丁南琼也不熟,本来敬酒就是个过场,她准备喝点就过去了,还不是丁南琼故意刁难,敬个酒还夹枪带棒的,现在又来敬酒,上来就是白酒,嗯,这代客之礼学的是真好。

    “这个安歌怎么回事儿,不就是一杯酒吗?还要落人家的面子。”

    “安大小姐才回来,这教养啊自然就不能比。”

    “那安家怎么让她一个人来宴会啊,又撑不起来。”

    “这丁蒋家本就比不上安家,安家来人就不错了。”

    “话不能这么说,你看今天来的这些人,啧啧。”

    “还不是看在凌家那位的面子上,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来。”

    “我听说…………”

    周围宾客的话多多少少传到安歌耳中,安歌觉得自己跟宴会就是八字不合,婚礼那次新郎逃婚,生日宴会那次遇到动乱,这次又碰到事儿了,真是克她来的。

    丁南琼听到周围的人说什么蒋家丁家不如安家,心里跟是不忿,她怎么会有哪里输给这样的乡巴佬。

    “安小…………”

    “丁小姐是觉得安家让我来是敷衍了丁家吗?”安歌笑了。

    “安小姐说笑了。”丁南琼一副高傲的样子,没有反驳安歌,她就是这么以为的。

    蒋继乾站在外围,冷冷地看着这场闹剧,他没有阻止丁南琼,正好他也想试试安家,不知道经过今天这事儿,安家会有什么反应,至于安歌,他可不认为安歌有什么能应付丁南琼的办法。

    “丁家和蒋家这几年是过得太顺了吗?都忘了自己是什么底细了吗?”凌之轩将安歌护住,笑着说了这句带着些许威胁的话,虽然是对着丁南琼说话,其实意指蒋继乾。

    蒋继乾终于不在袖手旁观了,

    “你什么意思?!”

    蒋家干的一直是黑道,这几年意识到这样不能长久,慢慢地开始给自己洗白,而安家一向与莫家交好,莫家一直是军人世家,其势力不容小觑,莫祁彦虽然没有在军中任职,但这其中的瓜葛怎么会是莫祁彦一个人的事。

    但最近安歌和莫祁彦的婚礼据说闹得不好,不知道安家和莫家的关系怎么样了。

    “没什么意思,只是提醒一下蒋家,安家还容不得你们挑衅。”

    凌之凌拿起那杯白酒,笑着递给蒋继乾,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蒋继乾没有去接,手攥得紧紧的,眼神阴翳,显然是不满凌之凌说的话,气氛一时间紧绷了起来。

    相比较蒋继乾,凌之凌就淡定多了,他嘴角嗪着笑,就像刚刚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对蒋继乾低气压毫不在意,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呢。

    “继乾!”这时候一旁的蒋父倒是站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一些误会罢了,这是干什么,南琼,你去继坤那里,继乾,你去照顾宾客。”

    蒋父几句话将人群散开,他蒋敛意浸淫在商场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他可不是蒋继乾,多少还有些少年意气,见不得比自己强的人,也许他骨子里少了几分拼劲,但他绝对稳,他能忍!而且他看得比小辈们要通透,他可没有被这一时的顺利冲昏头脑。

    “这大喜的日子,凌总也别计较。”蒋敛意笑着对凌之凌说道。

    蒋继乾看着自己的父亲对着凌之凌笑成这样,心里更加膈应了,没看见人家都挑衅到门口了吗?这怎么能忍!凌之凌!安歌!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就散了吗?”安歌看着蒋父,眼神冰冷。

    “安歌!你还要怎样!”丁南琼忍不住了,她几时受过这种气,这安歌居然还不满意,她要怎样!

    凌之凌也回过头去,他不明白安歌为什么要纠缠下去,按她的性子,不像是什么咄咄逼人的呀。

    安歌看着蒋敛意,她记得这张脸,忘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