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晴歌唱晚 第五十七章 刺激
    跛子脸色一变,这怕已经不是三儿了,脚踮起来了,怕是惹了什么脏东西。

    跛子可不怕这些脏东西!

    他肆无忌惮这么多年,要说他没遇到过脏东西是不可能的,他就是在死人堆里活下来的,死人有什么可怕的!至于这鬼,呵呵!

    那些个死在他手上的人多半是心存怨恨的,他们恨不能扒他的皮,喝他的血,可他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吗?

    这些个低贱的东西就该死!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他比这些东西强,他们的生命就该捏在自己的手里,反抗?这种蝼蚁有什么好反抗的?嗯?

    跛子看着三儿的动作,眼神晦暗不明。

    三儿,不,应该说是方文君,她将方文清放了下来,方文清已经神志不清了,即便是被放下来也没有什么反应,像是昏迷了。

    方文君将方文清慢慢地放下,方文清就像没有骨头一样,软软地瘫在地上,方文君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目光略过方文清身上的青紫和手上红痕,依旧是面无表情,动作也略显僵硬,只是默默地将身上的衣服披到了方文清身上。

    跛子看着方文君的这一系列动作,肌肉紧绷,心里满是警惕,他现在还不知道这脏东西要做些什么,现在最好是以不变应万变,自己要沉得住气。

    跛子心里正思量着,不料方文君慢慢回头,这可不是普通人扭头,方文君是身子保持不动,将头颅转了180°,映衬这三儿死气沉沉的眼神,真是诡异极了。

    跛子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乍看到这幅场景还是吓了一跳。

    “你是个什么东西!”跛子用着嘶哑的声音问道,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些,像是在掩饰自己的恐惧。

    “咯咯咯……咯咯……”三儿突然发出了一阵极诡异的笑声,说是笑声倒也不是特别像笑声,只是声音十分尖利刺耳,根本不是三儿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发出来的。

    跛子听到这诡异的笑声反而笑出来声来,

    “是脏东西有能怎样!你能把我怎样,是要吓死我吗?可以呐,我不怕!”

    跛子的声带应该是有问题,这话说出来还是嘶哑低沉,着实是不好听。

    方文君像是发怒了,双眼紧紧地盯着跛子,像是要用眼神杀死他,然后拿起在一旁的链子,随手一扯,链子就断成了两段。

    跛子看着方文君的动作,像是明白了什么,他发现,从他一开始进来,三儿的动作就显得各位缓慢和僵硬。

    方文君看跛子没有被自己吓到,也不去管他了,自顾自地将方文清抱了起来,准备朝外走。

    跛子冷笑了一声,这只鬼也不怎么样嘛,然后就从身后掏出来一把枪,对准了方文君。

    方文君可不在乎跛子是什么动作,她已经是鬼了,还在乎些什么呢?可笑!

    跛子在三儿脚前开了一枪,看她没有停下来的趋向,就讲枪口对准了已经昏迷的方文清,

    “别在往前走了,否则我就开枪打死她!”

    果然不出他所料,三儿停住了,他猜得没错,这鬼的软肋就是方文清,想到这里,跛子心里稍稍放松了些,不管是人还是鬼,抓到软肋就方便多了。

    ————————

    “你知道他们在哪吗?”

    凌之轩拿出手机照明,但看着这偌大的工厂还是犯了难,这要怎么找。

    安歌也皱了皱眉头,这里阴气太重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定位方文君。

    “你知道方文君在哪里吗?”安歌问道。

    听到安歌的问题,凌之轩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他就知道安歌应该不是和他说话,想到在这么危险的境地,自己就像是瞎子一样乱摸乱撞,安歌要去寻求别人的帮助,凌之轩心里有些莫名的难受。

    其实凌之轩从来都不是一个羞于承认自己弱点的人,他知道人不可能十全十美,承认自己的弱点并不丢人,他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会觉得有些不舒服,但这情绪来得太快,散得也太快,快到凌之轩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我也没办法,这里的阴气太重了,怕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养成的,在这里我几乎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安歌,这里对你来说很危险,你最好赶快离开这里。”

    安歌皱紧眉头,手不自觉地牵住了凌之轩的衣角,偏偏她还不自知,凌之轩嘴角弯了弯,没有提醒她。

    “凌之轩,我们得出去。”安歌觉得自己有些鲁莽,这个地方本身就十分诡异,自己又是个半吊子,就这么冲进来实在是太鲁莽了,不知道现在退出去还来不来得及。

    “好。”凌之轩应和了一声,这里实在是不宜久留。

    偌大的工厂里静地可怕,衬得他们两个人的脚步声尤其明显。

    果然,明明进来还不到三分钟,但现在却怎么也走不出去,怕又遇到鬼打墙了。

    “玉琦,我们要怎么走出去。”安歌无奈,只能想玉琦求救。

    “出去?安歌,怕是出不去了。”玉琦看向东南方,语气中难得带着谨慎。

    “怎么了?”安歌也看向东南方,这些阴气好像有些不对劲儿,怎么有向东南方聚集的趋向,这东南方有什么?

    “肯定是方家的两个姐妹!”玉琦笃定。

    “你怎么判断的。”

    “从方文君用自己养阴开始,我就知道这方家姐妹不简单,养阴的秘术本来知道的人就少,更何况是用自己养阴呢?这种秘术无非是让自己的魂体更加牢固,能记住生前的事。”

    “这些有什么用吗?”安歌记得团团圆圆也是最初能够记得自己的生前,后来慢慢地就忘了生平,直到消失。

    “有什么用?安歌,我告诉你,魂体不都是相同的,它和人生前的体质,怨念,经历,死状都是有关的,阴阳本该是相通的。”

    安歌仔细听着,没有说话。

    “你看这废弃工厂里的魂体,残缺不全,这里阴气重,但鬼魂杀伐之气也重,也就是通常我们所说的厉鬼,一个人一旦成了厉鬼,他就不在是他了,厉鬼的记忆模糊,只记得自己死前的惨状,他们只记得生前自己对这世界的事恶念,行事也没有逻辑,这方文君怕是担心自己会成为这样的厉鬼,才特地养阴。”

    “现在要怎么办?”

    “朝东南方向走吧。”

    ————————

    “怎么,害怕了?”跛子笑了,手里的枪还是对着方文清。

    方文君不知道是忌惮他手里的枪还是怎么的,竟然就没有动。

    跛子更加得意了,尽然往前走,他朝着方文君的方向慢慢挪,而方文君也没有阻止,但眼睛一直盯着他。

    跛子像是已经回过了神,眼底没有一点儿恐惧,反而愈发阴翳,仔细看还能看出慢慢暴露出的疯狂。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跛子在方文君大约两米的地方站住,和她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他将手里的枪指着方文君,猛的开了一枪,方文君却没什么反应,且不说她已经是个死人了,这也不是她的身体,她在乎吗?

    跛子也不在乎方文君有没有反应,好像只是发泄一般。

    伴随着连续不断的枪响,方文清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跛子也停下来手里的动作,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能有什么反应,是大喊大叫,痛哭流涕,还是麻木没有任何反应呢?想想还真是让人期待呢!

    方文清慢慢睁开了眼睛,也不说话,眼泪慢慢从眼角落下,浑身颤抖,像一个破布娃娃。

    看到这幅场景,跛子笑了,

    “哟,醒了呀!知道自己在哪里吗?”

    方文清听到跛子的声音仿佛条件反射似的,眼睛猛的瞪大,抖得更加厉害了。

    跛子对方文清的反应很是满意,也不枉他这么多天的“努力”呢,总算是有些成果了。

    “知道抱着你的是谁吗?”跛子喜欢看人惊惧害怕的样子,这会给他别样的刺激感。

    “听说你还有个姐姐?你猜她现在怎么样了?”跛子用他刺耳的嗓音一点一点地说着刻骨的话。

    其实他不知道方文清的姐姐怎么样了,他甚至不知道方文清的姐姐叫什么名字,他只是习惯性地抓住别人的弱点攻击。

    显然,这就是方文清的弱点,他能敏锐地察觉到方文清的情绪起伏。

    方文君也不像之前一样无动于衷,他将方文清放下,想要往前走,可惜动作十分缓慢。

    “你姐姐死了!”

    跛子继续刺激方文清,

    “死得可惨了,知道吗?她死在我手上,我一片一片地把她削了下来,先是手,再是腿,一点儿一点儿,只剩下个骨架子。”

    跛子越说越兴奋,看到方文清愤恨的样子,他的眼睛都在放光,眼底是病态的疯狂,他也不管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只要效果达到就好,而方文君也没有继续自己的动作,比起他,方文君更加担心自己妹妹现在的状况。

    “你知道她为什么会死吗?为了你!都是为了找你!”

    方文清的脑子一直回想着跛子说的话,

    “你姐姐死了!”

    “是为了你死的!”

    “都是因为你!”

    来来回回,像是一把把剑往她的心上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