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晴歌唱晚 第六十章 幻境
    安歌和凌之轩不知道走了多久,始终看不到这个地下二层的尽头,先前的那个入口也不见了。

    凌之轩在下来的时候其实做了标记,但现在怎么也找不到了。

    啪嗒……

    啪嗒……

    诡异的响动传来,听不清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像是远方,又像是在眼前,很有节奏感,一下接着一下……

    就像是……有人在走动一样!!

    凌之轩握紧了安歌的手。

    这响声足足持续了十几秒,那“啪嗒”“啪嗒”的的诡异声音才算是停了下来,可安歌却感觉更加不好了,虽然光线太黑看不清情况,但却能明显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她一样,而且就在她身边!!

    安歌压低声音,在凌之轩耳边说,

    “你能看见什么东西吗?”

    凌之轩显然也听见了这个诡异的声音,但向四周望去,什么都没有。

    凌之轩摇摇头,他什么都没看见。

    “我抓到了你哟……”

    一道阴森诡异的声音忽然在凌之轩耳边响起,耳朵旁边觉得凉飕飕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对着他耳朵吹冷气一样。

    紧接着一条湿哒哒还特别冰凉的东西不断在他的耳朵旁边游动着,那种触感绝对说不上美妙,就像是一条浑身上下沾满粘液的软体动物在他的耳朵上不断蠕动一样,始终都重复着那一句话:“我抓到你了哟……”

    凌之轩浑身紧绷,整个人紧张起来。

    安歌察觉到了凌之轩的异状,她转头向他看去,果然,一个吐着舌头,眼球凸起的红衣女鬼趴在凌之轩身上。

    我去!这是个什么鬼。

    那女鬼也看到了安歌,冲她吐了吐舌头,面露凶光。

    “你别乱动,知道吗?”

    安歌叮嘱了凌之轩一句。

    没等凌之轩回答,安歌就迫不及待地动手了,能动手解决的事,就尽量少说话。

    安歌拽住那女鬼的头发,一把将她拉了下来,那女鬼其实也不是没有防备,但看安歌身上没有一点儿阴阳师的气息,自然就掉以轻心了,而且,她也没想到,安歌她直接触碰她!这是个什么操作!

    那女鬼察觉到事情不对,就像先溜,她本来就是魂体,偷偷散开其实不是很难,但她发现,现在散不开了!好像有人将她一把拧在一起,根本挣不开。

    安歌揪着女鬼的头发,随手给了女鬼一巴掌,这一巴掌可把女鬼打蒙了,这,这,好疼!

    她不是死了吗?照理说,只有在被迫散魂的时候才会感受到疼才对呀,现在这是什么个情况,她居然被打疼了,真是恍恍惚惚。

    本来她还以为安歌能看见她,是因为受了她阴气的影响,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哪有受了她的阴气后,一点儿不受她的影响,还能随意触碰她的!

    安歌可不管那女鬼懵不懵,直接开打。

    女鬼也是被安歌打急了,什么也不管了,既然这样,干脆朝安歌扑去,伸出利爪,啊!她要弄死这个女人!

    安歌嗤笑一声,飞起一脚,直接将这女鬼踢飞了出去,看到女鬼废了出去,安歌还愣了一下,这女鬼这么轻的吗?

    玉琦看到这一幕已经很淡定了,呵呵,她能手撕了一个十几年的小鬼,尽管可能没死透,再打死一个厉鬼也不是特别让人吃惊了。

    但在凌之轩眼里,就是安歌从他身上拎走了什么东西,然后就在打空气,要不是知道这里是有鬼的,他真的会把安歌当成神经病。

    安歌还没来得及给那个女鬼最后一击,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哭声。

    安歌一怔,怎么又是孩子。

    那女鬼见安歌的动作迟疑了,直接遁走,安歌也没有阻拦,她又不是来灭鬼的,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走出去。

    安歌走到凌之轩身旁,

    “这哭声?”

    凌之轩也听见了这个哭声,他现在对孩子都有阴影了。

    安歌看向声音传出来的方向,

    “去看看吧。”

    凌之轩点点头,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们二人越往前走越觉得怪异,因为他们发现,周围越来越亮了,就算是天亮了,这地下二层也看不见亮光吧,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他们越往前,声音就越清晰,慢慢的,他们能听见其他声音了。

    “孩子生出来了吗?男孩还是女孩?”

    “是个女孩儿!那怎么办?要送走吗?”

    “可是……”

    这声音短短续续的,周围还有些杂音,听不真切,应该是有人生产,这是怎么了吗?重男轻女?但听那个声音中的焦急也不想是重男轻女的样子。

    慢慢地,他们居然能看见人影,隐隐约约地,而且周围的环境也开始慢慢变换,全然不是先前的样子。

    看上去,像是一个走廊。

    等周围的环境完全变换完成,安歌他们才算是真正能听见她们说的话,只不过看她们好像看不见自己,自顾自地说着。

    凌之轩给安歌使了个眼色,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躲在了一个拐角。

    “一定要送走吗?那是我们的孙女啊!”

    对面的那个老先生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离了我们她要怎么活呀!”

    “现在的情景哪里能容我们挑来挑去的,她要是不送走就要背一辈子的骂名,走了也好,也好。”

    “这,要往哪里送呀!还有谁愿意收留她吗?”

    那个老先生,抬头看了那妇人一眼,往哪里送,能往哪里送呢?他错了呀!错了!

    “岚家吧!”

    “岚家,岚家,岚家……”那妇人自己念叨这,言语中净是不舍。

    老先生没有再说话了,他说的岚家也是个阴阳世家吧,他和岚家也算是有些交情,希望他们能看着他最后的面子上收养自己最后的血脉。

    “风家要绝了吗?”那个妇人不禁带着哭腔。

    “风家?”

    玉琦低声念叨着,

    “原来是风家人,这就难怪了。”

    安歌皱眉,风家怎么了吗?她把目光转向玉琦。

    “风家当初也算是名噪一时的大家族了,只不过和你们这些家族有些不一样,他们是阴阳世家,这些后人多少也是有些资质的,只不过后来阴阳师势微了,这些家族自然也不像从前一样显赫了,但是一些财团总会和一些世家长期合作的,”

    玉琦意有所指。

    安歌也听出来了,她看向凌之轩,目光怪异。

    凌之轩倒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他冲安歌微笑,

    “怎么了吗?”

    “你知道风家吗?”安歌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凌之轩诚实地摇了摇头,他确实不知道。

    “听说一些财团都会和这些阴阳世家合作的,你怎么都不知道这世上有鬼,嗯?”安歌拖长了尾音。

    凌之轩失笑,他是自己起家的,本就没有那些底蕴深厚的世家可能会认识一些阴阳师,他确实不知道,就算自己的外公可能知道一些事情,但自己是真的不知道。

    安歌也就随口这么一问,没有刨根问底。

    “这风家没落得有些快,但毕竟是个大家族,后辈也不是没有出现有出息的,也算是撑起了风家,但上任家主好像不满足现状,好像叫风天祥,他开始看一些禁术,对了,刚刚那个养小鬼的也算是禁术,

    这些东西虽然能在一定程度让人变强,但大多害人害己,碰不得的,而且这种东西一直被阴阳师厌恶和忌惮,不久,他就被人发现在练这些邪术,其实当初这引起了挺大的轰动,他是用活人提气,提活人的阳气出来,这种术法难度大,一不小心就会导致别人的死亡,后来也是死的人多了,风天祥就被人查到了。

    风老爷子在这件事上也是出来名,他居然维护自己的儿子,先是极力否认,然后就是帮他儿子跑,后来风天祥死了,风老爷子的名声也毁了,几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后来,儿媳妇也死了,据说是自杀了,风老爷子也没能熬住,和他的妻子一齐自杀了,没想到居然还留了一个孩子。”

    “那这孩子会是谁呢?方文清还是方文君?”

    其实安歌心里大概地有个答案,一个从小就不被母亲喜欢的孩子,能是谁呢?

    “你说什么?”这话在凌之轩眼里就十分奇怪了,这话题有些跳跃啊!

    “我们怕是被困在了什么幻境了,我估计这就是方文清编制的幻境。”

    “他们不是亲姐妹?”

    “八成不是。”

    凌之轩陷入了沉思,这是方文清的幻境吗?安歌说这个哭泣的婴儿是方文清?不对!

    “这还是个婴儿,她难道记得自己出生的场景吗?”

    听到凌之轩的质疑,安歌沉默了,确实不对,无论是方文君还是方文清都不该有这个经历。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编制幻境的人都是知道这件事的,那么,方文君姐妹知不知道这件事呢?

    他们正猜测着,周围的环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崩塌,黑暗在覆盖,这回又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怎么了?他们现在是已经回到了现实,还是说这就是幻境。

    安歌握紧了凌之轩的手,不管怎么说,他们要提高警惕。

    黑暗与未知联系在一起,在这种未知的环境下,人的恐惧会放大无数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手术直播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