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晴歌唱晚 第八十八章 风平
    “他怎么会死在这里?”凌之轩皱眉,还死得这么惨,真是让人一阵唏嘘。

    安歌看了看周围,那些个灵物还在周围,盯着他们,真是让人有些瘆得慌。

    凌之轩看安歌一直王周围看,表情有些怪异,可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呀。

    “怎么了吗?”凌之轩靠近安歌,悄悄地问她,其实,在他进来之后就遇到了不少诡异的事情,莫名其妙的哭泣,血淋淋的手臂,突然晃动的草丛,他总觉得是有人故意在阻拦他,他完全是硬着头皮进来的。

    “没什么,一些灵物,对我们无害的,我们还是走吧。”安歌兴致缺缺,现在蒋敛意也死了,依照凌之轩的手段,估计蒋继乾是翻不了身了,蒋家算是完了。

    “灵物?”凌之轩好像听安歌说过,“那他怎么办?”

    难道就让蒋敛意一直挂在这里吗?

    “他?这人估计就只能是花肥了。”

    安歌刚刚才看见了玉琦,混在一堆灵物里面,看起来很吃香呀,安歌现在可算弄清楚了为什么这些灵物没有捉弄她了,感情是玉琦的缘故。

    安歌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蒋敛意到这里来到底是干什么的,也不清楚他怎么就突然死在了这里,神神秘秘的,烦死了!

    至于玉琦,他在这里不是挺开心的吗?拜拜了!

    其实这个宅子里面很暗,但其实外面才只是下午。

    安歌和凌之轩刚出去,又在门口看见了那个自称老婆子的大爷,身上还是穿着寿衣,他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低着头好像是睡着了。

    “你认识吗?”凌之轩在进来的时候没有看见这个古怪的大爷,他穿的这是什么,寿衣吗?

    “进来的时候看见了。”安歌也不认识这个大爷。

    他们正疑惑着,看见那个大爷头突然点了一下,像是惊醒了似的,转头看向安歌他们。

    安歌特地看了看凌之轩的表情,凌之轩看到大爷的脸居然没有依然微笑,表情一点儿也没崩,这是真厉害!

    安歌没有一点儿歧视的意思,实在是在这么一个环境下,看到这么一个怪老头,正常人都会害怕的吧,但凌之轩就牛了,他居然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微笑,连个惊讶的意思都没有。

    其实凌之轩要不是真的没有任何感情波澜的,他心里还是惊讶的,只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实在是待在安歌身边奇怪的事情遇到了,他都有些习惯了。

    “小姑娘出来啦!”那大爷好像还挺高兴,一派熟稔的样子。

    安歌没有说话,她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大爷,我们真的熟吗?

    “是不是吓坏了。”语气中带着一些幸灾乐祸,一副让你不听我的话的意思。

    安歌:…………

    她能说并没有吗?大爷,这里面给她的惊吓还没有你给我的惊吓大呢!

    “这位老先生,你知道这宅子的主人在哪里吗?”

    那个大爷把脸跨下来,看着凌之轩,

    “什么老先生,老婆子就是老婆子,还老先生。”

    凌之轩也懵呀,这,他应该不会搞错性别吧,明明是个大爷呀,他和安歌交换了一个眼神,看到安歌一副便秘的样子,他干脆略过了称呼,

    “那,您知道这栋房子的主人去哪里了吗?”

    “干嘛老是问这家的主人,问了也没用呀!”那个大爷状似嗔怪。

    “不知道还有谁问了吗?”还有人问了同样的问题?

    “当然有了 不就是挂在树上的那个人吗?”那大爷点了点里面,“我可告诉你们,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赎罪的,什么婴孩可以长生,都在胡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换灵?亏他能想想出来,呵!天理从来昭彰,报应想来不爽!”

    安歌敛了敛心神,这才算是明白了这件事,原来蒋敛意到这里来不是买婴,而且被婴灵缠身想着要赎罪的,难怪那天看到蒋继乾身上有那么强的婴怨,原来蒋敛意打着换灵的打算,他是想着把怨恨转嫁到自己儿子身上吗,现在看来好像是失败了。

    那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赎罪呢?这里,又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小姑娘呀!你可不要怕呀,你不一样,你可不能往歪路上走,以后有麻烦了就来找老婆子,知道吗?”

    “你…………”安歌一脸懵,他是谁?为什么这样说?

    “白家人呢!”那个大爷好像颇有感慨。

    安歌一愣,白家!她记得自己的妈妈好像就是姓白的!

    她刚想问,不料一个晃神那个大爷不见了。

    凌之轩看着瞬间低沉下来的安歌,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淡淡地摸了一下她的头,不料安歌瞬间炸毛,

    “干什么呢?”气鼓鼓的,率先往前走。

    凌之轩失笑,小姑娘,气性还不小,不过触感倒是挺好的。

    “你现在要去哪吗?”

    嗯?去哪?不会安宅她还能去哪,虽说安筠最近在安琪的对门给她准备了房子,但总要装修的不是吗?

    看安歌像是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凌之轩咳了一声,

    “不是,我的意思是,阿暖想见见你。”

    哦~想来他也好久没见阿暖了,不过凌之轩倒是提醒他了,我们去那个废弃工厂看看。

    凌之轩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安歌,最后还是什么没说。

    不知道为什么,安歌觉得她们两姐妹应该在这废弃工厂,其实从上次她就能看出来,方文君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她不像是方文清,她身上有画灵,自然与其他的厉鬼不同,而方文君全是靠着养阴强行保持着,现在方文清又被封在了娃娃里,她们两个已然是强弩之末。

    还没走进去,就看见方文君站在工厂的大门,肩膀上放着一只娃娃,她正对着阳光,很明显有些受不住了。

    安歌下车冲了过去,

    “你们疯了吗?!”

    “安小姐,我好久好久都没有看见阳光了,以前呢,工作太忙了,真的太忙了,都没有好好地看看,后来就成了鬼,更不可能看见了。

    很感谢你能帮助我们,你说鬼还有记忆吗?”

    安歌看着面前愈发透明的方文君,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最近啊,记忆越发地模糊了,其实我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实在是被他们逼的,从方家出事后,我得还债啊,然后就有了第一个金主,那些男人那有靠谱的,不还是要靠自己吗?我往上爬,一点儿一点儿地拿着自己的尊严往上垫,

    当我真的听不见那些不屑吗?当我真的不知道羞耻吗?当我真的愿意吗?后来,妹妹也不见了,我的生活真的是一团糟,我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连个继续活下去的动力都没有了,这才知道最低贱不过人命,

    安小姐,我可能要走了,我可不想成为那样的东西,我妹妹呢……”

    说道这里,方文君停了一下,

    “这画就赠予你了。”

    最后一丝声音传来,方文君消失了,安歌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娃娃和画,方文清也跟着一起走了,这下,就是真正的消失了,她知道方文君活得通透,她不想自己也变成厉鬼,那,已经不是她了。

    安歌拿着画,逆着阳光看着站在车旁的凌之轩。

    凌之轩对她笑。

    “凌之轩,你说,这人命呀,是不是一点儿都不值钱呀。”安歌坐在车上,思考良久,才说了这样一句话。

    凌之轩把车子停下来,看着安歌,

    “人命确实不值钱,安歌,但总有人会把你的命看得无比重要,就像方文君之于方文清,有些人,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活的。”

    安歌看着凌之轩的眼睛,鬼使神差地慢慢凑近了他,突然听到车子按喇叭,安歌才惊醒,连忙做好,耳根通红。

    凌之轩本来也挺尴尬的,不过看安歌这幅窘迫的样子,突然就像逗逗她,

    “怎么了?刚刚……”

    安歌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开你的车!”

    凌之轩被她这一瞪,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不自然地坐好,还咳了两声。

    安歌有些好奇,他怎么了?

    怎么了?凌之轩发现,他被安歌这一瞪,好像,咳,好像起了点儿感觉,这等丢人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了。

    “阿暖,你就帮帮我吧,我快要疯了,她天天缠着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赵文雅求着凌暖,她现在哪里还有当时的那个可爱的样子,她面色暗沉,眼圈青紫,精神萎靡,这个人都没有精气神。

    凌暖看见好友变成这样,她心里也难受,可是,这个玉是安歌给她的呀,当年……自己怎么可以随便送给别人呢。,凌暖有些犹豫。

    “阿暖,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为什么不能借给我呢?阿暖,你不知道我这几天过得都是什么日子,阿暖!”

    赵文雅看凌暖还是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心里有些恼怒,自己已经这样求她了,她怎么还这样,不是说是好朋友吗?一块玉都不肯借吗?

    凌暖看赵文雅有些生气了,她也有些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手术直播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