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从复制开始〕〔大唐第一狂士〕〔这个忙我帮定了〕〔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只想咸鱼的我不得〕〔重叠之门〕〔我旗下艺人都是武〕〔我成为了天道继承〕〔奥特曼请别这样〕〔我再造了仙界〕〔暴富从摆摊开始〕〔漫威里的鬼剑士〕〔长生武皇〕〔末世重生之生化尖〕〔五国始李〕〔我在异界误人子弟〕〔异能崩坏史〕〔深红契约〕〔从明星到文娱大佬〕〔吞噬了99个世界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万界聊天群 第四十五章:陈乐斗酒诗百篇
    陈乐死死盯住叶大少,似乎要从叶大少脸上看出什么东西来。

    柳思月和张诚不由感到一股紧张。

    不知道陈乐觉察到了什么。

    叶大少被一名醉汉灼热的视线盯着,大为不悦,刚要呵斥。

    陈乐突然说:“大哥,我只要五千!”

    “什么?”叶大少愣了。

    陈乐嘴冒酒气,拍着胸脯豪气干云道:

    “大哥,有啥对联诗词之类的问题那么难解决,要花三万块钱请什么燕大中文系高材生,五千,给我五千我就帮你搞定。”

    “啊?”

    叶大少有点懵,这醉汉在说什么,紧接着他搞懂了陈乐的意思,竟是顺着刚刚电话老高的话在说,要毛遂自荐替代那位燕大中文系高材生。

    叶大少心中不免惊疑,他刚刚是捂着嘴说话,声音这么小,竟被这个醉酒学生听到?

    而且仔细瞧瞧,这一脸稚气的小伙子一身酒气,怎么看怎么不像饱读诗书的大学者。

    估计只是一个听力比较好的酒鬼吧。

    李若梅柳眉微蹙:

    “叶先生,燕大中文系高材生是怎么回事?你上次答对一半,难道是作弊让别人暗中教的吗?”

    叶大少被拆穿,脸上有点挂不住,瞪了陈乐一眼,准备叫保镖把陈乐赶走。

    却听陈乐道:

    “这位妹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汉高祖刘邦有啥本事,就是一个地痞流氓出身,可是人家会用人,还不是得了天下,要知道,除了像我这样的天才,一般人哪有全才呢?不要标准太高嘛!”

    “这位老板,你说对不?”

    叶大少和李若梅一阵无语。

    这是在劝人呢,还是在吹自己呢?

    柳思月一阵尴尬,拉着陈乐的衣袖:

    “陈乐,不要闹了,怪丢人的,吹吹风赶紧回去吧。”

    陈乐酒意上涌,只觉得世界之大,没有自己不能之事,大喊道:

    “怕什么!以我这等才华,还解决不了几道小小的诗词难题?”

    悄悄掏出手机,手指极快的在屏幕上连点:

    “老乔,赶紧给我找个秀才,才学要好。”

    群里乔峰不明所以,回道:“我们帮里的账房先生如何?他是秀才出身,差点考上举人的,平时好吟诗作对。”

    “就他了。”

    陈乐道:

    “这样吧,这位大哥,你可以随便面试我,这个不收费,你满意了,咱们再谈价钱。”

    叶大少心想一个醉汉发酒疯,说个难题打发他走得了,随口道:

    “烟锁池塘柳,你对吧,对不出来就赶紧走。”

    这个上联难点在于,这五个字的偏旁是五行,且上联本身有股幽静的意境,若要对得上,下联不但要有对应的意境,还要偏旁皆是五行,很久一段时间里,这上联被称为千古绝对。叶大少让那个燕大中文系高材生对出下联,结果想了半天才给了一个似而非似勉强过关的。

    陈乐以不易觉察的手指颤动在手机上打字,醉眼余光偷偷瞄到手机屏幕上等答案。

    答案很快出来。

    陈乐胸有成竹道:

    “这个嘛,简单,既然有烟,必定是哪里着了火,我对一句‘烧坍镇湖楼’,应该还算工整罢。”

    “对不对呀?”

    “这……”

    李若梅愣住了。

    这个对联虽已不是无解,但要在仓促之间对上却并不容易,至少李若梅自认没有这等水平,这一个过路刚喝完酒的年轻学生,就能有此水平?

    叶大少转过脸,有点超乎意料。

    这个叫什么陈乐的醉醺醺的年轻人,竟似乎比燕大中文系的高材生更擅长此道。

    柳思月和张诚也有点小小惊异,没想到陈乐还会这一手。

    陈乐大笑道:“大哥,我这可还行?”

    叶大少突然不想赶陈乐走了。

    如果真能让陈乐在这里和李若梅比试一番,那李若梅若赢,也不过赢了个还在醉酒状态下的年轻人,要是能打个平手,就能杀一杀这自诩为才女的李若梅的威风。

    五千块钱对于他叶大少来说不过是一点小钱罢了。

    叶大少微笑道:

    “有点意思,若梅,我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我家公司只需要守成,能用得了人才为自己办事即可,哪还用亲自下场,更别说精通什么诗词歌赋了。”

    “倒是若梅你一向才学过人,用这许多题目难为了我这么久,应该不怕比试吧,我请他和你比一场,如果他输了,那我就向父亲说,这场婚事不合适。”

    “如果他赢了,允许我请你吃顿饭就行。”

    李若梅知道叶大少所说是真,自己要叶大少通晓诗书本就是不合理的要求,只是叶大少一直碍于双方家世迁就自己而已,此时不便推辞,她好奇的瞧了时不时打个酒嗝的陈乐,倒起了较量之心。

    “看不出你还真有点水平,不过刚刚那个对联流传已久,你研究过也没什么稀奇,我接下来有几道题,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得下?”

    陈乐潜意识觉察到李若梅认真了,脱开张诚搀扶的手,大声道:

    “放开我,我还能装!古有李太白长安市上酒家眠,今有我陈乐斗酒诗百篇!今儿我陈大诗人就是要把这钱拿到手。”

    李若梅瞥了陈乐一眼,说:

    “随便出个上联吧,此木是柴——山山出!”

    陈乐马上回道:

    “由水变油,日日冒!”

    李若梅又道:“有两字上联一直未得答案,还请你帮忙——色难。”

    陈乐微笑道:“这个嘛,容易。”而后不语。

    李若梅奇道:“容易怎么不说话了?”

    叶大少也道:“快回答啊。”

    陈乐笑道:“就是对容易两个字啊,难道对的不好吗?”

    李若梅脸色微变。

    这时小公园内一声野猫喵叫,李若梅突然来了灵感,道:

    “对联只是小道,咱们比诗,就以猫为题,写一首诗。不过猫已写烂了,要限韵,限为九、韭、酒。”

    “限韵?”

    柳思月受姐姐教育,要自己有一点艺术修养,知道所谓限韵,就是诗的最后一个字只能押固定字的韵,也就是只能用“九、韭、酒”三个字结尾。

    叶大少这段时间恶补,也多少了解一点,现在人能做起来诗已很难了,更别说还要限如此之窄险的韵,这叫人怎么做得出来?心想这李若梅也太不给面子了,真不想和自己吃顿饭么。

    却见陈乐根本没有考虑,不假思索道:

    “照猫画虎十八九,吃尽鱼虾不吃韭。只为捕鼠太猖狂,蹬翻案头一瓶酒!”

    “做得像打油诗了,不知还行否?”

    众人见陈乐醉酒之下,才思依旧如此敏捷,不禁骇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武谪仙〕〔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