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逃婚王妃很逍遥〕〔林间谷雨〕〔九爷的心尖宠墨心〕〔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妆宦〕〔蒲苇戏珠〕〔重生青梅逆袭记〕〔渣年记事〕〔愿无来生〕〔我真没想入赘〕〔狂婿〕〔肌肉影帝〕〔王倔头的幸福生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至尊狂兵〕〔超品农民〕〔都市超级医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242 小霍总是什么狗?黎欣再遇厉泽深(1更)
    下午找了个理由将陆菲菲打发走了之后,白心就自己开车去医院了。

    她心里在听到“早孕”那两个字之后就一直觉得不安,隐隐约约才想起来,自己的生理期,已经延长了十天左右。

    而她还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她心里有些不安,找了个远一点的医院去做了检查。

    带着口罩的女医生拿着她的检查报告,似乎已经见惯了这种事情,口罩没有遮住的半张脸,神色淡漠对白心说:“孕五周。”

    白心神色怔怔,医生很快就看出来了其中的猫腻,“还没有做好备孕准备吧,有过性生活,自己的生理期延长了十天,还没有反应过来”

    白心沉默不语,脑袋里却想起自己每次和麦平新在一起,都是做好了措施的,唯一的一次,是一个月前那次,她惹怒了麦平新,最后直接在停车场。

    也许就是那次。

    医生见着她这个反应便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个孩子,你看是留还是不留”

    白心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不留。”

    医生就算见惯了各种原因怀孕的病人,但也没有见过像白心这样果决的人。

    别的人,知道自己怀孕之后,要么惊喜交加,要么反应巨大,想要孩子的,是欢喜,不想要孩子的可是就是愁容满面,但无论如何,总有那么点惊喜的意外。

    即便在问及要不要留下孩子的时候,就算是不想留的,也会有心理上的矛盾与挣扎,不会回答得这么不假思索。

    眼前这个女孩,倒是毫无任何激烈一点的情绪。

    白心深吸了一口气,“医生,孩子不留,什么时候可以做手术。”

    “你真的考虑好了,要不要再想想”

    “不必。”白心回应得果决,“这两天可以做手术么”

    医生见她这样果断,便说,“你现在才妊娠五周,孕囊还小,不适合做手术,过早手术会发生空吸或者漏吸,导致手术失败,对身体不好,结合你的身体情况,我建议你等一段时间,孕七到十周期间再来做手术。”

    “我知道了。”白心垂眸道。

    医生最后还是提醒,“你也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再好好考虑一下。”

    白心拒绝道,“不用考虑了,你给我安排个两周之后的时间,周二到周四期间的时间,到时候通知我就行。”

    她都这么说了,医生叹了一声,去给白心安排手术时间,“这段时间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你可以来医院看。”

    白心点头,从医生的科室出来是,她看到等到检查的夫妇,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他们的孩子,是期待已久的珍宝。

    而她的,不过是一颗罪恶的果实罢了。

    白心面无表情地离开医院。

    外面的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

    站在暮春略有点寒冷的医院门口,白心下意识抬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这里面,是麦平新的孩子,而她,绝对不会生下麦平新的孩子,这个孩子,留不得,本来就是一场意外而已。

    她和麦平新之间,不过一场交易罢了。

    而她,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四月中旬,春秋无战的选角正式结束,官方发布了宣传海报,郁知意饰演的虞公主第一次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她饰演的角色,戏份不多,分饰三个角色,一个是虞公主本人,善良高贵的天家之女,一个是公主的母亲,刚毅温柔的太公主,还有一个,便是和虞公主长得一模一样的另一个同龄角色,性格完全是另一个极端城府极深,翻云覆雨。

    三个造型,呈现了郁知意的三个模样。

    服装的改变,眼神的改变,三个人物一呈现出来,就变得立体了。

    郁知意参演这个电视剧,除却她本身对角色的兴趣之外,其实起的宣传作用反而更大。

    因此,这个造型刚被放出来,便让等待已久网友感到惊艳,当然,也刚让人期待。

    剧组官方微博底下的流言,一致趋向好评。

    “等待了好久的虞公主原来是知知扮演太棒了”

    “不行了,我现在已经开始期待电视剧播出了”

    “不管了,春秋无战冲着知知我也要去看。”

    “期待期待”

    “春秋太久了,我还是先期待盛世长安吧”

    “还有黎欣小姐姐也不错啊,啊好有风范。”

    “总之有她们两个在,春秋无战我算是放心了。”

    黎欣看着剧组发出来最后一波剧照,还有底下网友的评价,对郁知意说,“你的剧照一发出来,观众的反响很大啊。”

    郁知意也看了,“别光说我,你忘了第一波剧照出来的时候,网友兴奋得说什么,你就是玉姬本人了。”

    玉姬便是黎欣在里面的角色。

    黎欣掩唇笑,“要玩一场互捧游戏么”

    郁知意一脸拒绝。

    莫绍崇见着两人开玩笑,说,“你们两个都不错,别互相捧了,月底开机的新闻发布会,你们要捧啊,上台跟观众一起捧。”

    郁知意道,“新闻发布会我也去么”

    莫绍崇一扬眉,“你那天有别的安排”

    郁知意:“那倒没有,暂时没有。”

    莫绍崇笑了,“既然如此,你就一起去,除非小霍总亲自来找我拿人,不然你就别想逃掉。”

    郁知意:“”

    黎欣闻言笑道,“莫导,可千万别这么说,万一小霍总就亲自过来找人,不让知意去了怎么办”

    莫绍崇脸一僵,无奈摇了摇头。

    郁知意无语,“我会去的。”

    黎欣笑道,“那就好,不然我自己出席,多不好玩,唉,想想再过不久就可以去西南拍戏了,有点期待,我们还一起合作。”

    郁知意无情地提醒,“我也就在那边呆不到一个月。”

    莫绍崇已经安排好了,郁知意饰演的角色,有两处场景,一部分是西南,一部分在影视城完成,剧组先去西南,拍完了西南取景的部分再回影视城,影视城后期的戏份,大概也是明年或者今年年尾的事情了,不会耽误郁知意的其他工作。

    想起这个,黎欣好笑道,“你就是存心提醒我呢等你走了,我得一个人在西南呆多长时间啊,对了,你学校的事情能安排好么”

    郁知意点头,“我已经跟我导师说好了,学分和课程已经提前修了。”

    黎欣不由得竖起大拇指,“你厉害。”

    莫绍崇跟两人说完了工作安排,确定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便离开了。

    郁知意的角色戏份少,可黎欣这个女主角不一样,是要全程跟组拍摄的,这部剧是大剧,可能在西南,一呆就是好几个月。

    别的时候倒是没什么,但想起奶奶一个人孤零零在疗养院,黎欣便有些不太放心。

    郁知意和黎欣一路从新明的大楼下来,便见她神思不睹的样子,“怎么了”

    黎欣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想起下个月开始,就要去西南拍戏了,我奶奶一个人在疗养院,又要大半年见不到人了。”

    “你奶奶”

    黎欣笑了笑,“我跟她相依为命长大,是我唯一的亲人,原先她一直在老家的,但之前身体不好,中风了,我就把她带来帝京治疗,我没办法陪她,只好把她放在疗养院里请护工照看,然后有时间的时候,再去陪她。”

    郁知意轻叹了一口气,“没事,剧组偶尔会有休息的,没有你的戏份,就回来看看。”

    黎欣笑了笑,“说得也是。”

    送走了黎欣之后,郁知鱼便去霍纪寒的办公室找人了。

    刚刚上楼,便见到新明的负责人从霍纪寒的办公室出来,见到郁知意,恭敬地打了一个招呼,“郁小姐。”

    郁知意点了点头,“里面在忙么”

    她才刚刚问出声,霍纪寒已经从里面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伸手牵住郁知意的手,“知知。”

    郁知意笑了笑,与门口的经理点了点头,跟着霍纪寒一起进了办公室。

    “刚才王经理找你怎么了”

    “没什么,说温玥的经纪人要离开公司了。”

    郁知意眉头稍皱,“离开辞职离职解约”

    “嗯,合约到期,不再续约。”霍纪寒道。

    郁知意对黎欣的经纪人没有多少印象,但也知道,是一个能力不错的,不然也不会跟在黎欣的身边。

    错失了一个不错的经纪人,对新明来说,也是一个小小的损失,“怎么就走了”

    霍纪寒道:“温玥的合约年底到期,她应该不会再和公司续约。”

    所以经纪人先走,距离年底还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新明制肘,或许更方便做一些事情。

    “看来新明要失去一个演员了。”郁知意说。

    “有什么关系。”霍纪寒根本不在乎,“前些年如果不是霍世泽还在,她可能早就离开了。”

    郁知意闻言,惊讶了一瞬,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说,她对大哥”

    霍纪寒点头。

    郁知意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霍纪寒道,“她现在应该找好了关系,跟赵启荣有所接触,赵启荣是许沅君的最大投资人。”

    郁知意点头,“你跟我说这么多,是怕她在剧组给我找绊子么”

    霍纪寒提醒:“她要是做了什么,知知,不必客气,你还是她的老板娘。”

    对上霍二少这副任你杀伐的模样,郁知意失笑,“感觉很像恃宠而骄。”

    霍纪寒亲了一下郁知意的唇瓣,“你当然有恃宠而骄的资格,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整个新明和霍氏都是你的,我会给你撑腰。”

    郁知意失笑,拒绝:“我不要新明不要霍氏,要你就够了。”

    霍纪寒揽着她舍不得放手,眸光亮亮的,“现在么”

    郁知意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从霍纪寒灼灼的目光之中明白了什么,恼极打了霍纪寒的胳膊一下。

    霍纪寒失笑不已,缠着她不放手。

    “刚才去找莫绍崇了怎么说”好一会儿之后霍纪寒才问郁知意。

    “嗯,就说了一点工作的安排,月底的开机新闻发布,让我也参加,然后下个月就去西南拍戏了。”

    听到下个月就去西南拍戏,霍纪寒原本还因为郁知意来找自己而高兴的眉眼,瞬间就塌了下来,连语气都变了,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要去多久”

    郁知意比了一个手指:“一个月”

    霍纪寒唇瓣微抿,不太高兴。

    郁知意收了手指,“其实也不到一个月,可能二十多天这样就能完成了,我戏份不多的。”

    霍纪寒长长地叹了一声,“好久。”

    他对莫邵崇的安排非常不满,并开始无尽吐槽:

    “知知我不想跟你分开。”

    “一定要去西南拍戏么,山林森林哪里没有,帝京郊外也有。”

    “莫绍崇在想什么,剧组给了他多少预算,跑那么远”

    “知知,我今晚就开始失眠了。”

    “我要和莫绍崇重新说清楚。”

    办公室的门没关紧,敞开着呢。

    霍二少暴躁的时候,说话的声音不免大了一些。

    当然,即便不大,他这种缠着郁知意说话的时候一点也不矜贵冷漠、一点也不符合公司恶霸的形象,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于是只要路过的人,都能听到了他们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小霍总,像个暴躁的狮子一样,委屈巴巴地开始跟老板娘吐槽抱怨求哄。

    间接还有老板娘轻言细语的声音。

    习以为常者默默地走过去,心中啧啧。

    秘书办的无领导群里,大家已经讨论了一年了,也不知道,小霍总这种忠犬属于哪种狗,到底是狼狗还是奶狗。

    还是两者兼具,并且无缝切换

    准备前往西南拍戏了,黎欣这几天,手头的工作都放下得差不多了,时间空余了出来,便时常跑去疗养院陪奶奶。

    这也是她唯一的牵挂了。

    这所老人医院,住在里面的老人,要么是无儿无女,无人送终,要么就是儿女不在身边了。

    黎欣每次去,看到那些孤零零的老人,便觉得非常心酸。

    因此,只要有时间,她可以在疗养院陪奶奶,陪上一天。

    蒋玉涵经过第一轮的治疗之后,如今正在调养中,精神状态一直很好,再过不久,她会进行第二轮的治疗。

    从前神志不清,也很少有觉得日子暗无天日的时候,如今渐渐清朗,便越发珍惜这样的日子。

    她这两天看到黎欣天天往疗养院跑,不禁好奇,“小欣,这几天工作不忙么,怎么有时间过来陪奶奶”

    黎欣自从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厉泽深的母亲之后,心态便有些不一样了,有时候来,便有些忐忑,害怕碰上厉泽深,但如果没有碰上,心中便隐隐有些失落的感觉。

    也不能再轻松地将蒋玉涵当成了从前可以随和聊天的蒋阿姨。

    但她也不能做出什么态度的转变,笑说,“这几天不忙,所以过来陪奶奶,下个月我要去外地工作,可能没怎么有时间来看奶奶,所以想趁着这段时间多多过来。”

    老人家是听得懂孙女的话的,奈何不能开口。

    听到黎欣这么说,眼神慈爱地看着她。

    蒋玉涵叹道,“你啊,工作也很忙,跟我那儿子一样。”

    听及蒋玉涵提及厉泽深,黎欣微微垂眸,掩下心中情绪,问道:“蒋阿姨,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了,还不能出院么”

    蒋玉涵笑了笑,“能出院倒是能出院,不过我不太想出去,我儿子工作太忙,就算我回家了,也是我自己一个人,还不如在这里,还能见到人,有说话的对象。”

    “不过啊,我明年身体如果能恢复了,也是要出院的。”

    黎欣笑道,“嗯,还是出院好,如果您出院了,您的儿子一定会给您安排好,不会让您觉得孤单。”

    蒋玉涵笑了笑。

    四月的天气,春光很好。

    黎欣盘膝坐在草地上,拉着奶奶的手摩挲,“我也想接奶奶出去住,但自己又要工作,没有时间照顾奶奶。”

    “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你奶奶会理解的。”

    “对了小欣,我一直没有问你,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蒋玉涵跟黎欣接触久了,便觉得这个女孩很好。

    想起儿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如今也二十几岁了,但那样深沉的性格身边连一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也是觉得揪心。

    小欣这孩子,性格好,还孝顺,她想着,等下次儿子来了,不如跟儿子说说,让她认识认识小欣。

    黎欣自不知道蒋玉涵的想法,也并不隐瞒,“蒋阿姨,我是演员。”

    “呀,是大明星呀”

    黎欣笑了笑,“也不算什么大明星,我和别人相比,还没有那么厉害呢。”

    “唉阿姨眼睛不怎么好,都没怎么看过电视,看电视呀,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电视里是不是有你演的电视剧啊”

    黎欣笑着点头。

    蒋玉涵看着黎奶奶笑道,“老太太,你这个孙女啊,是个有本事的,你啊,就舒心吧。”

    “没有您想象得这么夸张。”

    “那你接下来是不是要去拍戏”

    “嗯,要去西南。”

    “阿姨的老家,就在西南。”

    “是么”黎欣惊奇。

    蒋玉涵笑道,“是啊,西南的一个小县城,我啊,都二十多年没有回去看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看看,不过啊,可能这一生都没有机会了。”

    “怎么会没有呢,阿姨等您的身体恢复了,还能去,或者您告诉我,您老家在哪里,到时候我有时间,去给您拍几张照片。”

    说起老家,蒋玉涵脸上浮现了几分笑意,说起了老家西南的某座县城。

    黎欣便告诉她,那里已经被开发成旅游景区了,很漂亮,距离她拍戏的地方也不是很远,如果有时间,可以去看看。

    蒋玉涵生病太久,前些年又碍于各种事情,对外界的变化,认知并不多,平时和厉泽深说话,母子之间,也说不到这些事情,如今难得有个善解人意的女孩陪自己说话,便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说起了脑海里因为这几年的生病,淡忘许多,剩下极少的一些记忆。

    黎欣倒是听得认真。

    “蒋阿姨,您一定会有机会再回去的,那里现在变得可漂亮了。”

    “听你这么说,我确实想回去看看,唉,那也要先养好身体。”

    黎欣点头:“您说得对,养好了身体,比什么都好。”

    蒋玉涵难得说起了一些老家的事情,心情好,看着黎欣,便越觉好,“小欣真是个好女孩,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呀”

    黎欣有些尴尬,抬手捋了捋耳边的碎发,“没,我工作太忙,还没考虑这个事。”

    蒋玉涵道:“自从你奶奶来医院之后,你也常来看,不过太可惜了,倒是没能碰上过我那儿子,不然你们年轻人,还能认识认识。”

    黎欣一听这话,便知蒋玉涵想的是什么。

    一时有些无所适从起来。

    蒋玉涵却只当她是害羞了,正要说什么,抬头便见到黎欣身后,花园的拐角处,厉泽深的身影。

    蒋玉涵笑道,“我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以前都碰不上,这次可算碰上了,瞧,我儿子来了。”

    黎欣一怔,缓缓转过头来,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厉泽深。

    男人双手插兜,眸色一如既往的深沉,正皱眉看着自己。

    ------题外话------

    嗷呜,二更明天下午叭~

    明天上午要去看牙医,我真是的好阴影

    天津https:.tet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位面无限重生〕〔天官赐福〕〔吻安,挠心小娇妻〕〔万古神帝〕〔敛财人生之新征程〕〔新华源〕〔罗衍传〕〔至尊妖娆炼灵师〕〔重生南非当警察〕〔最强狂暴升级〕〔秘巫之主〕〔盐商天下〕〔木叶之魔人李〕〔NC031年鉴〕〔第一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