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歌马晓楠中文网〕〔冠冕唐皇〕〔日常系男神〕〔我夺舍了佐助〕〔绝地求生之全能战〕〔我可以无限转化〕〔最强豪婿〕〔农家小福女〕〔大唐第一女相〕〔神王悍妃:宠你没〕〔都市最强战帝〕〔战神归来〕〔东风知意〕〔重生之八零攻略〕〔冷少宠妻甜入骨〕〔我家长姐凶且媚〕〔御前心理师〕〔农门小辣妻〕〔威武不能娶〕〔我修了个假仙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243 黎欣怼厉泽深,醋二少毫无节制秀恩爱(2更)
    厉泽深今天是来看蒋玉涵的。

    但进了病房之后,并没有见到人,问了护士才知道,她来了后面的小花园。

    他便跟着找过来了。

    还没有看到人,便听到了一阵熟悉的笑声,是蒋玉涵和一个女孩说话的声音。

    自从蒋玉涵接受治疗,神志慢慢变得清醒之后,虽然身体状况变好了,但是厉泽深几乎没有听到过她这样开怀的笑声,此时不免有些诧异。

    待看到她身旁的老太太,厉泽深便想起了她之前曾跟自己提及一个女孩,是那个老太太的孙女,叫什么小欣。

    待再走近一点,厉泽深清楚地听到了说话的声音,看到了女孩的背影,才确定,那个母亲口中的小欣,便是黎欣。

    他站在外面静静地停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母亲说起了一些老家的事情,所谓的西南老家,其实他并不清楚,从他有记忆开始,便生活在云城了,而后便被带回了帝京,并不知道蒋玉涵的老家的事情。

    对于黎欣出现在这儿,他第一的感觉是,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蒋玉涵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和黎欣曾经有过一段不可公开的关系,也没有注意到,黎欣看到厉泽深出现的时候的神色。

    一如既往地高兴儿子来看自己,蒋玉涵朝着厉泽深招手:“小洲,你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介绍。”

    黎欣看到厉泽深的一瞬间,说不清楚心里的感受,那种期待终于变成实质的惊喜,但也有一些意外的慌张。

    自从知道蒋玉涵是厉泽深的母亲,她每次来看奶奶,都设想过两人在这里偶遇的场景,但真的发生了,曾经的设想,都好似不存在一般,脑袋里浑浑噩噩的空白。

    她也站起来,心中忐忑,正要纠结自己到底要怎么面对厉泽深,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两人认识,扬笑打一个招呼还是当做两人不认识,这是第一次见面。

    可惜,还没有等她想好,厉泽深便已经眸光沉沉地看着黎欣,“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语气并不好,带着一丝质问的意思。黎欣自然听出来了,也没料想到厉泽深一开口,竟然这样问自己。

    再加上对方此时略带怀疑的表情,黎欣瞬间就明白了,厉泽深恐怕是误会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不单纯。

    所有的心态,忐忑、惊喜,此刻都如潮水退却般急切。

    她心里自嘲了一声。

    也是,毕竟她曾经也是为了拿到资源,主动找上他的人。

    她曾经是厉泽深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他完全有理由怀疑自己。

    可这样被厉泽深想,她心里还是不好受。

    黎欣一时间有些难堪,倒是蒋玉涵看出了一点门道,“小洲,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小欣,你们原本就认识么”

    可两人都没有说话,黎欣变得有些拘谨,“厉总。”

    觉察到两人之前的氛围有些奇怪,蒋玉涵看了看厉泽深,又看了看黎欣。

    厉泽深深看了一眼黎欣,没说什么,转头对蒋玉涵说,“没事,妈,我先带您回去,太阳快落山了,外面有点凉。”

    蒋玉涵看了看旁边的黎欣,女孩一如既往,礼貌地对自己点头,厉泽深则一言不发地推着蒋玉涵的轮椅离开了。

    待厉泽深母子离开之后,黎欣才缓缓地蹲下来。心里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了一般,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奶奶不能动,只有一根手指头颤抖地碰了碰孙女放在自己手边的手。

    觉察到奶奶的动作,黎欣面上扬起一抹乖巧的笑意,“奶奶,我没事的。”奶奶只是半身瘫痪而已,并不是脑袋不清醒了,自然也能感觉刚才的氛围有些奇怪。

    她在问自己的孙女,是不是认识李泽深。

    她乖乖地伏在奶奶的膝头,温声解释,“奶奶,没什么的,我不知道蒋阿姨的儿子是他,所以在这里见到人,有些意外,他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不过没有多少交情,他大概是很惊讶,我怎么在这里,您别多想。”

    言罢,黎欣扬起一个笑脸,年轻女孩的笑脸,在最亲爱的长辈面前,纯净而乖巧。

    奶奶的嘴唇动了动,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黎欣依旧听得不太明白,但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起身抱住奶奶,眼角有些红,“我知道,奶奶我们先回去吧,我们一起吃晚饭。”

    将蒋玉涵送回病房之后,蒋玉涵便急切地问,“小洲啊,你是不是跟小欣认识了啊刚才怎么这么严肃地跟人家说话”

    厉泽深不答反问道,“妈,她就是之前您跟我提过的那个女孩”

    说起黎欣,蒋玉涵的脸上浮现些许笑意,“可不就是她么,老太太的孙女,她啊,太忙,不经常来,每次来也没能跟你碰上,我还想着介绍她跟你认识,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孝顺又乖巧,没想到你们之前就认识了,还真是一场缘分。”

    “她什么时候带她奶奶来这儿,妈,你们怎么认识的”

    厉泽深从来厉家开始,便一直生活在阴谋诡计的算计之中,对任何人都带着三分警惕的心思。

    而蒋玉涵就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人,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出差错,甚至,这帝京,还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亲生母亲就在这家老人医院里接受治疗。

    黎欣出现在这里,他首先的反应便是,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的安排。

    蒋玉涵听到他问得这么严肃,愣了一下,“小洲,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厉泽深语气一如既往的冷硬,“我只是有点诧异她也在这里而已,我跟她之前有过几面之缘,有过一些商业上的合作。”

    厉泽深并不打算和蒋玉涵说太多,说得太多,他反而担心母亲会自己多想。

    蒋玉涵并不怎么怀疑儿子的话,笑道,“原来是这样,唉,原先我也不知道的,小欣也不怎么来,我今天才知道,她是做演员的,经常出去拍戏,不怎么来,原先刚来,我也不怎么跟她说话,后来,妈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后来是经常和老太太说话,有个伴,这一来二去,跟这女孩见面的次数多了,自然就熟悉了。”

    厉泽深只听着,眉头微皱。

    蒋玉涵心思没那么多,也不会多想。

    她笑了笑,“见过几面,熟了之后,小欣每次来,也会来看我跟我说说话,这孩子,懂事又礼貌,还会说话,而且很有分寸,从来不乱问什么事情,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妈妈呀,挺喜欢她的。”

    不用蒋玉涵说,厉泽深都看的出来,蒋玉涵有多么喜欢黎欣。

    但就是这样,他反而更加不愿意让蒋玉涵和黎欣有太多的接触。

    蒋玉涵笑道,“既然你们认识也好,儿子,小欣是个好女孩,要不,你们深入认识试试”

    “妈,您说的哪儿的话。”厉泽深无奈。

    蒋玉涵笑道,“妈是为你着想,让你把握机会,这么好的女孩子。”

    “您才跟她见过几面,也没知道多少,这个事就算了,我自己有自己的主意,您别管。”厉泽深男的否定母亲的话。

    “你这孩子。”蒋玉涵无奈,“妈妈还想出院之后,抱上孙子孙女呢。”

    厉泽深抿了抿唇,“您先养好身体。”

    他显然不愿意多说,蒋玉涵也知道儿子是个有主意的,自己也插手不了手,便不再多说了。

    既然被厉泽深撞见了,黎欣也不能什么也不做。

    两人在人少的另一栋楼的廊下相见。

    一时相对无言,黎欣心里却有些紧张的。

    厉泽深黑眸沉沉地看着她,“你怎么在这里”

    黎欣力图让自己看起来没有这么狼狈,“厉总,我奶奶生病了,也在这里治疗。”

    她说完,深呼来一口气,试图将两人之前的那些关系不存在一般,唇边扬着一抹大方的笑,“您放心,我此前并不知道,蒋蒋女士是您的母亲,也没有乱说什么话,我只是很感激她,我不在的时候,她会过来陪我奶奶说说话。”

    厉泽深低头,盯着眼前的女孩看,她面上伪装的笑,实在太拙劣。

    不过他对此没什么感觉,沉声道,“你最好别有什么目的。”

    听到对方这样毫不客气的话,黎欣心中一堵,却极力维持着自己根本不存在的体面,“厉总,您多虑了,我没有任何目的,我奶奶在这里接受治疗,只是意外和巧合,这里是帝京最好的老人医院。”

    厉泽深盯着她看,“最好如你所言,不要以为,可以从我母亲身上,再获取什么利益,你知道我最讨厌这些。”

    这一句话,无异于一把利剑,刺在黎欣的心头。

    刺得她鲜血淋漓,在厉泽深面前,仅剩的一点尊严,也被践踏破碎。

    从认识厉泽深之后,黎欣在他面前,从来都是脾气乖巧,掩藏本性,不该问的不多问,不该说的也不多说。

    后来更是因为把肉体关系变得不单纯,自己单方面喜欢上了厉泽深而显得小心翼翼。

    可此刻,听到厉泽深这样的话,还是有些受不了,第一次在厉泽深面前扬起头颅,眼角微红,怒气被克制着,语气不再温顺,带着些犀利的反抗:“厉泽深,我没有你想得那么不堪,既然我们已经断了,我也不会再想方设法缠着你,你珍重你母亲,我也不会利用我奶奶。”

    女孩扬起头颅,神色中是隐忍的怒气。

    厉泽深记忆中温顺乖巧的眉眼,第一次有了些新奇的陌生。

    他盯着黎欣的脸看了几秒,眯了眯眼,没再多说一句,转身离开。

    直到厉泽深离开了,黎欣才靠墙,缓缓地沿着墙壁蹲了下来,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如果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当年在宴会的洗手间外,看到厉泽深的时候,她一定不会走过去,更不会选择和厉泽深认识。

    更不会让自己在一场交易之中丢了心。

    这种滋味,太难受了。

    她觉得自己很可笑,明明分开了,明明知道厉泽深的心里有个人占据了全部的心神,明明已经被他鄙视到这种程度,却还是喜欢他。

    她有点厌恶这样的自己,明明只想要飞黄腾达的事业,只想走上娱乐圈的巅峰,她明明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需要爱情这种狗屁的玩意,却还是对厉泽深念念不忘。

    霍纪寒虽然因为郁知意五月份要去西南拍戏而感到非常不快,并且也为此几乎将莫绍崇吐槽得快要秃顶,但也是毫无用处。

    春秋无战开机的新闻发布会,还是在四月底如期举行。

    所谓的开机新闻发布会,也不过是介绍角色,采访导演,说拍戏的初衷和原因,再对主角做一点采访,而后再做一些互动,或者提前透露一些小细节,以达到前期宣传的作用罢了。

    这次启用的男女主角,都是具有一定人气的演员,尤其是男主角的扮演者杨铭,更是人气颇高的电视剧巨星。

    底下的观众,除了媒体,有很大一部分便是他们的粉丝,可想而知,现场多么沸腾。

    例行的介绍电视剧,莫绍崇接拍的缘由之后,就是几个演员坐在一起,讲述自己对角色的理解。

    这都是司空见惯的流程。

    不知道将剧本读过多少次的演员们,面对这样的问题,自然游刃有余。

    例行的访问之后,便是最后的演员互动环节。

    为了契合日后拍摄的默契感培养,主持人非常有心准备了一些考验演员默契的小游戏。

    而这,历来才是观众喜欢看到的情景。

    也不是什么复杂的游戏,就是做动作猜词。

    几个演员分为两组,一组派出一个演员来做动作,然后让同组的演员猜词,在规定的时间内,猜得多者,便是赢家。

    当然,输赢也没有什么奖励,但最后两组都要现场答应粉丝的一个小小的要求。

    而词组,都是选择和剧本相关的,比如主角的名字。

    其实目的主要还是看演员如何表现电视剧里的一点东西。

    参加发布会的一共有八个主要的演员,鉴于这部戏是男主向的,所以女性角色并不多,加上郁知意只有三个女演员出席,分组的时候,石头剪刀布之后,郁知意的小组里,便只有她一个女生。

    玩这种游戏,郁知意向来不会输。

    做动作的男演员,还是其中的主要角色,又是剧本相关,对郁知意来说,太好猜了,一个动作做出来,郁知意便是第一个猜到是什么的。

    一连猜了五六个之后,现场的气氛便进入了高氵朝。

    主持人高呼捧场:“知意这组默契十足啊。”

    “加油第二组压力大了哦。”

    “知意跟我们杨铭真是太有默契了”

    “你们两个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暗号”

    底下的粉丝更是沸腾不已,郁知意这一组每猜对一个,底下便是一阵欢呼沸腾。

    郁知意出席的新闻发布会,霍纪寒自然也不会缺席。

    他不仅出席,还坐在观众席里。

    对于一开始的规规矩矩的采访,他还非常满意,但是,到了做游戏这个环节,他就非常不满意了。

    这是什么破游戏

    玩的什么默契考验

    知知是聪明,不是因为跟那个叫做什么杨铭的有默契。

    他很生气,能中止这个破游戏么

    还有知知,只顾得玩游戏,已经很久没有看他

    郁知意还真不是只顾着玩游戏不看霍纪寒,她就是认真猜题而已。

    就在霍纪寒的脸色越来越差的时候,郁知意这一组的游戏终于宣告结束。

    第二组上场。

    现场热闹的氛围还在继续。

    现场的氛围热闹,台上玩游戏的演员也开心,谁也没有去注意台下的情况。

    郁知意结束了本组的游戏之后,再往霍纪寒那儿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霍纪寒已经不见了。

    她那么一点点疑惑。

    但现在也不是解决疑惑的时候。

    只是直到黎欣他们那一组游戏结束了,也不见霍纪寒的身影。

    郁知意心中微动,开始怀疑霍纪寒是不是吃醋了。

    在她脑袋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时,游戏宣告结束了,两组实力不相上下,最后还是郁知意这一组胜出了。

    主持人高呼,“一组的最佳答题者是我们知意”

    “当然,我们第二小组也很厉害哈,仅仅只有一词之差,不过我们演员的默契是真的十足,可以想象,春秋无战一定非常让人期待。”

    “有请我们两组游戏的最佳答题者和动作演示者出来,再有请粉丝上台。”

    粉丝其实都是节目选好的人,这么一说,规定好的粉丝便会从观众席跑上台互动。

    可惜,主持人这么一说之后,却发现,原先安排好的粉丝并没有上台。

    意外情况,主持人立刻看向摄影师,摄影师示意他转头看身后。

    主持人还没看呢,现场的观众却立刻发出一阵阵惊呼尖叫的声音。

    主持人往后一看,却见到霍纪寒竟然从台后走了出来。

    饶是有丰富的主持经验,他这会儿也有些愣了。

    这位爷又怎么了

    郁知意更是一脸惊奇。

    不过霍纪寒作出什么意外的事情,她现在都能泰然处之了。

    并且,隐隐觉得,接下来,可能两人会成为焦点。

    果不其然,男人本就一脸冷漠样,从后台出现之后,在主持人的一片眼皮跳动之中,却直直往郁知意这儿来,然后牵住了郁知意的手,看向主持人,“我是她粉丝,来互动。”

    冷漠的表情,说着不容抗拒的话。

    主持人眼皮再跳,深深有一种他要是说什么否定的话,一定会被霍二少直接提下台。

    而男人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向现场。

    底下不管是不是郁知意的粉丝,都尖叫了起来,以为这个是节目的特意安排。

    殊不知,霍二少醋劲发作起来,能现场改掉节目的流程。

    默契游戏算个屁

    他和知知才是最默契最心意相通的人

    这个什么杨铭,还得靠边站。

    郁知意一阵脸热,内心暗暗吐槽霍纪寒,面上非常淡定。

    给霍纪寒睇了个颜色,霍纪寒却给她回了个愉悦的眼神。

    现场的氛围都已经这样了,主持人当然看着这对夫妇,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主持下去。

    “真意外啊,我们的第一个上来的粉丝,是霍纪寒先生。”

    霍纪寒:“我一直是知知的头号粉丝,不意外。”

    现场又是一片尖叫。

    黎欣给郁知意睇了个只有两个人才懂的颜色。

    郁知意默默把脸别开。

    主持人微笑:“请问,郁小姐的头号粉丝,想提出什么要求呢”

    接着,男人极具辨识度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向现场,“我想亲她。”

    底下先是安静了一瞬,之后是比游戏高氵朝还要热闹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

    “亲”

    “给你亲”“答应你”

    郁知意原先还非常镇定,但是听到这儿,也不由得害臊起来。

    脸颊一热,不轻不重地瞪了霍纪寒一眼。

    这个来捣乱的

    台上的几个演员,总算明白了。

    曾经传闻霍纪寒醋劲非常还不曾见过,如今终于百闻难得一见,都默默退到了后面,非常默契地给两人留了空间。

    现场的呼声这么高,霍二少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这鲜少在公众场合出现的一丝笑,恰如三月春光,一时迷人眼。

    但再迷人眼,都不如台上的男人,捧住女孩的脸蛋,就这么亲吻了下来。

    当然,也只是一个轻轻的亲吻以泄方才心头之堵,一触即离。

    大概唯有郁知意才能感觉到到特别她的唇瓣被咬了一下。

    一吻结束,现场的氛围走向高热,霍纪寒放开郁知意,嚣张地拿走主持人的话筒,脸上还是满足的神色。

    甚至还看了一眼无辜的杨铭,别有深意地说:“论默契,知知和我是百分百,这段不用剪掉,可以播出来。”

    现场:“啊啊啊啊啊啊”

    郁知意在一片尖叫中,脸颊燥热,默默地掐了一把霍纪寒的后腰。

    ------题外话------

    杨铭:我好无辜,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被迫安排玩游戏营业啊求霍总别封杀我太难了。

    天津https:.tet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妙妙[快穿]〕〔女修重生指南〕〔诡秘之主〕〔木叶之团藏〕〔我的前女友是大明〕〔第一序列〕〔我家夫君惹不起〕〔止道为仙〕〔大反派崛起之路〕〔伏天氏〕〔奶爸圣骑士〕〔校花的贴身高手〕〔大秦从献仙药开始〕〔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