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龙凌天〕〔都市梵天劫〕〔我对你的念念不忘〕〔农门凰女〕〔主神在校园〕〔这就是套路巨星〕〔天烬长歌〕〔真实末日游戏〕〔明日方舟之重返罗〕〔旷野纪元〕〔争霸仙尘〕〔请不要靠近我了〕〔从渡鸦开始进化〕〔神级农场〕〔我爸真是大明星〕〔我的修仙王朝〕〔影后今天还没承认〕〔重生99当大佬〕〔鱼跃龙门〕〔剑叩天门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259 狗咬狗
    帝京这里,因为郁知意的事情,实则已经暗中掀起了一场风风雨雨。

    即便没有找到白心,从霍纪寒查到的讯息里,也已经足够让确定,网上的事情与她有关。

    另一边,温家。

    自从从霍纪寒这儿得知了郁知意的事情和白心之间的关联,温裴便将当初的事情,联系到了白心的身上。

    但事情过去太久,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痕迹,的确很难查出来。

    温裴当天吩咐了人去处理这件事之后,温无闻也知道了白心调查郁知意的事情。

    和白心扯上了关系,温无闻自然要找上白家。

    温无闻都亲自上门了,白母更是一阵惊愕,“怎么可能是心心,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事儿,我女儿跟她无冤无仇的,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心心心地这么善良,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温无闻脸色一阵凝肃,“我们也不希望这件事是白心做的,但是,前往调查知意的私家侦探,最后付款方是白心,还有韩宽,您该认识吧?”

    “他……他是我堂弟。”

    白母脸色难看得很,反应过来之后,立刻道,“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说明什么,这件事跟我们家心心没有关系,她这两天去出差了,哪有空理会网上的事情,她连八卦新闻都不看。”

    “韩宽直接盗取了知意在医院的医疗资料,就是网上散布出来的那些,白心去出差了?但是现在没人联系得上她,现在,我只想找到白心,问清楚这件事情。”

    白母情绪波动很大,“我不知道心心在哪里,你们也休想污蔑她!”

    交涉无果。

    温无闻留下一句话,“既然如此,那我们只能通过自己的方式找到白心,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白心做的,我不会留任何情面。”

    白母脸色一白。

    等温无闻离开,她匆匆回到房间,想打电话给女儿。

    但是,无论电话怎么打出去,却都联系不上女儿了。

    白母开始心慌了。

    这种时候,自然是要找上唯一的倚靠,儿子白皓宇。

    谭晓因为有随时生的可能,这段时间直接住进了医院,白皓宇大多数时候,也是跟着在医院里的。

    事实上,在温无闻去白家的时候,白皓宇就已经接到了温裴的电话,也知道了白心在郁知意这件事之中扮演的角色。

    而白皓宇竟然觉得一点也不意外,只有他知道,他这位看起来淑女温柔、端庄大方的妹妹让人看到的那一面,都是伪装而已。

    真实的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一般人都不知道。

    白心对霍纪寒的心思,他知道,以前只有他知道,后来,很多人也都知道了,如果她真的因为对郁知意的嫉妒或者别的什么心思,做出这些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更何况,他还在因为陆菲菲的事情对白心感到不满。

    他对温裴道,“她上周就跟公司请示出差了,但人从昨天开始就联系不上,我也在找她。”

    温裴给白皓宇再次提供了一个消息,“白心和麦平新是不是交往过密。”

    “没错,怎么,这次的事情,麦氏也有参与?”

    温裴道,“麦氏有没有参与现在还不确定,但我想说,你知道白心怀了麦平新的孩子么?”

    “什么?”饶是一向对白心做出的各种事情都习以为然地镇定的白皓宇也大惊失色。

    温裴一看他这个样子就不知道,“你最好也查一查这个麦平新,听说白氏这段时间,和他合作的还不错,还有,知意不仅是霍纪寒的底线,也是温家的底线,白心这回,是跑不掉了,这话跟你说,是表个态。”

    白皓宇沉声道,“我知道了,如果真的是她做的,我不会管她。”

    挂断了温裴的电话之后,白皓宇匆匆和公司联系,还有和公司里一些和白心关心比较好的人联系,试图联系上白心,但却都联系不上。

    如果白心和麦平新的关系匪浅,甚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和麦平新发展到了他难以想象的地步,那么她在白氏的所作所为,白皓宇也要重新衡量了。

    让人找白心是一回事,而白皓宇也尝试联系麦平新,但得到的消息是,麦平新已经出差东南亚,归期不定,暂时联系不上人。

    白皓宇目前本来就正在为陆菲菲和白家的事情烦躁不已,再得了这个结果,愤怒可想而知,直接冻结了白心在白氏的资产。

    一想到当初的陆菲菲,还有现在网上的事情,都差点将妻子气得早产,白皓宇便越发觉得难以接受。

    但他却暂时跟谭晓瞒下了这件事,生怕她一气之下,身体更加不好。

    白心依旧联系不上,在她的身份证信息之中,除了找到上一周,她定了一张票飞往国外之外,便没有任何消息了。

    但那天,白心并没有上飞机,她的特助余玉也没有跟着离开,而再查余玉的话,也无法查到有用的信息,就连给私家侦探的回款,余玉也只是按照白心的吩咐汇过去而已,至于白心究竟让人查什么东西,她也根本不知道。

    这边,不管是霍家、温家还是白皓宇,都在找白心。

    而另一边,温可也出院了。

    她醒来快一个月了,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

    在医院呆久了,温母并不太想让女儿总是待在医院,所以,女儿的身体状况好转了,跟医生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她便打算带女儿回家去住。

    医院这种地方,她是再也不想再来了。

    人是温裴亲自开车去从医院接回来的。

    温可昏睡的了将近一年,醒来之后,除了出车祸之前的一段记忆,依旧有缺陷,忘记自己是怎么出车祸之外,其余的一切都很正常,只是人显得消瘦了一些。

    这两天,温母也看到了网上的事情,不过自从温可醒了之后,她几乎也不会在温可面前提郁知意,生怕刺激了温可,想着等她好一点了,意识全部恢复的时候再说。

    反正,最后查清楚了,郁知意也不是温无闻的女儿,总比什么都好。

    原先她心里一直怪罪郁知意,但自从温可醒来之后,她一门心思放在女儿的身上,虽然依旧不待见郁知意,但那种情绪,却已经减轻了不少。

    温裴在前面开车,温可的性子安静了许多,大概是从鬼门关回来过一趟,以前那些小性子,都消失了大半,温母便坐在女儿的身边陪她。

    温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窗外,温裴则小心开车,一边和温可说话,“小可这两天还好么?”

    “挺好的,哥,你这几天很忙么,三四天没有来医院看我了。”

    “前两天出差了,回来之后公司有些事情,抱歉。”

    温可笑了笑,“没事,哥哥工作比较重要。”

    温裴摇了摇头,妹妹真的变了很多,也不知道,这样的改变,到底好不好。

    车子从医院开回温家的别墅,路上碰上了一场车祸,原本的三车道,变成了一车道。

    车子堵了好一会儿。

    温母有点不放心,“前面发生了车祸,要不我们别走这条路了。”

    “妈,来不及了,现在两边前后都堵住了,车子出不去,只能往前走。”

    温母主要是担心车祸的场景刺激了女儿,她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

    但车子已经汇入车流,她也无奈,提醒女儿,“小可,前面你别往外看啊。”

    “妈妈,没事的。”

    路上车多,车子慢吞吞地挪过去。

    路过发生车祸的现场时,虽然温母不让,但温可还是忍不住好奇,往外看了一眼。

    温母赶紧道,“小可,别看了。”

    可温可却已经看见了。

    两辆小轿车头尾撞在了一起,前面的车子,车位被撞进去了一大截,车头也撞到了护栏上,车里有人受伤了,地上还留着血迹。

    场景有些触目惊心

    温可一瞬间脸色苍白,车祸的场景,拉扯着脑袋,一些近段时间,在脑海里并不分明的片段,好像被唤醒重组了一般,陆陆续续地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最后全部变成了自己发生车祸的那天。

    她抱住自己的头,脸无血色。

    “小可,小可怎么了?”

    过了车祸的路段之后,温裴快速找地方停了车,“小可怎么了?”

    温可眼里却蓄满了泪水,“我想起来了,妈,哥,我想起来我那天怎么发生发车祸的了。”

    她语无伦次,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说郁知意是爸爸的女儿……你手上有dna报告,开车出去,我打电话给表姐,是她,是她拿了爸爸的头发还有我头发去做的检验,我讨厌她,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跟她争吵,我没有看路……”

    听到这里,温母还有什么不明白,当下更是不可置信,大惊失色,“小可,你是说白心?”

    温母一想到小可住院的时候,白心经常安慰自己,这一切不是她的错,想到她慌张害怕了月余的那份文件,如果真是白心寄来的,而她却只口不提,女儿发生车祸的时候,就是在和她打电话,白心甚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直到小可手术后才过来,她就觉得这个女人可怕。

    “呜呜呜……”

    温母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女儿。

    而温裴的脸色,却当真的阴沉了下来。

    *

    而此时,人人寻而不见的白心,正在麦平新在帝京的一处房产。

    不过这地方,不是以麦平新的名义所拥有的,是麦氏在帝京的一处落脚点罢了。

    这里是麦平新鲜少来的住处,但白心来过,所以知道,并已经在这里呆了两天了。

    所谓麦平新出差东南亚,说是出差,实则是去处理麦家别的人在那边的生意,试图搅黄别人的事情维持自己的最大利益罢了。

    他也是今天上午才回到国内,也知道了网上发生的事情。

    这个时候,他才终于觉得白心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你是疯了么,发出这种东西?”

    白心慢条斯理地拿着水果刀削一个苹果,“是啊,我是疯了,我哥现在怀疑那天晚上给他下药的是我,小可也醒过来了,她迟早会想起车祸当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陆菲菲那个蠢货回国了,你说,我还能怎么办?我还有什么选择,再等下去,什么好处都捞不着,就先把自己搭进去么?”

    麦平新冷笑,“你就这么急于一时,这种东西发出去,迟早查到你的身上。”

    白心抿唇不语。

    她当然知道,迟早会查到自己的身上。

    小可的事情,他哥的事情,还有办法圆过去,即便撕破脸,也只是撕破脸而已。

    但是,如果郁知意真的因此出了什么事情,霍纪寒还有心思顾虑别的事情么?

    她就赌一把。

    她就算是死,也要拉着郁知意垫背。

    如果不是郁知意,她至于当众被人羞辱,至于被麦平新抓到机会算计?

    可昨晚,网络上全网的谴责和热潮、道歉,终究还是出了她的意外。

    这场赌,她输了。

    而郁知意的状况究竟如何,她也不得而知。

    麦平新冷冷睨着她,“你看看,如今网上是什么形势,我现在才算知道了,霍家家势大到何种地步,连网络的风向都能扭转成了这样,小心儿,看来你这一招,走错了啊,以霍纪寒行事的速度,他现在应该在到处找你了吧。”

    白心脸色一片阴沉。

    她当然知道。

    不仅知道,还知道,自己的银行卡,已经被白皓宇冻结了,在白氏的股份,也暂时不能动。

    麦平新坐在桌子上,一手捏着白心的下巴,嗤了一声,“蠢女人,你在这儿,能躲多久?”

    白心抬头,漫不经心地问,“怎么,你现在要把我赶出去?”

    “麦家在北方的根基还不稳,你现在既然这么急于得罪霍家,我便不能保你。”

    白心眼眸微动。

    麦平新说着站起来,顺了顺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装,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宝贝儿,你就是太心急了,连你哥都可以对你这个妹妹置之不顾,可想,以后你会怎么样,你这盘棋子,一开始走得好好的,越是走到后面,就越是一盘散棋,输得一塌糊涂,别说是将近十年前的事情了,你以为这能刺激郁知意?还有温家和霍家,掌管着这么大的影视公司,拿了国内娱乐资源的大半边天,你拿什么去跟他们作对,明星和网友对抑郁症这三个字,有多敏感你不知道么?”

    “姓麦的,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麦平新笑了笑,半点也不在意,“不,只是我们的交易,差不多到此结束了,宝贝儿,你好自为之,帝京这块肥肉,麦家还暂时还啃不动。”

    黎欣冷笑了一声,“不过是没胆子罢了,麦平新,你个孬种!”

    麦平新脸色变得一瞬阴寒,猛的转回头,抬手掐住白心的脖子,语气轻柔,“你又不乖了。”

    可他话音才刚刚落下,却瞬间瞪大了眼睛,缓缓低头,看向插进了自己腹部的水果刀。

    刀口正在一点一点地溢出血液,将身前的白衬衫,染得一片殷红。

    “白!心!”

    这两个字,麦平新几乎是咬牙叫出来的。

    白心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麦平新的手掐上她的脖子时,她便下意识地将手里的刀捅向了麦平新的腹部。

    她没做过这种事情,刚才的动作,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出来的。

    此刻,脑海之中,一瞬的空白和心慌之后,在麦平新的咬牙切齿中。

    白心一咬牙,猛地将水果刀抽了出来,而后,再次捅进去了一刀。

    一个小时之后。

    麦平新所在的这栋别墅,窗帘从楼上楼下,全部被拉上了,窗户也锁得死死的。

    一楼浴室的浴缸里,装了半缸的水,水龙头在淅沥沥地流着水,接近缸顶的排水孔,也是开着的。

    身上的衬衫,几乎全部被鲜血染红了的男人闭着眼睛躺在浴缸里,将一缸水都染红了,红色的水顺着排水孔,一点一点流出去,而又有不断从水龙头里注入的清水,维持着水流的流动。

    于是的门外到客厅的一段距离,木质的地板上,拖着一条长长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即将天黑的时候,鲜少有人出入的别墅区,一个穿着白色西装,头戴帽子,脸上带着口罩的人从别墅区里出来,没入了浅淡的夜色之中。

    *

    不论是白家还是温家,乃至霍家,都找不到白心的踪迹。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白心是没有离开帝京的,在偌大的帝京,还有她的藏身之处,而网上关于郁知意的过去的事情,依旧还有讨论的余温,但是已经鲜少能发现那些被转发出来的照片。

    直到这天,白皓宇接到了一通电话,匆匆赶往警察局。

    警察局里,坐着的正是消失了有些时日的陆菲菲。

    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太好,回国的第一天,就被白心带走,软禁在空荡荡的别墅里,有专门的人看管,门窗都是被锁死的,她根本出不来。

    还好她聪明,在忍受了两天的恐惧之后,终于发现了附近的湖边有人在傍晚的时候来钓鱼,陆菲菲趁着看管她的人不注意,在洗手间的窗户上发出求救的信号,用口红在窗户上写上求救的简单信息,她还害怕被看管自己的人发现,小心翼翼,终于在几天之后,等到了别人的注意,为她报警,等来了警察的破门而入。

    被带回警局的第一件事,就是阐明自己的状况。

    阐明自己是被白心软禁的,而那栋别墅,确实也是白心名下。

    涉及白心的事情,警察这边自然要联系上白家以及白皓宇,这才有了白皓宇被传唤进警局的事情。

    陆菲菲瑟瑟发抖,又紧张又害怕。

    白皓宇只看了对方一眼,对警察说,“她去哪里了,我也不懂,我这几天正在找他。”

    警察又问询了一番白皓宇白心最近的情况、动向、有无异常之类的。

    有些事情,白皓宇并不想摆上明面上来,只说自己不知道,白心最后一次和她说话,是说去出差了。

    拿出去问任何人,知道这两位的,也都知道白家兄妹的感情不算好,所以,警察也问不出什么事情,在白皓宇的警告下,陆菲菲也没有多言,甚至最后弄成了两家内部协调。

    出了警察局之后,陆菲菲就开始恳求白皓宇,“皓宇哥,求求你,放过我,放过陆家,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第二天,白心说会惹怒你,就让我出国的躲一躲的,是白心,我什么也不知道,一切都是白心搞得鬼,我回来的那天,她就直接把我从机场接走了,把我软禁起来,这件事一定是她做的。”

    其实陆菲菲不说,白皓宇也知道,白心才是主谋。

    但是陆菲菲就无辜了么?

    对他而言,并不。

    一个屡次三番挑衅他和他的妻子,甚至他还从莫语的口中听到了陆菲菲曾经挑衅白心的话,差点导致谭晓心态崩溃,他就不能容忍。

    白皓宇冷笑了一声,“你还是回去看看你父母吧。”

    “皓宇哥……”

    白皓宇没再理会陆菲菲,怜悯地看了对方一眼,“就凭你对我老婆做的事情,想让我放过你,看到天上的太阳了么,除非它从西天升起,从你想做婊子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你还有脸来求我,我以为你已经做好撕破脸的准备了。”

    陆菲菲脸色惨白,软软地瘫坐在地上。

    白皓宇却拍了拍自己的裤腿,毫不留恋地上车离开了。

    他要赶紧找到白心,白心这个疯子,才是最危险的存在。

    ------题外话------

    恶人自有恶人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海贼之读书会变强〕〔真心缘何妆假面〕〔剑侠新传〕〔萝莉对我下手了〕〔绝命技师〕〔大乾风云录〕〔60岁觉醒篮球系统〕〔绝色王妃她胖过〕〔浓情假爱:神秘老〕〔我对你的念念不忘〕〔都市梵天劫〕〔逆龙凌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