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光头很危险〕〔至道学宫〕〔星夜可期〕〔影视世界当首富〕〔同桌大佬又犯规〕〔影帝,入戏太深〕〔我的巨星败家女友〕〔我竟然是富二代〕〔美女总裁的神级兵〕〔与偶像谈恋爱〕〔我就是超级警察〕〔美食从和面开始〕〔再见了,我爱的渣〕〔王倔头的幸福生活〕〔商女为妃:世子大〕〔总裁校花赖上我〕〔韩娱之请签收〕〔我的1982〕〔我在英伦当贵族〕〔万兽朝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264 新片开拍,调戏二少
    一周之后,谭晓的宝宝终于可以从保温箱里抱出来,放入爸爸妈妈的怀里。

    小糖果身体状况一切都好,不过医生还是叮嘱,后面还要多注意一些,小糖果可能会比一般的宝宝体质弱一点。

    但医生也说了,不必过分紧张,免得用力过度。

    对于医生的叮嘱,谭晓白皓宇夫妇都一一应了下来,心中万般珍爱都来不及呢,怎么会不小心呢?

    当初,郁知意和莫语去看的皱巴巴的小猴子,现在也长开了不少,变得白白嫩嫩的,笑起来,跟谭晓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莫语伸手轻轻地戳了戳小孩儿的脸蛋,“将来肯定又是一个赛过你妈妈的大美人,年纪这么小,笑得就这么美了。”

    谭晓与有荣焉,“当然,我女儿呢。”

    “要不要给你们抱抱,她好软好可爱的。”

    谭晓这段时间,一直在群里晒自家的宝宝,各种五花八门的照片都有,在她眼里,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宝贝女儿了。

    莫语一听,却惊得连连后退,“我不敢!她那么软那么小,我怕弄坏了!”

    谭晓、郁知意:“……”

    谭晓就乐了,“等以后你跟陆医生生了孩子,看你怎么办。”

    莫语不以为意,“姐姐是事业的女强人,生孩子的事还早着呢。”

    谭晓才不信她这种鬼话,想当初自己和白皓宇结婚,就没想这么早要孩子,可真的有了孩子或者意外了,仍旧非常期待小生命的到来,看到她,就心软得一塌糊涂。

    如今她连小糖果都生下来了,莫语和陆绍珩这边还好好地谈着小恋爱,好奇,“你们不被家里人催么?你不是说陆绍珩一家,连着老爷子都去你们家提过亲了?”

    想起这事儿,谭晓就想笑,虽然是两家正式的见面,不过提亲这词,毕竟太有年代感了。

    莫语的脸一下就邋遢了下来,“被啊,不过陆邵珩都给挡回去了。”

    谭晓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莫语笑道,“反正领证什么的,大概也就是明年年初或者今年年末的事情啊,急什么,又不会跑的了,唉反正我和陆邵珩工作都忙,家里人着急也是干着急。”

    谭晓打趣她,“你倒是轻松自在,小心你们家陆医生被医院的小护士骗走了。”

    莫语:“哼!他敢!本姑娘让他带壳吃榴莲!”

    “她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呢。”郁知笑道,“生了孩子,陆医生可能得由照顾一个孩子变成照顾两个。”

    谭晓深感认同。

    莫语就不乐意了,“喂……”

    谭晓噗嗤一声笑出来,戳了戳莫语圆圆的脸蛋,“是不是陆医生家的伙食太好了,小语又圆润了几分。”

    “别以为你是孕妇就可以人身攻击我了,这是虚胖!你懂什么,是虚胖!虚的!”

    郁知意笑着看两人掐起来,却对小糖果感兴趣十足,“我来抱抱。”

    谭晓心心翼翼地将小孩儿放在郁知意的手臂上,郁知意动作虽然一开始有些生疏,但抱上之后,就渐渐上手了。

    谭晓扬了扬眉,“不错啊,动作这么熟练?”

    “我拍戏的时候,抱过小孩,训练过,不过……和抱小糖果的感觉不一样。”

    郁知意满脸温柔,干妈的爱淋漓尽致。

    谭晓看她一副喜爱的样子,笑道,“这么喜欢我们家小糖果,什么时候,你也和霍纪寒生一个去,到时候,结婚宴和满月酒一起了。”

    郁知意:“……”

    她再怎么赶,也不能在年底结婚的时候生出一个小孩啊。

    看着郁知意无语的样子,谭晓就忍不住乐了,“不过我觉得,你们家霍纪寒那么在意你,就他那变态的占有欲,能让你这么快生孩子么?”

    郁知意叹了一声,“如果是生女儿的话,他乐意至极,说到生男孩,他就非常不喜欢。”

    病房里的其余两人闻言,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了,“知意,你的地位岌岌可危啊,都说女儿是男人上辈子的小情人。”

    郁知意回以缓缓一笑,低头看怀里的小糖果,“这么说,小糖果也是白皓宇上辈子的小情人了?”

    “是不是呀小糖果?”

    “走开!”谭晓笑骂了一句,“小糖果是我上辈子的小情人!大白上辈子就是个光棍,下辈子还得是,免得祸害别人家小姑娘。”

    刚从外面回来,走到门口的白皓宇:“……”

    这次探望,谁都没有再提及白心,笼罩在心头的阴霾,早已消散。

    白母痛失女儿,日日在家里,精神恍惚,只剩下儿子这唯一的倚靠。

    从前她一门心思放在女儿的身上,如今女儿没有了,情感就寄托在儿子身上,但也不知道是女儿的死刺激过度了。还是原本就不好的母子关系让她没有安全感,三不五时闹着,害怕儿子不管她。

    白皓宇请了专门的人来照顾她,白母却想跟白皓宇住在一起,可如今谭晓刚刚生产,她原本和谭晓关系本來就不算好,白皓宇自然不会让白母也住在一起,惹得妻子心情不好,或者免得白母一个情绪过分,就发生点什么事情。

    谭晓也知道这事,不过她没理会,也没出生。

    按照如今她知道的,白母对唯一的儿子的依赖情绪,住在一起肯定只有无尽的争吵,何况她现在还有女儿,不可能让女儿的成长环境这么糟糕,所以就没理会,一切交给白皓宇解决。

    但总的来说,白心的事情,算是过去了。

    时间悄然而至。

    很快就到了六月底,《许沅君》正式开拍。

    拍摄地就在京郊的影视城。

    虽然都是拍摄,但电影拍摄和电视剧拍摄有很大的区别,先不说周期的长短,就是镜头的表现方式也不一样。

    电视剧拍摄讲述的是剧情,电影虽然也要阐述剧情,但镜头表现却更加复杂。

    具有层次的画面感,在色彩、灯光、人物位置及走动、演技、服装、布置等一切内外因素综合的复杂变化之下,将信息通过高质量画面呈现给观众。

    对于郁知意而言,这是一个新奇而陌生的体验。

    也是一个陌生的开始。

    即便在试戏的时候,她的表现获得了一致的认可,但真正拍摄的时候,难免也感到吃力。

    加上廖同芳的要求很高,据说,他可以为了一个镜头,或者一小部分的细节,让一个演员,连着三天都在拍摄这个部分,精益求精到吹毛求疵的地步,堪称“演员杀手”。

    曾经,就有某位很知名的影后跟廖同芳合作过,并扬言日后不会再合作。

    倒不是廖同芳的电影不行,而是越成熟的演员,拍戏便自有一套自己的调节方式,能和导演的节奏合拍了,拍摄才会更愉快。

    第一次拍电影的郁知意,还没有找到自己的节奏,嘉宾她可以把许沅君的动作神情表现得惟妙惟肖。

    所以,郁知意第一天拍摄,并不太顺利。

    一个三分钟的镜头,她反反复复拍了三个小时,才终于被导演放过。

    廖同芳倒也没有不耐烦,只是严肃起来,神色比较冷硬,让人不敢靠近,或者着急起来,声音比较大,光是他一遍又一遍摇头和不满地说再来的动作,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估计要崩溃。

    这是郁知意在过往的拍摄中,从未遇到过的事情,一开始难免有些挫败,但经过了单独推倒重来之后,看到镜头里,自己展现出来的完美部分,连她自己都被惊艳了,那个从昏暗不明的楼房里走出来的女人,一颦一笑,让她甚至差点产生,时间穿越,回到了百年前,现在巷子的另一头,看着那个风华正茂的女人对自己微笑。

    她心悦诚服,觉得三个小时的拍摄就是为了那三分钟的部分,也是非常值得的。

    如果没有那么腰酸背痛就更加值得了。

    “知意啊,你别觉得我要求太严格。”廖同芳收回先前的严肃模样,郑重地道,“我们演员要有表演的使命感,哪怕一个不足一秒钟的镜头,都不可以放松,否则,当你的表演呈现在大屏幕上,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即便能瞒得过别人的,也瞒不过自己,要对得起演员这个职业。”

    郁知意心中微微一震,为了一个头发已经有些花白却依旧执着于每一个细节的导演,认真点头,“廖导,我知道的。”

    廖同芳终于露出今天一个难得的微笑,“好,去休息一下吧。”

    郁知意笑着点头,离开。

    其实她心情不错,至少每一次拍摄,跟不同的演员或者导演合作,可以学到不少东西,从一些人的身上,看到值得敬畏的东西。

    秦溪给她递上一杯热水,“还好么,刚才我看着廖导的脸色,都快要腿软了。”

    廖同芳一拍摄起来,人就疯了一样,跟他私底下儒雅温和的形象大相径庭。

    郁知意吹了一口保温杯里溢出的水汽,喝了几口水,润了润有些干哑的喉咙,才轻轻笑了一声,“我都还没说什么,你怎么怕成这样?”

    “我以前只听说廖导在拍摄现场有多可怕,现在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郁知意笑了笑,她在休息,廖同芳却去指导其他的戏份了,如今拍摄现场还有廖同芳拿着对讲机大声讲话的声音,现在拍的是别人的戏份,她眯了眯眼看着拍摄的场景,道,“廖导只是对镜头要求很严格而已,其实,这样挺好的,我很敬佩他,也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秦溪笑着嘀咕一声,“要是小霍总在,他估计要和导演打起来。”

    郁知意脸色一顿,郑重而认真地说,“拍电影的时候,一定不能让霍纪寒来探班。”

    秦溪:“……”这是能不让小霍总来,他就不来的么?

    唉,真让人为难。

    两人在这边说这话,萧景疏从另一边走过来,含笑道,“知意,刚才拍摄得真不错。”

    对于自己的偶像,郁知意一向很敬重,虽然心里有点见到偶像的雀跃,但还有更多一起合作的紧张,刚刚来拍,和萧景疏还没怎么说过话,此刻赶紧坐好了,显得拘谨,“萧老师。”

    萧景疏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刚才被廖导比较严格,别太介怀。”

    郁知意笑着摇头,“不会。”

    萧景疏笑道,“第一次跟廖导合作的人,在首次交流的时候,都会觉得廖导和蔼可亲,但是一到了拍摄现场,都忍不住怀疑廖导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我跟他合作的次数多了,很多女演员,第一次跟廖道合作的时候,第一天就要被气哭。”

    郁知意噗呲一声笑出来,“确实很像的,不过廖导的名气,在业内也有所耳传,我进组之前,梵哥跟我提过,我觉得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今天比我预想的状况要好多了。”

    萧景疏深看了她一眼,赞赏道,“不错,那也说明了另一个问题,你比自己预想的能力更加好。”

    郁知意摆手,“电影这块,我算是刚刚入门,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以后还要跟萧老师请教。”

    “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萧景疏应下来。

    如此一来,两人打开了话头,说起感兴趣的东西,你一言我一句,拘谨渐无。

    萧景疏又细细和郁知意说了一些电视剧和电影拍摄的区别。

    两人本就有点戏痴,这么一说下来,初次合作的陌生与不太相熟的那些客气,也渐渐消散了不少,倒是能正正经经,认认真真地就两者拍摄的不同讨论了起来。

    远远地看过去,便是大多数时候,都是萧景疏在说话,而郁知意在认真地听,时不时点头或者凝眉想什么,而后又交流几句,萧景疏继续说下去,说到兴起,两人连手势都摆出来了。

    温玥站在不演出,看了好一会儿,而后朝着两人走近,才知道,原来两人是在说电影拍摄的一些东西。

    温玥笑了笑,“萧影帝,知意,在聊什么呢,大老远就看得你们聊得很开心了。”

    萧景疏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温玥也来了,今天不是没有你的戏份么?”

    温玥点头,“没有我的戏份也应该来看看,倘若不熟悉,到时候拍摄起来,被廖导骂得狗血临头,岂不是面子大失。”

    温玥说着,含笑看向郁知意,“知意刚才被骂了吧。”

    才刚刚说完被导演骂让人面子大失,下一句就问她有没有被导演骂。

    郁知意笑而不语。

    温玥勾了勾唇,刚刚到剧组的时候,就听说郁知意一个镜头拍了三个小时才被廖同芳放过的事情,她以为进来之后,会看到一向骄傲的她黯然伤神或者别的什么坏情绪,没想到倒是和萧景疏聊得开心。

    她看着郁知意道,“没人能躲过这一劫的,你啊,尽早适应,你以前拍戏,都没有被导演骂过吧?”

    听起来像是安抚一样的话,可经由温玥的嘴巴说出来,怎么让人听着,耳朵就是不太舒服呢。

    郁知意温和地笑了笑,“多谢赐教,不过,廖导刚才也不算骂人吧,只是要求严格了一些,神色严肃了一些,如果要求严格也叫做骂人,那业界里的导演们大概都要喊冤了,我是新人,首次拍电影,总有许多跟不上的地方,还好有廖导仔细跟我说了一些细节。”

    温玥听罢,脸色微僵,只是笑了笑。

    萧景疏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稍稍扬了扬眉。

    在剧组待久了,也见惯了女演员之间的明枪暗箭,其实一眼就能看出两人之间合不合。

    这温玥和郁知意,是有点不合的意思咯?

    可是……一个是新明的红极一时的重要演员,堪称一姐,虽然如今出镜少了,可实力也在那儿啊,一个是新明的老板娘,这不合……到底来自哪里?

    萧景疏摇了摇头,看了看郁知意和温玥,道,“你们聊,我过去一会儿。”

    郁知意颔首,“刚才多谢萧老师。”

    萧景疏客气地点头。

    萧景疏离开之后,郁知意的视线重新放在温玥的身上,似乎在问她,还有什么事情么?

    温玥拉了张椅子坐下来,看了一眼萧景疏离开的背影,似乎不把刚才略带点硝烟气息的场景看在眼里,“知意,你跟萧景疏很熟么?看到你们聊得这么开心。”

    郁知意:“接下来眼对手戏的演员。”

    顿了顿,郁知意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温玥,“温小姐似乎很喜欢观察人,或者问跟谁熟不熟悉这种听起来带着点隐私性的问题。”

    温玥脸色稍顿,对上郁知意似笑非笑的眼神,心中顿时升起了警铃。

    郁知意也不管她,唇角始终噙着一抹笑意,可眼神却不再是温温和和好说话的模样,“电影才刚刚拍摄,接下来有四个月的时间我们一起共处,希望合作愉快。”

    温玥僵硬地笑了笑,“当然,合作愉快。”

    郁知意没再说还什么,温玥是简宜带出来的影后,她的性情如何,简宜早就跟她说过了,她能感觉得出来,温玥对自己带着点敌意,虽然大多数时候表现得很友好,但说话的时候,还是会克制不住表现出来。

    这没什么,这两三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尤其身处娱乐圈,郁知意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上,永远有人看你不顺眼,即便你觉得自己和对方八竿子也打不着,毫无关系。

    她已经言尽于此,希望温玥后面,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不然,也别怪她不客气。

    傍晚,霍纪寒来接郁知意回家。

    她脸上的妆容卸净,只留了一条细细长长的眉毛。

    为了拍摄许沅君,更好的还原许沅君的人物形态,郁知意把自己的眉毛剃光了,还是霍纪寒帮她剃的,这会儿画了一条细细长长的柳叶眉,即便卸妆了,身上还总还遗留着一股许沅君的风韵。

    打她进了车里之后,霍纪寒就一直盯着她看。

    郁知意系好安全带,才笑问,“为什么总是看着我。”

    霍纪寒轻捏着郁知意的下巴,“知知,总觉得你哪有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霍纪寒抿了抿唇,指腹擦掉她唇边的口红,“拍戏结束了,不能再做许沅君,你要做我的知知。”

    郁知意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的唇膏有点浅淡的红色,擦上去显得嘴唇更加红润一点。

    她这一笑,霍纪寒就不太开心了,笑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的话,说错了?

    郁知意坐在副驾驶上不动,“你靠过来一点。”

    霍纪寒依言靠过去,郁知意啪叽一声,在霍纪寒的脸上亲了一口,也成功留下了一个浅淡的唇印,“许沅君才不会这样,只有你的知知才会这样对你。”

    霍纪寒足足愣了好几秒钟,看着女孩笑吟吟的模样,伸手一摁下座椅边的按钮,副驾驶的座位瞬间被压下去一小半,他把郁知意刚刚涂上不久的唇膏吃得干干净净这才放过人。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嗯,后面的车子,在摁喇叭了。

    霍纪寒不爽地把车子开了出去,萧景疏的车子从旁边经过的时候,从对方半开的车窗看过去,还能看到对方转过头来含笑的眼神。

    郁知意微囧,自觉调戏霍纪寒调戏得过分了一些。

    但也怪他!太不经调戏了!

    窘迫地擦掉霍纪寒唇瓣上浅淡的红色,车子开在暮色之中,缓缓回去。

    霍纪寒照例问了郁知意在剧组的近况。

    跟温玥那点不大不小的小矛盾郁知意没提,自然也没有提自己一个镜头拍了三个小时的事情。

    却和霍纪寒说了第一天拍摄的心得,说了和以前拍摄电视剧的不同感受,也说了剧组的工作人员也好相处。

    “总之,我觉得收获很大,觉得很开心。”郁知意最后一句话总结。

    霍纪寒能感觉到郁知意语气里的开心,心情自然也被感染了,“开心就好,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郁知意点头应下来,“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妙妙[快穿]〕〔女修重生指南〕〔诡秘之主〕〔木叶之团藏〕〔我家夫君惹不起〕〔伏天氏〕〔第一序列〕〔恶魔公寓〕〔精灵掌门人〕〔超级无敌强化〕〔剑骨〕〔诸天欧神系统〕〔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佣兵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