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妖孽狂医〕〔御前心理师〕〔月白传奇〕〔我有百万神兽军团〕〔诸天邪道〕〔十方葬地〕〔帝少的燃情宠妻〕〔重生之修罗皇后〕〔龙血战魂〕〔蚀骨强宠总裁妻〕〔交错的失乐园〕〔霸者三国志〕〔神秘老公蜜宠妻〕〔元始之章〕〔妖孽狂医〕〔不良太子妃:公主〕〔护花神豪〕〔浪子邪医〕〔我不当冥帝〕〔我原来是富二代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第六十七章 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郁知意睡得并不熟,在霍纪寒的手碰上她的脸颊时,她就已经醒了。

    只是……被人这样温柔的摸着脸颊,而这个人还是霍纪寒,她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睁开眼睛,而她更想不到的是,对方会在这个时候亲吻自己的嘴唇。

    心跳不正常,是不可避免的。

    脑袋像被一层层浪花,一下一下地拍打着。

    即便闭着眼睛,她还能感觉到,床边有一个人,正在看着自己。

    郁知意当然不敢睁开眼睛,天人交战了好久,还是决定继续装睡。

    这一装,还真的就这么睡过去了。

    霍纪寒当然也不知道,他的睡美人,在床上经历了什么样的天人交战。

    眼见郁知意真的睡过去,霍纪寒起身,还不忘将不情不愿的爱斯基带出了门外。

    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他却播出了一个电话。

    那边,正在抱着老婆睡觉的赵宇不耐烦地接起电话,听到电话那头霍纪寒的声音,吓得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二少!”

    旁边的女人被他的动作吓得醒过来。

    赵宇赶紧安抚老婆,一边起身。

    这边,霍纪寒站在郁知意家里的阳台上,看着小区里灯火灰暗,“你去查查,我这里的电梯怎么回事?”

    难得听到霍纪寒这么正经、严肃、理智的声音,赵宇的心里心里一阵咯噔。

    几分钟之后,霍纪寒挂断电话,在门口静静站了一会儿,等身上的寒意散得差不多了,他才回到郁知意的床边坐下。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床上熟睡的女孩。

    虽然工作人员说了,是意外,但是,他依旧会去查,如果真的是意外就好,若是有人想要伤害知知,他绝对不会放过。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觉之前,经历了一场从未有过的天人交战。

    也或许是那个让她带着失序的心跳的轻吻。

    郁知意又做了一个梦。

    这一次的梦境,再也没有那些让她感到害怕和疲惫的东西。

    帝京的初冬,爱斯基在窗台上晒太阳,她在宽大的秋千椅上看书。

    门口突然打开,霍纪寒从外面走进来。

    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像分别已久的恋人。

    她站起来,霍纪寒朝着她走过来,不等她说什么,对方用力地抱住她。

    知知……

    知知……

    一声又一声,低沉悦耳的呼唤。

    她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像是热恋中的情人一般,他们凝望、拥抱,然后亲吻……

    温软又缠绵的感觉。

    直到,呼吸越来越困难。

    郁知意像被什么吓到了一般,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睁开眼睛,满室清辉。

    迎目对上一双与梦境里完全一样的双眸。

    郁知意一愣,一抹滚烫不受控制地从脖子染上了脸颊,延至耳后。

    霍纪寒怎么还在她的房间里?

    相比郁知意脸色可疑的红晕,霍纪寒神色比较愉悦,“知知,你醒了?”

    郁知意克制住体内升起了那一股燥热,拉了拉被子,欲盖弥彰地盖住自己,只露出一双仍带着水雾的眼眸,“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她一说完,才看到霍纪寒的双眸,虽然依旧清亮,但眼底却有着淡淡的乌青和憔悴。

    显然是一夜未睡。

    心里的那一点不自在和害羞,一下子被冲散了不少,郁知意拥着被子坐起来,“你是不是都没有回去睡觉?”

    霍纪寒点头,“我怕你一个人害怕。”

    末了,又赶紧补充道,“我一点也不困。”

    霍纪寒确实没有说错,他的确不觉得困,不说他自己本身就有失眠的毛病,让他看郁知意一夜,又岂会犯困。

    曾经,在失眠的夜里,对他而言,长夜漫漫,如同没有尽头,而今夜,坐在郁知意的床边,看着郁知意睡觉,却让他觉得,几个小时候的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

    郁知意心软得不行,像是被人捏住心间最柔软的那一点似的,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霍纪寒低声道,“而且,我习惯了。”

    习惯了……

    郁知意这才想起,对方有失眠症,这一下,丝丝心疼在心间泛起,一时百味杂陈。

    “你要不回去休息休息吧?”

    霍纪寒摇了摇头,却发现她脸色的异常,不解地看着郁知意,“知知,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这一问,梦境里的记忆又重新被翻了出来,还有……还有昨天晚上睡前的那一幕,郁知意微囧,忍不住抬头瞄了一眼霍纪寒的唇瓣,看起来……好像很软的样子。

    她这副奇怪的样子,霍纪寒不明所以,“知知?”

    郁知意甩掉脑袋里七七八八的想法,欲盖弥彰地低头,“没事,我有点热。”

    说完,她也不等霍纪寒说什么,拥着被子翻身下床,“我先去洗漱。”

    霍纪寒看着匆匆跑进洗手间的女孩,不解地皱了皱眉头。

    若是细看,或能看出几分委屈的味道。

    不明白为什么知知醒来之后,就对他好像避之不及的样子。

    赵宇接到命令,一早就带着早餐在霍纪寒家等待。

    得知二少在郁小姐家度过了一夜,赵宇还倍感欣慰,觉得他家二少的春天是不是来了。

    但是,看到从对门走过来,神色郁闷不解的人从他手里接走早餐的时候,赵宇的欣慰感,哗啦啦往下降。

    以他多年陪在霍纪寒身边的经验看,这绝对是心里不高兴啊。

    但这不可能啊,二少只要在郁小姐的身边,就没有不高兴的时候,这……

    对上霍纪寒只看得见早餐,看不见他自己的神色,赵宇非常有眼力见的闭口不言。

    郁知意坐在餐桌上,看着霍纪寒熟练地用她家的微波炉热早餐的样子,觉得有些不真实。

    想当初,对方还是一个不会用家用电器的人。

    清晨,他就在自己家里的厨房忙碌,白衬衫卷起了半截,露出一片小臂。

    郁知意坐在椅子上,愣愣地看着。

    直到对方端了一小碗粥,放到她的面前,“好了,可以吃了。”

    说着,又摸了摸白碗的边缘,“不过还有点烫,再等一下也好。”

    “嗯。”郁知意接过碗筷,低头,心不在焉地搅拌着碗里的米粥,直到霍纪寒也在对面坐下来。

    郁知意的心里有一股冲动,在强烈地滋生着。

    她忽然抬头,“霍纪寒?”

    霍纪寒的心里还在纳闷,知知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这会儿听到叫声,也抬起头。

    女孩双眸望进他的眼里,“霍纪寒,你喜欢我吗?”

    霍纪寒一愣,还没怎么的,一抹晕红,从脖子染上了整张脸颊,衬得那张原本就有些过分白皙的脸,越发明显的红。

    霍纪寒首先的反应是无措的站起来,勺子筷子七七八八都掉在餐桌上,哐啷哐啷,发出突兀的声音。

    “知知……”他神色惊惶无措,但眼神里却是炽烈的欢喜。

    郁知意看见了,红着脸,执著地看着眼前似乎拿错了剧本的男人,“你喜欢我么?”

    霍纪寒望进她的眼里,炽烈深情都涌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眸,紧张又无措地,“喜欢。”像是害怕回答晚了一分钟,就不能显示自己的诚意一般。

    霍纪寒重重地点头,急切地看着郁知意,恨不得立刻找出一千一万种方法马上证明自己的话。

    郁知意笑了,“霍纪寒,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轰的一声……

    霍纪寒长这么大,从未有过如此时此刻一般,无措却狂喜的时刻。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眼底聚起的骇浪惊涛,都汇聚在那双深邃的眼眸里。

    他走到郁知意的身边,紧紧抓着她的手,单膝半跪在郁知意的旁边,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仰望着她,克制的声音隐含着一丝轻易觉察的颤抖,“知知,你要说话算数,不能反悔。”

    ------题外话------

    好啦,告白啦,接下来就是甜甜甜甜甜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都市之佣兵战神〕〔武道雷神〕〔继承罗斯柴尔德〕〔异界火影战记〕〔神陨记〕〔这个仙尊真憋屈〕〔精灵掌门人〕〔大明星超级时代〕〔捡到个男神〕〔趟过职场这条河〕〔诸天商贩〕〔反派今天也很乖〕〔牧总,您未婚妻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