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婚王妃很逍遥〕〔绝品透视高手〕〔长在春风里〕〔快穿小黑屋拯救黑〕〔暗月纪〕〔神话少女〕〔楚潇虞歌〕〔半缘修道半缘君〕〔港乐时代〕〔绝世神皇〕〔一世独尊〕〔骨狸〕〔诸天剧透群〕〔地球求生指南〕〔从特种兵开始崛起〕〔一眼定情:冷少甜〕〔重生萌王穿越万界〕〔当青春遇上藏青蓝〕〔重生之人不为己〕〔灭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00 他在时光深深里(1更)
    郁知意在看过那些墙上的照片之后,猜想过,也许,霍纪寒是在她高中的某些时候,因为一些她也许根本就不记得的事情有了联系。

    但是,她从未想过,自己和霍纪寒之间的联系,可以追溯到幼齿时期。

    而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甚至如今已经没有了多少关于那个时候的回忆。

    也不知道,有一个人,可以这般,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将她镌刻在记忆之中,十年如一日,珍惜呵护。

    记忆的匣子在打开,里面飞出一串串关于一个男人守护十六年的秘密和爱恋。

    那一年,杏花开似雪,五岁的小知意,有一个叫做帝京的夏天。

    五岁的小知意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最热最热的夏天到了,不用上幼儿园,可以在爸爸的陪同下坐飞机,飞上高高的天空,从窗子里看到棉花糖一样的白云一朵一朵的,一觉醒来之后,来到一个叫做帝京的城市,跟奶奶度过一个暑假,还有安安跟她一起玩。

    今天,奶奶带她和安安去了动物园,看到好多绘本上的小动物,她还和安安给它们喂东西了,下午回家,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告诉爸爸了。

    可是,爸爸又跟妈妈吵架了。

    “你就不能跟女儿说一句话?”

    电话里传来妈妈远远的声音,“我忙,有你不就行了么,知意跟你比较亲。”

    “苏清,知意也是你的女儿,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我没说她不是我女儿。”

    “就算你为了当年的事情怨恨我,但孩子是孩子,我们是我们……”

    高兴的心情,一点一点变得低落。

    郁知意瘪了瘪嘴,有点想哭,她在家的时候,爸爸妈妈总是吵架,她不在家的时候,爸爸妈妈也总是吵架。

    她每次打电话回去,妈妈都不跟她说话。

    她觉得帝京好玩,有奶奶和安安,可是还是会想念妈妈,每次看到婶婶对安安这么好,她也想让妈妈对自己这么好。

    挂断了电话之后,小知意觉得心里很难过,虽然,她才五岁,大人们都说,小孩子不明白什么是难过和委屈,可她是知道的,就是想哭,又不想让大人看见的那种。

    是不是,如果自己消失不见了,爸爸妈妈就不会因为她而吵架了?

    小知意将果盘里的两个苹果,两包饼干放进小书包,背起来,趁着奶奶不注意,偷偷溜出门去了。

    她想一个人静一静,电视剧里的那些漂亮姐姐总是喜欢说,不开心的时候,一个人静一静就好了。

    她只是趁着奶奶和安安睡午觉出去静一静,天黑之前会回来的,不让大人担心。

    这些地方,小知意并不熟悉,但还是知道最近的公园是怎么去的。

    咦,小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一个漂亮的小哥哥。

    很漂亮很漂亮,小知意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哥哥,比安安给她看的叔叔年轻时候的照片还要漂亮,只是,小哥哥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而且,周围都没有人理他,他看起来,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小知意轻叹了一口气,是不是小哥哥的爸爸妈妈也和她的爸爸妈妈一样吵架了呢?

    她慢慢地挪过去,长椅的另一端坐下。

    小哥哥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不说话,又转回去,低着头,盯着地面看。

    郁小知意坐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忍不住,慢慢地挪过去,“哥哥?你不开心么?”

    小哥哥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是不说话。

    郁知意伸手戳了戳对方的胳膊,语气很低落,“哥哥,你的爸爸妈妈呢?”

    这下子,小哥哥终于有了反应,转过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小知意。

    小知意被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哥哥,你的爸爸妈妈也吵架了么?”

    “你闭嘴!”小哥哥恶狠狠地回头,瞪着她。

    小知意委屈极了,不敢在同龄人面前哭,但在小哥哥面前,却有些忍不住,突然觉得好委屈,瘪了瘪嘴,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一抽一抽的又努力忍着,鼻尖都通红通红的了,“我爸爸妈妈也吵架了,我也好难过,我不想让爸爸妈妈吵架的,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霍纪寒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会哭的小女孩。

    哦,对,他家没有女孩子,所以他没有见过,不过也见过别人家的女孩子,哪有人这样说一句就哭的,而且,他没有爸爸,他妈妈更不喜欢他,成天绕着那个捡来的弟弟转,他早就习惯了。

    这小女孩,她爸爸妈妈吵架关他什么事?

    霍纪寒有些不耐烦。

    但是,看到小女孩哭,还是有些心软。

    当然,八岁的他,还不能完全领会心软这个词,就是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不希望小女孩哭。

    粉粉糯糯的小女孩,穿着公主裙,梳着两条小辫子,他觉得挺可爱的,哭起来鼻尖红通通的,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胖嘟嘟的小脸蛋也变红了。

    霍纪寒指尖动了动,然后伸手,戳了一下小女孩的脸蛋。

    小女孩抽了抽鼻子,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他,有点像医院的电视里播放的愚蠢的动画片。

    一不小心,一个大大的鼻涕泡啪的一声吹破了。

    两个小孩,大眼瞪小眼。

    好丑,好脏。

    霍纪寒缩回手,有点嫌弃,可是看到小女孩的大眼睛,还是有些舍不得让那里充满了泪水,抽出纸巾,胡乱地擦到她的脸上。

    小女孩被这一阵动作弄得往后仰,“唔唔唔……”

    霍纪寒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把手里的纸巾扔过去,“自己擦。”

    小女孩变脸的速度可真快,刚才还哭哭啼啼的像他欺负了她一样,现在又哭又笑的。

    “谢谢哥哥。”

    声音又软又糯,像一棵粘牙的糯米团子似的。

    “哥哥,你真好。”

    霍纪寒一顿,唇角忍不住扬起,好像也不是那么烦人。

    他好么?

    别人都说他不好,说他有病。

    他没有朋友,被关在医院里,没人会跟他玩,他也不能去找别人,那些人,都太蠢了,他不想跟他们呆在一起。

    只有这个小女孩,无亲无故就凑上来,她的家人都没有告诉她,不可以跟陌生人说话么?

    旁边的小女孩慢慢凑近,“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霍纪寒一僵,脸上的笑意忽收,他笑了么,开玩笑?

    小知意真诚地奉劝:“哥哥,你不要难过了,我现在也不难过了,奶奶说,大人有大人的烦恼,我们小孩是不懂的,小孩应该开开心心,不要因为大人的烦恼而不高兴,所以,你也不要不高兴。”

    霍纪寒低头沉默着,不说话。

    小知意瞧着小哥哥似乎不太想说话,也没有在他旁边聒噪,但直觉小哥哥的心情不好,她就默默地在旁边坐着,一会儿低头想着爸爸妈妈,一会儿转头去看小哥哥。

    霍纪寒觉察到小女孩一直没有离开,转头去看她。

    小知意也转过头,大眼睛眨巴着,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霍纪寒眼眸微闪,小少年的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他没有见过天使长什么样,但他觉得,如果天使是美好的东西,也许和眼前的小女孩是一样的吧。

    他孤独太久,此刻的明灿灿的笑容,却让他想要接近,想抓在手里,不放手,让她一直对自己笑。

    八岁的小少年,还不知道什么是占有欲,却第一次有了想要拥有的陌生而美好的东西。

    小知意见小哥哥总是盯着自己看,但他好像很失落的样子。

    再挪过去一点,小拇指勾了勾对方的小指头。

    霍纪寒一颤,愣愣地看着一只肉嘟嘟的小手勾住自己的手指头。

    软软的,暖暖的。

    小女孩软糯糯的声音在他耳边飘荡着,“手指头,勾一勾,不开心全都飞走啦。”

    少年的心,像是豁开了一个口子,一缕缕鲜明的阳光洒进来,慢慢驱散里面的阴霾和黑暗。

    霍纪寒低垂着头,慢慢的,将勾住自己的小指头包进了手心。

    小知意仰起头,对小哥哥甜甜地笑了。

    也不知道多久之后,两只小手还没有分开,天空中传来轰隆隆的雷声。

    小知意吓了一跳,“哥哥,要下雨了。”

    霍纪寒问,“你要回家了么?”

    小知意犹豫了一下,她已经静了很久了,还有哥哥陪她,她现在已经没有不开心了。

    点头。

    霍纪寒一言不发。

    小知意为难地问,“哥哥,你不回家么?”

    霍纪寒低头,小声地说,“我没有家。”

    他不回家,要呆在医院。

    今天避开所有的保镖逃出来,现在,他们应该知道了,乱成一团了吧?

    小少年的心里划过一抹痛快,想起那些人愚蠢的样子,就感到一种报复的快感。

    对于小知意来说,没有家,就意味着是孤儿,小哥哥太可怜了。

    心里的那一点勇气被激发出来,“小哥哥,那你跟我回家吧,我有好多玩具给你玩。”

    霍纪寒说,“我不玩玩具。”

    那是小孩儿的玩具,霍家的孩子,从不碰那些东西,哦,不,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小时候也想碰过,但是妈妈没给过她,倒是给霍修臣那个讨厌鬼买了一箱又一箱。

    他讨厌那些东西,把霍修臣最喜欢的一个汽车模型扔进了别墅外的水沟里。

    看着他哭,看妈妈哄他,心里却没有报复的快感。

    小知意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转瞬就笑了,“小哥哥,我陪你玩。”

    霍纪寒倏的转头看小女孩,小女孩眯着眼睛笑,手指头一掰一掰地,“我会唱歌哦,还会跳舞,会讲故事,奶奶还说,带我和安安去海洋馆,小哥哥你去过海洋馆么,听说那里有好多鱼,大鲨鱼都有……”

    小知意喋喋不休,小少年就安安静静听她讲,唇角渐渐扬起笑意。

    她一定是小天使吧,不然为什么这么可爱?

    在小少年的认知里,人类,是肮脏而不可爱的。

    可最后,两个小孩还是没有回得去,夏天的雨,说下就下,小知意和霍纪寒跑进了公园里一个用来装饰的电话亭躲雨。

    天空中有雷声打下来,轰的一声,闪电在乌云笼罩的天空下,划过一道恐怖的光。

    “哥哥,我怕。”小知意瑟瑟发抖,紧紧攥住少年的上衣,腰间的布料,被她的肉嘟嘟的小手,握得一片皱巴巴。

    “别怕,哥哥保护你。”

    小少年脸上有着超出年纪的冷静,稚嫩的脸庞满是认真,眼神里是坚毅的责任感,无声将双眼湿漉漉的小女孩护在怀里。

    小知意不害怕了,被小少年抱在怀里,小手紧紧攥着哥哥的上衣,直到,雨势渐渐小了下来,只有淅淅沥沥的细丝。

    可怕的雷声,渐渐停息,闪电也不见了。

    小知意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哥哥,我饿了。”

    霍纪寒哑然,这个他没有办法解决,甚至身上连钱都没有,无声地皱着眉。

    小知意想起自己的包包里还有零食,一股脑倒出来,扬起小脸,“哥哥,我有吃的。”

    霍纪寒帮她撕开饼干的袋子,小知意正要咬一口,忽然停下,用力地扳开了一半,踮着脚尖举到身量比自己高了很多的小少年嘴边,“哥哥,给你。”

    霍纪寒一顿,甜腻腻的味道,沉默了一会儿,他低头,轻轻咬了一口。

    分享成功,小知意很兴奋,把剩下的一下半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笑容甜甜的大大的,嘴角残留的巧克力碎屑,让她看起来像只偷吃的小花猫。

    小少年伸手,将她唇角的饼干碎屑擦掉。

    小知意瞧见了,一把拉过少年的手指,吮了一下上边的饼干碎屑,“不能浪费。”

    小少年一顿,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指尖,来不及抓住心里一闪而过的情绪。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手很脏,从四岁的时候,用这只手亲自了结了一条生命开始,这只肮脏而血腥的手,再也洗不干净,连吃东西,他都尽量避开。

    此刻,他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指尖,上面还残留一点点碎屑,他放在唇边,尝到了甜甜的味道。

    眨眼间,小女孩又拿出一个大苹果,“哥哥,这个给你。”

    对上小女孩灿烂的笑容,霍纪寒愣愣地接过,放在手里端详。

    小知意说,“哥哥比我大,要吃大个的,我吃小个的。”

    霍纪寒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郁知意,奶奶叫我知知。”

    那时候才五岁,人的记忆,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消失,郁知意对当时的事情,并没有太多印象了。

    唯一记得的,是五岁那年来帝京,偷偷跑出门,带回来了一个小哥哥,而小哥哥在第二天她醒来之后,就不见了,奶奶说,她哭了好久,就算找来街坊的邻居哥哥哄她,她也闹着说不是不是。

    听霍纪寒谈及,记忆的口子慢慢流泻出了一些久远的微光,但很多细节是很难记得了。

    郁知意坐在沙发上,心里有种奇异的感觉,“你那时候对我那么凶么?”

    霍纪寒一顿,低垂着头认错,但依旧不放开郁知意的手,“对不起。”

    郁知意笑,“原来我小时候这么大度?”

    还这么可爱?

    霍纪寒抿唇,郁知意问,“后来呢?”

    后来呢?

    霍纪寒当然还记得后来的事情。

    后来,郁知意的家人大概是发现她偷偷跑出来了,出来找他,也将他带回去了。

    在小女孩的恳求下,郁家暂时收养了他这个父母不在家的,而家又在城市的另一端的小孩。

    当天晚上,小女孩在睡觉之前,跑了客房问他,“哥哥,你一个人睡觉会还害怕么?”

    “害怕?”八岁的霍纪寒,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害怕的感觉了。

    哦,上一次那种害怕的感觉,已经是三四年以前事情了,也是在他被绑架的时候,一个人,拿着匕首,了结了那个看着他的成年人,然后,跟那个睁着眼睛死掉的人,在一起呆了一夜。

    那一夜之后,他再也不会害怕。

    可是,面对小女孩可爱的询问的眼眸,埋在被窝里的霍纪寒,有些想念那个软乎乎暖呼呼的小天使。

    他说,“怕。”

    小知意眼睛咕噜噜转了一圈,钻进被子里,像个大人一样,拍了拍霍纪寒的肩头,“哥哥不要害怕,我给你讲故事哦。”

    “嗯。”

    “你听说过睡美人的故事么?”

    “没有。”

    “那我给你将睡美人的故事吧,从前有一个国王……”

    说要给自己讲故事的小女孩,反而比他还要早睡着。

    霍纪寒还记得,那一天,他睁着眼睛到很晚很晚,看身边呼吸轻缓的小姑娘,就算睡着,她还履行承诺拉着他的手。

    软乎乎的小姑娘,让他第一次有了一种贪恋的感觉。

    可是,他知道的,明天一早醒来之后,就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小姑娘对他笑,像个小傻瓜一样哄他开心,给他讲故事,虽然是一个幼稚的故事,身边也没有这样温暖可爱的小天使了。

    第二天一早,霍家人找上门。

    郁知意没有醒来,霍纪寒不忍心吵醒睡得香甜的小女孩,将昨天她送给自己的红苹果拿走了,跟着霍家的人回去,再进入那个冷冰冰的医院,像一个精神病一样被关起来。

    而这一起,郁知意自然是不记得了的,她只记得,那个在公园里陪她的漂亮小哥哥,在她醒来之后就不见了。

    她哭了很久。

    而郁知意更加想不到,原来,她和霍纪寒的姻缘,竟然可以追溯到这么早的时候。

    “后来呢?”

    郁知意说,“那你怎么会有我高中的毕业照?”

    霍纪寒如实相告,“那时候,我还小,没有办法去找你,后来,在帝京也找不到你,几年之后,才在云城找到了你的消息,那时候,你已经高中,知知,我很想你。”

    但我不敢去看你。

    八岁那年的小天使,成了刻在生命里的记忆。

    那是唯一的温暖,不知如何形容的珍宝。

    沉默孤僻的少年,在日复一日的成长中,不知不觉长出了一个心魔。

    而心魔的源头,是那个从郁知意的家里,带回来的不舍得吃掉的红苹果,有一天腐烂了,被医院的医护人员趁着他不在,无心扔掉。

    八岁的少年,像一只被惹怒了困兽一样,差点将医院闹得天翻地覆,从此以后,没有他的允许,再也没人敢碰他的东西。

    而精神病的标签,也彻底被种下。

    可这一切,他不打算让郁知意知道。

    十六年之后,沉默孤僻的小少年已经变成深沉矜贵的青年,站在郁知意的面前,语气低沉,“知知,你别生我的气,你要是生气,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别离开我,偷偷拍你是我的不对,你别离开我。”

    郁知意没说话,呆呆地看着霍纪寒。

    刚刚高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她很消沉。

    孤僻、自闭、不合群、敏感、消极。

    初中的校园暴力,带来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了高中的时候,那是她最不好的时候。

    郁知意呆呆地看着霍纪寒,脑袋里一片空白,“霍纪寒,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我一定告诉你。”

    郁知意颤抖着声音,“我高二那年夏天,我站在云城和平大桥上,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不是你?”

    霍纪寒一僵,唇色发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无措地看着郁知意。

    “知知……”

    那一年,郁知意站在云城的和平大桥上,底下是滔滔江水,那一刻,父母不在身边,谁也不知道,一念之差,她想跳下去,她想死。

    可是,有个突兀的电话,救了她。

    郁知意固执地看霍纪寒,“是不是你?”

    她心里有个强烈的声音,告诉她,那个人,一定是霍纪寒,就是霍纪寒。

    霍纪寒终于点头,后怕一样地抓着郁知意的手,抓的郁知意生疼,“知知,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你不要吓我,不要再做那样的事情。”

    心里像是装个许许多多个吹得鼓鼓的气球一样。

    郁知意有点想哭,连霍纪寒抓得她生疼,她也像是没有感觉一样。

    “知知……”霍纪寒更加不安了,小心翼翼地抓着她的手。

    郁知意看着霍纪寒,眼眶似乎被什么蒙住了,眼前模模糊糊的,可她却笑了。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可她现在,什么也不想说,猛的抱住霍纪寒的脖子。

    她现在,只想抱他,用力地抱。

    原来,那段最不好的日子,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黑暗里独行,有一个人,他在时光深深里,不管她好或者不好,陪伴她度过任何一段看起来漫长无期的孤独岁月。

    如今,跨过山河原野,走过草木葳蕤,越过人海茫茫,她终于发现了。

    ------题外话------

    总算写到这里了,我发现自己好喜欢这种渊源颇深的回忆杀。

    写到这里,应该很清楚了吧。

    为什么知知会成为二少的心魔,为什么知知以后会宠二少宠得毫无道理,为什么二少会有这样的性格……关于两个人之间的许多,都可以解释的。

    但最可惜的是,二少再也拥有不了八岁那年,笑起来像个小太阳一样的小天使了,他的天使,已经在他不在的那段时间,被人毁掉了。

    ——

    知知:你小时候对我这么凶

    二少:对不起。

    知知:你对我这么凶,我还给你苹果和饼干吃,总感觉不太像……

    二少:因为以前你是小天使。

    知知:现在不是了么?

    二少:现在是仙女

    知知:……神仙是不能谈恋爱的。

    二少:(一把扯过)仙女掉入我怀里,天打雷劈也不许你回天上去了。

    天气预报:轰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诡秘之主〕〔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独步剑武〕〔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我从凡间来(这个〕〔万古神帝〕〔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