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界红包群〕〔三道阳关〕〔破碎荒武〕〔皇叔绝宠:特工冷〕〔超宠契婚:老公,〕〔物咏集〕〔快穿之悠哉大佬日〕〔三生梦千年〕〔江先生,时光与你〕〔回到大唐当皇帝〕〔催更大魔王〕〔七零甜妻太撩人〕〔报告总裁爹地,妈〕〔超品农民〕〔我真没想入赘〕〔电子厂里开始的爱〕〔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水浒将星系统〕〔娱乐圈最后一个女〕〔都市超级医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06 知知,你要对我负责一辈子
    两人都没对那晚的事情说什么,但都明白彼此的意思。

    后来,郁知意悄悄关注了一下网上的消息,那位黄总,断了一条腿。

    轻叹了一口气,郁知意却依旧有些不放心。

    霍纪寒的偏激,让她感到隐隐的不安。

    他平日里不显山露水,在她面前的时候,总像一个最好的恋人,甚至,有时候,还像一个孩子一样,又粘人又霸道,没有任何攻击力,让人心软得只觉得他全世界最好,他说什么,都答应他。

    但一旦遇上跟她有关的一些事情,霍纪寒便会轻易变得偏激,郁知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或许,就像别人害怕的那个霍家二少把。

    没有安全感。

    他将她看得太重。

    这无疑是好事,任何女人,都希望另一半将自己当成生命里的唯一。

    对自己好,对自己上心,甚至把放在第一位。

    可是,倘若对方因此而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情,这也不是任何人愿意见到的。

    即便霍家权势滔天,或许霍纪寒也不是第一次顶风作案,可那是她爱的人,担心,是不可避免的。

    郁知意轻叹了一口气,将电脑的网页关掉。

    《佳人曲》拍完之后,郁知意这段时间,暂时彻底闲了下来,除了偶尔回学校上课,就是去话剧组。

    随着《战歌》的播出,沈清歌这个角色,让她获得了不少粉丝,如今回学校,已经不像以往那样平静,会有一些陌生的同学跑过来跟她合影,或者远远地看见她,也会感到惊喜。

    学校里也不缺乏她的粉丝。

    平静被打破了之后,郁知意才发现,原来,情况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让人感到紧张和不安。

    这世上,的确不乏恶意满满的人,但大多数,其实并没有带着恶意去观察世界。

    *

    拍戏结束之后,郁知意找了个时间去看夏清心。

    她的状态很好,好到连夏清心都感到不可思议,“前段时间,网上的事情我也关注了,那段时间,我挺担心你,但你似乎没有找我的打算。”

    郁知意捧着水杯喝了一口水,微微笑,看起来也算是轻松,“还好,刚开始的确有些不适应,但也只是不适应,有一些紧张而已,我原本也觉得,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但其实想想,也许,事情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你说得对,其实大部分,是心理紧张造成的假象罢了,其实事情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你能这样想很好。”夏清心说。

    郁知意低头想了一会儿,说,“以前觉得,自己心里承受不来,一直囿于过往的那些回忆里,觉得好像,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再也没有比这天大的惨事了,人的经历不足,就容易扩大自己的悲伤,自己找了个钉子,将自己钉在了名为惨烈的十字架上,现在再想想,其实大可不必,生活也是充满希望的,甜的,终比苦的要多一点。”

    最重要的是。

    郁知意低头抚着手里的杯子,唇角不自觉扬起一抹笑意。

    最重要的是,有个人,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不介意她的过往,并无声地陪她度过了许多漫长岁月,而那些岁月,都已经过去了不是么?

    别人说,遇上一个人之后,余生皆苦,唯有他是甜的。

    可对于郁知意而言,余生与他,应当都是甜的。

    夏清心静静地看着郁知意,唇角带笑。

    “知意,你真的变得很多,这段时间。”

    夏清心几乎有些不敢确定,如今的见到的这个温暖的女孩,是上一次那个惊惶无措地对自己说,想要彻底好起来的人。

    “是么?”

    夏清心点头,“你现在的状态,很好,看来,这段时间,在剧组拍戏,过得很愉快。”

    “还行,交到了几个谈得来的朋友。”

    “和你男朋友过得很好?”夏清心笑问。

    郁知意一顿,点了点头,只要想起霍纪寒,她的脸上不自觉变得温柔,有笑意,发自内心的。

    让人可以感受到阳光一般。

    “嗯,他真的很好。”郁知意说。

    夏清心笑了,“果然,爱情才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人类要抚平创伤,需要经历五个阶段。

    首先是反抗,强烈的情绪对抗,过度的情绪反应。

    其次是否认、麻木,否认创伤的存在。

    再次,是侵入式再体验,不断地反复地回忆,在噩梦中与过去对抗,反反复复。

    然后,是理解,开始理解,过去的事件,对于人生的意义,不再一昧地反抗,而是看到,所谓创伤,给生命带来的好的或者不好的影响。

    最后,才是抚平它。

    如今的郁知意,大约已经进入了第四个阶段。

    *

    “肖晗最近在忙什么?”

    郁知意结束拍戏之后,宿舍的四个女孩,终于有机会聚在一起,出来一起逛逛。

    “没什么。”肖晗搅了搅杯子,“最近在各个剧组里跑来跑去,拣拣一些没人去演的小配角来演。”

    “哇哦。”莫语撑着下巴,羡慕:“是不是可以看到好多小哥哥?”

    肖晗笑了,睨了一眼对方,“想太多了,像我们这种一整部剧,出场没有几个镜头的小配角,也就是路人而已,哪能见到主演啊,就算见到了那也是远远看着,哪能上去。”

    “可我一想到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跟爱豆出现在同一部剧里,我做梦都能笑出来啊。”莫语一脸花痴。

    肖晗扯了扯唇角,“那你去拍戏啊。”

    莫语:“我能演什么,吃货么?”

    几个人不约而同笑出来,“难得你还有自知之明。”

    肖晗喝了一口咖啡,笑说,“像我们这种跑龙套的,个中心酸只有自己知道,哪像知意啊,一出来就是莫导的女主角,前段时间《战歌》热播,我看微博上天天嚷着沈清歌,现在可红透了半边天,我在剧组里打酱油都还听到大家议论知意,连我们导演都说沈清歌活了,如果以后这部戏翻拍,知意饰演的沈清歌,绝对是经典。你羡慕我干嘛,还不如去羡慕知意,知意都能跟季舒望一起打游戏了。”

    郁知意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谭晓说,“知意那是十八班武艺傍身,实至名归嘛。”

    莫语摆摆手,嘿嘿笑着不在意,“知意那是羡慕不来的,干脆不羡慕了。”

    肖晗转头看郁知意,“对了,你现在《佳人曲》也拍完了,你有再接别的戏么?”

    郁知意顿了一下,摇头,“没有,我前两天和陈老师说了,接下来应该会带着话剧组的组员们准备后面的话剧表演。”

    “真的不考虑进娱乐圈,在接几部戏什么的?你现在这么红,肯定有很多导演来找你吧,难道要学着别人急流勇退?”肖晗看着郁知意笑了,“你还没有到急流勇退的时候吧?”

    “哪来的什么急流勇退。”郁知意笑了,“是真的有话剧要排。”

    “那你以后还会去演戏么?”

    郁知意一顿,心态跟从前相比,已经有了一些变化,喜欢表演,是一件非常确定的事情,影视剧和话剧表演的诧异,是两种不同的体验,她不否认,即便从一开始拍《佳人曲》是个意外,但这段时间,也乐在其中。

    此刻的郁知意也许尚未觉察,她不是不喜欢大屏幕而拒绝拍戏,而是不喜欢拍戏之后造成的“明星效应”,但其实却非常享受拍戏的过程,在不同角色身份中获得的体验,比面对这个复杂的,恶意满满的世界,要轻松得多。

    郁知意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如果还有感兴趣的角色,还有导演来找我,也许会吧,目前主要还是放在话剧上。”

    “也是。”肖晗点头,“你男朋友不是那谁么,如果你想要去拍戏,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郁知意说,“这和他没什么关系吧。”

    虽然当初告诉谭晓她们自己有男朋友的时候,肖晗并不在,但是宿舍群里偶尔还会说几句,肖晗自然是知道的,但郁知意并不太喜欢别人这么说。

    肖晗笑了,挽住郁知意的胳膊,“开个玩笑嘛,谁叫你交了这么个高富帅男朋友,让人羡慕一下都不行么?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消息或者导演可以介绍给我的?”

    郁知意顿了一下,想起前不久简宜跟她说的一件事,“如果你真的决定进娱乐圈,我倒是可以跟你说一个消息,嗯,知道《盛世长安》么?”

    几个人都不由得愣住了,“那不是很久以前,好像有两年了吧,说要开拍的一部戏么,好像审核出了什么问题,这事儿热闹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又无声无息地没了消息,那小说妈呀,写得规模宏大,我看过!怎么,要开拍啦?”连谭晓都双眼放光了。

    郁知意点头,“嗯,我听说了,最近正在筹备,是李正和执导。”

    “真的?”肖晗凝眉问。

    “嗯,他们已经在筹备选角的事情,肖晗,如果你有意愿的话,可以提前准备,去试角,里边的人物很多,能拎出来的都不是打酱油的,你经纪人那边,没有给你消息么?”郁知意问。

    肖晗眼神微黯,语气多了几分苦涩,“我经纪人手底下还有好几个演员呢,有些事情,就算他知道了,也未必能想到我,知意,谢谢你啊。”

    郁知意摇了摇头,“这条路,原本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总之好好演戏,好好打磨角色,认真对待,观众会发现你的闪光点。”

    “是啊是啊,现在的观众眼睛可毒啦,流量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啦,演技好人品好才是王道。”谭晓和莫语附和。

    肖晗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唇角有那么一丝苦涩。

    郁知意当然可以这么说,毕竟,在这条千万人竞逐的路上,她几乎已经走到了至高顶点,所以她可以轻飘飘地说,好好努力就会有收获这种话,可没有跑过龙套的苦,出道即是巅峰,怎么会明白她们这种小角色想要在一部片子里露出一个镜头的难,甚至,即便去认真演戏了,最后还不是有可能会被删掉镜头么?

    更何况,还有那么些人用些不正当的手段往上爬呢?

    有人一出生,就在起点艰难爬行,可有人一出生,就已经落地在终点,根本不给那些努力爬行的人机会。

    这个世界,就是那么不公平。

    “行了,先别说了,难得一起聚聚,先好好吃一顿。”

    接下来倒也不怎么说演戏的事儿,肖晗说要减肥,没怎么动筷子,吃得最酣畅淋漓的大概便是郁知意和莫语了。

    这家餐厅是一家休闲餐厅,谭晓拿了他哥的会员卡来吃的,席间还叫了一些清酒。

    几个人好久没有这么聚在一起了,都不由得有些怀念,嚷嚷着吃饱了之后还要去ktv唱歌。

    席间,谭晓去了一趟洗手间。

    她喝得有点多,虽然不至于大醉,但原本白皙的脸颊,此刻已经有些酡红,配上一头波浪的长卷发,一条小露香肩的一字裙,整个人都显出几分妩媚的味道。

    至少,对于同样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的白皓宇而言,确然如此。

    “小心。”

    谭晓洗了个手,脑袋有点晕,转身的时候,差点往前一栽,堪堪扶住了门口,但手肘已经被一只手掌稳稳托住。

    白皓宇见到对方已经站稳了,很客气地放开了手。

    谭晓抬起迷茫的眼睛看了对方一会儿。

    她这会儿有点懵,反应不过来,那双大眼睛里沾了水雾,像只找不到方向的小鹿,迷离而清纯,有种说不出的,介于妩媚和清纯之间的美。

    白皓宇心头一动。

    谭晓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除了头晕,什么感觉也没有,觉得好像有点眼熟,不过那一点不明所以的眼熟很快被晕乎乎的脑袋挤走了,只觉得对方,长得挺帅的,笑了笑,“谢谢你啊。”

    白皓宇笑,“不客气。”

    谭晓盯着人家看。

    她这会儿喝多了,不自觉胆子就大了起来,赤裸裸地盯着人家看了好一会儿,眯着一双眼睛,抬手点了点对方的肩头,“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白皓宇低头看了一眼抵着自己肩头的葱白手指,有点心痒痒,笑了,“你不认识我?”

    谭晓似乎真的被对方问倒了,眼里有过一瞬间的迷茫,不过很快就消散,借着酒意更加大胆,“不认识,不过,从现在开始,我认识你了。”

    “哦?”

    白皓宇堂堂白家的大少爷,万花丛中走过,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单是往上赶的,不知道有多少人,这……还是头一回被一个女人调戏了。

    谭晓吃吃地笑了,自以为风情万种地看了一眼对方,一把拉下对方的领带,带着酒味的气息喷洒到白皓宇的脸上,“因为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人了。”

    包厢里的几个女孩久不见谭晓回来,担心她是不是喝高了睡在洗手间了,结果一出来竟然看到谭晓拉着一个男人,行调戏之举。

    太……石破天惊了。

    “晓晓!”莫语站在不远处,瞪圆了眼睛。

    谭晓被这一声叫声给转移了注意力,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眯了眯眼,“莫小语……”

    她连站都站不太稳,白皓宇扶住她。

    莫语和郁知意赶紧走上去,一把将谭晓拖过来,警惕地看着白皓宇。

    白皓宇倒没什么,只是笑了笑。

    莫语很想说让对方别打谭晓的主意,结果她这智障室友倒好,还对人家飞了一个媚眼。

    莫语实在没眼看了,赶紧把谭晓摁倒身后,小声问,“谁啊?”

    谭晓歪歪倒倒,也不知道她到底点了什么酒,喝的时候不觉得,这会儿后劲就上来了,咕哝着问,“谁啊?”

    莫语简直想打醒她,对白皓宇道,“抱歉啊抱歉,我朋友她喝高了。”

    白皓宇扬了扬眉,“没关系。”说着瞥了一眼谭晓,看起来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径自走了。

    莫语和郁知意将人拖回包厢,耳提面命,“谭晓晓,看你都做了什么蠢事,丢脸死你算了!”

    酒气上来,谭晓早就七荤八素的了,“嘿嘿,小帅哥……”

    莫语捂脸,一把罩住谭晓的脸将人拖回了包厢里。

    “怎么了?”肖晗迎上来。

    莫语一连羞愤:“她!她她竟然公然调戏男人!”

    肖晗看向郁知意,郁知意无奈摊手,“喝高了。”

    莫语看着趴在桌子上的谭晓,说,“不过,知意,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个男人,好像有点眼熟啊?”

    郁知意一顿,摇了摇头。

    莫语摸着下巴,嘿嘿笑了,“好吧,可能我对长得帅的人都眼熟。”

    肖晗、郁知意:“……”

    最后因为肖晗喝高了,宿舍的人去不了ktv。

    莫语和肖晗将谭晓送回学校,霍纪寒来接郁知意。

    得知郁知意有人要接,几次想要见到传说中神秘的霍二少的莫语当下拉着肖晗不走了,说什么也要看一看郁知意的男朋友。

    郁知意无奈,只有让三人一起等着。

    会所私密性比较高,郁知意驾着谭晓等人在等车的时候,霍纪寒的车子缓缓开来。

    车子在门口停下,驾驶座的车门打开,霍纪寒从里边出来,直接朝着郁知意走过来,“知知。”

    好像没有见到站在郁知意旁边的三个活体一样。

    闻到郁知意身上的酒味,霍纪寒亲昵地掐了掐郁知意的脸庞,“又喝酒了?”

    莫语在旁边看的眼睛都要直了。

    郁知意拉住他,保持镇定,半点也看不出被霍纪寒撩得心潮彭拜的感觉,“这是我的室友。”

    霍纪寒这才给予了少量的视线,对两个活人和一个醉鬼点了点头,“你们好。”

    他看起来彬彬有礼,疏离又客气,恰到好处,莫语花痴了一会儿,才一个劲点头,“你好你好。”

    十足十的小迷妹。

    肖晗倒是比较镇定,得体地笑了笑,“你好,我们是知意的室友。”

    霍纪寒点头,没再说什么,视线已经转回到郁知意的身上,“我们回去了么?”

    郁知意点头,转头对莫语说,“把晓晓送回学校吧,到了学校再跟我说一声。”

    莫语摆手,跟个老母亲似的,“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快走吧快走吧。”

    一边说,还破绽百出地对郁知意眨眼。

    只有郁知意懂得,莫语那眼神是什么意思--果然是高质量的男朋友啊!

    郁知意无声失笑,跟两个室友说了再见之后,被霍纪寒拉着上车。

    肖晗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垂了垂眼眸,没说话。

    “哎肖晗,你来搭把手,这醉鬼太重了!”莫语不堪重负。

    “哎……哦。”肖晗回过神来,和莫语一起将谭晓架进了出租车,车子驶离而去,肖晗问,“知意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了么?”

    莫语正担心着谭晓是不是不舒服了,“哎,姑奶奶,您可千万别吐出来啊……”听到肖晗的话也没大多理会的心思,“不知道啊,不过反正是恋人嘛……哎别!别吐我身上啊!谭晓晓你赔我衣服!”

    *

    郁知意虽然也喝酒,加上她酒量不错,所以并没有像谭晓那样那么快醉成一个酒鬼。

    不过,她不知道,不是她酒量不错,是后劲还没有上来,此刻只是觉得有那么一点头晕罢了。

    霍纪寒带她回家的一路上,她也不怎么说话,就乖乖地靠在椅子里,不知在想着什么。

    霍纪寒也不打扰她,只是时不时回头看一眼。

    直到车子已经停在了停车场下边,座椅上的女孩,已经闭着眼睛,呼吸轻缓,好像是睡着了。

    霍纪寒熄了火,只留了车内一盏小灯,光线很柔和,散在郁知意的脸上,让她的轮廓,变得愈发柔和了。

    霍纪寒就这么看着郁知意,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慢慢凑过去,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郁知意的脸颊:“知知,到家了……”

    郁知意被弄得痒痒,动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

    其实她没睡着,只是,懒懒的,整个人都不怎么想动。

    睁开的眼里还有些许迷茫,“嗯?”

    声音温软得像一把柔软的小刷子,在霍纪寒的心头挠了好几下,让他心痒得不行。

    终是忍不住,霍纪寒凑过去,再次吻住了郁知意。

    十多分钟之后,郁知意脸红地下车。

    嘴巴有点干,喝酒之后一路上生出来的那些晕乎,也不知道到底被吻走了,还是变深了。

    郁知意觉得自己,好像有些醉了。

    霍纪寒倒显得有些心满意足,牵着郁知意的手往电梯里走。

    到家之后,霍纪寒也不回自己家,跟着郁知意一起进门。

    “知知,难受么?”霍纪寒给她倒了一杯白开水,觉得她的脸,红有些不正常。

    霍纪寒知道,这大约是后劲上来了,不由得有些担心郁知意会难受。

    郁知意喝了一口水,轻轻摇了摇头,“还好。”

    霍纪寒把空了的水杯接过来,放在放在茶几上,坐在郁知意旁边的沙发上,抬手用指腹摸了摸郁知意的脸颊,“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郁知意说,“我酒量很好。”

    郁知意继续说,“我想喝酒。”

    霍纪寒轻轻笑了。

    脸颊痒痒的触感让郁知意动了动,眨了眨眼,“你笑什么?”

    霍纪寒认真地叮嘱,“以后我不在,不可以在外面喝醉,很危险。”

    这样子的郁知意若是被别人看到了,霍纪寒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介意让对方再也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

    知知的好,只有他才可以看见。

    郁知意并不知道霍纪寒心里的想法,倒事很乖巧地答应了下来,“嗯。”

    霍纪寒被她的乖巧安抚了,笑,“要不要再喝一点?我陪你。”

    郁知意眼睛蹭的亮了一下,然后想到了什么,一瞬间又黯淡了下去,“家里没有酒。”

    霍纪寒说,“我那边有。”

    郁知意表示疑问,霍纪寒笑了笑,“以前失眠的时候,偶尔会喝一点,现在很少喝了。”

    郁知意眼里果然有欣喜。

    “知知,要不要喝一点?”如果郁知意现在很清醒,没有被酒精影响得判断出现失误,一定会觉察到霍纪寒的声音里,此刻都是满满的劝诱。

    可惜她这会儿,虽然没有喝醉,但原先吃饭的时候喝下去的那几杯清酒,隔了这么些时间,也渐渐上头了了。

    所以,她想也不想就点头,“想!”

    霍纪寒向来什么事情都依着郁知意,要星星不给月亮。

    虽然郁知意也没有叫他要过星星。

    但这会儿,他难得没有立刻答应郁知意,“想要喝酒,要拿点什么来交换才可以。”

    交换?

    郁知意靠在沙发上,看了霍纪寒好一会儿。

    她这会儿,胆子大了不少。

    如果是别的时候,她可能会犹豫很久。

    但是现在……

    她红着一张脸对霍纪寒笑了一下,凑过去,亲了亲霍纪寒,“没有交换的,这个可以么?”

    霍纪寒眸色渐深。

    郁知意抬头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

    心口微微一滞,没再多想,圈住霍纪寒的脖子,再次吻了下去。

    最后,霍纪寒带着郁知意回了自己家里。

    拿了两个杯子,开了一瓶红酒,给每个人倒了一小杯。

    郁知意接过来喝了一口,对霍纪寒笑,“好喝。”

    他家里的酒,其实都是助眠的。

    虽都是红酒,但度数有点高,喝的时候不觉得什么,但后劲也有点大。

    霍纪寒只给郁知意喝几口,“不能再喝了,会醉。”

    “是甜的。”郁知意说,“你喜欢吃甜的。”

    霍纪寒眼神微动,看着郁知意脸上红晕更甚,声音低哑得不行,“知知,你给我吃么?”

    郁知意这会儿已经有些晕乎,愣了一下,然后点头。

    霍纪寒呼吸一顿,为了脑袋里,某个想法。

    开了个头,就有些收不住。

    简直要命。

    即便知道郁知意并不是这个意思,可,他还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郁知意可不知道霍纪寒的煎熬,趴在桌子上,晃着一只没了红酒的酒杯,吃吃的看着霍纪寒,霍纪寒说不给她喝了,她也不闹着继续要,乖巧得过分,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霍纪寒,“霍纪寒,你真好看。”

    霍二少向来觉得自己的颜值配得上知知,本來男人也不太喜欢别人说自己好看,但这会儿由郁知意说出来,他内心都是欢喜。

    对面说自己酒量很好的女孩,这会儿已经半醉了。

    全心全意地依赖她,心里眼里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

    霍纪寒无端生出了那么一些错觉,感觉,这世界上,只有他和知知两个人。

    这个想法一出来,他就控制不住的心潮澎湃了。

    不可否认,让郁知意喝点酒,他有自己私心。

    这种时候,女孩软绵绵的,心里眼里都是他,就算郁知意这时候说,要他的命,他都会亲手递过去一把刀,如果她不敢,他可能会自己把心剜出来,交给她。

    走过去,将郁知意拖起来,坐桌上与自己平视,霍纪寒眼眸渐红,声音低哑得像是含了一把沙子,“知知,所以你要保护好我,不能让别人觊觎我,知道么?”

    郁知意想了一下霍纪寒的话,然后认真的点头,“嗯!”

    “你要怎么保护我?”

    郁知意想了想,歪着头一点一点的,不知想起了什么,先笑了,像藏着什么秘密,低声说,“把你藏起来,谁也看不见,只有我能看见。”

    霍纪寒喉咙一滑,眸色深深地看郁知意,恨不得她把藏进自己的眼里。

    郁知意抬手去碰霍纪寒的眉眼,从眉眼,眼睛一眨不眨的,“哪里都好看。”

    碰了一下眉毛。

    碰了一下眼睛,霍纪寒下意识闭上眼睛,下一刻,感觉一片温软的触感,一触即离,酒香冲入鼻尖,郁知意细声说,“眼睛最好看,像有星星在里面。”

    霍纪寒不说话,只从他翻涌的眸色里看出那么些端倪。

    郁知意却像玩上瘾了是的,又去碰了碰霍纪寒的鼻尖,然后是嘴唇,轻轻戳了一下,“软的。”

    又戳了一下。

    郁知意笑了,又凑过来,霍纪寒知道她要做什么,果然,下一刻,女孩的特有的味道,和酒香一起冲入了鼻尖。

    郁知意像只是玩而已,并不深入,还做点评,“温柔的。”

    她脑袋里,想一搭,是一搭。

    趴在霍纪寒的肩头,说,“第一次见,就想藏起来,真好看。”

    霍纪寒心动得不行,在她耳边询问,“知知,你要不要我?”

    郁知意撑着湿漉漉眼睛看霍纪寒。

    不说话。

    霍纪寒又问了一次,“我这么好看,你要不要我?”

    郁知意这会儿爽快了,“要。”

    很认真地点头。

    霍纪寒咽了咽口水,胸腔里汇了一片洪水汪洋,差些全部决堤儿出,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样的心情。

    但就算他这会儿满心满眼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也还不至于禽兽到对着喝醉了的郁知意行不轨之事。

    乱七八糟的想着法子转移注意力,想在郁知意这儿得到身心的满足。

    幼稚地跟半个醉鬼说话。

    “知知,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

    亲了一口,霍纪寒又问,“最喜欢谁?”

    这次郁知意回答得没那么爽快,“奶奶……”

    霍纪寒皱眉,不满了,惩罚一样轻轻咬了一下她,认真地纠正,“你最喜欢我!”

    郁知意痛呼,“疼……”

    霍纪寒满脸歉疚,凑过去轻柔的亲了亲,“你最喜欢我,就不疼了了。”

    郁知意眯着眼睛笑,已经半醉不醒,“最喜欢奶奶,喜欢安安,还喜欢爱斯基……”

    霍纪寒不满了,非常不满!

    明明是最喜欢他。

    他想咬人,可是舍不得。

    轻轻掐了掐郁知意的脸颊,纠正,“不对,知知最喜欢我,最喜欢霍纪寒。”

    郁知意挣扎开,闭着的眼睛艰难地睁开,就这么沉静地看霍纪寒。

    霍纪寒凑过去,固执地纠正,“知知,说,你最喜欢我。”

    郁知意笑,眼睛眯了起来,像醉了,又像没有。

    “最喜欢奶奶,还有安安……”

    霍纪寒郁闷了,轻叹了一口气,正要行惩罚之举。

    郁知意忽然说,“最爱霍纪寒……”

    霍纪寒一顿,声音不觉有些颤抖,“知知,再说一遍。”

    郁知意:“最爱霍纪寒。”

    郁知意眼睛缓缓闭上,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趴在霍纪寒的肩头,“最爱霍纪寒,要给他最好的,最好的……”

    声音渐小,呼吸变得均匀,郁知意已经趴在靠在霍纪寒的肩头睡过去了。

    只有霍纪寒,还一眼不眨地看着她,最后,小心翼翼地在她的发迹边,落下一吻。

    *

    第二天,郁知意是在霍纪寒的房间醒过来的。

    刚醒过来还有点晕乎乎,反应不过来自己到底在哪儿,还是霍纪寒房间里熟悉的味道让她反应了过来。

    揉了揉有些晕的脑袋,郁知意坐起来。

    霍纪寒并不在房间里,她好像听到了外面细小的声音。

    起来,开门出去的时候,就看到霍纪寒蹲在沙发旁边,跟爱斯基人眼瞪狗眼。

    郁知意愣了一下,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有点想笑。

    还是霍纪寒很快发现了她的存在,转过脸来,眼里有些惊喜,“知知?”

    郁知意笑,“你和爱斯基在做什么?”

    霍纪寒走过来,爱斯基也跟着跑过来。

    霍纪寒先一步把狗挡在自己身后,伸出一只脚拦住要凑过来的爱斯基,“爱斯基不听话,我帮你教训它。”

    他自然不会告诉郁知意,他正在告诉爱斯基,知知最爱的人是自己,让它别缠着知知。

    郁知意笑了。

    霍纪寒摸了摸她的额头,“难受么?”

    郁知意摇头,微微顿了一下,脑袋里并没有将昨天的事情忘记了,不想还好,一想,对上对方的眼神,她这会儿,有点不自在了。

    霍纪寒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眸光流转间,都是温柔,“知知,你要对我负责。”

    郁知意吃惊了,“啊?”

    霍纪寒说,“我昨晚照顾了你,你说喜欢我,要对我负责。”

    郁知意:“……怎么负责?”

    霍纪寒抓住她的手,很认真,“知知,我们结婚好不好?”

    郁知意被结婚两个字砸中了脑袋,看着霍纪寒竟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霍纪寒昨夜洗了一顿冷水澡之后,结婚两个字,就在他脑海里反复出现,想了一夜,几乎未曾入睡。

    以前他没想过这个问题,可这个念头一出来,就彻底生根发芽,并在一夜之间长成了参天大树。

    结婚,和知知结婚的念头,疯狂增长。

    这样,知知就完全是他一个人的,所有觊觎之人,都师出无名。

    只要一想到这点,对于结婚一事,他就充满了期待,甚至已经在无眠的一夜之间,想过怎么举办婚礼,在哪里举办一系列问题。

    “嗯,知知,我们结婚吧。”霍纪寒把郁知意的指尖放在唇边亲吻,认真地说。

    “结,结婚……”郁知意一时讷讷,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我……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不愿意么?”

    不愿意么?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如果要结婚,对象是霍纪寒,郁知意问自己,她是愿意的,至少如今她觉得,如果有个人要与她共度一生,那个人,一定是霍纪寒。

    除了霍纪寒,谁都不可以。

    轻轻摇了摇头,郁知意讷着声音,“我,我只是觉得有点早了而已……”

    霍纪寒一时沉默。

    “抱歉……我……”

    没出口的话被霍纪寒打断了,他抬眸,认真地看郁知意,“是我太心急了,知知,如果你现在还不想,也没关系的。”

    郁知意心里忽然生出那么一点愧疚感。

    她其实不是不愿意,只是……感觉好像太早了,有一种如在云端,不踏实的感觉。

    霍纪寒依旧固执地看着她,询问的声音里带着那么点小心翼翼的试探,“知知,你一定会言而有信的对不对,你要跟我在一起,一辈子的那种,你会跟我结婚,不会丢下我,不要我的对不对?”

    霍纪寒每次这般固执的看着他,总让郁知意觉得,他像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小孩,急于证明自己的存在和重要性。

    郁知意每次都心软得不行,霍纪寒什么都不用说,只是这样固执地看着她,她就败下阵来。

    缓缓笑了,郁知意点头,“嗯!”

    霍纪寒得到安心的答案,咧嘴笑了,重复,“知知,你要对我负责一辈子。”

    郁知意:“……”还不能绕开这个话题了么?

    而且,该被负责的难道不是她么?

    霍纪寒扯开衬衫的衣领,让郁知意看见自己脖子上的痕迹,带着证据要求,“知知,你看,都这样了,你一定要对我负责!”

    郁知意瞄了一眼某个可疑的痕迹,虽然没印象自己做过什么,还是成功的脸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伏天氏〕〔九星毒奶〕〔超级工业霸主〕〔万古神帝〕〔武炼巅峰〕〔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贞观贤王〕〔魔临〕〔道祖,我来自地球〕〔超神道术〕〔魔法种族大穿越〕〔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