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婚王妃很逍遥〕〔绝品透视高手〕〔长在春风里〕〔快穿小黑屋拯救黑〕〔暗月纪〕〔神话少女〕〔楚潇虞歌〕〔半缘修道半缘君〕〔港乐时代〕〔绝世神皇〕〔一世独尊〕〔骨狸〕〔诸天剧透群〕〔地球求生指南〕〔从特种兵开始崛起〕〔一眼定情:冷少甜〕〔重生萌王穿越万界〕〔当青春遇上藏青蓝〕〔重生之人不为己〕〔灭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07 知知见到偶像了,二少又吃醋了
    从郁知意那儿得到消息后,肖晗并没有跟带她的经纪人商量,找了个时间去了李正和的剧组试角。

    《盛世长安》是一部ip剧,这几年,ip剧盛行,各制片人为了流量争相拍摄,导致这一行出现的电视剧也良莠不齐。

    《盛世长安》的作者姑苏文笔出彩,是知名的网络作家,拥有大量的粉丝,一部《盛世长安》,写得恢弘巨大,引人入胜。原著描写了女主角长孙氏族的小女儿长孙轻漪从闺中少女成长为一国之母的故事,具有历史的厚重与恢弘,又有言情的细腻与悸动,两者兼而得之,迎合了大众的口味,拥有一批巨大的粉丝。

    原著刚刚提出ip修改的时候,就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网络上至今还有原著粉和期待开拍的剧粉的争论,而里面人物众多,关系复杂,如果能获得其中一个角色,又是由拍摄精益求精的李正和来导演,最后都一定能名利双收。

    肖晗虽然演过戏,到更像跑龙套的角色,之所以入选,颜值占了大部分的原因,不是科班出身,演技这方面,真的不太行。

    而她今天去试的角色,是小说中长孙轻漪的姐妹,前期戏份比较多,演技要求比较大。

    “你这样不行。”

    一场只有几秒钟的试戏之后,副导演一脸失望,“没有表情,肢体僵硬,还有这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对不对!”

    副导演一挥手,“你先出去,下一个。”

    肖晗咬唇,“导演,我可以再来一次。”

    副导演没有给肖晗第二次机会,“下一个。”

    副导演看起来脾气温和的,但嘴巴毒,“姑娘,老实说罢,你演技不行啊,你现在还撑不起这个的角色,不过,但是可以去试试醉枝这个角色。”

    周边等着试角的人不禁发出闷笑的声音。

    肖晗脸色微变,因为羞恼,连眼睛都红了一圈,脸上火辣辣的。

    醉枝是其中一个丫鬟的角色,而她原本的意愿,是其中一个配角,日后长孙轻漪成为皇后的时候,能跟她有对手戏的一个出场哪怕不多的角色。

    副导演什么人没见过,一看就知道这姑娘心理素质还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

    不禁在心里摇了摇头。

    被当面这样否定,肖晗脸上火辣辣的,最后还是维持着最后的一点得体,“谢谢副导,我会试试的。”

    肖晗退下了,另外的人上场,她在离开之前,听到了一个嗤笑的声音。

    *

    《佳人曲》拍摄完毕之后,配音工作也要开始了。

    一开始剧组是打算让配音演员来配音的,但郁知意演话剧出身,她的台词功底非常好,莫邵崇最后决定让郁知意来配音。

    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日常又多了一件事情而已。

    不过,女演员虽然是郁知意来配音,男演员因为季舒望还有别的档期,一时走不开,就不是他的原声了。

    众所周知,如今众多影视剧里的男主角,都与一个配音演员,有着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甚至,还有网友开玩笑说,自己追的老公,其实都是同一个人。

    专业配音演员徐羽,粉丝们是如何评价他的声音的呢,可攻可受、可沉稳可活泼、可腹黑可呆萌,声音辨识度高,跨度又大,而这次,林易的配音,就是徐羽来完成的。

    而几乎没有人知道,郁知意还是个小小的声控。

    这个坑,还得从多年前,郁知意偶然听到的徐羽在网络上翻唱的一首古风歌曲说起,原本还没有发现自己潜藏的声控属性,后来意识到了,郁知意已经掉进坑里爬不出来了。

    得知竟可以和徐羽一起合作完成配音工作,从得到消息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就充满了期待。

    连霍纪寒都感觉到了郁知意情绪的变化。

    不顾,霍二少暂时还想不到,女朋友的兴奋,源自哪里。

    这天,郁知意进入配音室的时候,徐羽已经来了。

    他正坐在桌边看着手里的文字资料,见到郁知意进来,站起来,礼貌地跟她打招呼。

    “你好,我是徐羽。”

    首次见到自己喜欢的声音的真人,郁知意有些克制的激动,“徐老师,你好,我是郁知意。”

    她虽然平时看起来,对什么事情的反应都不会太大,但那仅仅是因为,还没有足以让她产生比较大的反应的事物。

    这种隐藏的属性,除了宿舍里的人和霍纪寒略知一二,其他人尚未窥见。

    徐羽笑了笑,“我知道你,剧里的女主角舒月的扮演者。”

    徐羽属于那种性格有些腼腆的人,虽然是个已经有了十多年配音经验的老演员,但大概因为一直处于幕后,鲜少与外人接触,所以并不是很健谈,更让人觉得,他处处内敛且克制。

    郁知意笑了笑,说,“徐老师,我一直很欣赏您的声音,没想到今天能见到真人,竟然还有机会跟您一起合作。”说着,郁知意从包包里掏出一个本子,双眼冒光地问,“徐老师,能要个签名么?”

    徐羽意外地愣了一下,面对这位意想不到的小粉丝,有些意外,毕竟在来之前,他的助理跟他说过,郁知意的性格,属于不太好接触的那种,他还担心两人在一起工作,会有些尴尬,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的啊。

    接过郁知意的本子,徐羽笑,“当然。”

    龙飞凤舞的签名写在本子上,徐羽将本子还给郁知意,郁知意愉快地接过,端详了好一会儿,爱不释手,“谢谢徐老师。”

    徐羽笑了笑,“我比你大概也大不了几岁,不用这样称呼我,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郁知意赶紧摆手,“不行不行,这样太不尊敬了,我真的听您的广播剧有好几年了,还有您的歌我也听过,我就是因为那首《和风》才入坑的,您的声音,实在真的太有辨识度,跨度太大了,什么类型的角色都能诠释,真的很厉害!”

    说起徐羽的声音,郁知意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双眼放光,滔滔不绝,连跟她有过接触的工作人员都感到意外。

    当然,这种情绪,宿舍的人曾见识过,比如,郁知意在说起萧景疏的电影的时候,就会这样。

    “《和风》?”徐羽又愣了一下,摇头笑了笑,“那是我早期的作品了,其实现在想起来,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没想到你竟然会喜欢那首歌。”

    郁知意猛地点头,“可能是第一次听到的您的声音,就是那首歌,所以印象比较深刻,而且故事改编之后的歌曲和曲调,都很好听,太有意境了,徐老师,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只靠声音,就可以将一段故事完整的演绎出来,听说《佳人曲》里有一段插曲也是您来唱是么?”

    徐羽笑着点头。

    郁知意兴奋,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徐老师,到时候我可以收留一份原声么?”

    徐羽含笑应下,“当然。”

    旁边的工作人员看着两人还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笑道,“知意,徐羽,你们先试配一下,要聊天,等工作完了再继续也不迟,呵呵呵,没想到,知意还是徐老师的粉丝,真是想不到啊。”

    郁知意倒笑得坦然,“是啊,超级粉丝呢。”

    两人在里边配音的时候,才不到小半天的时间,工作室里就传遍了郁知意是徐羽的小粉丝的事情。

    大约平时里的郁知意不太好接触,显得有些清冷,加上对谁都挺客客气气的,很难从戏外的她身上看到一些起伏比较大的情绪,这会儿听说郁知意竟然是徐羽的粉丝之后,连莫邵崇都来打趣她了。

    “哟呵,想不到你这小丫头藏得还挺深的,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应该说,男主角我找徐羽配音,看你还答不答应我来演舒月。”

    郁知意:“……”

    莫邵崇想到了什么,认真地说,“徐羽啊,下部戏,你还来给我的戏配音怎么样?”

    徐羽笑,“莫导邀请,是我的荣幸。”

    莫邵崇拍掌道,“好,就这么说定了,知意丫头啊,你看要不要考虑来演我下部戏?”

    郁知意:“……”

    后期配音工作都是在新明娱乐的办公大楼进行的。

    而新明娱乐就在霍氏集团主大楼的后面,两栋楼是有通道相连的。

    霍纪寒知道郁知意来了霍氏,忙完了之后就去新明找人了。

    他虽然是公司的高层,但极少出现,一般也就高层的人会认识他,来新明娱乐更是少之又少。

    新明娱乐又拥有大量出道的未出道的小明星,他乍一出现,不少人都以为是公司新来的艺人,隔着远远的距离站在不远处偷偷观望。

    “哇哦,好帅啊,这人谁啊?”

    “没听说最近公司来了什么这么高品质的艺人啊。”

    “哇那个大长腿,嘤嘤嘤……”

    “擦擦口水,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周围是小声议论的声音。

    霍纪寒不太喜欢这些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稍稍一扫过去,偷窥的人都不好意思地缩了缩头。

    很快的,霍纪寒的到来就惊动了新明娱乐的高层,立刻有人过来迎接他。

    态度恭敬而客气,远远看着的一批练习生,都对他感到好奇。

    温玥刚好从楼上下来,立刻被一个跟她有过几面之前的小姑娘拉住了,“温玥姐,温玥姐,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么?是不是公司新来的艺人啊?”

    温玥是被公认的新明娱乐的一姐,演技好,不到三十岁就封过影后,如今虽然人气不比当年斩获无数大奖的时候那么好,但在新明的地位,依旧无人可撼动。

    她为人也友好,照顾新人,公司进来的年轻的孩子都喜欢往她跟前凑,这会儿被拉住了,也没有什么架子,顺着小姑娘的视线看过去,远远只看见了,新明的负责人带着一个男人往里面走。

    温玥眯了眯眼,她是一姐,平时和霍氏高层会面的机会多,甚至不少时候都跟霍世泽出席宴会,趁着霍纪寒转身露出的半张侧脸,立刻便认出了对方,对一脸好奇地小姑娘笑了笑,“那位可不是公司的艺人。”

    “啊?”小姑娘惊讶了,“长得这么帅,以前我也没见过,我以为是新来的艺人。”

    温玥瞥了对方一眼,“那位是小霍总,霍氏的当家人之一。”

    如果说还有人不认识霍纪寒,那么,霍氏集下的人,不会没有人听说过脾气阴晴不定的小霍总的名气,当下都惊呼了一口气。

    “妈妈呀,今天是碰上大佬了啊。”

    温玥也略有疑惑,小霍总一向不理新明的事情,向来都是霍世泽在直接处理这边的事情,今天怎么会来新明的大楼?

    霍纪寒被带进了莫邵崇剧组的工作室,刚一进去,就听到工作室里的工作人员议论的声音。

    “没想到知意看着不好接触,见到偶像也十足十化身小粉丝啊。”

    “这简直就是我们的追星日常了好么?”

    “其实我也喜欢徐老师……”

    听到郁知意的名字,霍纪寒脚步顿了顿,看过去。

    两个工作人员也不认识霍纪寒,见到人,互相瞪了一会儿,“你好,请问你……”

    霍纪寒抿了抿唇,直接进去了,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的当口,霍纪寒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转角。

    霍纪寒进去的时候,隔着一大扇玻璃窗,就看到郁知意和一个他并不认识的男人在一起说说笑笑。

    这会儿,停下手头的工作,郁知意和徐羽正在探讨一些配音的技巧。

    郁知意是话剧演员,这门艺术,很大程度上也是声音的艺术,配音的时候,徐羽这个专业人士看的出来,郁知意的声音很有感染力,他以前和演员配音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要连带着帮助纠正演员的音色,但与郁知意一起工作,却很轻松。

    得知郁知意是话剧演员之后,两人在配音方面的话题,更有谈论的空间。

    显然,在霍纪寒看来,知知和那个男人的聊天很愉快,平日里只对自己露出的笑,这会儿也溢于脸上。

    霍纪寒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吃醋了。

    那个男人……看着非常不顺眼。

    郁知意还没有发现霍纪寒的存在,“徐老师,谢谢,今天跟你这么一交流,我感觉受益颇深。”

    徐羽依旧很客气,“是你也有这方面的天赋,不用谢我。”

    “知知。”霍纪寒终于看不下去了,从门外进来。

    郁知意转头,站起来,走过去,动作自然而然,“怎么过来了?”

    她这一系列自然的亲近动作,让霍纪寒心里的郁闷消散了不少,不过,看向徐羽的目光,依旧带着几分打量和敌意,就差把“我看你很不顺眼”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同样是男人,徐羽当然懂得这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他站起来,倒是非常客气地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徐羽。”

    这会儿,霍二少非常没有绅士风度地,并不伸出手,只是稍稍颔首,“你好。”

    身侧一只手,非常占有性地揽住郁知意的腰,宣告性的意味,非常明显。

    徐羽也不显尴尬地收回了手,只是客气地笑了笑。

    郁知意觉察到了什么,看了看霍纪寒,又看了看徐羽。

    顿了一下,如若不知地介绍了一下,“这是徐羽徐老师,配音演员,来为《佳人曲》里的洛望配音,你怎么过来了?”

    霍纪寒说,“我来接你回去,忙完了么?”

    郁知意点了点头,“嗯,差不多了,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我们就可以走了。”

    “好。”霍纪寒面对郁知意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收拾好了之后,郁知意跟徐羽说了再见,才被霍纪寒牵着手离开。

    配了一天的音,郁知意的嗓子不太舒服,忍不住用手指去碰喉咙。

    霍纪寒虽然有点不开心,但还是心疼郁知意,“是不是难受。”

    郁知意如实点头,“嗯,有一点。”

    霍纪寒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颗润喉糖,撕开了包装,送进了郁知意的嘴巴,“吃颗润喉糖。”

    两人已经进入了专属电梯,电梯门缓缓合上。

    肖晗的经纪人得知肖晗在没有和公司商量的前提下自己去李正和的剧组试戏了,把她叫回公司骂了一顿。

    她长这么大,没被人这么骂过,不免心情不好,一出来就看到公用电梯电梯旁边的专用电梯门缓缓合上。

    也慢慢遮住了郁知意的身形,以及,霍纪寒喂她吃东西的场景。

    肖晗心一紧,郁知意怎么会出现在新明,难道她有跟新明签约的打算?

    她从来不相信郁知意那句不进娱乐圈的话,有这样的成绩和热度,尝过成名的滋味,怎么可能会和这个圈子失之交臂?

    电梯里,郁知意含着一颗润喉糖,润喉糖入口,一丝丝凉意在喉咙里漫开,慢慢缓解了喉咙的不适感,郁知意笑了,“你怎么会随身带糖?”

    霍纪寒低头看来她一眼,不说话。

    上挑的凤眼微垂,像挂上了那么些不为人道的委屈。

    如果此刻霍二少的头上有两只耳朵,那一定是软塌塌的模样。

    郁知意认真地看了看某位抿着唇,神色略微傲娇拒绝说话,但又在散发着“知知你要哄我”的气息的男人,觉察到了霍少爷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歪头往他跟前凑了凑。

    霍纪寒心里不是滋味,想生气,又舍不得对郁知意生气,只能保持沉默。

    郁知意大概知道霍纪寒在想什么,她其实很想笑,脑海里想起爱斯基被她乱咬家具被她批评的委屈模样,意外的与霍纪寒现在的样子重合在一起。

    真是,让人心软啊。

    可她一点也舍不得他这样不开心,憋着笑,“那个是配音演员,徐羽,我们只是一起工作啊。”

    霍纪寒瞥了她一眼,控诉之意非常明显。

    郁知意好像想到了什么,想起工作室里的人好像都已经传遍了她是徐羽的小粉丝的事实,暗想莫非霍纪寒已经有所听闻,于是又默默地闭上了嘴巴。

    心里斟酌着,怎么哄才好一点。

    免得被惩罚得太过。

    霍纪寒果然转头看郁知意,声音笃定,“知知,你喜欢他的声音。”

    郁知意纠正,“是欣赏。”

    “我的声音不好听么?”

    郁知意果断点头,“好听。”如果不好听,她大概也不会那么快喜欢上霍纪寒的吧?郁知意默默地想。

    霍少爷傲娇上了,“我的声音好听,还是他的声音好听?”

    这……郁知意有些为难,一方面是爱人,一方面是欣赏的声咖,且不说这是无法对比的,她喜欢霍纪寒,自然会觉得霍纪寒的一切都是好的,但是,她又确实欣赏徐羽的声音,而且这种各有千秋的事情,怎么能比较呢?

    就这么一会儿的犹豫,霍纪寒断定了郁知意更加喜欢徐羽的声音,傲娇之色还更上一层楼了,“知知,我生气了!”

    郁知意赶紧补救,“你的更好!”

    显然,霍二少将这句话当成了安慰的话,并不相信,兀自生气,却也还舍不得放开郁知意的手,沉默地拉着她上车。

    不过,对于霍纪寒的脾气,郁知意已经深谙解决之道,认真地说,“从专业的角度来看,我欣赏徐老师的声音,但是,我最喜欢你的声音,因为我喜欢你嘛。”

    这句话成功地安抚了霍纪寒,他为自己刚才的生气感到抱歉,亲了亲郁知意的唇角,认真地提要求,“你以后只能喜欢我一个人的声音。”

    郁知意从善如流地点头。

    霍纪寒满意了,开车回去。

    不过此事并没有结束,当晚,霍二少非常幼稚地给自己录了一段音频,并且将郁知意的闹铃声换成了自己经过刻意修饰的低沉悦耳的声音,郁知意被迫听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还是在这样让人毫无抵抗力的声音之中醒来,完全是云里雾里。

    没舍得立刻关掉,郁知意把手机拿过来,重复放了好几遍,越听越觉得喜欢。

    她觉得自己完了,不然,怎么会产生一种徐羽的声音,也不过尔尔的感觉呢?

    关掉了闹铃之后,起床洗漱。

    简宜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郁知意听了一会儿,“《盛世长安》的女主?”

    “嗯。”简宜在电话那边说,“李正和的剧组联系我了,之前你叫我帮你推掉所有的综艺,但是,我觉得这个剧,你可以考虑一下,李正和看重你的能力,希望你去出演女主,你觉得如何?”

    郁知意完全没有想过这件事,更不会想到,《佳人曲》才刚刚结束,就继续有导演过来叫她去演戏了。

    郁知意一时也无法答应下来,简宜在电话另一头说,“知意,这个你真的可以考虑,是一个很好戏,剧本修改得也非常好,我已经把剧本发到你邮箱了,你可以先看看,然后再认真考虑。”

    郁知意沉默了一会儿,“行吧,那我这两天看看。”

    “好。”顿了一下,简宜说,“知意,你真的很有演戏的天赋,《战歌》里的沈清歌让你从话剧的舞台上走到聚光灯下,李正和看中了你的演技,怎么说呢,盛世的剧本我看过,这个角色跨度有点大,比较考验人的演技,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是希望你去试试的,你有那个能力,我呢,是不希望你埋没了这份演技,这和你演话剧,其实并没有冲突,反而是促进,你觉得呢?”

    “嗯。”郁知意很认真地听,“谢谢你,我会考虑的。”

    “好。”简宜也不多说,只跟郁知意提了这么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愣愣地发了一会儿呆,霍纪寒就从对面过来了。

    “知知,怎么了?”

    郁知意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刚才简宜打电话给我,说《盛世长安》的剧组给我发来邀请,想让我去试长孙皇后的角色。”

    霍纪寒稍顿,“你怎么说?”

    “简宜让我考虑考虑,我后面看看剧本吧?”

    霍纪寒想了一下,点头,“也好。”

    郁知意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一眼霍纪寒,“你骗我。”

    这话一出来,霍纪寒下意识紧张,“什么?”

    郁知意只是看他。

    霍纪寒稍稍冷静下来,认真地想了一下,坚定地说,“我没有骗你。”

    郁知意歪头看他,“简宜才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经纪人,她是新明娱乐的金牌经纪人jean,你以前骗我。”

    霍纪寒脸色微僵,深眸划过一抹慌措,下意识去抓郁知意的手,“知知,抱歉……你听我解释。”

    郁知意点头,“嗯,你说。”

    “我怕你知道了会拒绝,而且,简宜现在休产假,没有其他工作,过来帮帮你,也没什么。”

    “哦。”郁知意了然。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而且我给她付了工资,三倍工资,她不亏。”霍纪寒双目灼灼地看郁知意,生怕错过了一丝表情。

    郁知意点头。

    “知知?”霍纪寒有些不太确定郁知意是不是生气了,“你生气了?”

    郁知意笑了,“没有。”

    “真的?”霍纪寒还是不太放心,觉得郁知意这样平平淡淡的反而让他不安。

    郁知意好笑,“嗯,我生什么气啊,不过,你这样把新明娱乐的金牌经纪人拉来给我做助理,我觉得有些大材小用。”

    霍纪寒放下心来,抓着郁知意的手指亲了亲,“没关系,我给她付工资了,不然,我再多付一些?”

    郁知意:“……”

    霍纪寒又说,“只是一个经纪人而已,如果你去新明娱乐,我就把新明最好的资源都给你。”

    郁知意内心一顿无语,“新明又不是我开的,哪有你这样的?”

    “嗯,你是老板娘,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郁知意彻底没话说了。

    下午下课回来之后,郁知意才打开了邮箱看简宜发过来的剧本。

    不管是在话剧舞台上还是先前的电视剧拍摄,郁知意从未尝试过古装戏。

    《盛世长安》是典型的网络小说改编剧,稍稍做得不好,就有可能被姑苏庞大的粉丝反扑,剧本是原作者姑苏和另外一位影视剧圈有名的编剧改编的,她看了大半天之后,觉得剧本没有什么硬伤,不过还没有看过原著,所以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如何,总之原著和剧本都要再看一遍,才好判断。

    *

    这天下午,郁知意下课之后,照例去话剧组。

    陈季平将一本剧本交给郁知意,“这个,你看看。”

    郁知意疑惑地接过,看了一下上边的标题,“桃花扇?”

    陈季平点头,“嗯,今年夏秋之际,北方各高校决定组织一场北方剧展,北方五省几十个市的高校都会派代表剧团参演加,到时候如果顺利的话,将会有超过一百个剧团前来帝京汇演,我们传大的话剧,在北方高校里属于前沿,这个领头者的责任必须要担当的,学校经过商量之后,决定出桃花扇。”

    这事儿并不是那么突如其来,上一年末郁知意和陈季平去参加过邻市的艺术研讨会,当时就一些老艺术家们就提出过,重新办一场新北方剧展,纪念五十多年前文艺界的工作者们举办过的那一场轰轰烈烈的北方剧展的盛况,并提出应该每隔两年或者三年举办一次,让更多人重新关注话剧。

    陈季平接着说,“桃花扇是当年剧展里第一场演出的戏,学校给我们话剧组定下了这个剧,侯方域我暂定的人选是你宋师兄,李香君的话,你便当仁不让,不是不给别人机会,而是这件事出不得差错,只能让你来,这事儿啊,今年也讨论了不少次,现在才真正确定下来,时间初定在八月,学校和市里都很重视,你看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郁知意想了一下,“没问题。”

    陈季平顿了顿,说,“我听说李正和想要找你去演他的戏?”

    “老师您知道啊?”郁知意干巴巴地问,

    “呵呵呵……这圈子里的,还有我什么不知道的,前段时间,他还拐着弯想要跟我打听你呢。”陈季平笑得神秘。

    郁知意:“……”

    也是,陈季平在演艺圈有一定声望,多少有名大导演曾经都跟他一起学习过,知道些消息也不足为奇。

    陈季平感叹一声,“我就知道,走这条路啊,你一定会比别人做的更好,现在呢,考虑得怎么样了?”

    郁知意沉默了一会儿,“我看过剧本了,小说也看得差不多了,觉得挺好的一个剧本。”

    陈季平笑了,“李正和要是知道,你就用挺好一个字来形容他那个剧本,估计有你好果子吃。”

    郁知意失笑。

    “这段时间去拍戏我看也不是没有收获。”陈季平打量了郁知意好一会儿,笑说,“你这丫头啊,以前冷冷清清的,孤僻得很,不爱说话,现在看起来好了不少,多接触点人,还是好的。”

    郁知意哑然,不过细想之下,好像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说她了,连剧组里的小师妹们都说她现在更有人气了。

    陈季平说,“以前,你能力很好,但我总担心你这样的性子,以后是要吃亏的,你这丫头心思重,什么都不肯跟人说,让人无可奈何,我先前还担心你去了莫邵崇的剧组会被人欺负,现在看来,意外虽有,收获却更大啊。”

    郁知意微微垂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再也不想活在对过去的惊惧里,活在忽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对自己的否定和厌恶之中。

    她想要变得更好。

    为了霍纪寒。

    “陈老师,您觉得我应该去演《盛世》么?”郁知意问。

    陈季平笑了笑,“你啊,当初这么说都不肯自己走出去,现在你既然来问我这个问题了,说明你心里其实已经有答案了是不是?人啊,大多数时候,面对选择,心里早已有了答案,来问一问别人呢,只是想听到和自己心里期待的一样的答案,你还年轻,多一些历练也好,最重要的是,你喜欢做,明白它带给你的东西是否是你需要的。”

    郁知意低头想了一会儿,“陈老师,我明白了。”

    陈季平只是笑,将桃花扇的剧本交到郁知意的手上,“时间不多了,抓紧时间排练吧啊,里边还有几段唱词,你得学学。”

    郁知意接下剧本,认真点头,“嗯。”

    其实,郁知意不知道,陈季平复杂的心思,既希望她安心做话剧,又希望郁知意多一些力量,他希望日后能把传大话剧的衣钵交到郁知意的手上,但她这样的性格,大约还是需要经过锤炼的。

    这天郁知意回了一趟宿舍。

    大老远的就看到宿舍楼下停了一辆车,围观的人有不少。

    她听到路过她身边的女孩子各种各样羡慕的声音。

    “哇,好帅啊,要有这么个人跟我告白,我立刻冲上去啊!”

    “那可是白皓宇嘿,妈耶,帝京豪门之一白家的公子啊啊啊啊……”

    “好羡慕,他到底看上我们学校谁啊,这么大张旗鼓求爱……”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撞见这种富豪求爱的场景,要瞎了瞎了……”

    “……”

    隔着不太远的距离,郁知意往人群那边看了一眼,只见男人的侧面,她没有多大的兴趣,瞧了一眼就上楼了。

    回到宿舍之后,莫语一脸好奇地在阳台观望,谭晓臭着脸抱胸坐在椅子上。

    看到郁知意回来,莫语一把跑过来,一脸兴奋,“知意意,知意意刚才在楼下看到人表白了么?”

    郁知意顿了一下,点头,“怎么了?”

    又看了看谭晓,“晓晓怎么了?”

    莫语噗嗤一声笑出来,“楼下那个就是找晓晓的。”

    “啊?”郁知意震惊了。

    谭晓终于被惹毛了,“笑笑笑,你还笑,烦死个人了。”

    郁知意看了看谭晓,又看了看莫语,拉了把椅子坐下来,“怎么回事啊?”

    就算在宿舍里,还能听到楼下传来的热闹的声音。

    “还记得上次出去吃饭,晓晓喝多了那一回么?”莫语问。

    郁知意点了点头,细想了一下,那天只发生了一件意外,很快就想通了,“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上次那个男人。”

    莫语点头,“你不在学校不知道,这几天晓晓都快被烦死了,那天之后,也不知道对方吃错了什么药,就找上晓晓了,插着缝地告白,差不多弄得学校都知道了,看到下面那阵仗了么,这可不是第一次了。”

    “他就一神经病,花心萝卜,渣男!什么人啊真是。”

    “你认识?”郁知意问。

    谭晓哀叹了一声,“他是白家的大少爷。”

    “啊?”

    谭晓解释,“帝京白家知道吧,那个跟你家霍少爷一样的帝京大豪门的白家。”

    郁知意顿了一下,点头。

    毕竟帝京四少的名气,也不是虚的。

    “白家的大少爷啊包浩宇,栏里输入这个名字,网上一查,首先出来的就是白少爷跟什么网红啊,小明星的绯闻,多得百度十页都装不下,什么花边新闻没有啊,我上次要知道,我能喝醉了去做那什么事么,你说我醉了,他没醉吧,发什么神经啊,真是……”说到这里,谭晓烦躁地哀嚎了一声,“啊啊啊啊……这都什么事啊,我都做了什么,真是喝酒误事啊!”

    郁知意想起同样喝酒误事的某天,摸了摸鼻子,“那……楼下那个,你打算怎么办?”

    正说着,谭晓的电话就响起来了,她拿出来一看,一把将手机甩在了桌子上。

    郁知意看过去,“反应这么大?”

    “是白皓宇的电话!”

    郁知意无语,过去将谭晓的电话拿起来,在走廊外便看了一眼,白皓宇还在楼下,靠在车门上,手里还抱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正在锲而不舍地打电话。

    “这样下去也不行啊,下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估计新闻已经上校园网了,不解决一下?”

    谭晓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拿起手机往外走,莫语和郁知意愣愣地看着她出了门,结果没到两秒钟,人又回来了。

    就知道是这样。

    谭晓走过去,抓着郁知意的胳膊撒娇,“知意意啊,你救救我吧?”

    郁知意:“……”

    谭晓眼神殷切,“你看你平时那么高冷,陌生人三尺之内勿近否则格杀勿论的样子,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郁知意微笑,“你明明说我是仙女。”

    “知意……”

    “行吧。”郁知意对室友这种撒娇,真的没办法。

    白皓宇还在楼下等着,原本以为会等到谭晓,结果下来的却是一个,他也不算不认识的女孩。

    楼下的人还在围观,见到郁知意走下来,不免意外,小声地议论着,“郁知意啊?”

    “告白的是郁知意?”

    郁知意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直接走过去,“白先生?”

    白皓宇什么场面没见过,笑着颔首,风流面相让围观的一众女生心动不已,“郁小姐。”

    郁知意也不打算多说,很开门见山,“你这样,对我朋友造成了困扰,而且这里是学校,影响也不好,也许,下一刻,辅导员就会找她的麻烦,我不知道白先生出于什么心态,但是这样,未免有些逾矩了,不是什么人都喜欢这一套。”

    白皓宇不说话,但面上也不见尴尬,似乎在思考郁知意说的话。

    郁知意拿出手机,直接将百度页面调出来,直接给白皓宇看,上边,都是一些花边新闻和八卦新闻。

    白皓宇脸色微僵,摊手,“ok,我抱歉。”

    郁知意不说话。

    白皓宇说,“但是,我对晓晓,不是郁小姐想的那样。”

    郁知意客气微笑,“白先生的想法,我无意知道,但是,她不想被打扰。”

    “抱歉。”白皓宇很绅士,“我这就离开。”

    说罢,真的进了车门,开车走了。

    郁知意松了一口气,旁边围观的人这才反应过来,有认识的人上来偷偷问郁知意,“知意,我以为那个是……”

    郁知意客气地笑了笑,对方讪讪地走了。

    楼上,谭晓和莫语站在阳台上,一个劲地对郁知意竖起大拇指。

    郁知意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回头,便看在肖晗站在宿舍门口,一脸古怪地看着她,“知意,刚才那个……”

    郁知意无奈,“不是你想的那样,走吧,先回宿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诡秘之主〕〔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独步剑武〕〔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我从凡间来(这个〕〔万古神帝〕〔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