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婚王妃很逍遥〕〔绝品透视高手〕〔长在春风里〕〔快穿小黑屋拯救黑〕〔暗月纪〕〔神话少女〕〔楚潇虞歌〕〔半缘修道半缘君〕〔港乐时代〕〔绝世神皇〕〔一世独尊〕〔骨狸〕〔诸天剧透群〕〔地球求生指南〕〔从特种兵开始崛起〕〔一眼定情:冷少甜〕〔重生萌王穿越万界〕〔当青春遇上藏青蓝〕〔重生之人不为己〕〔灭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10 知知吃醋了
    厉泽深狼狈地在那棵大树的树根下坐了好一会儿,郁知意心疼的注视着霍纪寒的眼神,依旧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越是这么想,心头就被针扎了一般地疼痛。

    不可否认,第一次在帝京见到郁知意,并且得知这个人,便是在他记了这么久的人的时候,厉泽深并没有很大的情绪,也没有非要郁知意怎么样的心思。

    甚至,那份纪念,也不见得是什么样的执念,只是偶尔在心头掠过一抹痕迹而已,淡淡的,浮尘一般。

    厉泽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存在,过去有这么一点值得回忆的东西,回想起来,至少让他觉得,小时候那段岁月,也不是那么不堪,也让他偶尔觉得,自己还像一个活人。

    多年来,在厉家练就的一切,让他对身边的事务,都没有多大的兴趣,更别说女人了。

    直到,当他知道,有个人叫做郁知意,可以填补心头那份空白的念想时,他才知道,不是他没有什么执念,而是还没有来罢了。

    他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这种非要留在身边不可的心思,说不清是常年在厉家的孤独让他越发贪念起了记忆里为数不多的温暖,想要拿回差一点便淡忘在脑海里的笑容,还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想要什么东西。

    很久没有这么清楚的觉得,还有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尤其是看见郁知意在霍纪寒面前的模样。

    越是看见她在霍纪寒面前笑,看见她亲吻霍纪寒,那种强烈的“这本该是我的”的情绪,就像一条毒蛇一样,将他缠住。

    那样的眼神,应该留在他的身上,那样的笑,也应该是他的,是霍纪寒抢走了属于他的东西。

    神色随着思绪变得越发阴沉,厉泽深一只手撑着身旁的树干,手背上青筋暴起。

    胸腔里有一股无名之火在乱窜,非得让他做出点什么才能压制住。

    直到,口袋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厉泽深阴着脸脸接起,那边,不知道是说了什么,他猛地站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狼狈,起身快步离开了小公园。

    帝京城郊,康疗护养院。

    这里环境优雅,住着许多特殊的病人,疗养院很大,在寸土寸金的帝京,可谓少见,而里边居住的,都是一些非富即贵,颇有身份的人。

    蒋玉涵便是其中一个。

    从嘉和影业到这儿,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厉泽深驱车过来,此刻,脸上被霍纪寒打到的地方,已经显出浮肿淤青,看起来很是狼狈,身上的衣服,也乱七八糟的还没有处理,跟他一身深沉冷峻的模样,很是违和,可他现在都顾不上这些,脚步匆匆地往护养院里一栋独立的红砖小楼走去。

    进去之后,小楼匆匆走出护士的身影,是个有些年岁了的女护士。

    见到这样的厉泽深,对方不由得愣了一下,不确定地开口,“厉先生?”

    厉泽深沉声,“人呢,怎么样了?”

    女护士带着厉泽深往小楼里走去,身后的铁架门,哐啷一声合上了,像是隔绝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监狱一样。

    厉泽深被带进了小楼里一间宽大的房间,此刻,房间的床上,正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女人,她无力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只有手指头能稍稍动一动。

    厉泽深走过去,在床边蹲下来,抬手,轻轻握住女人的手指。

    女人手指冰冷了,我在他的手里,像握了一块冰块似的。

    床上的女人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用力地转头,怔怔地看着厉泽深的方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看到清楚人。

    女护士在厉泽深身后说,“今天上午,蒋女士忽然情绪失控,不肯吃饭,坚持要出去,我们好几个医护人员都无法让她冷静下来,将蒋女士安抚了之后,没想到,她趁着我们医护人员不注意,跑到了楼上去,差点从楼上的窗台摔下去,后来,我们不得已才用了强镇定剂,镇定剂副作用比较大,这时候还没有恢复过来,蒋女士目前还看不清东西。”

    忽视一板一眼地说着,脸上厚厚的眼睛,遮住了她眼神的光芒,也让她看起来,越发的冰冷无情。

    厉泽深紧了紧女人苍老的、只剩下一堆骨头的手,声音发紧,“什么刺激?”

    女护士沉默了一会儿了,说,“可能是蒋女士从柜子里翻出的一张照片。”女护士说完,将那张照片,递到厉泽深的手里。

    厉泽深接过,低头看了一眼。

    是一张发黄的旧照片了,上边有一个很瘦小的小男孩,大概三四岁左右,破山破旧,穿着跟年龄与身材不合适的宽大衣服,蓝色的布料已经被洗得发白,小男孩身形消瘦,看起来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那漆黑的双眸,紧紧盯着前方,小小的眼眸里,咋一看过去,竟让人觉得,里边掩藏了一些不属于一个三四岁的小孩的深沉,脸上的神色,哪里有半分那个年纪的孩子,应有的可爱与纯真。

    厉泽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扎到了一样,别开眼,将那张旧照片收进了衣兜。

    床上的女人,嘴唇嗡动,似乎想要发出什么声音。

    但她毫无力气,双目失神地看着屋顶,嗡动的嘴唇里吃力地发出什么声音。

    更像是气音。

    厉泽深凑过去,认真听了一会儿,终于听清了。

    身形不由得一僵,声音尽量放轻,弯腰凑近了床上的女人,轻声叫了一声,“妈?”

    蒋玉涵不动,但眼珠子似乎转了一下。

    厉泽深再轻轻叫了一声,“妈?”

    哪知这一声,蒋玉涵忽然瞪大了眼睛,吃力地挣扎起来。

    厉泽深见此,赶紧按住蒋玉涵,而床上的蒋玉涵只顾奋力挣扎,呜呜呜地发出悲呛的叫唤的声音,却说不清楚话。

    护士见此,赶紧上前,“厉先生,请你先出去。”

    厉泽深无法,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了,他立刻起身出门,门外等着的护士顷刻便涌了进来,房间的门被关上,只在门上,留了个被同样被铁杆挡住的玻璃窗,厉泽深站在门外,就着玻璃窗往门内看,蒋玉涵在床上挣扎,护士正在安抚她。

    一根注射剂注入她的手臂,镇定剂最终让她安静了下来。

    直到,她终于毫无意识地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彻底安静了下去。

    鱼贯而进的护士们,再次鱼贯而出,厉泽深这才重新进门,颓然地坐在床边,看着床上容神苍老的女人,她明明才四十多岁,应该像外面的那些豪门圈里的贵妇人一样,过得精致优雅,可如今,却像个七八十岁的老妪。

    蒋玉涵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不得不这样,她发起病来,六亲不认,精神状态好的时候,又跟个正常人一样,只是……她自己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厉泽深几次想要将她带离这个地方,蒋玉涵清醒的时候,说什么也不愿意,若是不清醒的时候,更加不能带走。

    看着床上苍老的女人,厉泽深不知道,她这样活着,是痛苦,还是还有那么一丝清醒时候的快活。

    女护士再次从外面进来,轻声对厉泽深说,“厉先生,您要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么?”

    厉泽深动了动,这会儿才觉察到身上的疼痛,给蒋玉涵盖好了被角,这才静静地走出去。

    *

    郁知意回到家之后,立刻翻箱倒柜地找出了药箱。

    她提着药箱,站在霍纪寒的面前,“把衣服脱了,我看看。”

    霍纪寒一愣,继而低头稍稍抿唇,倒也不怎么挣扎,非常干净利落地脱了上衣。

    其实没受什么伤,被厉泽深打了一拳而已,他避开了要害部位,只在腹部留下一块不深不浅的淤青。

    郁知意看见了,眉头不由得皱起,轻轻碰了一下,“疼不疼?”

    霍纪寒摇头,郁知意沉默了一会儿,不声不响地将药水拿出来,用棉签沾了一些,轻轻涂在霍纪寒的伤口上。

    她动作很轻,生怕弄疼了霍纪寒,但还是感觉到霍纪寒腹部的肌肉变得僵硬。

    郁知意动作一顿,心疼地仰头看着霍纪寒,“很疼么?”

    霍纪寒的声音,瞬间变得非常低哑,黑眸里积蓄了郁知意看得懂的情绪,“不疼。”

    郁知意低头,不由得轻轻咬了咬唇,不由得小声咕哝一声,“擦药呢,你怎么……”

    怎么这么大的反应啊。

    霍纪寒眼里划过一丝懊恼,他也不想这样,但郁知意一接近,有些情绪就会控制不住,他能怎么办?

    他也不想让知知觉得自己是“禽兽”啊。

    等到郁知意擦完药之后,霍纪寒的身行依旧非常僵硬,郁知意原本在蹲在霍纪寒的前边,盖上盖子,轻轻说了一句,“好了。”

    霍纪寒一直垂眸看着她的发顶,这时候,忽然说,“知知,我有些疼。”

    “疼?”擦药的时候不疼,怎么擦完药反而疼了,“是不是伤到里边了,要不要去看一下?”郁知意着急了。

    说罢,放下手里的药瓶,拿了霍纪寒的衬衫,“我们去医院看看。”

    霍纪寒却忽然扯住她,郁知意不明所以,直到再看他幽深的眼眸,才忽然反应了过来。

    她还没怎么反应,忽的被霍纪寒一拽,整个人坐在他的身上。

    霍纪寒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巴,原先红印已经不见了,可他还记得,不由分说地便吻了上去。

    郁知意害怕碰到霍纪寒的伤口,躲开,“你还伤着。”

    霍纪寒不由分说,稍稍一用力,抓住了郁知意的手,依旧流连在她的下巴,声音带着些固执,“这样就没事了。”

    霍二少用了两秒钟的时间,确定自己没办法解决一些事情,只能做“禽兽”了。

    *

    霍氏集团,霍纪寒的办公室。

    赵宇从外面进来,声音恭敬,“二少。”

    霍纪寒手指敲着桌面,沉思道,“厉泽深和姓蒋的有什么关系?”

    赵宇愣了一下,而后脑子里稍稍搜索,便说,“二少,厉泽深的母亲,姓蒋。”

    “蒋……”霍纪寒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作为帝京的两个大豪门,还是死对头,霍家和厉家,自然都是互相盯着对方,这看不顺眼之下,自然也会多关注一些对方的事情。

    比如,厉泽深有一个住在康疗护养院的母亲,身体不太好,并且在厉泽深被原先的厉家家主以私生子的身份从外面带回来不久之后,就开始住进精神病院的事情,霍家自然是知道的,还知道,这夹杂了不少霍家内部的一些龌龊的事情,只是,这里边的细节部分,霍纪寒这个不怎么管事的,并不太清楚罢了。

    这时候,才渐渐注意起了一些事情,“厉泽深是厉家的私生子,在没有回厉家之前,在什么地方?”

    这一问,把赵宇给问懵了,“二少,我立刻去查。”

    霍纪寒挥了挥手,让赵宇出去,整个人的神色,都变得不怎么好了。

    *

    《佳人曲》配音的时候,莫邵崇就跟郁知意谈过,希望郁知意来唱电视剧中的一段插曲。

    郁知意的唱功算是无功无过,一般而言,电视剧里的插曲,会由一些主演来演唱,这本也没什么,郁知意便答应了下来。

    配音的时间不长,前前后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但这段和徐羽共事的时间,郁知意倒也觉得愉快,不仅满足了自己作为粉丝的福利,更重要的是,还从徐羽这儿,学到了不少配音的技巧。

    今天,他们的配音工作就要结束了,结束之后,徐羽照例和郁知意聊一些配音的事情。

    她是话剧演员,在这方面颇有心得,让徐羽有种遇见知音的感觉,比较喜欢和郁知意说这些东西。

    并且,因为是行业相似,对声音都有一定的要求,徐羽从郁知意这儿,还获得了不少经验。

    两人正相谈甚欢,工作人员从外面领了一个女孩进来,“徐老师,有人找你。”

    徐羽听到声音,从录音棚的玻璃窗里往外看,郁知意也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女孩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站在门外,好奇地往里面看。

    郁知意稍稍疑惑。

    徐羽却已经笑着说,“这是我妻子,周芊芊。”说着已经站起来往门外去了,徐羽在门外和女孩说了一两句什么,那女孩的眸光便透过玻璃窗好奇地往里面看,看郁知意。

    徐羽也看过来,抬头摸了摸女孩的发顶,女孩似乎在跟他撒娇,晃着他的胳膊说话,徐羽神色略有些无奈,最后佯装不满,轻轻敲了一下女孩的头,返身回了录音棚。

    “知意,工作结束了,今晚一起吃顿饭如何?”

    郁知意稍稍扬眉,即便相识这么久了,徐羽依旧显得有些腼腆而客气,“我妻子想要请你一起吃顿饭,你看有时间么?”

    郁知意往外看过去,发现那女孩的目光殷切,就差把“快答应快答应”几个字写在脸上示意她了。

    她笑了笑,点头应了下来,“好。”

    女孩显然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都要笑出一朵花来。

    收拾了一下手头的东西,郁知意起身出去。

    周芊芊早就等在外面了,见到郁知意出来,双眼晶亮地迎上去,“女神!”

    郁知意一顿,周芊芊像个小粉丝一样,神色激动,拉着她的胳膊,“我是清歌粉,我是你粉丝!”

    徐羽在旁边解释,“我妻子很喜欢你饰演的沈清歌,知道我跟你一起工作,早就想来看你。”

    郁知意看着周芊芊真诚的双眸,笑了笑,“谢谢。”

    周芊芊显得有些激动,“我可喜欢你了,真的!沈清歌简直我的偶像,我,我所有沈清歌的周边都买了,真的,我好喜欢你饰演的沈清歌,好喜欢你!我,我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过!我可以叫你知意么?”

    对于女孩的热情,郁知意有些招架不住。

    粉丝见得多了,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热情直白的,眼神亮晶晶的小粉丝,郁知意顿了一下,点头。

    周芊芊立刻从书包里掏出小本子,两眼发光地看郁知意,“可以要签名么?”

    郁知意无奈,笑了笑,接过周芊芊的本子,爽快地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周芊芊愉快得寸进尺,“可以要to签么?”

    郁知意写了一个“to周”之后,问周芊芊,“那个字?”

    周芊芊兴奋得两眼冒光,“草字头千。”

    郁知意完成对方的心愿,周芊芊兴奋得双眼通红,“知意,我太爱你了,真的好爱你。”

    旁边的徐羽轻咳了一声,周芊芊听见了,当即闭口,回头说了一句,踮起脚尖,啪叽在徐羽的脸上亲了一口,“老公我也爱你。”

    徐羽轻咳一声,耳根已经瞬间红透了,显然对妻子大胆开放的行为,有些招架不住。

    郁知意忍不住失笑,原来徐羽的妻子,是这样可爱的性格。

    最后三人去吃了火锅,周芊芊吃得不亦乐乎,倒是徐羽并不怎么碰筷子,全程都在给周芊芊刷肉,她显然是全场最兴奋的人,“《佳人曲》我追定了!真的,只要一想到女主是你演,而男主的配音是我老公,天哪……我要爆炸了!”

    徐羽刷肉的筷子一顿,对妻子这种心大的性格,也是非常无语。

    他可记得,以前自己去配音的时候,如果女演员是她不喜欢的人,可经常闹脾气的,也只有现在这种时候,没见过谁兴奋自己老公的声音和别人配对的。

    他心里有些幽怨。

    郁知意认真地纠正周芊芊的话,“我不是女主演,只是一个配角。”

    “我不管!”周芊芊说,“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女演员。”

    周芊芊一个劲地给郁知意涮肉夹菜,“知意,多吃点,我今天太兴奋,有生之年,竟然可以跟爱豆一起刷饭!高兴死我了!”

    “有生之年,我老公还声音还跟爱豆是cp,我简直要晕厥了!”

    郁知意:“……”

    旁边的徐羽目光幽怨地看着一脸兴奋的小妻子,当年,自己也是她的偶像,成天小迷妹一样地说最喜欢他的声音,结果结了婚之后,她竟然不粉自己了,差点粉上别的男cv。

    好了,现在改粉郁知意了。

    不过这也总比粉别的男人好。

    徐羽认命地给周芊芊夹菜。

    两人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犹豫的声音,“芊芊?”

    周芊芊听到声音转过去,见到来人,兴奋度已经降低了不少,更显得有些诧异,“表姐?”

    白心看了看周芊芊,视线停留在周芊芊对面的郁知意身上,稍稍诧异了一瞬,然后落落大方地走过来,“原来你和徐羽在这里吃饭,还有郁小姐?”

    周芊芊是白心的母亲那边的亲戚,和白心的交集也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聚在一起见面的交情,她性格直爽率真,和这位人中龙凤的表姐,似乎也玩不到一块儿去。

    郁知意朝着对方微微点头,觉察带对方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不由得再次看过去。

    白心笑了笑,率先移开了视线。

    周芊芊问,“表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跟一个朋友在这边吃东西,结束了,见到好像是你在这里,就过来打一声招呼,原来你和郁小姐还是朋友。”

    “知意是我偶像,嘿嘿。”

    白心笑了笑,“是么,郁小姐的电视剧我也看过,我身边不少朋友都很喜欢,也是郁小姐的粉丝,你倒幸运,还有机会跟偶像一起吃饭。”

    周芊芊笑得得意,她跟白心虽不算亲热,但是女孩子一聊起偶像这种话题,总是很容易拉近彼此的关系。

    “那是,我最幸运!”最主要的是,她有一个好老公!

    白心笑了,看向郁知意,“郁小姐,我也挺喜欢你演的电视剧,对了,我们曾经见过面,不知道郁小姐还记不记得我?”

    郁知意顿了一下,点了一下头,“你好。”

    白心自我介绍,“白心,不介意我也坐下来,沾沾芊芊的光,一起吧?”

    周芊芊闭了闭嘴,干巴巴地说,“表姐,你来晚了一步,好像,我们要吃完了。”

    白心也不介意,“好吧,这光看来是沾不成了,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郁知意的手机在这时候嘟嘟嘟地响起来,是霍纪寒的来电,她的来电备注没什么特别的,霍纪寒的名字,就是霍纪寒的,见此抱歉地对在场的三人点了一下头,去旁边接电话,“嗯吃完了,快要走了,好,那你在那里等我一下,我等下过去找你。”

    郁知意的电话就放在桌子上,响起的时候,白心下意识地看过去,自然看见了来电备注,郁知意接电话的声音虽然小,但是白心还是听到了,此刻脸色有些复杂。

    “表姐?”

    周芊芊的声音将白心拉了回来。

    郁知意挂了电话之后回来,周芊芊有些不舍,“知意,你要走了啊?”

    郁知意笑了笑,“已经有人来接我,我要先走了。”

    郁知意有男朋友的事情,徐羽知道,徐羽既然知道,周芊芊自然也是知道的,只是爱豆的感情问题不说她当然也会帮着保守秘密,闻言只是意味深长地朝着郁知意笑了笑。

    郁知意失笑,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我先走了,你们聊,芊芊,徐老师,还有白小姐,再见。”

    周芊芊愉快地对郁知意挥手,白心忽然说,“既然这样,芊芊我也先走了。”

    说罢,直接跟在郁知意的身后离开,电梯门要缓缓合上的时候,郁知意发现了白心的身影,将按键按住了,白心进入了电梯,“谢谢。”

    郁知意依旧礼貌而客气,轻轻点了一下头。

    白心是生意场上的人,很是健谈,“郁小姐去哪里,要不要送你一程。”

    “谢谢,我有人来接了。”

    白心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是霍总么?”

    郁知意抬眼,看向白心。

    有时候,女人的直觉很准,白心装得再云淡风轻,郁知意还是觉察到了她在提及霍纪寒的时候,语气那那么一点点的异样。

    这个女人,喜欢霍纪寒,她可以肯定。

    面对郁知意的视线,白心不急不缓,“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记得以前在机场见到过你和霍总。”

    “白小姐的记性很好。”郁知意说。

    白心笑了笑,“毕竟我跟霍总也有几次生意上的合作,平时偶尔也会在宴会上见面。”顿了顿,白心说,“哦,郁知意别误会,我跟霍总,也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郁知意:“哦。”

    郁知意不想说,霍纪寒基本不会参加生意上的宴会,更别说人情往来的。

    至于这种怎么偶尔见到霍纪寒的话,她真的不感兴趣,她又没有阻止不让霍纪寒见谁。

    不过,这个女人的话,的确让人心里不舒服就是。

    白心见郁知意竟只哦了这么一声,也不说什么了,不由得心里稍稍诧异。

    对方的反应,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她向来健谈,但却因为霍纪寒,而在郁知意的面前,无从说起什么,因为她说的每句话,都需要斟酌一番才能开口。

    郁知意也没有要交谈的打算。

    电梯到了一楼,叮的一声打开。

    郁知意维持着一惯的沉默,带上了一个口罩,当先出门,白心神色有些复杂,走在郁知意后面。

    霍纪寒的车子,在商场外不远处停着,几乎在郁知意的身影出现在商场的门口的时候,他的车灯就闪了一下。

    郁知意走过去,白心站在商场的门口看着郁知意离开,直到她的身影,钻进了那辆她并不陌生的黑车。

    白家的家教让白心努力克制住此刻的情绪,可她一点也笑不出来,相隔并不太远,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还能看到坐在车里的霍纪寒。

    郁知意钻进车门的时候,他转过头和郁知意说了什么,甚至抬手抹了一下郁知意口罩遮着的脸颊,即便不是很清楚,可那样温柔的动作,瞒不了人。

    白心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心口像是被什么赌住了一样,一种名为嫉妒的东西,正在她的心里蔓延。

    郁知意坐进了车了之后,往商场的门口看了一眼,发现白心还站在原地看着她和霍纪寒的车子的方向。

    心里有些不爽总是难免的,即便这个人,目前还没有冒犯到自己和霍纪寒,但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喜欢霍纪寒,还是让人心情非常不好。

    尤其对方,此刻正还站在不远处,像个望夫石一样看着这里。

    “知知,怎么了?”觉察到郁知意的情绪,霍纪寒开口问。

    郁知意下巴努了努商场门口的方向,“那个人。”

    霍纪寒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商场的门口站着一个白心,但是还有来来往往的人,虽然不多。

    不过霍二少对此显然没有什么兴趣,于他而言,那些人,跟空气没什么两样,可以当做不存在,皱眉问,“哪个?”

    听到霍纪寒这么问,郁知意不禁笑了。

    商场的门口,有往来的人,但是,只有白心站在那里不动,并且是最显眼的那个,而霍纪寒这么已不在意的一问,让她心里的那些不快,好像在慢慢消失。

    郁知意笑了,“那个女人,叫白心,她喜欢你。”

    霍纪寒给郁知意系安全带的动作一顿,没有兴趣去看那边的方向,却是神色愉悦地盯着郁知意看。

    “看我做什么?”

    “知知……”霍纪寒叫她,“你在吃醋是不是?”

    吃醋?

    郁知意沉默了一下,坦然,并且毫不掩饰,“嗯,我吃醋了。”

    说得心安理得。

    霍纪寒竟然低头,低低笑了一下,瞥了一眼前方,手指按下车上的一个按钮,凑过去,将郁知意脸上的口罩撤掉,不由分说便吻了上去。

    白心站在商场的门口,原本看着霍纪寒的车子,直到挡风玻璃忽然变幻了一下,看不到里边的场景,可车子却迟迟没有开走,不由得脸色微变,而后匆匆离开。

    郁知意被禁锢在车椅上,好久之后才被霍纪寒放开。

    两人的呼吸还有些热,霍纪寒的心情显然因为郁知意的吃醋而变得非常愉快,手指轻轻擦着郁知意嘴唇上的水光,眉眼里都是笑,“知知,我很开心。”

    郁知意不满地瞪了一眼对方,她吃醋,很值得开心么?

    霍纪寒低低笑了,认真地说,“知知,我只喜欢你一个人,只爱你一个人,只对你一个人忠诚。”

    这句话,几乎天天说,霍纪寒每晚跟她索要晚安吻之后,都会在她耳边呢喃只爱她一个人,像只黏人的巨型爱斯基。

    郁知意觉得,自己应该早就麻木了,或者听习惯了,毕竟,她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已经不像早先那样心跳不已,但是这会儿,听在耳中,还是觉得能驱散所有的不快。

    果然啊,情话也能治愈一切,包括吃醋这种臭毛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诡秘之主〕〔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独步剑武〕〔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我从凡间来(这个〕〔万古神帝〕〔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