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拳〕〔绝世盘龙〕〔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全国首富〕〔横财天降〕〔秦凡夏梦〕〔王者〕〔囚城之獠牙窥视〕〔我真不想当国王〕〔重生悍妻要逆袭〕〔万兽灵王〕〔蛊妃在上:病弱王〕〔重生七零:多金女总〕〔柳氏有贵女〕〔九流相师〕〔无敌从做主播开始〕〔云凰凤栖〕〔厂公攻略手札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13 有些人,已经不要命地把手伸向他的知知了
    郁知意和那个男人都被送去了医院。

    霍纪寒是在郁知意去医院的路上,才知道发布会现场外发生的事情。

    陆邵珩在郁知意还没有赶到时便已经接到了霍纪寒的电话。

    他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水都还没有喝一口,就赶去接人,郁知意是被祝艺等人扶过来的,陆邵珩穿着一身白大褂,身后跟了两名忽视,走路都带风一般,皱着眉头站在郁知意的面前,“怎么回事?”

    郁知意脸色有些苍白,是疼的,“摔倒了,大概是扭到脚踝了,陆医生……”

    陆邵珩看了一下,确定郁知意及膝裙裸露出来的部分并不是血液之后,心下松了一口气,“先别说了,我带你去拍片,霍……他很快就到,你别着急。”

    郁知意的确也没什么着急的,只是脚踝疼得厉害,但更担心的,是霍纪寒会不会着急,当下也不说什么,点头让陆邵珩带自己去拍片了。

    陆邵珩让护士上来帮忙,推着郁知意离开,祝艺和季舒望等人跟在身后。

    发布会现场发生这种事情,莫邵崇等人还留在那边处理,但是出突然,又有很多粉丝在场,现在也不知道网上闹成了什么样子。

    这会儿,医院外边围了不少粉丝,也有不少记者,同时带进了医院的,还有那个男人,当然,人并没有死,被不知道谁的水瓶砸到了脑袋,流血了,人也晕了过去。

    霍纪寒赶到医院的时候,郁知意已经拍了片,被摔了,扭到了脚踝,并没有什么大事,涂药包扎之后被带进了休息室。

    跟着来的只有顾真和季舒望,还有祝艺。

    得知发布会场外发生的事情时,霍世泽去了现场,而霍纪寒则在得知了郁知意消息之后,立刻来了医院。

    祝艺看着郁知意坐在床上,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依旧心有余悸,“还好不是很严重,刚才真是吓死我了。”祝艺依旧脸色跟郁知意差不多一样白,“以前我只看到有演员演了反派角色之后被人砸鸡蛋的,没想到今天还能撞上这么惊险的场面,吓死我了,我以后都不敢走跟粉丝这么近的地方了……知意,你还好么?”

    郁知意点了点头,还能安抚看起来比自己受到的惊吓还要大的祝艺,“我没事,你不用这么担心。”

    祝艺皱着眉,想起那个猥琐男,脸色不快地哼一声,“那个人,也不知道什么人,真是……砸死他算了,竟然还活下来!”

    季舒望瞥了一眼祝艺,好笑道,“他要真被砸死了,指不定今晚的媒体会怎么编排呢。”

    祝艺咕哝一声,“我只是说说而已嘛。”

    顾真说,“外面现在都是媒体,那些媒体的套路还不熟悉么,这件事,恐怕压不下去了。”

    季舒望说,“知意是受害者,这场意外,不管怎么说,发生在粉丝的和演员的身上,也没有刻意压制的必要,知意被粉丝伤了就是被粉丝伤了,刻意封锁消息,反而会让外面的猜测更多。

    顾真略略皱眉。

    郁知意认同季舒望的话,“嗯,你说得对。”

    她刚刚已经联系简宜,简宜会处理好这件事,目前用不着她来关心,正说着,祝艺拿着手机惊讶,“知意的官方微博,还有剧组的官博,都已经发出声明了。”

    几人闻言都拿了手机出来看。

    的确是官方声明,客观地讲述了郁知意被粉丝所伤的事情,且目前无事,让关心郁知意的网友不必担心,并劝告某些粉丝,理智追星。

    总之声明很官方,但有了这份声明,有些带节奏的媒体,就带不起节奏了。

    几人正说着,病房的门口被从外面打开。

    一个人影匆匆走进来,直接略过了围在郁知意跟前的三个人,霍纪寒额头上冒了薄汗,因为担心和焦急,面上还有一丝慌乱,“知知,你怎么样?”

    他直接蹲在郁知意的床前,双手小心地捧着郁知意的脚,担忧与心疼的神色,溢于言表。

    在场的,出了季舒望没有多大意外,顾真眼眸黯然之外,最震惊的就是祝艺了。

    她当然知道这位是谁,毕竟今晚这位就一直在台下看着他们的首播发布会,只是……这会儿看到霍纪寒出现在郁知意的面前,还是足足震惊了一把。

    “疼么?”霍纪寒问。

    郁知意轻轻摇了摇头,“不疼。”

    霍纪寒依旧维持着半蹲的姿势,抿唇看着郁知意的脚,眼里有些自责。

    他不该自己一个人提前先走,如果知知跟他一起走,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郁知意大概能明白霍纪寒此刻的心情,有心想安慰他说自己真的没事,虽然那会儿被吓得不轻,但现在已经好多了,尤其是见到霍纪寒,什么害怕担忧都没有了。

    但旁边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正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和霍纪寒呢,这才转头去看一眼依旧震惊不可置信的祝艺,然后轻轻拍了一下霍纪寒的肩头,轻声说,“大家都在呢,我真的没事的。”

    霍纪寒这才转头去看几个人,他依旧不是很待见季舒望和顾真,但是今晚郁知意来医院,是他们送来的。

    所以,在游戏追杀了季舒望一个多月的霍二少顿了一下,站起来,对三人说,“多谢。”

    这可把季舒望惊到了,心说以后别在游戏里杀他就好了,段位都掉下来了,但这话,还真不太好说出口。

    只好随和地笑了笑,“客气,应该的。”

    祝艺依旧维持着不可置信的神色,拘谨地摆手,“不客气不客气。”

    她去看郁知意,满眼都是疑问,一双瞪圆的眼里,写满了“传说中的霍家二少跟你是怎么回事”的震惊和疑惑。

    郁知意只是朝她笑了笑,眼神示意以后再说,祝艺也是有眼力见的人,虽然霍纪寒对郁知意很温柔,但她对霍纪寒依旧有些发憷,“既然这样,那知意,我们先走了?”

    既然霍纪寒来了,季舒望便也适时地提出要离开,郁知意点头,“今晚谢谢你们,出去的时候,小心一些。”

    三人自都懂得,让郁知意好好休息,宽慰了两句别担心网络上的事情的话之后,便离开了。

    只有顾真,在霍纪寒来了之后,一言不发,跟在季舒望和祝艺的身后离开,关上病房的门之前,他看到霍纪寒弯腰在郁知意的面前,心疼地看着她被纱布包扎起来的脚。

    他带上门,没再看一眼,匆匆跟着季舒望和祝艺离开。

    医院的走廊里,祝艺还是云里雾里的状态,“师兄,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季舒望睨了祝艺一眼,没说话。

    祝艺眨眨眼,对了对两只手指,小声地问,“他们……那个那个?”

    季舒望笑了一声,“你说呢?”

    祝艺紧紧闭上了嘴巴,已经非常明白了,只是感到太意外了罢了,感觉,郁知意和霍纪寒,就像两个不同世界,不同的物种,走到一起,总有一种让人觉得世界错乱的感觉。

    她赶紧甩了甩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心里升起一抹兴奋,心想回去一定要跟某人分享这个特大的消息,太劲爆了。

    有霍纪寒在,看来,对今晚的事情,也并不那么让人担心了。

    病房里,郁知意跟霍纪寒简单说了一下今晚的事情,霍纪寒听完,脸色依旧非常不好看,又自责又心疼,又愤怒,却对郁知意保证,“知知,这件事,我会处理,别担心。”

    郁知意脑海里瞬间想起霍纪寒前两次的偏激行为,不由得抓住了他的手。

    似乎能领会郁知意的担心,霍纪寒安抚道,“别担心,我会处理好。”

    处理好是什么?面对郁知意固执的眸光,霍纪寒轻叹了一声,蹲下来,微微仰头看着坐在床上的郁知意,“知知,别担心好么,你不喜欢的事情,我不会做的。”

    两人静静地对视了好一会儿,郁知意方才点头。

    只是,想起今晚的事情,不免觉得有些心累,“外面那些记者,都还在。”

    霍纪寒说,“新明会处理好。”

    霍纪寒既然这么说,郁知意倒也不太担心,轻轻点了点头。

    当晚,虽然《佳人曲》的首播仪式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微博上倒也没有闹出太大的动静,郁知意虽然将事情真相据实以告,但她依旧不希望事情又被带上一轮热量从而被营销号所利用,当然,《佳人曲》的剧组,自然也不希望首播仪式当天,还有这样的热量一起同框,因此当它有那么一点苗头要窜上热搜的时候,已经被压了下去。

    新明在这方面的效率和处理方式,倒是可圈可点,向来不会出什么差错。

    医院外面的媒体和粉丝,也很快被疏散了,当晚的事件,官方解读为粉丝过分狂热造成的事故,毕竟,这样的事情在娱乐圈并不少见。

    当晚,一个名为“郁知意粉丝后援会”的微博诞生,首发的第一条微博便是谴责这种不理智的追星行为,并号召郁知意的粉丝们理性对待今晚的事情,不传谣不跟风,有这么一支队伍的存在,倒也很快就控制住了网上的评论。

    医院里,霍纪寒和陆邵珩站在走廊的窗前,陆邵珩揉了揉眉头,“郁知意的脚没事,不用担心,过几天就好了,只是因为穿高跟鞋突然摔倒,崴到了而已。”

    “嗯。”霍纪寒这会儿倒算是平静了,但脸色依旧有些沉,“那个男人,怎么样了?”

    说起那个如今依旧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狂热粉丝,陆邵珩颇淡地笑了一声,“人是没死,被砸中了头部,缝了几针,现在还醒不过来,摊上这种粉丝,你们家知知,也是够倒霉的。”

    霍纪寒不善地看了对方一眼。

    陆邵珩立刻打住,马上改口,“行行行,你们家知知福贵无双,任何霉运都不会找上门,一切都是别人的错,他有病行了吧?”

    霍纪寒沉默着不说话。

    陆邵珩想了想,说,“暂时也不知道那个男人什么来头,这儿是,说起来也太蹊跷,到底是真的粉丝,还是别有目的?”

    不怪陆邵珩多想,在霍家,霍纪寒确实挺招人恨的,现下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他,尤其是已经有人能明显感觉到了,霍世泽正在一点一点地将霍氏的权利交到霍纪寒的手上的动作。

    霍纪寒跟郁知意在一起的事情,做得在隐秘,也能被霍家那些眼睛看到,如果有人因此而动郁知意来试探霍纪寒的态度,也不是不可能。

    显然,霍纪寒是明白这一点的。

    但是对他来说,不管对方是真的疯狂粉丝,还会受人所指,结果都一样,不同的只是,他到底要处理几拨人罢了。

    “不管他是谁,都该死。”霍纪寒声音微沉,陆邵珩听着却是吓了一跳,只是霍纪寒动怒的样子了。

    “先查吧。”陆邵珩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眼见霍纪寒眸色幽深,他脸上是陆邵珩曾经见过不少次那种冷漠,像一个将别人的生命玩弄鼓掌之间的撒旦一般。

    陆邵珩有一种心提到了嗓子眼的感觉,干巴巴地说,“也许是我们太敏感了不一定。”

    霍纪寒却什么也没说,转身回了郁知意的病房。

    正当霍纪寒和陆邵珩在外面说话时,病房里,郁知意的手机响起来了。

    一个意外的来电,是《佳人曲》配音结束,吃饭那天,和周芊芊互留的手机联系。

    “喂。”郁知意接起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周芊芊着急的声音就传过来了,“知意你没事吧?”

    郁知意愣了一下,唇角勾了勾,“没事,怎么打电话给我?”

    周芊芊那边听到郁知意说没事,也松了一口气,“我今晚也去看发布会了,嘿嘿,你没有发现我吧?”

    郁知意一顿,倒也诚实地点头,“嗯,没有。”

    周芊芊也不在意,对于今晚的事情依旧义愤填膺,郁知意正怀疑周芊芊打这电话过来,难道只是想安慰一下她么的时候,周芊芊很爽快得让郁知意被担心网上的事情,她会帮她处理好的。

    郁知意笑了,“谢谢你,不过我会处理好。”

    周芊芊得意地说,“你现在也是有粉丝后援会的人了哦,别担心,以后“意粉”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人,也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网上休想有人借机造势。”

    “意,意粉?”郁知意稍稍睁大了眼睛,不确定地问。

    电话那边,周芊芊笑得很开心,“当然啦,你怎么能没有自己的粉丝团体,以后只有真正的‘意粉’才是自家人,其他的,都不是!啊,对了,嘻嘻,你猜粉丝后援会的会长是谁?”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郁知意还用猜么?

    “芊芊,谢谢你。”郁知意真诚道。

    周芊芊显然很开心,“没事啦,反正你就放心吧,网上的评论后援会会帮你控制住,你只要好好拍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真正的意粉,都站在你的身后。”

    霍纪寒进来的时候,郁知意已经挂断了电话,虽然今晚发生了许多意外,但是,该做的事情,依旧没有落下,比如,《佳人曲》的宣传片、预告片已经随着发布会的进行而公开,连海报已经公开了,网络上没有太多关于今夜的意外的事情,但是《佳人曲》预告却毫无意外地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二名。

    郁知意粉丝后援会成立,她的微博瞬间又获得了一波关注,而四分钟的预告片,完美的剪辑,也足以让粉丝们尖叫。

    毫无意外的,郁知意的手机上的微博,又瘫痪了。

    她打不开,索性也不去看了,就坐在床上等霍纪寒回来。

    霍纪寒推门进来,郁知意看过去,“我们可以回家了么?”

    “嗯。”霍纪寒一边应下,一边走过来,“现在回去。”说着,便已经弯腰抱起郁知意。

    郁知意伸手圈住她的脖子,被霍纪寒抱着往外走,还不忘跟他说了一下刚才周芊芊打电话的事情。

    霍纪寒对于这个粉丝后援会的热情并不大,毕竟他半点也不喜欢网络上那些大声嚷嚷说知知是他们的人,比如,今夜的事情,让他对粉丝这种群体的好感度又降低了。

    顿了顿,霍纪寒说,“知知,如果没有粉丝后援会,我也能帮你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

    郁知意看着霍纪寒,忍不住笑了,“我知道啊,不过我舍不得什么都让你来。”

    这句话成功让霍二少的心情变得很好,他轻嗯了一声,抱着郁知意离开的脚步都轻松愉悦了几分。

    陆邵珩在外面等着两人,看到霍纪寒抱着郁知意下来,上前。

    郁知意对对方点了点头,“今晚的事情,谢谢你陆医生。”

    陆邵珩笑了笑,“不客气,毕竟我是医生,不过回去之后,还是要注意一下,每天换药之后,热敷一会儿比较好。”

    郁知意的脚崴已经不是第一次受伤了,点头应了下来,陆邵珩看着霍纪寒带郁知意离开的背影,并没有回去,反而转身回了医院的办公室。

    小护士诧异,“陆医生,还不回去么,今晚你不用值班啊。”

    陆邵珩笑了笑,“还有些病人的病历没有处理好,回不去呀。”

    “陆医生可真敬业!”

    陆邵珩笑了,“做咱们医生这一行的,想不敬业都不行。”

    想起了什么,陆邵珩叮嘱,“对了,今晚多注意一下503那位病人的状况。”

    “好的,陆医生。”

    503的病人,就是今晚推倒了郁知意的人。

    晚上,十一点。

    霍纪寒已经照顾郁知意洗漱好,并把她放在床上。

    他在房间外打电话,连爱斯基都感受到他的低气压了,并不敢上前,只敢远远看着,当然,也不敢去找郁知意,爱斯基已经摸清了男主人的脾气,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绝对不允许它去碰女主人。

    霍纪寒在和赵宇打电话。

    电话那头,赵宇声音严肃,“二少,警方那边已经查过,那个男人,是城东的流浪汉,记录在册的。”

    话到这儿,霍纪寒已经明白了,显然,今晚的事情,不是粉丝的疯狂行为,而是一场人为的事故。

    有些人,已经不要命地想把手伸向他的知知了。

    真是……不知死活。

    眼里有戾气在闪过,最终被一双深邃的黑眸掩盖在眸底。

    爱斯基站在厨房的门口,仰着头看着低声举着手机打电话的男主人。

    它自然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但它能辨认人类的情绪是好的还是坏了。

    男主人握着电话,一边低声说话,一边转回头看了一眼房门。

    冷漠幽深的眼眸,让爱斯基倒退了一步,半个身子藏在厨房的门后。

    霍纪寒挂断了电话之后,在房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他对着黑色的电视屏幕扬唇笑了笑,屏幕里映出一个明亮的笑脸,那是郁知意喜欢样子,然后他才返身回到了郁知意的房间。

    深夜三点钟,陆邵珩累得受不住了,刚打了一会儿盹,迷糊之中,科室的走廊外边传来护士鞋跟撞击地面哒哒哒的声音,“陆医生不好了不好了,503的病人氧气管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现在情况危急。”

    陆邵珩懵了一瞬,而后几乎是立刻站起来,睡意也全部散掉了,“我立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罪全书全集(十宗〕〔九星毒奶〕〔第一序列〕〔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魔临〕〔我的学姐会魔法〕〔三寸人间〕〔神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