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地球当武神〕〔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北亭奇案〕〔荒野之活着就变强〕〔我的1982〕〔影帝,入戏太深〕〔大国芯工〕〔青天有鉴〕〔界门打开之后〕〔超能奶爸〕〔重返2006年〕〔风云之峥嵘岁月〕〔良宠〕〔我的动漫聊天群〕〔来自娱乐圈的泥石〕〔我的巨星败家女友〕〔乡间轻曲〕〔主角是洛尘的小说〕〔总裁独宠亲亲我的〕〔都市绝品仙医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18 如果我是男人
    郁知意和霍纪寒回到病房时,已经是半个多小时过后。

    郁知意哭了一场,那时候情绪上来,并不觉得如何,等到在洗手间里看到自己红通通的双眼,便不免有些后悔。

    “好丑!”她声音还带着点沙哑。

    霍纪寒亲了亲她的眼睑,“一点也不丑,最好看。”

    郁知意吸了吸鼻子,最终还是被霍纪寒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

    霍纪寒见到她这样,总算放心了一些,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

    吴老师已经听说了事情的经过,也派自家先生去找郁知意和霍纪寒,但是当时两人便在一起,作为为数不多的知道两人关系的人,吴老师也不好让人上前。

    此刻郁知意回到了病房,竟然还关心自己的身子状况,但郁知意是因为送自己来医院,给自己打水,才遇上了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吴老师为郁知意差点出事而感到非常过意不去。

    吴老师的丈夫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一个劲地跟郁知意道歉和感谢。

    霍纪寒有些不太满意两人麻烦到了郁知意,但却也并未说什么,郁知意倒不觉得如何,只让吴老师安心养病,并劝告她不必为今晚的事情过意不去,便和霍纪寒告辞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医院也联系了警察,警察那边很快就过来了。

    虽然医闹的那个男人,被霍纪寒一个警棍砸了脑袋,但是,医院还是尽职地对对方实施了抢救,不过,毕竟被砸到了脑袋,而霍纪寒那一棍子,也没有留情的意思,能给对方留下一条性命,大概已经是他的仁慈,当然,更多的还是不想在郁知意的面前拿人性命。

    否则,不论对方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衷情,在霍纪寒的眼里,都是一样的。

    所以,那医闹的男人伤得有点严重,此刻还处于危急情况之中。

    两人从吴老师的病房走出来时,已经有两位警官在外等候。

    霍纪寒瞥了一眼对方,冷漠的眼神,很容易给人以压力。

    但是,两位警员还是得办正事,走上来,“先生,小姐,针对今晚医院的医闹事件,我们还有一些情况需要了解,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霍纪寒将郁知意护在身后,直面两个警察,“有什么事情?”

    他声音偏冷,这么一开口,便给人一种不合作的感觉。

    两位警员感到了压力,硬声说,“刚才的事情,这位小姐是受害者之一,另外,先生您也将人打伤在地,希望两位能跟我们回去一趟,接受调查。”

    郁知意稍稍抿唇,想要开口说什么,霍纪寒却始终将她护在身后,他身高将近一米九,这么站在两个人警员的面前,还足足高了差不多一个头,一开口,冷漠的声音就让人觉得非常不善。

    事实上,霍纪寒确实不善,所以他很直接地对两个警员说,“我女朋友是受害人,对方来医院闹事,她无辜被殃及,现下遭受了心理打击和身体打击,你们还想做什么调查?”

    两个警员被他这么犀利的一问,竟暂时也说不出什么反驳话来。

    霍纪寒说,“我女朋友无法接受你们的调查,如果需要,你们可以等那个人醒来之后再说。”

    霍纪寒一副完全不配合的样子,让两位警员也为难了,但毕竟他们代表的身份不一样,岂能这样被霍纪寒的气势给镇住。

    因此,即便明白不应该这样对待霍纪寒,声音仍旧变得强硬了许多,“这位小姐暂时可以不接受我们的询问,但是,先生你出手打伤了人,还需要接受我们的调查,请你自觉跟我们离开。”

    霍纪寒轻轻笑了一声,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却听到走廊里再次传来一声焦急的脚步声。

    另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走过来,看了一眼霍纪寒,神色有几分恭敬,在两个警员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两人脸色微变。

    霍纪寒懒得理会对方,问了一句,“我们可以走了么?”

    后来的那个人,闻声点头,“霍先生,您可以离开了。”

    霍纪寒再问了一句,“我女朋友还需要调查么?”

    “不用不用,接下来的事情由我们处理便好,这等医闹的事情,造成的影响实在太大,我们一定会处理好。”

    霍纪寒没说什么,牵着郁知意的手离开。

    两人离开住院部下楼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但没想到,原先救护车上的那两个护士和年轻的女医生还在,像是专门在等着郁知意一样。

    霍纪寒对于突然出现并时不时把某种暗示打量的眸光放在自己身上的三个女人,表示很疑惑,低头看郁知意。

    两个小护士跑过来,小声问郁知意,“女神你没事吧?”

    虽然问的是郁知意,但好奇的目光还是放在了霍纪寒的身上。

    “谢谢,我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才吓死我了,不过你真的好勇敢,遇到那样的情况了,还能那样镇定,要是一般的女孩子早就被吓哭了,你竟然还这么冷静。”

    郁知意笑了笑,她其实不是冷静,心里也很害怕,但还有点清醒的意识,知道不能激怒对方罢了。

    有个小护士凑过来,斜眼看了一下霍纪寒,小声问郁知意,“女神,这是你男朋友对不对?”

    郁知意转头看了一下霍纪寒,没有否认。

    两个小护士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样,捂着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郁知意,但露出来的眼睛里,又满满都是惊喜。

    “好帅!”

    “好厉害!”

    想起刚才霍纪寒拿着警棍悄悄从另一侧上来,一把敲在那个医闹者的头上,将郁知意护在怀里的场景,简直是帅出了天际好么?

    对于小粉丝们花痴八卦的眼神,郁知意有些无奈,“你们,可以帮我保密的对么?”

    这种跟偶像亲密接触还掌握着偶像秘密的感觉,简直不要太让人兴奋,女医生和小护士猛地点头,齐齐从口袋里掏出本子。

    郁知意会意,很爽快地接过本子,利落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霍纪寒虽不喜欢郁知意的粉丝,但全程跟在旁边看着,当然,看的是郁知意。

    等到郁知意给三位小粉丝签好名之后,霍纪寒对三人客气地点了点头,“很晚了,我可以带她走了么?”

    三人又是点头如捣蒜,目送郁知意和霍纪寒离开的背影,简直像是目送回娘家探望的女儿和女婿离开的背影。

    小护士甲在花痴:“女神好漂亮,素颜啊啊啊啊,女神男朋友好帅。”

    小护士乙也花痴:“有生之年啊有生之年,等以后女神公开了,我绝对要告诉全世界,我是第一个知道的!”

    医生丙:“你们不觉得女神的蓝盆友很面生么,好像不是娱乐圈的人。”

    “不管!反正我看着登对!嘤嘤嘤好羡慕!”

    “男友力爆棚了好么,嘤嘤嘤……”

    “好羡慕……”

    直到两人回去了,霍纪寒也没有问郁知意方才的情绪失控是为了什么,郁知意也没有再跟霍纪寒提及,好像那会儿的事情,只是因为害怕而已。

    等霍纪寒在自己家里洗漱好了之后,去了对门的郁知意家里,就看到郁知意在浴室给爱斯基洗澡。

    爱斯基已经长得很高很大了,给它洗个澡,它甩一下毛,就让郁知意沾了一身的水,可郁知意好像没有发觉一样,任由旁边的水龙头水管里的水流着,爱斯基的尾巴一扫一扫的,将地上的水渍都扫到了郁知意的身上,身上的衣服和裤子都湿了一大半。

    霍纪寒站在门口看着,爱斯基看见他,汪地叫了一声。

    郁知意也转头回来看。

    霍纪寒不由分说地过去,拿了浴巾将郁知意裹起来,郁知意还没说什么,又被他不由分说地抱起来,放在了外面的沙发上。

    郁知意不明所以,“你干嘛呀?”

    “知知,这样会感冒。”

    郁知意:“……”

    乖乖地坐在沙发上,被浴巾缠成了一个蚕宝宝一样,郁知意辩驳,“现在是夏天。”

    “去换衣服。”霍纪寒说,还不等郁知意答不答应,霍纪寒立刻说,“不然我帮你换。”

    郁知意立刻站起来,裹着浴巾去了房间。

    霍纪寒唇角勾了勾,转头看了一眼站在郁知意门口浑身湿哒哒的爱斯基,一个警告的眼神睇过去,爱斯基立刻停在门口,伸出来的爪爪都不敢放在地上。

    霍纪寒看了一眼郁知意房间的方向,轻叹了一口气,朝着浴室走过去,将水龙头往爱斯基身上喷,一点情面也不留,爱斯基立刻变成一只湿哒哒的落汤狗。

    爱斯基不敢跟霍纪寒作对,汪汪汪地抗议,可惜,霍二少并没有给狗狗洗澡的耐心,随意冲了几下,浴巾一裹,在爱斯基的身上粗鲁地擦了几下,擦下了一团又一团的白毛,不顾汪汪汪的狗叫声。

    郁知意在房间里换衣服,听到外面的狗叫声,匆匆换了一件睡裙就出来了,待看到浴室里人狗交战的一幕,也忍不住笑了,缠了一晚上的情绪,好像就这么被冲散了不少。

    没关系啊,有霍纪寒陪她,不就够了么?

    *

    郁知意没再去多想苏清的事情,苏清出走多年,当初走得那么决然,没有一丝留恋,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呢?

    只是,想起当年,郁常安说的,就当做,没有这个妈妈了这样的话时,郁知意的心里,还是有一点难过。

    哪怕如今已经知道,那不过是郁常安的气话罢了。

    最后一科考试结束之后,传院相当于已经放假了。

    这两天剧组里的其他人都还在忙着考试,基本不排戏,郁知意考完试之后,被谭晓拉着去逛街。

    “放假了有什么打算啊?”谭晓挽着郁知意的胳膊,在商场里走马观花乱逛,随口问道。

    “还能怎么打算?”郁知意随口道,“有北方剧展,后面就进组排戏了。”

    “说的也是。”想起以前自己心血来潮想要去拍戏,结果演了一个扬州第一美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后续了,谭晓也不由得失笑。

    “你呢?”郁知意笑问,“不是说要去欧洲玩么?”

    “是啊。”谭晓点头,“反正别的不说,先玩够了再回来。”

    正说着,忽然见郁知意停在一家男装店的门口,正往橱窗里的模特身上看。

    谭晓看了一眼,笑了,揶揄道,“想给你男朋友买东西?”

    郁知意轻咳一声,“只是看看而已。”

    谭晓笑了,郁知意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郁知意了,随着《佳人曲》开播,郁知意如今越来越火,就在刚才逛个街的功夫,谭晓已经看到好几个人上来找郁知意要签名,周围不知道多少眼睛注意着她呢,万一进了一个男装店,媒体第二天可能就猜测郁知意有男人了。

    虽然那是真的,但毕竟还没公开嘛。

    谭晓笑了,拉着郁知意进去,“走啦走啦,我陪你进去。”

    郁知意也不推脱,她只是觉得,刚才的那一条领带,霍纪寒如果带上的话,应该会很适合吧。

    谭晓拉着郁知意进去之后,直接指着模特身上的领带说,“把这个拿下来,给我们看看。”

    店员大概认出了郁知意,眼神都发亮了。

    郁知意客气地朝对方笑了笑,谭晓竖起食指在嘴边,“不要宣扬你们家女神在这里哦。”

    店员会心一笑,情绪不显得激动,将那条领带拿下来给谭晓,谭晓挥挥手,“我们自己看看。”

    店员很识趣地离开了。

    谭晓将领带塞到郁知意的手里,“怎么样?”

    郁知意笑了笑,低头看,脑海里想象出挂在霍纪寒身上的模样,表面却一片云淡风轻,“挺好的。”

    “我虽然很少见到你家那位,不过感觉应该也挺适合的吧,知意意你的眼光很不错哦。”

    末了,谭晓好像想起了什么,眼睛一眨,凑过去,在郁知意的耳边八卦十足又神秘兮兮地说了什么。

    郁知意轻咳一声,表情看起来很是平静,“没有。”

    这下轮到谭晓吃惊了,“竟然没有!”她四下看了看,神色不敢置信,跟郁知意咬耳朵,“你们就住对门,每天晚上完全可以……咳!竟然没有?天啦,现在谈恋爱这么纯洁么,还是……”

    谭晓上下看了看郁知意,眼神“恶意满满”:“我要是男人,我绝对忍不住。”

    郁知意小小地打了她一下,“走开!”

    谭晓朗声大笑,觉得按照郁知意和霍纪寒的发展,不可能到了现在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想起以前在宿舍的时候,郁知意身上保守十足的睡衣,谭晓啧啧有声,“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郁知意无语,“你可别乱来了。”

    谭晓笑得神秘,郁知意私下咬了咬唇瓣,其实……倒也不是和霍纪寒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现在霍纪寒自己家里的房间,估计都已经积灰了,因为这段时间他一直挤在郁知意的床上,基本没有回过自己房间睡觉,擦枪走火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但……

    郁知意想起某次情难自禁的时候,却发现两人忘记准备那东西而中断,不由得窘迫。

    后来虽然也还有机会,但是,只要发出一点大一点的动静,爱斯基就会跑来挠门,导致霍纪寒对爱斯基的怨念非常大,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郁知意拍戏和排话剧回去得太晚了,她这么辛苦,霍纪寒就算有心,也不忍心折腾郁知意。

    眼下……放假了,又没有拍戏,暂时也因为期末考而不拍戏,好像时机也挺适合的,郁知意想到这里,赶紧摇了摇头,阻止自己继续蔓延下去的想法。

    谭晓看着她的动作,扬眉笑了,“想到什么了?”

    郁知意平静地看了一眼对方,选择保持沉默。

    最后她还是买下了那条领带,又在店里挑选了一对袖口才离开,说起来,跟霍纪寒在一起这么久,她好像没有给霍纪寒送过什么礼物呢。

    两人从男装店里出来,郁知意被谭晓拉去了内衣店。

    谭晓是这家内衣品牌的会员,进去之后,拖着郁知意就往里边的会员区去,一股脑将好几套内衣都塞到郁知意的手上,“快去试!”

    郁知意一阵恶寒,将东西扔回谭晓手上,“我不去!”

    最主要的是,这些东西,是正常的时候穿的么,小小的一块布料,跟没有一样。

    谭晓笑得奸诈,“你真不去?”

    “不去!”

    谭晓作势要去挠郁知意的痒痒,郁知意最怕痒,当下立刻投降,“我去,我去好了吧好了吧。”

    “这才对嘛。”谭晓颇有心得的样子,“女人呢,谈恋爱了之后,穿衣也是一门大学门哦。”

    郁知意:“……”

    去就去,她在里面坐五分钟就出来还不行么?

    等郁知意进了换衣间之后,谭晓赶紧拿了好几件暴露又性感的内衣下来,放进购物篮里,然后在上面放上了自己的两件。

    而后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慢悠悠地看了起来。

    三分钟之后,郁知意果然出来,将手里的明显没有上过身的衣服交给谭晓,微微一笑,“不合适。”

    “哦……”谭晓点头,并不勉强郁知意。

    郁知意问,“你不去试试?”

    谭晓笑了,“这就去,你自己先看着。”

    在店里折腾了好久之后,原本不打算买东西的郁知意在谭晓扫街一般的行动中,最后也象征性地跟着买了两件,出来之后的两人去了楼上的奶茶店,点了两杯奶车坐在店里喝,顺便休息。

    出乎意料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

    商场里忽然响起广播的声音:“亲爱的各位顾客,大家下午好,打扰大家几分钟的时间,以下有一个小小的惊喜,要送给商场里正在逛街的一位女性。”

    “哇……”

    广播的声音到了这里,周围都是惊喜的声音。

    不少原本都在逛街的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谭晓吸了一口奶茶,不屑地说,“肯定是哪个土豪想出来的损招数哄女朋友开心呢。”说到这里,谭晓想起前段时间的微博热搜事件,闷声笑道,“唉,前不久的微博,某土豪把告白求爱做成了商场促销一样,好同情。”

    说着同情的话,谭晓的表情可一点也不像是同情。

    郁知意笑了,认真地奉劝她,“别等下那个人是你。”

    谭晓掐着脖子,“要是我,我从这里跳下去找那个人拼命你信不信?”

    “哦……”

    下一秒,商场的广播再次响起,广博员的声音,有点吊人胃口,“这位先生姓白,他说,他最喜欢的女生,现在正在商场里逛街,他已经追她两个多月,但是她依旧无动于衷,白先生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那位女孩,看到自己的爱意。”

    谭晓乍然听到白先生,不由得眉心一跳,这段时间被白皓宇追得太猛了,她已经出现应激反应。

    不过……应该不是吧,怎么说,对方也是豪门少爷,这种商场求爱的事情,好像应该做不来,最主要的是,上次,谭晓已经明确拒绝了对方一次,这几天,对方都没有出现。

    郁知意看谭晓怔怔的,举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了?”

    谭晓刚想摇头,说没什么,下一秒,忽然看到八层楼高的商场,从顶上刷刷刷地掉下了好几条横幅,红底白字一行又一行都是大写的“晓晓,做我女朋友吧”“晓晓,我喜欢你”

    谭晓猛地一下站起来,看着从顶上掉下来的七八条横幅,感觉自己要晕了。

    周围的女孩已经发出了惊呼的声音,“哇……”

    “那个叫晓晓的好幸福……”

    “天哪,如果是我,我一定嫁给他了……”

    “谁啊,谁啊,到底是哪个女孩啊?”

    即便是这种土到掉头的方式,但还是轻易地抓住了女孩的心思。

    女孩都是喜欢浪漫的,喜欢男人大声向全世界宣布,喜欢的只有她一个人,哪怕是一些俗不可耐的套路,一些老掉牙的求爱方式,哪怕嘴里嫌弃得要命,真的看见了,还是一样会羡慕,羡慕那个被这般公然求爱的女孩。

    谭晓的心里,除了震惊,愤怒,也有心动。

    白皓宇在外面的花边新闻很多,可追她的时候,做出的许多举动,依旧让她心动,她没有谈过恋爱,年纪稍小一些的时候,也会看着言情小说,幻想有一天有个男孩肯为一笑搏千金。

    不可避免的,她也是一个庸俗的女孩,会因为一个男人热烈的追求而感到心动,即便知道,那个男人,并不是最适合的。

    可这些心情,她无法与谁诉说。

    前一秒,她还在吐槽别人俗不可耐的商场求婚,这一刻,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下一刻,广播里的声音说,“白先生想告诉谭晓小姐,他说,晓晓,我真的很喜欢你,我追了你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才答应,做我的女朋有呢?”

    商场里一阵起哄的声音,“哇……”

    谭晓的脸,红了又红,白了又白,是被气的,当然,也是被羞的。

    果然下一秒,谭晓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是几乎有一周的时间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的白皓宇。

    乍然看到这串没有备注,但是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谭晓的心脏狠狠地跳了一下,却欲盖弥彰地接起了电话,不由分说便骂人,“你有病啊,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她声音很大,旁边有人看过来,莫名其妙的。

    谭晓觉得一阵丢脸,虽然没人知道被告白的那个人是她,但还是做贼心虚,不由得拿着奶茶杯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

    那边,白皓宇明显沉默了一下,就在谭晓差点怀疑自己的话是不是伤人了的时候,白皓宇带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所以,晓晓,你答不答应我,我喜欢你。”

    谭晓沉默。

    手机那边,白皓宇说,“晓晓,如果你不喜欢这样,我还可以给你别的惊喜。”

    谭晓很快就知道别的惊喜是什么了,当她拉着郁知意走出商场的那一下,终于知道了,什么才是更大的惊喜。

    因为商场里的每一个工作人员,每个人手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交给她,笑着说,“谭小姐,白先生说他很喜欢你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古神帝〕〔诡秘之主〕〔魔法种族大穿越〕〔敛财人生之新征程〕〔伏天氏〕〔九星毒奶〕〔二次元缔造者〕〔位面无限重生〕〔贞观贤王〕〔大秦从献仙药开始〕〔十四分之一必须犯〕〔天官赐福〕〔道祖,我来自地球〕〔回到地球当神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