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妖孽狂医〕〔御前心理师〕〔月白传奇〕〔我有百万神兽军团〕〔诸天邪道〕〔十方葬地〕〔帝少的燃情宠妻〕〔重生之修罗皇后〕〔龙血战魂〕〔蚀骨强宠总裁妻〕〔交错的失乐园〕〔霸者三国志〕〔神秘老公蜜宠妻〕〔元始之章〕〔妖孽狂医〕〔不良太子妃:公主〕〔护花神豪〕〔浪子邪医〕〔我不当冥帝〕〔我原来是富二代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25 无风起浪
    这次的新北方剧展,最后以传大话剧的表演结束作闭幕。

    传大话剧全员在台上谢幕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郁知意意外又惊喜的事情。

    祝艺、季舒望等曾经在《佳人曲》中一起合作过的演员,都人手拿着一束花上台送给郁知意。

    不仅是祝艺,还有主动成立了郁知意粉丝后援会会长的周芊芊。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郁知意自己都懵了。

    祝艺笑眯眯送上一束香槟玫瑰,其中还有三只向日葵和一些马尾草搭配着,煞是好看,“知意,恭喜你哦,剧展成功闭目。”

    郁知意压下心里的惊喜,结果,跟祝艺拥抱了一下,“谢谢。”

    季舒望也捧着一束花送上去,“知意,恭喜。”

    就连顾真也来了,“知意,恭喜你。”

    最惹眼的,还是周芊芊捧着的那一束火红的玫瑰,笑眯眯的,“女神,恭喜恭喜,千万粉丝站在你身后哦,加油!”

    周芊芊送上花的时候,整个剧场最上一层的最后一排观众,忽然哗啦啦地全部站起来了,一条横幅展开,红底白字,赫然写着,“知意加油,流年笑掷,未来可期!”

    周芊芊心满意足,“看,我们都是你的后援!”

    虽然入场的粉丝人数不多,但是胜在气势足够,一下子引得观众席的所有人都回头看着这一幕。

    说实话,郁知意有点感动。

    顿了一下,她才对着台下的观众们鞠躬,“谢谢,谢谢你们,也谢谢大家。”

    “这次新北方剧展,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戏剧,关注艺术,关注用心去呈现更好的影视艺术的演员们,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很感谢,也感谢所有参与新北方剧展的剧组和支持关心本次剧展开展的社会各界的工作人员。”

    台下爆发出一阵阵掌声,最不舍的,还是极少数进来支持的粉丝。

    对于她们而言,这大约是为数不多的能近距离为偶像应援的时候。

    不知是谁带的头,大喊了一句,“知意,你只管拍戏,做你喜欢的事情,意粉们站在你身后,为你遮风挡雨!”

    “意粉站在你身后!”

    “知意加油!”

    “意粉为你遮风挡雨!”

    “华国话剧,永久不衰!”

    ……

    这一幕出来,媒体的镜头纷纷对准了“意粉”们,郁知意的眼角有泪花在闪动,不断地道谢,“谢谢,谢谢大家……”

    一场谢幕,比预期的延迟了十多分钟才结束。

    郁知意心里感慨万千,在后台看着几位好友,“你们,怎么都过来了?”

    祝艺笑眯眯地挽着郁知意的胳膊,“当然是来给你加油打气的啊,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全剧组为你打call哦。”

    郁知意噗嗤一声笑了,“很惊喜,也很意外,总之,很感谢你们。”

    周芊芊跑过来,“还有我,还有我。”

    周芊芊自从成为了郁知意粉丝后援会的会长之后,一直将后援会打理得很好,经常在线上找郁知意,两人的关系已经飞跃上升了不止一个台阶,加上和徐羽配音工作之后,郁知意后面和这夫妻两还约过一次饭,也是朋友,“芊芊,也谢谢你。”

    “不客气,不客气,作为一名合格的粉丝后援会的会长,我应当的。”周芊芊假装含蓄,轻咳一声道。

    后台来了这么几位大神,顷刻间便围上了不少演员,没一会儿,还没跟郁知意说几句话,季舒望和祝艺就被后台的演员们围住了。

    顾真这才有机会走上前来,“知意,恭喜。”

    郁知意笑了笑,“谢谢。”

    顾真说,“你的舞台呈现力,比上一次话剧表演,明显地更近一步了。”

    “谢谢顾师兄。”

    比起跟剧组的其他人,郁知意和顾真的距离要疏远得多,顾真见此,心里有些苦涩,但细想,又何尝不是咎由自取,深吸了一口气道,“对了,听说李师兄也来了,他在哪里,我好久没有找他和陈老师叙叙旧了。”

    “李师兄现在应该和陈老师在一起,可能在剧场后面吧。”

    “好,等下我去找他。”

    两人在这边说这话,却并不知道,在杂乱的后台角落,有一台隐秘的相机,将这一幕拍摄了下来。

    季舒望等人没能在后台呆多久,不一会儿就跟郁知意告别离开了,而郁知意还有一场闭幕采访要进行,卸了舞台妆之后又匆匆去见了媒体,等到将一切事情处理完,已经是差不多两多小时之后的事情。

    剧展落幕,大剧场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一个月的热闹,在这一刻散场。

    郁知意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观众席上,只看到几个工作人员在清理舞台,她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怅然感。

    其实真正做话剧这一行的,她比谁都清楚,华国的话剧,正在一步一步衰落,即便这里热闹了半个月,依旧不能让人忽视这个现实,可是……越是清楚地明白这一点,她的心里就越感到怅然。

    艺术是永生的,艺术也是有生命的。

    舞台的工作人员注意到郁知意,转回头,“郁小姐你还没有离开么?”

    郁知意笑了笑,“还没,就看看,辛苦你们了。”

    “郁小姐我们也是你的粉丝,可以跟你一起合照么?”

    郁知意没有拒绝,走去了舞台上,“大家这段时间也辛苦了,我们一起拍个照吧。”

    工作人员显然都很兴奋,放下手头的事情聚在了舞台上,热闹了十多分钟,才依依不舍地让郁知意离开。

    郁知意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酒店。

    不料却在电梯里又和顾真相遇了,她稍感意外。

    顾真笑了笑,“我去李师兄房里等他,很久没有跟他请教过表演方面的问题了。”

    郁知意点了点头,跟顾真一起上楼,到了十六楼,两人左右分开,顾真去李师兄的房间,郁知意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回到房间的时候,霍纪寒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他手上拿着相机,正在神情愉悦地看着今天的拍摄成果。

    见到郁知意回来了,便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去抱住郁知意,“知知……”

    郁知意将自己完全靠在霍纪寒的身上,“好累……”

    霍纪寒亲了亲她的发顶,“先休息一会儿。”

    “嗯……”

    虽然很累,但也不至于真的睡了,郁知意就这么原地抱着霍纪寒,靠在他的身上眯了一会儿便重新起来了,待看到霍纪寒身上的衣服,不由得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霍纪寒。

    嗯,这身一身黑的装扮,的确,有点与众不同。

    “怎么?”霍纪寒虽然很享受郁知意的目光,但对她这般打量的目光,还是有些摸不准,难道知知觉得自己这样穿,很丑?

    郁知意笑了出来,“你今天,怎么穿成这样?”

    “不好看么?”霍纪寒问得干巴巴的。

    郁知意笑了,摇头,“不是,只是……”她没说完,就自己笑了,“很像你给我安排的保镖,他们都是一身黑。”

    霍纪寒愣了一下,脸色郁卒,“知知!”

    “好啦好啦,你比他们帅,比他们好看!”郁知意说完,立刻安抚。

    她现在发现,霍纪寒很是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

    霍纪寒这才满意,并且出尔反尔地承认,“我就是你的保安。”

    郁知意笑了,“今天拍了什么照片,我看看。”

    霍纪寒把相机拿过来,语气带着一点炫耀,“我提前在网上学了拍摄技巧,我觉得我今天拍得很好看。”

    “是么?”郁知意一边问,一边打开相机。

    “当然。”霍纪寒对自己拍到的每一张相片都很满意,“回去我们全部洗出来,放在照片房里。”

    郁知意点点头。

    只是……

    看了第一张,嗯,拍得有点偏了。

    第二章,嗯,她的表情,有点糊了。

    第三章,倒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歪。

    第四章,这个俯拍角度,把她压矮了一截……

    霍纪寒看她一张照片一张照片地看过去,却一直沉默,不予评价,出声问,“知知,怎么样,我拍得好看么?”

    郁知意想说,这样的照片,为什么霍纪寒还能看的津津有味,并且觉得很好看。

    但是,她好像不能打击男朋友的自尊心,霍纪寒自尊心还是挺明显的。

    郁知意的沉默,让霍纪寒明白了什么,不由得懊恼,“知知,是不是拍得很不好?”

    “其实也没有啊……”郁知意斟酌着说,“拍得挺好的,把我都拍到了。”

    霍纪寒一下子就泄气了,“我删掉,回去好好学习。”

    郁知意把相机抢过来,“不要,我喜欢。”

    霍纪寒郁闷地看着郁知意,“知知,不好看就直说,我下次会拍得更好的。”

    他竟然还能列举出自己的不足,“我知道,有的拍歪了,有的拍的表情不对,有的拍了侧脸。”

    郁知意终于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一笑,霍纪寒更加郁闷了,像个闹脾气的孩子盯着她看,大有一副你不哄哄我我就不开心了的意味。

    郁知意抱了抱他,安抚人,“没关系没关系,我回去教你。”

    “嗯!你拍照最好看。”

    郁知意笑了,将相机举起来,把霍纪寒拉过来,“来,我们一起来拍一张。”

    霍纪寒凑过来,面对镜头,表情依旧有些僵硬,郁知意说,“你放松一点,笑一笑嘛。”

    霍纪寒面对镜头,会有些不自然,郁知意相机举得手都僵了,霍纪寒还是没有摆好一个表情。

    霍纪寒很抱歉,“知知,我会对相机多练习的。”

    郁知意忍着笑,不敢笑,怕伤了霍纪寒的自尊心,“嗯!”

    霍纪寒舍不得,把相机拿过来自己拿着,对着两人,郁知意趁此机会,转头看了一眼,蓦然在霍纪寒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霍纪寒倏然愣住,转回头看着郁知意,郁闷的眼眸倏然变得清亮,相机咔嚓一声,将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女孩言笑晏晏,男人深情凝视。

    再完美不过。

    结束之后,剧组的人也纷纷离开酒店。

    郁知意和霍纪寒离开得比较晚,天快黑的时候,两人才从楼上下来。

    然而,郁知意和霍纪寒都没有料到,才刚刚出了电梯,四面八方便涌来了一批记者,无数的闪光灯摄像头对准了从电梯里出来的郁知意和霍纪寒。

    “郁小姐,剧展闭幕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你为何一直在酒店迟迟不离开?”

    “郁小姐,有人看见你和《佳人曲》剧组的顾真一起乘坐电梯上了十六楼,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郁小姐,你是否已经和顾真假戏真做?”

    有人眼尖的地把摄像头对准了跟在郁知意身后的霍纪寒。

    “郁小姐,这位先生是你什么人?”

    郁知意和霍纪寒下楼的时候,两人都带上了黑色的口罩,霍纪寒身上还穿着今天那件被郁知意评价的像保镖一样的黑衬衫,脸上也带了一个口罩和黑色的帽子,看起来只出了露出的一双眼睛,深邃而不可侵犯,倒也没有暴露什么。

    忽然面对这样的阵仗,没有任何准备的郁知意瞬间就懵了,两人被堵在了电梯的门口。

    郁知意掩藏在口罩之下的神情无法被记者捕捉,记者更加变本加厉。

    “郁小姐,请你解释一下。”

    “郁小姐……”

    “郁小姐……”

    无数的话筒聚过来,相机在拍摄,记者的话将郁知意全部包围,她甚至不知道哪句话是谁说的。

    恰好这时候,旁边的电梯门也缓缓打开,而顾真,刚好从电梯里出来。

    忽然的情况,无疑坐定了两个人之间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大批记者,瞬间将郁知意和顾真堵在了电梯门口。

    “顾先生,请问你和郁小姐是什么关系?”

    “你们是在谈恋爱么?”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无数的问题,蜂拥而出。

    郁知意转头看了一眼同样被记者堵着的顾真,对方的脸上,也是一片迷茫。

    霍纪寒眼疾手快地摁了摁郁知意手腕上的一个手环,一手托着行李箱,一手护着郁知意突破人群。

    十几秒的时间,酒店大堂瞬间涌进了五六个黑衣人,穿着黑衬衫和黑裤子,头上也同样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强行为郁知意打开了一条道路。

    霍纪寒护着郁知意离开。

    身后的记者穷追不舍,“郁小姐。”

    “郁小姐!”

    霍纪寒深看了一眼站在电梯门口的顾真,自动充当了郁知意的保镖,护着郁知意往已经停在酒店门口的车子而去,只留下一句冰冷的无可奉告。

    进入了车子之后,车子绝尘而去,身后还有穷追不舍的记者。

    霍纪寒声音微冷,“甩掉他们。”

    郁知意对方才的事情还反应不过来,抓着霍纪寒的手腕,“霍纪寒?”

    霍纪寒脸色微沉,轻轻按住郁知意的手背,“没事的。”

    两人的手机分别在这时候响起。

    简宜打给郁知意,赵宇打给霍纪寒。

    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分别接起电话。

    “喂,简宜。”

    “二少,出事了,您和郁小姐在酒店,先别出来……”

    “我们已经出来。”

    “我知道了。”

    那头,赵宇说了几句什么,霍纪寒沉着声音,“去查,到底是谁做的。”

    挂断了电话之后,霍纪寒打开了手机,网上现在已经到处都是郁知意和顾真的照片。

    有两人在后台说话的,还有两人一起乘坐电梯进酒店的,甚至就电梯里的视频都被人放出来了,以及一起乘坐电梯上了十六楼的。

    夺人眼球的标题层出不穷。

    “郁知意顾真坐实恋情!”

    “昔日话剧组金童玉女款曲暗通,酒店私会!”

    “意望cp烟雾弹,郁知意顾真恋情坐实!”

    而这些标题的下面,全都是郁知意和顾真的照片。

    甚至,还有人挖出了郁知意和顾真的剧照,捕风捉影,添油加醋,从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细节挖掘出顾真假戏真做,情陷郁知意的证据。

    还有人信誓旦旦,直言在学校的时候,顾真和郁知意之间便已暧昧不清。

    郁知意就着霍纪寒的手机看下来,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刚才简宜在电话里已经将现在网上的大致情况说清楚了,但这种事情,对她而言,处理起来也毫不费力,何况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当时还有那么多人在场。

    但郁知意还是跟霍纪寒解释,“那时候,我的确在后台和顾真说话,不过旁边还有周芊芊他们,还有好多剧组的工作人员,可照片上只有我们两个。”

    “去酒店的照片也是真的,顾真说他去找剧组的李师兄,以前顾真在剧组,和李师兄关系很好。”

    “我知道。”霍纪寒语气安抚,“照片是人为散发出去的,知知,别担心,交给我处理。”

    郁知意倒不担心这件事,只是心存疑惑,到底是谁做的这件事。

    而且,显然这种很快就能澄清的事情,根本毫无悬念。

    司机很有技巧地甩开了跟在身后的司机,回到霍纪寒的别墅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事情在网上发酵的时候,周芊芊已经带着郁知意粉丝后援会当场澄清了绯闻:真是笑话,当时我就在知知旁边,知知和顾真只是正常讲话而已,某些无良的媒体不要见到人就乱咬好么?”

    这话,把人骂成了狗。

    有了周芊芊这个会长出来,郁知意的粉丝们也立刻出来声援,抨击媒体捕风捉影,捏造绯闻。

    季舒望和祝艺也及时发了微博帮郁知意澄清,并指责了媒体的乱造谣行为。

    甚至,连剧组的李师兄也发了微博,后台剧组同工作人员也纷纷发微博帮郁知意澄清。

    更多更尽实的照片发了出来,“意粉”们纷纷去指责媒体无良,无风起浪。

    这场维持了不到两个小时的事件,很快就真相大白了。

    但是,“意粉”们依意难平。

    “造谣麻烦也上心一点好么,私会?恋情,抱歉,我们家仙女不约!”

    “抱走我知意,牛鬼蛇神请远离!”

    “某些无良媒体摸摸自己的良心吧,不怕天打雷劈么?”

    顾真稍迟一些才发了微博澄清:我跟知意虽然是师兄妹,但我们之间是正常交流,并无媒体所传私会之事。

    这微博,一看也没什么问题,但是细想,便觉得发得有些微妙,澄清了自己和郁知意当时的交谈是正常交谈,以及酒店同框是另有其事,却直接忽视了媒体对他是否假戏真做情陷郁知意的猜测。

    同时,不知是谁提及的,矛头指向了郁知意身边,为她拖着行李箱,带着鸭舌帽和黑口罩的霍纪寒。

    霍纪寒没有露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加上他不在媒体面前露面,肖像被保护得极好,并没有被认出来,当然,即便有人认出来了,大约也不敢说出来,但依旧有人提出质疑,认为此男与郁知意的关系匪浅,不像保镖。

    甚至有人将图片放大,将霍纪寒黑色衬衫上的纽扣放大,质疑他身上的衬衫绝非保镖能穿得起的手工定制。

    但是霍纪寒处理的手段非常快。

    这个质疑的热度还没有升起来,大量的消息已经查不到了,只有新明娱乐和简宜掌管下的郁知意的官博发出来的郑重声明:将对任何诋毁郁知意名誉的消息永久追究法律责任。

    一个锤子砸下来,坐实了新明娱乐对郁知意的维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都市之佣兵战神〕〔武道雷神〕〔继承罗斯柴尔德〕〔异界火影战记〕〔神陨记〕〔这个仙尊真憋屈〕〔精灵掌门人〕〔大明星超级时代〕〔捡到个男神〕〔趟过职场这条河〕〔诸天商贩〕〔反派今天也很乖〕〔牧总,您未婚妻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