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神级熊孩子〕〔市井之辈〕〔佛系科技〕〔大唐逍遥驸马爷〕〔西风破之神威大将〕〔穿越后成了果子精〕〔开局统治了武魂殿〕〔龙飞凤仵〕〔猪妖一只〕〔寒爷老是扒我马甲〕〔诸天武道纵横〕〔药植空间有点田〕〔我怎么又帅了〕〔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大荒种田记〕〔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只要我足够精神灵〕〔超神学院之异能者〕〔联盟之最强选手〕〔千秋不死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83 苏清,你让我恶心!
    年纪小的时候,被苏清漠然对待,郁知意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觉得自己可能不是妈妈的孩子,不然为什么妈妈不喜欢自己。

    但这种想法,在脑海里存留的时间并不长。

    因为,从她懂事开始,有记忆的时候,就经常听到别人说她和苏清长得像,“一个模子刻出来”“母女两长得真像”“多像的母女”这样的话,便不知道听别人说过多少次了。

    孩子的世界很单纯,光是这样的话,就可以让那一点点怀疑,在别人的肯定和夸奖里,渐渐消失了。

    毫无疑问,她和苏清的长相是很相似的,面部的轮廓很相似,苏清是那种标准的大美人,即便如今四十多岁,也依旧很有韵味,让人看一眼便难忘的那种,尤其是眼睛很像,也许苏清现在有些年纪了,并不明显,但如果看年轻时候的照片,却能看得出来。

    所以郁知意更加懂事的时候,也没有再怀疑过自己不是苏清的孩子。

    而苏清离开的时候,她才十三四岁,此前也根本不了解父母的血型,甚至自己的血型,更别说别的,等苏清离开之后,自然也不再去过问这些事情。

    直到目前,才被人挖出了这些信息。

    这种私人信息,其实真的想要拿到,也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而郁知意甚至觉得,这片帖子最后的这一份分析,有点道理。

    她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霍纪寒,我觉得我现在有点乱。”

    霍纪寒抓住郁知意的手,单手捧着她的脸:“知知,不要被那些信息迷惑。”

    郁知意抬头,眼里透着几丝迷茫。

    有些问题,可能此前没有想过,但却一直存在,只是还没有注意到而已,假如有一天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便会发现,原来它的存在,是那么的合理。

    合理到,甚至能解释完原先所有的问题。

    霍纪寒其实很害怕,这些东西会牵引起郁知意的情绪,就像当当初刚刚见到苏清那样,眼眸里有些担忧:“先别想这些,被那些东西迷惑或者引导了,有什么问题,我们后面,再问一问爸好不好?”

    郁知意深吸了一口气,知道霍纪寒担心的是什么,扯了扯唇角道,“你放心,我不会像以前那样的,我只是……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然后,觉得如果按照这个逻辑去分析,许多事情,好像都变得明朗了。”

    “知知……”霍纪寒眼里都是担心,“我有点害怕。”

    郁知意一愣,抓着霍纪寒的手,唇角笑了笑,“没关系的,都过去了,即便这个怀疑真的牵出很多问题,都没关系的,你会陪我的,是么?”

    霍纪寒毫不犹豫地点头,“嗯!知知,我会永远陪你”

    郁知意笑了笑,“你也有怀疑的是不是?”

    霍纪寒想起曾经查到过的苏清的个人信息,轻轻抿唇。

    “等下,让我再看看她的那些信息好么?”

    霍纪寒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

    这个私生粉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了,已经完全侵犯了郁知意的个人权利。

    即便帖子已经在社交网络上被删除了,但还是有网友截图下来了,即便话题在排行榜上消失了,但还是有议论在。

    郁知意随后发布了一条声明,表示她和苏清的关系确实不亲近,但苏清已经和郁常安离婚,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帖子里的过度解读,已经严重影响双方的生活,过度曝光的个人信息,也给双方的生活带来不便,并且也对郁知意本人和她的家人带来声誉上的影响和损失,一定追究到底,而该爆料者的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个人隐私。

    随后,郁知意在网上发出了律师函,表示该私生粉已经侵犯了她和家人的个人隐私,授权律师来处理这件事。

    郁知意的粉丝一向支持她,何况这还是私生粉作乱,更是引起广发粉丝的愤怒。

    律师函发出来之后,粉丝便大量转载,郁知意的粉丝同时也和网友科普这位私生粉的行为的侵权之处,试图引导网民对这个帖子形成比较理性的认知。

    一开始或许大家都被帖子带着节奏走,但是慢慢的,时间久了,会有人反应过来,这篇帖子的逻辑性问题,从而开始进行怀疑。

    随后,反应过来之后,各种各样的言论也相继而来了。

    有人控诉私生粉的帖子侵犯了江家和郁知意的饮食,尤其是那个无辜的孩子。

    有人同情郁知意。

    有人依旧继续谩骂江家。

    当然,也有人指责郁知意不为江家和苏清说话,任由江家和苏清这样被人谩骂。

    总之各种各样的言论都还有。

    但是,郁知意只发过那个声明,此后便不再针对这篇帖子做任何回应。

    相关话题也得到了控制,不会再出现在社交网站的排行榜上。

    至于江家。

    有了江母昨天那一出大闹片场的戏码之后,再被网上的帖子带了节奏,尽管有人替江家说话,但受到的谩骂依旧比较多。

    昨天,江母和江庄大吵了一架,盛怒之下,甚至还说出了她敢去片场公开郁知意和苏清的关系,就是不想让苏清进江家的门这样的话,气得江庄差点不顾母子情分要打江母,江家可谓是度过了鸡飞狗跳了一晚。

    没想到,今天早上就发生了这种苏清和江庄都被人肉的事情。

    网上的消息太多了,看得人头晕眼花,也让江家和江氏都一阵手忙脚乱。

    这种声誉的损失,说起来,影响最大的,还是想在国内发展起来的江氏药业。

    江庄一大早就被事情弄得头大,小宝和他以及苏清的个人信息都被泄露,而因为小宝在医院,苏清需要在医院陪夜,所以此刻母子两人还在医院。

    江庄管不了那么多,害怕那位人肉的事情伤害到小宝,立刻去了医院,首要的事情,便是给小宝转院。

    小宝的状况时好时坏,这段时间好转了一些,江庄问过医生,确认了小宝的情况之后,最后还是办理了出院手续,将小宝送回家。

    苏清其实也一大早就知道网上的信息了,她的信息被泄露了出去,手机号码也被别人知道了,一大早她还没醒,就开始有人给她大电话,电话一接通,就是无端漫骂,还有各种漫骂的短信全都涌了过来。

    苏清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看到了网上的消息,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当然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事实上,即便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后,她和江庄一开始虽然害怕事情闹大了,但想到郁知意是艺人,这种事情说来说去对艺人的形象最不好,江家虽然也着急将事情压下去,但是她和江庄都觉得,郁知意或者说霍家在这方面的手段,会做得更好,因此也就静观其变。

    到了晚上,江母大闹片场的事情果然也沉淀下来了,却没有想到,会在今早,这样反扑回来。

    苏清看过那篇帖子,知道上面所写的事情基本都是真的,就连最后那段,对郁知意身世的关注,也是真的。

    此刻,苏清的心里很慌张。

    江家的消息被泄露出去,小宝的消息也被泄露出去,她现在更是人人喊打,网络暴力。

    这些,她都还能解释,但最让人她感到害怕的,是帖子的最后,关于郁知意身世的猜测。

    这个,她无从辩解。

    出院还算顺利,一路上,苏清和江庄都没有说话,小宝安安静静地坐在苏清的怀里,看了看开车的爸爸,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妈妈。

    小孩子情绪敏感,觉察到爸爸妈妈好像不高兴,轻轻地扯了一下妈妈的衣袖:“妈妈,我的病好了,不用住院了么?”

    苏清愣了一下,低头对小宝说,“小宝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不用住在医院了,小宝之前不是很想回家么?”

    “嗯!小宝想回家!”

    苏清摸了摸儿子的头,“那我们就回家,不住在医院了。”

    母子两人正说着话,江庄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的电话号码自然也被泄露出去了,但他不能关机,只能不接任何陌生的电话,只接助理的电话。

    这个电话,是助理打来的,此前被他交代去处理网上的事情,他接了电话,顺便也在路边停车了。

    苏清没听到电话里的内容,但从江庄的话里,大致知道,说的应该是网上的事情。

    “郁知意那边发出了律师函声明?”江庄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发律师函声明。”

    早上,在得知消息的时候,江庄已经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生命帖子的内容纯属捏造,同时也谴责了对方侵犯饮食的行为。

    他的手段比较粗暴,直接否认了帖子上的所有事情,枪口对准对方侵犯隐私的事情,甚至这个时候,已经让人吩咐让人去写一篇谴责对方大肆放出小宝的信息的通稿,利用孩子里博取同情。

    这会儿听到郁知意请了律师,再问了一遍郁知意和霍氏有没有任何为江家说话的意思,却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江庄气得额角的青筋都凸起了,说:“总之,注意控制网上的言论,尤其是任何诋毁江氏的言论,必须尽快控制住。”

    好几分钟之后,江庄才挂断了电话。

    苏清不安地问,“江氏怎么样?”

    江庄如今心情烦躁,从昨天开始,他的心情就一直不好,这会儿跟苏清说话,语气也不太好,“事情已经成这样了,还能怎么样?”

    苏清张了张口,还是什么也说不出话来。

    网上虽然漫骂苏清和江家的很多,但这些人更多的也只是在网上漫骂,甚至大部分还是跟风骂,或许事情是什么都还没了解清楚,最多也只是有人给苏清发骚扰谩骂信息,也没人会真的聚在江家门前怎么样。

    江家的资格还只够人在网上被人漫骂,还不至于让媒体亲自上门围堵。

    一路顺利到家之后,昨天刚刚和江庄大吵了一架的江母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网上的消息,她也知道了,但她没想到闹成这样,此刻再无知,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一夜之后,心里虽然又气,但此刻面对这种问题,她必须要和儿子站在一起。

    见到江庄和苏清回来了,她便赶紧上来接过小宝,“小宝回来了。”

    江庄摸了摸儿子的头,没提昨天的事情,低头跟儿子说,“小宝,先跟奶奶回房间。”

    江母立刻接过小宝,“小宝,走,先跟奶奶上楼。”

    小宝倒也听话地走到了江母的身边,江母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苏清,阴阳怪气地道,“看看你那个女儿,都做了什么事,让自己的粉丝这样诋毁你,诋毁江家,搞得我们全家好像都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苏清张了张口,却无话可说。

    江母见此,还想再说一句什么,江庄烦躁地看了一眼江母,“你少说两句行么?”

    江母一噎,忍了又忍,没再说什么,带着小宝上楼了。

    小宝一路跟着江母上楼,却频频回头,看着父母,他其实很害怕,但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到房间之后,小宝问江母,“奶奶,爸爸和妈妈怎么了?”

    江母摸了摸孙子的头,慈爱地说:“小宝,让爸爸给你找一个新妈妈好不好?”

    这已经不是小宝第一次听到江母这么问,当下立刻大声地说,“不要!小宝不要新妈妈,小宝只要妈妈!”

    声音太大,甚至楼下的人都能听到。

    江母赶紧哄人,“好好好,不要新妈妈不要新妈妈,小宝乖。”

    小宝的声音太大,楼下的两人其实都听到了,齐齐抬头看着楼上,没见小宝跑出来。

    苏清心情有点复杂,和江庄对视了一眼,只觉得心酸得厉害,不明白事情究竟怎么变到了这一步,好像自从回到帝京,见到郁知意之后,事情就变了。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事情,苏清压下心头乱七八糟的想法,不安地叹了一口气,“接下来该怎么办啊,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江庄语气略微不耐:“没什么事你这两天先别开机,也别出门了,郁知意已经发了律师函,她身份特殊,霍家比我们还要重视这件事情,会处理好,我已经让公司去处理也发了律师声明,控制网上的言论,让营销号多找几个话题冲击一下就想,没办法,只能等着事情自己过去,这种消息,影响再大,再过几天,谁还记得?”

    “那江氏呢,江氏会不会受到影响?”

    “怎么可能没有影响?”江庄失去没了耐心,烦躁地将袖口解开,袖子挽起来:“郁知意的那位粉丝,厉害得很,查出来的东西这么多。”顿了顿,江庄说,“能在昨天之后就查到这么多的东西,这个所谓的私生粉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安排好的,没准搞到最好,还是郁知意自己的营销。”

    “你说什么?”苏清怀疑地问。

    江庄冷笑了一声说,“什么私生粉这么厉害?就算有私生粉的事情,我看这里面,也少不了霍纪寒或者郁知意动的手脚,霍家,真的是得罪不起啊!”

    江庄抬手,抹了一把脸,脸上是彻底的不耐。

    以后江氏在帝京,是彻底没有办法发展下去了。

    霍氏动一动手脚,江氏就足以淹没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商海里。

    苏清愣愣地坐在沙发上,“那……我们以后怎么办?”

    “怎么办?”江庄说,“你去看到郁知意发的声明,是要彻底割裂你们母女之间的情分,不认你这个母亲了。”

    说到母女情分,江庄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想起那篇帖子上提及的母女关系的话题。

    苏清愣愣地道:“如果……如果我去求一求知意呢?”

    “求还有用么?”江庄盯着苏清看,眼神渐渐变得复杂。

    苏清心里一阵咯噔,“你,你怎么了?”

    江庄眯眼问道:“阿清,郁知意是不是你女儿?”

    苏清是什么血型,江庄当然清楚,那个人拿到的苏清的私人信息,包括江家的私人信息,都是真实的。

    江庄一开始看到,也以为这不过是造谣或者刻意诋毁罢了,现在才慢慢反应过来,郁知意和苏清的身份,确实很值得怀疑。

    不管是真的母女关系,还是假的母女关系。

    到底做贼心虚,苏清在看到那个那个帖子的时候,便一直因为那个郁知意身世的猜测而感到忐忑不安,从医院回来的一路上,江庄都异常烦躁,她心里很害怕江庄的烦躁是因为这件事,对方一点风吹草动都让她感到不安,可回来之后,江庄也迟迟不问这个,她悬着的心,还没有落下来,却又因为江庄突然的发问而吊到了嗓子眼。

    这是她隐瞒江庄的,最深的秘密。

    她永远也不想让江庄知道。

    因为苏清知道,江庄可以接受她和郁常安有过一段婚姻,毕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件事,但江庄绝对不能接受她再此之外,竟然还有过那样荒唐的事情,并且还是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男人。

    江庄这一问出来,苏清的脸色便瞬间变得煞白。

    “你,你在胡说什么,那个帖子里,说得乱七八糟,那个人,就是想要利用这件事来污蔑我们,污蔑江家,怎么能信他胡编乱造的话?”

    同床共枕多年,两人都已经互相了解了彼此的脾气。

    何况苏清此刻心神不安,说谎的时候,自然也破绽百出。

    江庄心里的怀疑更甚,盯着苏清的脸说:“阿清,你是a型血,如果郁常安也是a型血,郁知意怎么可能是ab型血,你是不是还瞒着我什么事情?”

    “你说的如果,是如果!那个人得到的信息根本不准确,郁知意随了他父亲的血型,有什么问题么?你问我这个是什么意思,江庄,你连我都不相信,反而要去相信网上无中生有,还是污蔑我们的消息么?”

    江庄一瞬不瞬地看着苏清,苏清却被他看得越发心虚,眼神渐渐不敢正视江庄,站起来祈求他,“江庄,别这样好么,现在正是事情棘手的时候,网上那些东西都没有解决,查这个有什么意义,都是别人胡编乱造的,我们别被误导了好么?”

    苏清是真的害怕,怕真相会曝光。

    事到如今,哪怕她觉得,事情已经瞒不住了,却还是下意识地抵触,不想让江庄知道。

    可是,苏清越是这样,江庄也就越怀疑。

    深吸了一口气,江庄摇了摇头,说,“我原本只是怀疑,但是,你现在这样,让我不想追究这件事都不行。”

    苏清浑身一震。

    江庄冷声道,“也好,你不肯说,我去查,郁常安是名人,他的一些私人信息并不难查,我总能查到。”

    苏清赶紧将人拉住,摇头祈求:“江庄,你别……”

    江庄定定地看着苏清,眼神也渐渐变得冰冷,“苏清,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事情?”

    苏清彻底慌了,口不择言,着急地解释:“好,我跟你说,我告诉你,知意……知意她不是我的女儿,她是郁常安的孩子,我只是把她养大而已,你知道的,当年你离开之后,我跟江庄的感情就已经很不好了,那时候我们正在闹离婚,我也一直在等你的,等你说的回来带我走,我怎么可能跟他还有孩子是不是?那不是我的孩子,我只是把她养大而已,所以我们关系才不好,所以她现在做事才那么不留情面。”

    苏清着急地解释,听到江庄说要去查,几乎想也没想,就立刻否认了郁知意是自己的孩子。

    可江庄不是傻子。

    一个男人,即便他曾经很爱你,但是,当他有那么一瞬间,怀疑你,理智大于情感的时候,你说的话,一个小小的细节谎言,都能被对方发现,何况苏清说的那么前后矛盾。

    江庄闭了闭眼,只觉得彻底的心凉,“你现在说谎,都不打草稿了是么?把我当蠢货了是么?”

    苏清双眼含泪,摇头看着江庄,“你信我,她不是我的孩子,所以,血型不一样也没什么的关系……”

    江庄打断她的话,“如果郁知意不是你的孩子,当初我刚刚知道有她的存在时,你为什么不这么跟我说?让她给跟小宝配型,就是因为她和小宝都是你一母同胞所生,所以才让她去,如果她不是,你当初为什么不说?苏清,你在跟我说谎!你到底瞒了我什么事?”

    苏清呼吸一滞,脸色越发苍白,眼神里的慌乱已经掩饰不住。

    江庄再次问:“所以,郁知意是你的孩子,但不是郁常安的孩子?”

    郁常安即便是名人,江庄也不会真的那么快查到他的信息,更何况,江庄压根就没有那个精力。

    苏清太心虚了,急于让江庄相信自己,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

    江庄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倘若要对苏清用什么心理战术,本就不对江庄设防的苏清根本就无法躲开这种圈套。

    而也正是这样,江庄才更加确定了,郁知意是苏清的孩子,但又不是郁常安的孩子,那么,郁知意又是苏清和谁的孩子?

    那十多年两人没有在一起的时间里,也许发生了一些江庄并不知道的事情。

    而他的枕边人,或许还隐瞒着他许多事情。

    苏清听到这里,浑身一颤,抓着江庄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缓缓地滑落。

    她知道,有些事情,已经瞒不住了。

    江庄冷声问,“苏清,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到了现在,你还不愿意说?真可笑,关于你的那些事情,包括郁知意的存在,也包括现在这件事,每一件,我竟然都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没有一件事,是你主动告诉我!”

    “你是不是觉得,这些年,我不问你的事情,你就能随便撒谎,把我当成个蠢货,用这么撇脚的谎言欺骗我?”

    “不是!”苏清赶紧否认,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汹涌而出,“不是,不是你说的这样,我…只是不敢告诉你,你听我解释。”

    江庄站着不动,任由苏清拉着自己的裤腿

    这两天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他现在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苏清着急地解释道:“是意外,我不是不告诉你,是根本不知道该这么跟你说,江庄,你答应我,无论我接下来说什么,你都不能生气,好不好……”

    “你说。”

    苏清声音颤抖,紧紧抓着江庄,“是意外,当年你离开之后,我去过一次酒吧,我喝醉了……”苏清繁复的强调,“我喝醉的,江庄,我那时候喝醉了,我不省人事,我是真的喝醉了,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知意,知意是那个时候有的,但我以前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不会留她的!那时候你走了,我跟郁常安离婚不成,你不回来,我心灰意冷,我身体条件不好,如果拿掉孩子,我以后可能就怀不上了,我不知道这件事,我以为那是郁常安的孩子,我,我是在帝京见到知意之后才知道的,这种事情,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而且我原本打算,这辈子都不跟知意见面,彻底断掉那些联系,我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情,我不是故意瞒你……”

    江庄隐忍着怒火,在苏清混乱的语气里已经听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他忍者怒气问,“所以,郁知意的父亲,到底是谁?”

    苏清的脸上血色尽失,张口了好几次之后,才终于艰难地说,“我……我不知道……”

    她说完,就紧紧地抱着江庄,“我那时候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的,如果知道,我一定不会留下知意,江庄,只有这件事,只有这件事我瞒着你,再也没有别的了,你原谅我……”

    江庄这会儿,已经被气得不轻。

    酒吧、喝醉、陌生的男人……这三个词,足以构成一幅混乱不堪的画面,江庄年轻的时候,出入过声色场所的次数不少,当然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

    他不是不能接受苏清和郁常安有过那一段,但是如果想起苏清竟然在此之外,还有过这么一段混乱的过往,甚至还生下了一个不知生父的孩子,他就觉得很难接受。

    苏清还在哀求,江庄低头看了一下对方,只觉得脑袋一片混乱,盛怒之下,一把推开了苏清。

    苏清躲避不及,被江庄推到了沙发上,一头砸在了沙发里,披散的头发,混乱不堪,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江庄:“江庄……”

    江庄居高临下地看了苏清一眼,只觉得这个日日夜夜与自己相伴的女人,此时看着,让他感到恶心。

    “苏清,你让我恶心!”

    江庄冷冷地留下一句话,看也没看苏清一眼,径自离开了家里。

    *

    因为有效地控制了舆论和风向,尽管网络上还有相关的言论,但到了晚上,已经渐渐归于平静。

    这位私生粉,只发出了那张帖子,即便帖子后面被强行删除了,他也没有再发第二次,甚至,无论网友如何攻击他,也再也不见他出来回应,似乎,他的任务只是发出这么个东西,造成这一场网络动荡一般。

    江氏药业后面确然发出了声明,毫无意外的,还是被臭骂了一顿。

    而关于帖子的最后面,帖子里猜测的身世问题,依旧也没有引起网友太多的疑问,看起来,大家都默认了不管事情真假如何,总归郁知意母女或者父女肯定也都知道。

    甚至有人觉得,苏清才不是郁知意的母亲,毕竟没有任何亲生母亲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甚至还有人提及了很多年前,娱乐圈中很著名的一起母女恩怨事件,就是母亲贪得无厌想要贪图女儿的财产,所以给女儿制造了各种黑料,污蔑女儿,导致女儿被封杀、最后患上抑郁症的事情,当时轰动了很久。

    后来也渐渐有过不少以这种事情卖惨的案例,导致网民都很反感。

    或许,也正是因为娱乐圈里,母女关系或者母子关系不合的事情,已经太多了,这种猜测并不引人注目。

    郁知意之后的这一整天,也都没有再去看网上的动态,她差不多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去想了苏清和自己,自己和郁常安的关系,甚至想要去调查自己和苏清的dna。

    即便因为这些事情,白天的时候打电话回去给郁常安问情况,也没有提及这件事。

    郁知意不提,郁常安也像没有看到过一样,只让郁知意保护好自己,并让她放心云城的情况。

    此刻,郁知意的手里,拿着当初霍纪寒调查苏清和江家的时候,所获得的资料,苏清的资料详细非常,一切都清晰明了。

    血型明明确确地填写着a型。

    霍纪寒有些愧疚,接过郁知意手里的东西,“知知,抱歉,当时我没有想到那么多。”

    哪怕当初在医院查出郁知意的血型时,霍纪寒也因为不希望郁知意配型而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所以没有及时作出什么反应。

    这会儿,他有些后悔。

    郁知意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情,谁能想到这些啊。”

    霍纪寒轻叹了一口气,捧着郁知意的脸,面向自己,认真地说,“知知,不论如何,你永远都是我的妻子,是霍纪寒最爱的女人,永远不变。”

    郁知意笑了笑,“我知道,我也爱你。”

    “我可以帮你查。”霍纪寒见她依旧心事重重的样子,终究不忍心。

    郁知意摇了摇头,轻声道,“我还是问问爸爸吧。”

    现在是晚上九点钟,郁常安肯定还没有休息,郁知意拿着电话,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拨通了郁常安的电话。

    郁常安好像专门在电话那头等着她一样,郁知意的电话才拨出去,那边就立刻接起来了。

    “爸爸,您还没休息?”

    郁常安轻叹了一口气,“还没有,怎么了,这么晚还打电话回来?”

    郁知意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难道要问,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这样的话么?

    “知知?”郁常安在电话的另一头叫他。

    郁知意被这一叫拉回了思绪,“爸爸!”

    “知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郁知意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爸爸,前段时间,我去医院配型,验血的时候,医生说,我的血型是ab型,而且是熊猫血。”

    电话的另一头,郁常安沉默。

    其实,郁知意不知道,他这一晚上,也一直在等郁知意的电话,那个帖子,他看了,也隐隐觉得,有些事情,终究是瞒不住的。

    这会儿,郁知意打电话过来问他了,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说这些。

    说我根本不是你的父亲,而你的父亲到底是谁,没人知道么?

    还是告诉郁知意,这些年,相依为命的我们,其实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

    这些,都是郁常安不愿意说的。

    “爸爸?”那边的沉默,让郁知意忍不住叫了郁常安一声。

    “知意,现在小霍在你身边么?”

    郁知意疑惑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身边的霍纪寒,“他在我旁边。”

    郁知意犹豫着问,“爸爸,我的血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和我妈,都是a型血对不对?我们家,没有人是ab型rh阴性血是么,爸爸,我们……是不是一家人啊?”

    郁常安没有回答郁知意的问题,而是轻叹了一口气:“傻孩子,血型不一样,就不是一家人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大梦主〕〔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饲养全人类〕〔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黎明之剑〕〔世子很凶〕〔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