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修真在都市〕〔不负相思便染尘埃〕〔九指剑圣〕〔重生之逆世时光〕〔我把BOSS公主抱了〕〔男装大佬在娱乐圈〕〔翊坤宫微风沉醉的〕〔重生之我本纯善〕〔农家小福女〕〔都市重生之仙尊归〕〔冷少萌妻爱作怪〕〔盖世〕〔赘婿风范〕〔都市至尊仙帝〕〔重生之都市修真者〕〔洪荒超级复制〕〔衍生世界的黑手〕〔奶爸养成日记〕〔从火影开始卖罐子〕〔龙傲君天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84 你永远是爸爸的女儿
    郁常安一句带着无奈感叹的话,让郁知意握着手机的指尖轻轻颤抖了一下。

    就这么一句话,让她忍不住双眼泛酸,鼻腔被一股酸意充斥,咬着唇瓣,对着手机那一边的郁常安,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霍纪寒看见了,说不出的心疼,他就知道,问郁常安这个,知知一定会难过。

    当下将郁知意的手机拿下来,开了免提,放在桌子上,将郁知意搂在怀里,沉声对着电话那边叫了一声郁常安,“爸。”

    郁常安叹了一口气,“小霍也在啊?

    霍纪寒嗯了一声。

    郁知意没说话,郁常安知道霍纪寒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叫了一声郁知意,“知意?”

    “爸爸,我……”郁知意此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了张口,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似的,只觉得脑袋里一阵混乱,“我不知道……”

    郁常安觉察到郁知意的情绪,说:“知意,就算你和爸爸的血型不一样,但你也是爸爸的女儿,是我唯一的女儿,我们这一辈子,都是父女,将来也还是,我们都是一家人,爸爸还有你奶奶,都一样会疼爱你,知道么?”

    郁常安的一句话,将郁知意从慌措、不安的情绪中拉了回来。

    郁知意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去抓霍纪寒的手,霍纪寒在她手动的那一刻,已经准确无误地将郁知意的手抓在了手心,低头在她眉心吻了一下,安抚她的情绪。

    毕竟做了几乎一天的心理建设,此时也终于起作用了,郁知意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刚才的头昏脑涨,这会儿慢慢变得清晰。

    可是,亲而从郁常安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让她不知所措。

    郁常安其实不想跟郁知意说这些事情,他做好了这辈子都不会跟郁知意提起这件事的准备。

    但奈何现在出了江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有一个不定因素的苏清。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个事实本来就只是被一张薄薄的窗户纸给糊住而已,能轻易被人捅开。

    事到如今,如果他不说,可能苏清会说,甚至可能还会说得不清不楚让郁知意更加难过。

    甚至,郁知意也会查,与其让女儿自己偷偷去查,最后却不清不楚徒添伤心,郁常安还不如自己告诉郁知意。

    二十多年的父女关系,即便有了这些事情,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在他的心里,郁知意早已是一辈子的女儿,只要他还有一天的命在,就会认这个女儿,做她永远的后背倚靠。

    郁知意吸了吸鼻子,“爸爸,我知道。”

    郁常安叹了一口气,“知意,接下来,无论爸爸说什么,你都别多想,知道么?你永远是爸爸的女儿,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好。”郁知意和霍纪寒对视一眼,定了定心神,点头应下来。

    “你确实不是我和你妈妈的孩子。”郁常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如同在诉说一件沉重的陈年往事。

    郁知意手一紧,下意识抓住霍纪寒的胳膊。

    霍纪寒低头看了看她,不声不响地把人揽在了怀里,低声道,“别怕。”

    郁常安中断了一下,对霍纪寒说,“小霍,你……照顾一些知意的情绪。”

    这种事情,即便郁常安不想在女婿的面前说,但此刻为了照顾女儿的情绪,也不能把霍纪寒从郁知意的身边支使出去。

    “爸,我知道。”霍纪寒应下来。

    “爸爸,我没事的,您说吧。”郁知意扯了扯唇角说,“我……我只是从前一直不知道有这件事,现在突然知道了,觉得有点乱,有点消化不过来,我也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已。”

    “好……”郁常安应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在斟酌该怎么说下去,最后,郁常安才继续道:“你也知道,你妈妈跟江庄的事情,当时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跟你妈妈闹得比较厉害,这件事也怪我,不同意跟你妈妈离婚,导致她那段时间情绪比较低落,有一次吵架之后,你妈妈就出去了。”

    说到这里,郁常安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她喝多了,跟一个人过了一夜。”

    说到这里,已经不用郁常安再说下去,郁知意也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

    她觉得自己在听一个好像跟自己完全无关的故事,可最荒诞的是,她自己却是这一则故事里的一部分。

    “知意?”郁常安不确定地叫了女儿一声。

    “我在!”郁知意像刚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一样,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郁知意觉得有点滑稽,有点可笑,也有点悲哀。

    或许,也不仅仅是这些情绪,有太多情绪了,她分不清,不确定,甚至有片刻的迷茫,觉得自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

    郁常安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知意,当年的事情,是一场意外,你妈妈她不是故意,只是意外发生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最后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爸爸原本打算这辈子不不跟你说这件事的,就让她过去好了。我们做了二十多年的父女,你也一直都是爸爸的女儿,爸爸不跟你说,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因为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女儿,是我们霍家的孩子,你说对不对?”

    郁常安尽量心平气和地跟郁知意说这些,也尽量弱化当年苏清和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郁知意陷入死胡同。

    郁知意懂得郁常安的良苦用心。

    霍纪寒担忧地看着郁知意,却见郁知意扯了扯唇角,唇边扬起一抹笑意,“爸爸,我没事的,,您说得对,无论如何,我都是您的女儿。”

    郁知意依旧觉得有些慌乱,不知所措,有些接受不了。但接受不了的,是因为她做了郁常安二十多年的女儿,突然有一天发现,把自己养大了的父亲,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把自己抛弃了的母亲,才是她的亲生母亲。

    这种反差,任谁都不能接受。

    甚至,她的母亲,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怀上了她。

    可是,不能接受又怎么样呢?

    她又能如何呢,那时候,她连存在都还没有存在,只是父母的一些问题,才导致了这场错误。

    而想起当年苏清在医院的天台上跟她说的,她的存在,就是一场错误。

    如今郁知意终于能深刻的体会这句话的意思了,可是,如今,出了觉得心里有些不好过,已经不会有像当时一样的情绪了。

    母亲带来的伤害还存在,但已经慢慢弱化,她有更值得让自己变好的人。

    有爱她的霍纪寒,还有一个很爱很爱她的爸爸。

    这些,都更加重要。

    不论结果如何,郁知意除了想要知道真相之外,此后的一切都不会改变。

    将她养育成人的爸爸不是亲生的,但此后仍是自己的父亲。

    郁知意慢慢缓过来,心理的慌措和不安,也渐渐消失。

    “爸爸,您放心吧,只是,突然知道这件事,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有点反应不过来。”

    郁常安自然不信女儿明显安慰的话,“这也是我担心的问题,我就是害怕,你知道了之后,会……”

    郁常安是真的害怕,害怕郁知意再回到当年的那种状况。

    “不会的。”郁知意扯了扯唇角,“永远不会了,爸爸,对我而言,您和奶奶、安安,还有霍纪寒,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郁常安轻叹了一口气,可见一丝轻松。

    而后郁知意犹豫了几次之后,还是问,“那……那个人是谁?”

    郁常安在电话那头沉默,“我不知道。”

    郁知意愣了一下了,才确定郁常安说的是不知道。

    她无意识地笑了一声,“那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么?”

    她,说的是苏清。

    妈妈这个称呼,已经在这几个月里,被磨得所剩无几。

    “没有。”郁常安道,“当时你妈妈并不知道,一直以为你是我们的孩子,直到那一年你出了一场车祸,送去医院的时候,需要输血,当时才发现,你的血型和我的不一样,是我们谁都没有的ab型rh阴性血,我这才知道。”

    “爸爸,那,那个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那个时候,郁知意的心理状态非常不稳定,时时处于崩溃的边缘,郁常安对女儿的关心,早已胜过一切。

    郁常安叹了一声说,“爸爸当时的心情,可能跟你现在一样,意外和不可置信,但那时候,也想不了那么多,你伤了大动脉,情况很危急,当时医院还缺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后来有人听说了车祸了事情,组织了捐血,才让你度过了危险。当时情况那么危急,哪里有时间想这些啊,后来等你脱离危险了,咱们都做了十多年的父女了,爸爸怎么可能因为这样,丢下你不管?”

    郁知意听着有些心酸,忍不住鼻子泛酸。

    这件事她当然还记得,那时候她心理状态非常不好,但如今已经想不起来那天是因为什么出门了,只记得当时路上有一辆车子失控了,出了车祸,那一段路上,许多人都受伤了,她也是其中的一个人。

    “爸爸……”郁知意鼻子泛酸,忍不住眼泪就流出来了,对着电话那头的郁常安,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郁常安安慰道,“好了,别想那么多,爸爸不告诉你这些事情,是不想让你多想,现在告诉你,是因为你也长大了,如果有一天,你想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爸爸有权利告诉你。”

    “我知道。”郁知意擦了擦眼里涌出来的泪水,点头道。

    “那她呢,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郁知意问。

    郁常安沉默了一下,沉声道,“今年,我们在帝京见面的时候。”

    郁知意沉默了,又觉得有些可笑。

    “那时候,我问你妈妈关于你的身世,才知道了有这么一段过去,知意,我很抱歉,因为当年我和你妈妈的问题,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郁知意赶紧摇头,“没有,爸爸,您别这么说。”

    郁常安道,“说到底,这件事,不论是我还是你妈妈,其实都有错,你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无论如何,爸爸都希望,你别因为这件事难过,我们一家人,也都能好好的,知道么?”

    “我知道了爸爸。”

    郁知意继续道:“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这件事也不会影响我现在的生活,更不会影响我们一家的感情,爸爸,您放心吧,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郁常安听到郁知意这么说,才彻底放心了下来,而后,又反复安慰了郁知意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郁常安抬手抹了一下眼睛,才发现,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润了。

    心里百味杂陈,这件隐瞒了这么多年的事情,最后还是被知意知道了,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和苏清之间的这段孽缘,到底还是给郁知意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郁常安转身的时候,才发现,郁奶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

    郁奶奶今天下午已经从医院回来,老人家老了,身体各项机能都渐渐出了问题,心脏也出了一点问题,这一不小心气血上涌了,就有些受不了,郁奶奶这时候,身体还非常的虚弱。

    郁常安一惊,“妈!您怎么在这儿?”

    郁奶奶一手拄着拐杖,尚有些虚弱,“已经来了一会儿了。”

    郁常安手里还拿着电话,“您,都听到了?”

    “听到了……”郁奶奶语气稀松平常,说完之后,又转身,颤颤巍巍地离开了郁常安的书房。

    郁常安赶紧追上去,扶住郁奶奶,“妈……您,您这?”

    也许是经历了昨天的情绪大动,郁奶奶醒来之后,反而平和了不少。

    但郁常安是真的担心老太太的身体因为听到刚才他和郁知意打电话,又再次受不了刺激。

    郁常安扶着郁奶奶回了房间,仍旧不放心,“妈,您怎么样了?”

    郁奶奶叹了一口气,神色在卧室灯光的映照下,竟显得苍老了许多。

    郁常安神色有些焦急,怕老太太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哪知,老太太在床头靠好了之后,才语重心长地道,“我们老郁家,就两个孙女,安安小的时候,因为她父母工作的关系,我便跟她一起生活,安安啊,算是我看着,从一个小婴儿长大起来的,知知就不经常在我身边了,每年也就见那么一两次,大概人心都是这样,远亲近疏,说实话,我对知知是偏心的。”

    郁常安听到郁奶奶突然说起这些,当下只是坐下来,静静地听着。

    郁奶奶继续说,“后来,你大哥他出事了……我才带着安安回到了云城,后来,你这个家,也变得不成样子,说到底,我还是比较心疼知知一些,安安这孩子,从小就随了她爸妈,个性独立,我这心,就彻底偏向了知知。还好,他们两姐妹之间,没有什么嫌隙,感情一如既往的好。知知呢,是个孝顺、乖巧的孩子,即便那些年,她过得那么辛苦,可每次啊,在我们面前,为了不让我们担心,都当做自己好了,什么事情也没有,让人更加心疼。”

    “妈,您说这些做什么?”

    郁奶奶没理会郁常安的话,继续说,“知知这孩子,长相啊,从小长得就不像你,像她妈妈。”

    “您……”郁常安不确定地看着郁奶奶。“妈,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郁奶奶点了点头,语气平静地说,“当年知知出了车祸,你还没赶到医院的时候,是我先到了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我跟你也一样,以为这件事,会彻底隐瞒下来,没想到。”

    郁常安心中不可谓不震惊,没想到郁奶奶竟然已经知道了,而当时,郁奶奶的心情,又该是怎么样的?

    郁奶奶接着说,“你以为我昨天为什么这么生气,苏清既然走了,将这个孩子抛下,留给我们郁家,就是我们郁家的孩子,知知就算没有我们郁家的血脉,那也是吃着我们郁家的饭菜长大的孩子,叫你爸爸叫了二十多年,叫我奶奶叫了二十多年,是我们疼着长大的,怎么的,现在他儿子有难了,倒想起被她冷落的女儿了,她问过我们郁家么?啊?她这是凭的什么?”

    郁奶奶越说越激动,郁常安生怕她又像昨天一样,连忙道,“妈,您消消气,消消气。”

    郁奶奶深吸了一口气,苍老的脸色已经涨红,而后才又慢慢平静下来,“苏清这样做,我绝不同意,她要是还敢找知知,我这把老骨头,就算不要命的,也要去把她给骂得不敢再出门!”

    “妈,您这先别激动。”

    郁奶奶摇了摇头,才继续道,“知知是我们家的孩子,无论如何我决不允许别人欺负她,苏清那个女人,你最好也跟她说清楚,既然当初一走了之了,就走得彻底干净一些,别再来烦知知,知知因为她受的苦还少么?”

    “好好好,我会处理这件事,您先别着急。”

    郁奶奶激动过后,也渐渐平静下来了,“我啊,一脚都迈进棺材的人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知知这孩子,她现在好不容易好了,有点盼头了,要是还因为苏清这一出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瞑目?”

    “妈,您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

    “常安啊,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这是没有多长时间的盼头了,七老八十的人了,别的我什么都不期盼,我就希望,知知还有安安,都好好的。”

    “妈,您别说这些了,我会处理好,不会让苏清再来烦知意的。”

    郁常安好好安抚了一阵郁奶奶之后,让郁奶奶休息了,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两天,接连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只让人觉得世事无常,郁常安想,如果当初知道以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还会不愿意跟苏清离婚,让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么?

    可惜,这个问题,永远也没有答案,因为,他回不到当初,回不到二十多岁年纪的青年时代。

    如今的想法,早已和当时的想法大相径庭。

    *

    与郁常安挂断了电话之后,郁知意依旧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在电话里好好地跟郁常安说自己没事,没有什么意思,也没想那么多,但实际上,怎么可能真的没有影响。

    最爱自己的爸爸和奶奶,都不是亲生,养了她二十多年的郁家,其中的每一个人,和自己都没有血缘上的关系,反而是那个将自己抛弃了这么多年的母亲,才是她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就像最荒诞的剧本一样。

    这种几乎只会在戏剧里呈现的情节,原来有一天,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可她又能做出什么反应?

    伤心难过么?

    不必,因为爸爸和奶奶,是那么疼爱她,尽管过去有过不少不太好的回忆,可郁知意永远感激,有爸爸和奶奶的陪伴,甚至在她最难熬的日子里,想的也是,因为还有爸爸和奶奶,所以她才坚持了下来。

    没想到,有一天,她要面临这样的事情。

    没想象过自己的反应是什么,也无法去对比别人的反应,至少这一刻,郁知意觉得,尚且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有大落大起。

    可霍纪寒却不一样,霍纪寒是担心郁知意的。

    上次和苏清在医院天台见面之后,郁知意回来就生了一场大病,那几乎已经成为了霍纪寒的心理阴影,导致后来的这段时间,郁知意稍稍有点身体不舒服他都如临大敌,被陆邵珩吐槽了不少。

    此刻,霍纪寒担忧地看着郁知意,“知知?”

    郁知意转回头,看了一下霍纪寒,他英俊的脸庞上,因为担心她,此刻眉头已经深深皱起。

    郁知意抬手,用食指轻轻抚了一下霍纪寒眉心的褶皱,软声说:“别担心,我只是……突然知道了这个消息,有些消化不过来而已。”

    因为郁知意的触碰,霍纪寒眉心微松,那一抹褶皱消失不见。

    但他却依旧固执地看着郁知意,眼里的担心并不消失。

    郁知意笑了笑,抬手环住霍纪寒的腰,靠在他的心口,听着对方沉稳的心跳,心里的那点迷茫,渐渐地散开了。

    “霍纪寒,你不用担心的。”

    霍纪寒抬手,轻轻抚了抚郁知意的后背,一手揽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却沉默着不说话。

    他担心郁知意,也心疼她经历的一切。

    郁知意缓缓说,“其实每个人听到了这种消息,都会有点情绪起伏的吧,我也是,但我更多的是意外罢了,毕竟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还知道得这样突然,甚至还是以这样戏剧性的方式,比起别的什么伤心啊难过啊的情绪,我现在,意外更多罢了。”

    “意外?”霍纪寒出声。

    “嗯,就是意外,意外于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方式,也意外于最爱护我的家人和我的关系,意外于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顿了顿,郁知意又说,“但我并不难过。”

    霍纪寒抿了抿唇,认真地说,“不管是怎么样的,知知都是世界上最好的,最宝贵的,最金贵的,最独一无二的人,我只爱你,只喜欢你一个人,别人都比不上你。”

    郁知意笑,“最宝贵最金贵?你以为我是什么绝世珠宝么?”

    霍纪寒拉开郁知意,直视着对方的眼眸,认真地固执地说,“你比绝世珠宝还要珍贵。”

    郁知意笑了,“霍纪寒,你真好。”

    霍纪寒不语,把郁知意重新拉回了自己的怀里。

    郁知意深吸了一口霍纪寒身上令她感到安心的味道,继续道,“其实知道了,也不会改变什么的,爸爸还是爸爸,奶奶也还是奶奶,他们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我也没想去追查什么亲生父亲,知道了就是知道了而已,以后我只会更加爱奶奶和爸爸,今天晚上,我可能就矫情地多想一下,第二天,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霍纪寒说,“知知,我也是你在世上最亲的亲人。”

    郁知意笑,抬头看了一下霍纪寒,踮脚在他的唇瓣上亲了一下,“不是,你是爱人。”

    霍纪寒眼眸微微亮了一下。

    而后也跟郁知意说,“你也是我唯一的爱人。”

    亲人和爱人的概念终究是不一样的,对于郁知意而言,亲人是互相扶持,习惯并且让人觉得安心,知道即便走得再远,也有他们给你营造的一处港湾,那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温暖。

    但是爱人不一样,那是爱情,即便经年之后,依旧还有一份炽烈维持着它的存在,亲情是温馨的,而爱情永远炽烈并且让人年轻。

    有人说过一句至理名言: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如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当你用对待亲人的方式去对待爱人,看似波澜不惊的婚姻,实则早已暗流涌动。

    霍纪寒在她的心里,可能跟爸爸和奶奶一样重要,但却要她不一样的方式去爱,去经营和维持。

    “所以啊,别担心我,让我自己矫情一下就好了。”

    霍纪寒说,“知知,你可以矫情很多下,多久都没问题,我会永远陪你。”

    郁知意噗嗤一声笑出来,忽然觉得心里像是被注入了一股暖流一般,甚至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世而升起的那点不知名的情绪,此刻也被冲散了不少,她抬头看霍纪寒:“霍纪寒,我站累了,你抱我!”

    霍纪寒依言抱起郁知意,从书房直接抱回了房间,爱斯基原本就趴在书房的门口的地毯上,看到郁知意又被霍纪寒抱着从书房出来,被关在门外多次之后,已经非常自觉地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霍纪寒,又继续闭上眼睛了。

    反正等下卧室的门会关上,只会传出奇奇怪怪的声音,它又进不去。

    可惜这次爱斯基想多了。

    霍纪寒将郁知意放下之后,便撩起她的裙摆,看了一下她腿上的一条伤疤。

    这个伤疤霍纪寒早就注意到了,也曾问过郁知意,郁知意说了,是十六岁那年意外出了车祸留下的伤疤,所以后来她也几乎不会穿短裙。

    霍纪寒轻轻碰了一下,眼里止不住的心疼。

    郁知意解释说,“就是这个伤疤,当时那段路出了车祸,我被刮到,伤了动脉,失血过多,爸爸说的就是那个时候知道了我的血型,也才知道我不是他亲生的孩子。”

    伤疤很狰狞,疤痕没有消掉,霍纪寒轻轻摩挲了一下,“疼不疼?”

    “现在哪里还疼啊。”郁知意笑,“当时……现在想起来也没有多大的印象,只是记得当时很多人都受伤进了医院了,我的血型这么少见,当时的情况还危急,爸爸又在那个时候知道了这件事,心里肯定很着急吧。”

    “嗯。”霍纪寒抓着郁知意的手亲吻了一下说,眼里却依旧心有余悸:“如果是我,我一定心疼死了。”

    郁知意说:“那还好当时你不在。”

    不然,她可舍不得霍纪寒这么心疼。

    *

    而后两天,因为网上的言论控制得好,而霍纪寒也在严格的追查那位爆料的私生粉,网上倒是没有别的什么信息再爆料出来。

    网民情绪的爆发,是瞬时的,没有理智的,并不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哪怕是让他们一开始的时候情绪再激烈的事情,只要过了那么一两天,也会渐渐失去兴趣,就比如,对苏清和江家的谩骂一样。

    当然,依旧不缺乏许多人对这件事发表看法,但热度已经渐渐平息了下来,如石头投入深水,溅不起几片浪花。

    而自那天,江庄摔门而出之后,此后的两天,便没有再回家过。

    无论苏清怎么联系江庄,都联系不上,而江母大约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此后的这两天也越发不待见苏清,恨不得将苏清赶出江家。

    但是小宝还需要妈妈,甚至因为江母和苏清不合,让小宝几番哭泣闹着要妈妈,江母看不得小宝哭泣,才让苏清留下来。

    直到,第三天深夜,江庄才一身酒气,醉醺醺地回来了。

    开门的是江母,苏清是听到动静才急匆匆下楼的。

    刚下楼就被江母呵斥了,“你丈夫喝醉了,也不知道来扶一扶,几天不回家也不见你着急!”

    苏清红着眼,跑上来扶着江庄,“怎么喝了这么多。”

    江母冷哼了一声,“你还敢问怎么喝这么多,要不是你,江庄会这样么,快将人扶回去洗洗,我去煮点醒酒茶。”

    苏清不敢顶嘴江母,哄着眼将江庄带回了房间。

    江庄是喝得很醉了,已经不省人事,苏清只能用力地将他扶上楼,江庄浑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苏清的身上,等把江庄扶回房间放到床上的时候,她已经浑身疲累。

    不能让江庄去洗澡,苏清只能拿了热毛巾给他擦身体。

    江庄喝得多,苏清刚费力地给对方清理好了,江庄突然动了一下,而后呕一声,吐了她一身。

    苏清跟江庄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江庄喝这么多过,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一向爱清洁,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状况,看到身上被江庄吐了一身,味道还这么大,当下便冲得胃里一阵翻涌,忙起身去了洗手间,自己也吐了。

    江母拿着解酒茶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江庄倒在床上,无人清理,而苏清却在洗手间里吐得昏天黑地的场景。

    她当下就发怒了,站在门口骂苏清:“你连自己的丈夫都照顾不好,要你还有什么用!”

    苏清这两天原本就受了江母不少气,江母骂人骂得不堪入耳,再加上江庄联系不上,她如今已是崩溃的边缘,这种时候,还被江母这么骂,跟了江庄这么多年之后,第一次跟江母顶嘴:“他是我丈夫么!我们连结婚都没有!”

    江母哪里听得了这种话,当即瞪大了眼睛,想也不想,扬起一巴掌就往苏清的脸上扇去。

    巴掌声“啪”的一声落在苏清的脸上,江母怒道:“这是你该说的话么?”

    苏清被这一巴掌扇回了几分神志,“妈……”

    江母怒道,“你不愿意照顾你男人,有人愿意,现在给我滚出去!”

    苏清只觉得一阵屈辱,捂着脸,低声道:“我这就去收拾。”

    小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也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自己跑出看,跑到了苏清和江庄的房间,听到江母和苏清吵架的声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跑过去抱住苏清的大腿,“奶奶不要骂妈妈,奶奶不要骂妈妈!”

    这种难堪的场面被儿子看到,苏清忍不住落泪,“小宝乖,不哭不哭。”

    江母不喜欢孙子对苏清这么黏,当下拉着小宝的胳膊,“小宝,奶奶带你回去休息。”

    小宝哭着抓着苏清不放,“不要不要,小宝要妈妈,要妈妈,呜呜呜……”

    江母被弄得心烦不已,“听话,跟奶奶回去!”

    她语气不好,这一声出来,小宝哭得更加大声了。

    苏清终于也彻底崩溃,抱着小宝无声哭泣。

    江母见不得这个场景,又心疼孙子,只好低声低语地安慰小宝,“奶奶没有骂妈妈,小宝乖,跟奶奶回去。”

    小宝压根不理江母,只一个劲地埋在苏清的怀里哭。

    江母没有了办法,只能留下一句让苏清安抚好了小宝之后再处理江庄,便离开了。

    小宝最后还是在苏清的怀里哭累了,被苏清抱回了房间,等苏清一身疲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江庄已经呼呼大睡。

    桌上的醒酒茶早就凉了,江庄吐出来的东西,把床单全部弄脏了,她身上也是一股臭味。

    等苏清换好了床单,整理好混乱的地毯,再洗洗漱漱把自己清理好了之后,已经天光微亮。

    半夜哭了一场,此刻她双眼红肿,明明疲惫不堪,想要休息一下,却都睡不着。

    当然,她也不敢睡,担心睡醒之后,江庄醒来她不知道,也怕江庄离开家不见了。

    因而苏清没有睡着,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之后,看着镜子里面色难看的自己,她默默地收拾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也化了一个精致的妆。

    毕竟宿醉,江庄醒得很晚,将近九点钟的时候才醒过来。

    头昏脑涨地醒过来,一睁眼便看到苏清好好地坐在沙发上,江庄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才慢慢反应过来。

    苏清见到他醒过来,赶紧上去,“你醒了。”

    江庄无声地点了点头,头疼欲裂。

    苏清拿过旁边的一个杯子,“先喝点水润润嗓子。”

    江庄无声地接过,不声不响地喝了下去。

    那天跟苏清吵了一架之后,他这两天都住在公司里,心里有个坎,过不去苏清当年做了那样的事情。

    当然,这也不完全是江庄这两天不回来的原因,不仅是家里的这些事,江氏药业也出了一点事故,当年在澳洲出过的事情,如今被人提出来,有人开始怀疑江氏的产品的品质。

    还有江家得罪了霍氏,以后又该怎么在帝京,怎么在国内生存下去?

    江庄这两天也在找关系,但是他惹上的是霍家,没人会对他伸援手,这种孤立无援的状态,让他感到挫败至极。

    这会儿见到苏清,他心里还是有些疙瘩,但是他最终还是不得不倚靠苏清,因为,她是郁知意的母亲。

    是江家的少夫人的母亲。

    江庄沉默着不言不语,苏清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江庄解释,两人沉默了好久之后,苏清才说,“你饿了么,先起来洗漱一下,我去给你拿点早餐上来。”

    江庄轻叹了一口气,抓了抓苏清的手,说,“先别忙了,去给我找件衣服,我去洗个澡。”

    这句话,让苏清如获大赦,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但眼里却又充满了欢喜,她知道,江庄肯跟她说这句话,就说明,前两天的那件事,已经过去了。

    她就知道,江庄一定不会抛弃她,毕竟他们有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有小宝。

    苏宁抬手擦了一把眼泪,立刻站起来,“好,我这就去。”

    她急匆匆起来,去衣帽间,给江庄找了一件干净的睡衣,而后又说,“你先等一下,我去给你放热水。”

    江庄点头。

    苏清在浴室给江庄放热水的时候,江庄找了一下,才找到了已经因为电池没电而自动关机的手机。

    他拿来充电,顺便也开机了。

    只是才刚刚开机,手机便突突突地震动起来,助理的电话就冲进来了。

    江庄眉心一跳,接起了电话。

    苏清放好了洗澡水,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便见江庄刚刚挂断了电话,急匆匆去了衣帽间,“我要去公司一趟。”

    “怎,怎么了?”

    “公司出事了。”江庄不耐烦地说,“我手机没电了,你不知道帮我充一下电吗?我的电话都接不到。”

    苏清一愣,讷讷无言,江庄却已经进了衣帽间,苏清追上去,“发生什么事了?”

    “我现在没工夫跟你说这么多。”江庄匆匆套上衣服,宿醉过后没吃东西,这会儿强忍着头晕反胃,一把拉开苏清,“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苏清一怔,就这一瞬间,江庄已经匆匆出门了。

    确实是出事了。

    江氏药业生产的一批儿童感冒药被爆出了质量问题,有患者买回去给孩子用了之后,发现一开始质量很好,但是用久了之后,才发现里面有过量的双氯芬酸钠,儿童使用之后,频频出现了血尿的症状。

    这是一批新药,如今正是卖得最好的时候,上市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大多数患者发现,婴孩出现同样的症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使用了江氏药业生产出来的那一批感冒药,最后,有人拿着药品去检测,发现,里面的双氯芬酸钠成分过量,在解热镇痛效果比其他感冒药更好的时候,却也让婴孩集体出现了血尿症。

    而今天一大早,将近百个患者家长打着横幅大闹江氏,说江氏是黑心企业,已经引起了新闻记者的出动,昨天江庄又宿醉,手机也没开,助理想找人都找不到,差点就跑到江家来了。

    好不容易联系上江庄了,江庄这才顾不得宿醉,匆匆出门了。

    苏清一开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中午看到新闻,已是江庄被检察院带走的新闻。

    ------题外话------

    我以为我可以写完的!看来明天还要写一章才能结束这段o(╥﹏╥)o

    另外——

    推荐好友新文,欢迎多多收藏支持

    《见我夫人不容易》/漪兰甘棠

    (灵魂对穿,男女主身心干净,1v1)

    豪华轿车内火光四射,冲天的烈焰中,一道再醒目不过疤痕落入时优眼中。

    只有时优和那男人知道,她和那位席大少,居然交换了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校花的贴身高手〕〔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九星毒奶〕〔万古神帝〕〔回到地球当神棍〕〔道祖,我来自地球〕〔独步剑武〕〔大国芯工〕〔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