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爷,夫人又逃婚了〕〔重生九零小军嫂〕〔末世雄兵〕〔重生创业时代〕〔冷铁寒心剑〕〔异世兵王之富甲天〕〔傅大佬追妻又翻车〕〔剑傲九天〕〔绝世之天命成凰〕〔王牌经纪人:景少〕〔种地南山下〕〔重生种田:首辅家〕〔这是对你的爱〕〔重生九零逆袭娇妻〕〔奶茶店主会法术〕〔万年小妖爱上我〕〔神级上门女婿〕〔最强赘婿〕〔帝少你被拉黑了〕〔校园第一修罗女神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85 我这么可爱,你就别走了
    江氏药业的事儿,早上在网上还没有多大的风浪,下午就彻底发酵了。

    事关儿童用药的安全,这种事情放到哪里,都是大事,江家因为前些天的事情在网上还没有彻底平静下来,就又掀起了惊涛骇浪。

    官方报道倒是比较客观,采访了几个拿着条幅围堵的家长,将混乱的现场拍摄下来,而后报道出来。

    一些新闻媒体在报导的时候,方式也比较微妙,轻易引起市民的情绪,这报道一出来,对江家和江氏尚未平息的谩骂就紧接而来了。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江庄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人被带走,他就联系不上。

    而且,这个画面,还是被新闻报道播出来的,当成了主画面。

    江母得到消息,吓得差点当场晕过去,也顾不上跟苏清还有矛盾,如瞬间失去了主心骨一般,抓着苏清问,“这可怎么办啊,怎么会冒出假药这种事情,啊?江庄会不会被抓去坐牢,现在怎么办?”

    “妈,您先别着急。”苏清比任何人都着急,但现在也不是她慌乱的时候,江庄不在的时候,她就要努力替他安抚好各项事情。

    苏清跟江母解释道:“网上报道只是说药品不合格,那批药里有的成分超标了而已,不是生产假药,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当初生产的时候,用量就经过斟酌了,江氏企业利益最大化,做过不少实验,用量不会致死,况且小儿血尿也不是不能治好,还有其他的诱发因素。

    苏清在脑海里努力地回想着那一切,心里渐渐镇定下来,最后最多被判个生产产品不合格,罚款就过去了。

    江母并不放心,江氏药业就是江家的生命,出不得差错,“报道不是说,药已经上市一年了么,之前好端端的什么事情都没有,现在怎么突然又闹出了这些事情,会不会是什么阴谋诡计?”

    这个,苏清无法回答江母,“您先别着急,我打电话问一下公司那边,看看究竟还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能不着急,那是我们江家的公司,那是我儿子,我怎么能不着急?”

    苏清无力跟江母周旋,走到一旁去给公司打电话。

    一连打了好几个江庄助理的电话,都显示对方忙碌在通话中,直到打了五六个之后,那边才接起了电话。

    江庄的助理对苏清倒也还算尊敬,也知道苏清打来电话是为了什么,一板一眼地跟苏清说起了江氏的状况。

    “现在药品被拿去送检了,江总被带走的画面,是检察院要他配合调查,并不是网上误传的那样被刑拘带走,患者的家属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安抚,公司这边,尽快找一些门路来证明吧,这些只是个例,就是网民的情绪比较大。我们先前有专家组的,不过还需要另外一些权威的专家,这个,是花钱就能解决的事情,江总说您那边认识几位权威的院士是么?”

    苏清点头,“只是认识,有几个朋友,我联络联络,看看能不能让他们帮忙。”

    “好,这件事,就麻烦夫人您了。”

    助理说得不多,因为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忙,没一会儿就挂断了电话。

    江母还是着急,苏清挂断了电话之后,对江母说,“妈,江庄不是被抓了,网上有误传,他只是会配合调查而已。”

    “那今天能回来么?”江母担心。

    苏清自己也没有底气,“应该可以吧。”

    江母一下就着急了,“我就说好端端的,怎么会闹出这种事情,还围堵,怎么会有人敢去江氏拉横幅,会不会都是骗子就想看我们江氏出事?”

    “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定论,到时候如果检查出来,只是简单的质量不合格,或者部分存在问题,问题就不大,把出库的药品回收下架,罚点款就过去,您先别着急。”

    江老太太能不着急么,眼神恶狠狠地看着苏清说,“这个是不是你那个女儿搞的鬼?”

    苏清不可置信,“妈,您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上次江庄就说了,得罪霍家得罪霍家,你看看前几天,网上爆出我们江家这么多事情,现在事情还没有平息,就有人又这样针对我们江家,事情哪有像这样接二连三地发生的道理,不是有人搞破坏的,还能真的这么凑巧?”

    对于江母的这个逻辑,苏清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疲累地道,“妈,您也别忘了,江庄说,我们的罪霍家了,那个前提是什么?”

    江母一愣,下意识想要反驳,只是,苏清这句话却如同当头棒喝,砸得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只站在原地,手指发抖地指着苏清,“你……你!”

    苏清说,“我先上楼了,等下再出去看看联络几位专家,帮江庄找几个人来解决一下问题,希望江氏别因为这样而出大事,小宝在家就让你先照顾一下。”

    江母怒不可遏,苏清却匆匆上楼,看也没看江母一眼。

    江庄直到晚上依旧没能回来,人自然也联系不上。

    苏清下午出去了一趟,联系上几个先前和江氏关系比较好的合作伙伴,但是现在江氏出事了,那些人都恨不得跟江氏撇清关系,谁还理她。

    至于所谓的认识的那些院士,要么是直接联络不上,要么就是中间介绍的朋友不帮忙联系了,即便联系上了,对方轻飘飘一句不在国内,也让她毫无办法。

    她出去了大半天,一点门路也没有找到。

    直到了晚上,江庄仍旧没有回来,苏清渐渐开始心慌,如果只是一半的配合调查,不可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不回来。

    而到了晚上,新闻已经再次播出,江氏的那一款儿童药物拿去抽检,目前抽检的结果,都是不合格。

    晚间新闻里,正在播放相关的报道。

    女记者在采访检测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指出,江氏这款小儿感冒药双氯芬酸钠成分过量,已经超出了小儿能承受的范围。

    记者也非常尽职尽责地做了报道,采访了相关专家和医生,给市民科普了一下双氯芬酸钠成分过量对小儿的危害,以及该怎么治疗和预防。

    总之因为报道太尽职尽责,几乎覆盖了这个网络,让事情闹得比想象中的大。

    官方还没有放出什么切实的消息,民间媒体记者就已经进行大肆的报道。

    还有市民的各种言论。

    如今的状况,甚至堪比几年前出现的一批很重大的打击小儿劣质药物的案件闹得还要沸沸扬扬,就像有人专门费了很大的力气,去抓住了江氏的小辫子,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让所有人的关注点,都落在了江氏的身上。

    郁知意看完了新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一下霍纪寒。

    霍纪寒坦然迎接郁知意的视线,“知知,怎么了?”

    郁知意摇了摇头,靠在霍纪寒的肩头:“没什么,只是短短半天的时间,媒体关注的速度,太快了。”

    霍纪寒说,“这种事情,还事关婴儿,一向引人关注。”

    郁知意点点头。

    霍纪寒瞥了一眼爱斯基,“如果哪天有虐狗的新闻,我们也会关注。”

    趴在地毯上的爱斯基忽然抬头:“汪汪汪!”

    郁知意无声笑了笑。

    两人继续看电视,画面一点一点播放过去,霍纪寒问,“知知,如果你还顾念跟她的情分的话……”

    郁知意一愣,转过头,对霍纪寒笑了笑,“我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

    霍纪寒抿唇不语,郁知意说,“江氏如果真的做了这种事情,生产不合格的药品,被爆出来也是咎由自取,她确实是我母亲,如果她违法犯罪,谁又能帮她?但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事情,上次配型,已经是最后一次。”

    顿了顿,郁知意说,“人心能容纳的东西这么少,我装了你,装了爸爸和奶奶,其他的,已经装不下了。”

    “嗯。”霍纪寒眸中微微动容,轻揽住郁知意。

    看完新闻之后,郁知意去洗澡,霍纪寒则回了书房,打电话。

    江氏能到这种地步,获得可能江氏成立以来都没有获得过的关注,如果说一切都是顺其自然,那是不可能的。

    媒体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全部去聚焦一个只有不到百人拉横幅,甚至还比不上农民工拉横幅讨伐拖欠薪水的企业,这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霍纪寒在背后推波助澜。

    他早就警告过苏清,不要出现在郁知意的面前,如今倒好,江家狼子野心,竟然敢妄想让知知去配型捐髓,不仅如此,还妄想通过舆论手段制造网络暴力来针对知知,他要是什么都不做,让江家以为他真的那么仁慈,让他们真的能安然无恙在帝京呆下去,那便不是他霍纪寒了。

    郁知意在洗澡的时候,霍纪寒便和赵宇在打电话。

    赵宇跟他说了一下江庄在的情况。

    霍纪寒冷声道:“既然都进去了,就别那么快出来。”

    按说江庄今天去配合检查,怎么的也应该晚上就能回来了,但迟迟不见人,显然也是被特殊照顾了。

    赵宇在电话的另一头说,“二少,已经打过招呼。”

    霍纪寒继续说,“今天网上没有什么针对知知的言论,后面两天可能会有一些,让新明那边注意控评。”

    “好的。”

    赵宇道,“我担心,江家那边,会找郁小姐的麻烦。”

    “让人注意点,别让江家,尤其是那个疯女人出现在知知的面前。”

    赵宇一一应下来。

    还有,江氏的药有问题不假,但推波助澜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人是他,而且,他还准备再浇一把火。

    方才看电视的时候,问知知的那句话,未尝没有试探的成分。

    他就是这么内心阴恶的一个人,明明无论如何,最后都要让江家再也不能在帝京生存下去,但是他还是问了知知那句话,试探知知的态度。

    可也只有他知道,就算知知对苏清还有那么点情分,他依旧不会放过江家。

    知知不喜欢他用非常手段去处理这些事情,那么,他就用非常官方的手段让江家自食恶果。

    而后,霍纪寒问,“那个私生粉的事情查得如何?”

    说起这个,赵宇也一阵挫败,“线索断了,对方注销了账号,网络ip地址延伸过去,也中断了信息,那天发过那个帖子之后,也没有再有任何动作。”

    在茫茫人海中捞一个人,本就是一件难事,何况还是这种毫无目标的人。

    赵宇说,“这个人,只怕不简单,反网络侦查的能力一流。”

    “嗯。”霍纪寒沉声应了下来,“继续查吧。”

    赵宇应下了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霍纪寒放下了手机,却陷入了沉默。

    私生粉?

    在他看来,对方或许并不是什么变态的私生粉,而是,又有人在背后捣鬼罢了。

    借着私生粉的名义对知知不利,恶心知知也恶心他,霍纪寒暂时想不到是谁,有些东西私生粉可以查到,但想要查到,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可见,背后应该有所倚靠,而这个人,能力还不俗,那么,在华国、在帝京又有谁能做到,谁针对知意,还是针对他,是娱乐圈那些想抢资源的下作之人,还是别有用心?

    霍纪寒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眸中一片冰寒。

    *

    江庄是第二天晚上才回到家里的。

    彼时,距离新闻爆出江氏的药有问题,过去了一天一夜,官方的调查结果也已经出来了,如媒体的调查结果一样,并且有相关部门对江氏发出了严正的声明,勒令江氏追回已经出库的所有药品,公开道歉,并处药品货值金额的五倍罚款,共计十亿。

    这无疑是晴天霹雳。

    江氏到了这个地步,哪还能拿出这么多的罚款?

    苏清急得再次出门找关系,可惜依旧一无所获。

    但官方既然查了江氏,便不可能只查这一批药,不仅如此,曾经买过将士生产的药物的市民风声鹤唳,不知真假的在网上传播消息,说江氏的药品,不仅这一款感冒药有问题,其余的药物,也有问题,并说出了各种副作用,呼吁拿去检验。

    呼声如此之高,江氏的其他药物也被拿去检验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官方再次公布了一份检验结果。

    江氏的药品,除了现在爆出来的这一款小儿感冒药,还有另外三款药品,也存在不同程度的质检不合格,这结果一出来,便引起轩然大动。

    网友的怒火已经在这一刻被引燃到了顶点,因为查出来的所有药品,都是儿童药品。

    儿童安全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大问题,江氏这下是真的成为了众矢之的,谩骂和诅咒充斥着整个网络。

    有律师分析,江氏的行为,已经足够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和《药品经营许可证》,甚至这么多年经营,这么一罚款下来,怎么说都会有几十个亿,这么计算下来,按照江氏的规模,就算是倾家荡产怕也补不了这个漏洞。

    总之这一出,还引起了不少法律专业的相关人士来分析,当成了教材一样。

    怕事情不会闹大似的,还有一些药品生产的相关人士以各种专业的术语指出,江氏的生产不可能不经过查验,如今还犯这么大的错误,怕是利益驱使,金钱至上,彻底激起民众的情绪。

    当然,因为前段时间也刚刚爆出了苏清和郁知意的关系。

    江氏的这一祸,也波及了郁知意,有些网民的愤怒,是没有理智的,键盘侠的嘴更加恶臭,有些人在骂江家的时候,甚至还带上了郁知意。

    但“意粉”又岂会是好对付的,粉丝后援会的会长周芊芊一句干净利落的“关我们家知意什么事,药又不是我们生产的,不是我们销售的,江家是江家,我们是我们,麻烦别cue我们,不约!”怼得一些不理智的网友哑口无言。

    江庄第二天晚上回到家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江庄一脸颓丧,一夜之间,头发都变白了不少,人也如同老了好几岁一样,回到家的第一句话便是:“江氏彻底完了。”

    江母早已被网上的消息吓得没了主心骨,一个劲地问江庄该怎么办。

    她看到网上的那些律师分析的的那些话,现在也只剩下绝望了,“怎么办啊现在?难道我们家真的要……要完了么,江氏只是要破产了么?”

    江庄抓着苏清的胳膊:“阿清,去找找郁知意,现在只有霍家才能救我们了。”

    苏清一愣,“找,找她……”

    江庄像是疯了一般,抓着苏清的胳膊,抓得她生疼,“对,找郁知意,霍家能救我们,你是她母亲,就算有什么矛盾,她也不能见死不救的,不然江氏就真的完了……阿清!”

    “可,可是,就算我能去求她,江氏的药品也出了问题啊,这……”苏清比江庄要冷静一点,“他们表明是想要彻底搞垮我们。”

    “不会的!”江庄道,“霍家能在帝京只手遮天,这种事情,只要霍家开口说一句话,我们就可以把损失降到最小,阿清,去求求郁知意,你想想我们,想想小宝……郁知意一开口,就算不经过霍纪寒,那些人,也会卖给霍家少夫人一个面子。”

    江母这会儿,也顾不上别的了,似乎忘记了这段时间和苏清的不快似的,也拉着苏清的胳膊祈求,“是啊,好儿媳,你去求求霍家,求求郁知意,就算霍家不肯帮忙,郁知意也总有办法的不是,她不是明星么,明星赚钱那么多,也许能帮一帮我们的,你可是她母亲,哪有孩子不管母亲的道理。”

    江母和江庄都在哀求苏清去求郁知意,让霍家帮忙。

    苏清自己心里也没底,这两天江庄不在,她自己也去找了一些门路,但江氏现在就像个烫手山芋一般,没人愿触碰。

    但是,找郁知意有可能么?

    经过前面的事情,她怎么可能还见得到郁知意,但想着江氏如今的境况,苏清觉得,找郁知意,是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条办法了。

    网上纷纷扰扰,郁知意没有去理会。

    这段时间,基本也不出门,再过两天,她就要飞去西北拍戏了,这一去,可能就是一个多月,等彻底杀青了才会再回帝京。

    这几天在家,基本是练习台词。

    当然,去西北拍摄的主要是战场的戏份,还有不少马戏,她需要上马。

    她没有练过马术,之前想去学的,但还没有计划好,她就眼角踏入了演艺圈,至今也没有去学,这段时间,不免有些担心,虽然去西北拍戏之前,会有练习,她也没有骑马奔跑的戏份,甚至马儿还有人牵着,但总还是担心。

    霍纪寒更加不放心,坚决让郁知意跟自己去马场骑了两天的马,确认她真的可以上马了,才放心一些。

    苏清就在和两天,到处找了郁知意,可也没能见到人。

    至于郁知意住哪里,她也更加不清楚,只知道是哪一片区域,具体的就不知道了,当然,就算知道了,她也不可能接近郁知意住的地方。

    但霍纪寒却知道,这两天苏清在找郁知意,苏清找不上郁知意的一个原因,当然也有他的阻止在里面。

    而这两天之内,江氏的全部处罚也已经出来。

    江氏因为生产并销售不合格产品,处以生产、销售药品货值金额三倍罚款,共处罚金三十亿,撤销相关药品批准证明文件,勒令已停产、停业整顿,并且吊销了江氏药业的《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经营许可证》。

    江家在国内的房产,已经全部抵押出去,但是目前的所凑金额还不到罚款的十分之一,根本无法填补,江庄不得不被带走关押起来,直到江家能凑齐所有的罚款才会放人。

    按照现行的法律,其实这个惩罚是严重了的,江氏生产的药物是产品检验不合格,而不是假药,并且,在药品生产这一方面,还存在着许多灰色的地带,即便是生产不合格,也很难抓到证据证明犯罪行为,只能说是违反了药品管理条例,所以,药品质量不合格的处罚,还达不到这种程度,但这样的处罚出来之后,少数几个人的质疑声也被淹没在了网络舆论的一片叫好声中。

    江母气得大病,人都进了医院,整个江家只苏清还能打理。

    找不上郁知意,苏清迫于无奈,找上了郁常安。

    网上的消息,郁常安自然也知道了,苏清找上他,不算意外,但郁常安直接拒绝了苏清的要求,“你还想找知意,不可能!”

    “江家现在已经这样了,除了知意,我还能怎么办,常安,你帮我跟知意说一声,只要帮我这一次,这一次之后,我一定不会再去烦她!”

    “这种话你还能说得出来?”饶是郁常安有再好的涵养,这会儿也被苏清的话气得不行,“你还想怎么样,有事找女儿,无事扔下她,你还想让她怎么帮你?江氏自己生产的药品不合格,知意是神仙么,能帮你把这个黑点抹掉。”郁常安顿了顿,冷声道,“而且,苏清你别忘了,自己是什么专业的,江氏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江氏生产那一批不合格的药品时,你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么?现在还有什么脸让知意帮你?”

    苏清被郁常安怼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郁常安直接道,“你找我也没用,就算知意想要帮你,我也会劝她不要帮你,江氏的恶果,你们自己吞,别拉着知意跟你们陷入泥潭,既然知道生产出这样的药品会让多少孩子受苦受害,江家现在承担的一切,也都是咎由自取。”

    “郁常安!”苏清怒道,“你凭什么说这句话,郁知意还是我女儿,你是她什么人,凭你养了她十几年么?”

    “凭什么?”郁常安心里有气,却努力克制平静,“凭你扔下她这么多年不管不顾,没有火上浇油,已经对你仁至义尽。”

    苏清得不到郁常安的帮助,这会儿也有点撕破脸的意味,“郁常安,你以为你又能好到哪里去么,口口声声说着郁知意是你的女儿,还不是因为她是霍家的少夫人,背后还有一个权势滔天的霍家,你的研究室,没少得到霍家的资金投入吧?”

    郁常安简直要被这句话气得发抖,“苏清,你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话么?”

    苏清冷笑,“怎么,我说错了么?”

    “简直不可理喻!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郁常安说,“总之,我不会帮你联系知意,如果我刚才还有那么一点犹豫,苏清,你已经彻底消耗完了我们当年的那些情分了,另外,我也奉劝你,吃相不要太难看,否则,你就等着引火烧身吧。”

    说完,郁常安便挂了电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起自己刚才和苏清生气,又有什么必要呢。

    苏清都已经找上了他,可见先前已经去找过知意了,但是没能见到人。

    郁常安是知道的,郁知意马上就要去西北拍戏了,苏清如果知道这个消息,大概也着急了,指不定接下来还会做出什么更加激烈的事情,而她见不到知意,大概也是被霍纪寒拦住了。

    郁常安是不希望苏清再去找郁知意的,便直接打电话告诉霍纪寒这件事。

    霍纪寒听完了事情的经过,道,“爸,如果你不想理,直接不理她也行,我会处理好。”

    郁常安说,“我就是想让你多注意一些,她现在……我是怕她做出什么伤害知知的事情。”

    霍纪寒沉了沉眸,“我不会让她有这个机会。”

    郁常安顿了一下,道,“也好,那你就多费心点。”

    “我应该的。”

    霍纪寒挂断了电话,郁知意刚好也敲门进来了。

    明天她就要飞去西北了,霍纪寒原本想跟她一起去,奈何公司的事情他一时也走不开,难免怅然。

    见到郁知意进来,他若无其事地收了手机,“知知。”

    郁知意笑了笑,“在打电话?”

    霍纪寒顿了一下,点头,然后黏上去,抱住郁知意,语气委屈得很:“知知,明天就要去剧组了。”

    郁知意抬手摸了摸霍纪寒毛茸茸的脑袋,“是啊,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了。”

    霍纪寒不满,似怅似叹:“一个多月。”

    “一个月也很快过去的,比如,你带爱斯基去检查一次身体,比如,花园里的太阳花开的时候,或者比如,你去剪一次头发。”

    霍纪寒:“我明天就带爱斯基去检查身体,给花园里的花催熟,马上去剪头发!”

    郁知意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怎么那么可爱!”

    霍纪寒在郁知意的肩头蹭呀蹭:“我这么可爱,你就别走了。”

    郁知意:“哈哈哈哈哈……”

    被取笑了,霍纪寒气急败坏,气得去堵住郁知意的嘴巴。

    好一会儿之后,两人才放开,霍纪寒一板一眼叮嘱,“知知,你要每天都想我。”

    郁知意点头:“嗯!”

    “不要去看那些男演员。”

    郁知意憋着笑,“好。”

    “被人欺负了,你要狠狠欺负回去,不然你就告诉我,我帮你。”

    “谁会欺负我啊?”

    霍纪寒还是舍不得,抱着郁知意不放手。

    郁知意轻叹了一口气,问起,“刚才是不是爸爸打电话来给你?”

    霍纪寒一僵,“你……知道了?”

    “我猜的。”郁知意道,“这两天,保镖的数量都变多了,还有江家的事情,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

    霍纪寒有些有些无措,但眼神之中却又有一种我绝对不后悔瞒着你做这些的固执,一手抓着郁知意,低垂着眼眸解释说,“我不想让她来找你。”

    郁知意抱了抱霍纪寒,“我没别的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别担心那么多,我不会见她。”

    郁知意甚至也知道,江家付出的代价这么大,其中肯定也有霍纪寒的推波助澜,但她当然不会去说霍纪寒说什么,真正说起来,江氏敢生产违规的药品,就应该做好承担代价的准备。

    霍纪寒是厌恶苏清的,这一点,郁知意比任何人都清楚。

    如果苏清不是她的母亲,此刻,苏清已经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

    郁知意轻轻拍了拍霍纪寒的后背,轻声道,“霍纪寒,你要记住,在我心里,你最重要。”

    霍纪寒深吸了一口气,“好……”

    第二天中午,郁知意飞西北。

    霍纪寒将她送进了机场,在休息室陪她等待登机。

    当然,并不是只有郁知意一个人单独飞去西北,而是和时梵一起。

    霍世泽没能来送人,因为被霍纪寒捷足先登了,公司要开会,霍纪寒离开了,他就不能再离开,此刻应该在会议室暴躁地开会,所以时梵只能坐在对面,一边看杂志,一边看两人无下限的秀恩爱,顺便也见识了一番霍世泽口中不忍直视的小霍总对着郁知意撒娇的情况。

    不过他觉得没什么不忍直视的,毕竟在片场见多了,毕竟有些人黏糊起来,也比小霍总差不到哪里去。

    可能这就是霍家的基因,男人撒起娇来,也让人很难招架。

    时梵默默地在心里想,一周之后,可能某个人也会来找自己,到时候,嗯,有得招架,不过想想也有点期待。

    此刻,在时梵的对面,霍纪寒和郁知意旁若无人的对话。

    霍纪寒:“要按时吃饭。”

    郁知意:“嗯,你也是。”

    霍纪寒:“晚上回来之后,要一起打电话。”

    郁知意:“好。”

    霍纪寒:“导演拍戏太晚了,不要跟着,别太累。”

    郁知意:“嗯。”

    霍纪寒:“那些男演员都不是好东西,离他们远一点。”

    郁知意:“好!”

    霍纪寒:“知知,你要每天都想我。”

    郁知意:“我现在就开始想了。”

    时梵:“……”

    这对夫妇,可真会玩。

    霍纪寒:“知知……我还是舍不得你。”

    郁知意想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便利贴,那是她随身携带的,还是当初看考研资料,用来记录笔记的小本子了,递给霍纪寒,“给你。”

    霍纪寒接过,不解其意。

    郁知意说,“这里还有一份便利贴,我之前用了一半,现在还有蓝色和粉色两种颜色,每种颜色大概二十张,你呢,每天写张,在写完之前,我就回来了。”

    时梵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

    忽然有些明白了霍纪寒和郁知意的之间的那种别人无论如何都插不进去的感情。

    和霍世泽认识久了,自然也知道这位一点就炸的小霍总脾气有多爆,人又有多阴暗多偏激,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单纯的冷漠和时不时表现出来的那么一点雅致。

    霍纪寒的内心,实则藏着一只随时都会冲出来的恶魔,这只恶魔一旦出来,无人可挡。

    但是,在郁知意的面前,他就会变成一个纯粹的,只是爱着郁知意的男人。

    时梵认识霍纪寒的时间也长了,从前很难想到,霍纪寒会有像现在这样温顺的一天,嗯,温顺,这个词,非常适合现在的他。

    也许,在别人眼里,霍纪寒是充满戾气的,但在郁知意这儿,郁知意却能将这一切都包容,霍纪寒也会放软自己身上的刺,变成毛茸茸的小触角,碰得人心痒痒,也收起所有的锋芒,变成一个带着点无赖幼稚的小男孩,而郁知意愿意给霍纪寒提供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空间,让他彻底放松下来。

    这样真好啊。

    时梵不禁感叹,其实,男人和女人之间相处,有时候就像小男孩和小女孩在一起玩新郎新娘过家家的游戏,我觉得你好,就已经足够了。

    于是,时影帝接着就看到,霍二少乖顺地、小心地将那本彩色的便利贴收起来,问郁知意:“我要写什么?”

    郁知意笑说:“要不,写情书,我没有收到过别人的情书。”

    “知知,你想收别人的情书么?”

    郁知意摇头,“我想要你写的。”

    霍纪寒笑,“我天天给你写一张。”

    时梵看着,忍不住笑,嗯,话说他好像也没有收到过这种东西,哦,当然,陌生人送的不算。

    他不得不站起来提醒两人,“快登机了。”

    霍纪寒不爽地扫了时梵一眼,时梵觉得自己有点无辜,登机时间又不是他说了算的。

    郁知意站起来,“好了,准备登机了,快回去吧。”

    霍纪寒抿着唇角,郁知意伸手抱了抱她,“我会想你的。”

    “有点过了吧。”就算刚才还为两人的相处动容,此刻时梵也有些受不了了,“又不是生离死别。”

    一句话,双双得到了两人的瞪视。

    时梵:“……你们继续,我闭嘴了。”

    霍纪寒低头亲了一下郁知意的眉心,“知知,我也会想你的。”顿了顿,他又不情不愿地加上一句,“爱斯基也会想你。”

    郁知意笑着点头,霍纪寒这才对时梵说,“好好照应一下。”

    时梵诧异了一下,有生之年还能听到霍纪寒对自己这样客气的请求,愣愣地点了一下头。

    结果下一秒,霍纪寒就说,“要是有什么事,我不保证你回来还能见到一个毫发无损的霍世泽。”

    时梵哭笑不得,抬手想去拍拍霍纪寒的肩膀,“你还记得他是你大哥么?”

    霍纪寒皱眉躲开了时梵的触碰。

    时梵笑了,“行了,放心吧,我保证让你家知知安然无恙而去,安然无恙而归,就一个多月,我还真不信,这一个多月,你不会来西北一次。”

    霍纪寒不爽:“知知不是你笑的。”

    时梵:“……”

    郁知意笑了笑,抓着霍纪寒的手腕摇了摇,“好了,真的要登机了。”

    霍纪寒送着郁知意登机了之后,才离开了机场。

    看着飞机飞上了高空,霍二少深沉地叹了一口气,拿出口袋里那本粉粉蓝蓝的便利贴看了一下,低头想了几秒钟,又珍之重之地把它收进了口袋里。

    走出机场之后,他眼底的温柔尽数褪去,只剩下一片冷漠。

    车子并没有开往霍氏,也没有开回别墅,而是顺着机场高速出来往帝京郊外去了,黑色的车子,进入一片废弃的厂房,霍纪寒没有下车,车后座的门打开。

    高大的车身挡住的这一面,已经有人架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站在霍纪寒的面前,这个人是苏清。

    苏清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郁知意今天要离开帝京去西北拍戏,竟然想来机场围堵郁知意,可惜,被霍纪寒的保镖发现了,及时将人拦住。

    挡了这么久的人,如今也该亲自来见一面了。

    这段时间被江家的事情折磨得太惨,苏清整个人容神都变得一言难尽,嘴上的封条被撕开,她便怒瞪着霍纪寒,“你想做什么?”

    霍纪寒笑了笑,唇边勾起几分邪气,“你是不是觉得,当初我在医院警告你的那些话,都是假的?”

    医院里的那些警告,对于苏清而言,想起来仍旧是一场噩梦,但害怕归害怕,她现在越来越觉得,霍纪寒只是恐吓罢了,“你敢,我是知意的母亲。”

    霍纪寒唇角笑意一收,薄唇冷漠地吐了三个字,“你不配。”

    “我要见知意,你不能阻止我,我是她母亲!”

    “我说了你不配。”霍纪寒抬手碰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声音低柔,却让人不寒而栗。

    苏清的气焰,在霍纪寒这样冷漠狠戾的眼神中,渐渐消了下去。

    霍纪寒缓缓道,“如果你不来找她,我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你们江家在帝京活下去,可惜,我跟你说了,你怎么就偏偏不听,总要想来烦我的知知。”

    “你,你想怎么样?”苏清这下是真的害怕了,“你想对我怎么样,知意不会同意的,你要是敢对她母亲做什么,她不会同意的,就算我们关系不好,那我也是她母亲,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你们就完了!”

    霍纪寒眼神一眯,“我很不喜欢这句话。”

    苏清看着霍纪寒狠戾的眼神,大气都不敢出,“没有,别,我只要知意帮我最后一次,就这一次,以后我绝对不来找她,真的,求你。”

    霍纪寒冷笑一声。

    苏清突然大声道,“而且,知意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么?”

    ------题外话------

    二少:知知,我这么可爱,你就别走了好不好?

    知知:噗嗤~你真的很可爱啊!

    霍大少、时影帝:我呸!

    被阴过的人:(瑟瑟发抖)我呸、呸、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法神之旅〕〔韩娱之我为搞笑狂〕〔仙墓〕〔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重生之末世:救世〕〔乡野医生〕〔奈何王妃太调皮〕〔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我家剑灵贼能吃〕〔天启之全民公敌〕〔史上最狂战神〕〔都市超强修神〕〔地府也疯狂〕〔离婚前霍太太失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