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最后一个炼气〕〔末世雄兵〕〔宠妻100式:女人,〕〔万年小妖爱上我〕〔狐情一世缘〕〔良缘鸭定〕〔小喜姑娘说她喜欢〕〔定制私教:总裁一〕〔上神种田之后〕〔闲妻不下堂〕〔妃常逼婚:陛下已〕〔种地南山下〕〔甜蜜系暖婚〕〔我在古代写书追男〕〔绝世之天命成凰〕〔爱字研究〕〔且共东风放纸鸢〕〔雪颜谜传〕〔带着无敌分身闯聊〕〔豪门权少又黑化了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90 郁知意回帝京,狗儿子被嫌
    后来,郁知意才知道,霍纪寒来了一趟西北,走了一次剧组,已经将剧组大部分场务的花费都揽过去了。

    她还能说什么呢。

    后来打电话跟霍纪寒提及这件事,霍纪寒并不以为意,“这没有什么,只要能让你在的环境好一点,花费都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末了,霍纪寒还提醒一句:“知知,我们有很多钱,不用节省。”

    郁知意哭笑不得,调侃道:“可是你赚钱也很辛苦。”

    霍纪寒说:“知知,你多心疼心疼我就好了。”

    郁知意:“哦!”

    霍纪寒心情愉悦,“比起来,我更希望你不那么辛苦,即便是在做着喜欢的事情。”

    “我知道啦。”郁知意心里一片熨帖。

    霍纪寒笑,“过段时间我再去看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好……”郁知意应下来。

    *

    霍纪寒回来的第两天之后,霍世泽才从加拿大回来。

    回来进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霍纪寒,毕竟这人秀恩爱和炫妻的行为,真的很令人发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传婚变了,受到了刺激,这几天在宁城,他和郁知意去哪里玩,都准时打卡,每天要在社交网络上,晒了一波又一波照片,像被盗号了似的。

    偏偏那拍照技术还不怎么的,也还意思晒出来,甚至还不许他在下面评论。

    一进入霍纪寒的办公室,霍世泽就笑说,“我以为你要直接住在宁城了不回来了。”

    霍纪寒倒不意外霍世泽的出现,冷淡地看了一眼对方,他倒是想在宁城不回来了,不过那样知知不会同意的。

    霍世泽像是看穿了霍纪寒的心思似的,眉心一跳,“少给我打什么歪心思,反正我现在在霍氏的股份已经比你少了,决策权不在我手上,你自己的公司,自己打理。”

    霍纪寒冷漠脸,表示不欢迎之意。

    不过霍世泽认真地打量了霍纪寒几眼之后,便乐了。

    霍纪寒这才皱眉,淡淡地盯着霍世泽看,“笑什么?”

    “回来照过镜子没有?”

    知道霍世泽在说什么,霍纪寒脸色一沉。

    霍世泽笑得开心,“叫你出去玩吧,秀恩爱吧,晒黑了一层,你们家知知没嫌你丑?”

    “知知怎么可能嫌我丑?”

    霍世泽嘴欠地道:“当然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她嘴上不说你丑,但肯定说过你黑,瞧瞧,这不就是嫌弃。”

    霍纪寒想把霍世泽丢下楼,“滚!”

    于是,秘书办的人就看到,出差了一周多,刚刚回到公司的霍总裁,不知哪里又惹急了小霍总,被人扔出了办公室。

    霍世泽则啧啧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唉,长大了的弟弟,果然没有小时候可爱了啊。

    *

    郁知意的拍摄,还是一如既往地忙碌,霍纪寒依旧处于想飞去西北看郁知意,但又经常处于分身乏术而不能随心所欲离开去看的状态,所以,每每在爆炸的边缘,想把霍氏重新扔回霍世泽的手上,只能以电话粥聊以慰藉。

    曾经爆出的婚变绯闻,也早已被人们遗忘,只是,某天偶然爆发出了海峡那边,某位知名演员甘当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关系,最后被原配手撕,如今已经身败名裂的事件。

    这热搜足足在社交网络上挂了三四天,热度还依旧在前五,本来是一个已经很久不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演员,而且此前的风评也一直很好,突然被爆出了这么一件事,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批评谩骂紧接而来,闹出不小的轰动,甚至还扒出了其余的问题,比如诈捐、偷税漏税之类,总之,已是身败名裂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随着这位演员的许多事情被挖了出来,关于她的话题,还没有在网络排行榜上降下去,她的金主,也被挖出了各种让人难以置信的过往。

    该金主是当地很有名望的企业家,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一直都是慈善人士,手里掌握着省份的经济命脉,作用千万家产,但却热衷公益,是一个爱护妻子,疼爱儿女,对儿女的教育还有一套让全国的父母们奉为圭臬的教育理念的人物,但是,却随着女演员被深挖,竟然还挖出了许多让人不敢置信的消息——伪慈善、诈捐、逃税、猥亵儿童。

    这些字眼一出来,足够网民口诛笔伐。

    尤其是随着这些问题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豁口,越来越多的人,爆出了相关的信息,蝴蝶效应连锁反应,网上又掀起一件大事。

    这事很受人关注。

    温家别墅。

    温无闻的房间。

    温母手里拿着一张纸,是一家医院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的真实性,她不知道,也不想去检验真伪,一周多之前怎么寄到自己手上的,也无从知道,但此刻,她却只想把它销毁得干干净净。

    纸张被浸泡在洗手间的水池之中,慢慢地软化,上面的字迹,也在慢慢地涣散,只是,温母的视线,却无法控制地将上面的字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直到看到最后一行字:“……符合孟德尔定律”

    她还是伸出手,将那纸张揉碎了,最后冲进了马桶之中。

    楼下。

    温裴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网上的新闻报道,电视报道的是官方对这两天网上的那件事情的调查情况,他神色严肃,对这种事情也比较关注,因为温无闻就是做慈善的,这一方面有点什么风吹草动,他都要及时抓住。

    温母脸色疲惫地从楼上下来,看到温裴在看相关的电视新闻,也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看着,便叹了一口气说,“这世上啊,没有不透风的墙,做的什么事,迟早有一天被人发现,瞒不住。”

    温裴转头看向温母,“妈,您身体怎么样?”

    温母一周前,忽然发了一场高烧,住院就住了三天,如今身体还依旧虚弱,温裴很担心她。

    温母摇了摇头,“好多了,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大家的眼睛都盯着慈善这块,恨不得再挖出几个类似的事情,我这心里,不太放心。”

    温裴知道温母说的是什么事情。

    前段时间,温家处理一些媒体上的消息,从对方手中得到了不少温家的东西,其中包括温无闻年轻的时候做过的事情。

    温无闻年轻的时候掌管温家,温家在娱乐界的地位还没有现在那么高,一直在步步高升,当时,国内有几大影视巨头,温家便是其中之一,互相竞争和倾轧的事情时有发生,彼此之间,互相给对方下套或者握住了对方的把柄之类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随着二十多年过去,当初的那些公司,倒闭的倒闭,没落的没落,或者依旧还是行业之中的佼佼者,也随着国内影视公司的发展越来越多,竞争力越来越大,竞争虽未停,但已不像当年那样倾轧和陷害的现象那么严重,可彼此手中都还掌控着一些黑料。

    温无闻身上,自然也有污点,他们这样的人家,注定不敢毫无顾忌地站在阳光下,表面做得再清风朗月,内里依旧有许多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情。

    即便温无闻这几年的慈善事业越做越好,甚至明面上跟当年的死对头相处得也不错,但若是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被人挖了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有损声誉的话,还是巨大的损失。

    “妈,您放心,网上的风向,我会让人盯着。”

    “大家手上都各自有筹码,我担心的还是现在某些娱记,真的无孔不钻,恨不得把你从小到大,祖宗十八代的消息挖出来,放在别人的面前,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都到这个时候了,即便发生什么,温家也有能力解决。”温裴道。

    温母一想起来,就生气,连脸色都变了,“还不都是你爸的错!”

    对此,作为儿子的温裴,没有办法发表任何言论,父母是联姻,其中牵扯了太多利益关系,很难说得清,他父亲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儒雅仁厚,至少,年轻的时候,对不起这个名声,如今已经好了很多,但即便如此,从小到大,父母感情虽然不亲厚,父子感情却很好,所以他也无法去判断父母之间的婚姻。

    豪门联姻,不讲爱情,只有利益联结。

    或许,以后的他,也会走上这条路。

    而母亲也始终耿耿于怀父亲年轻的时候在外面风流但也无可奈何,直到他渐渐长大,有了记忆,温无闻才收敛,彻底改头换面,成为现在人人口中谈及都赞叹一声的慈善家。

    温母大概也觉得在儿子面前说这些不太合适,尤其是儿子已经长大成人,“算了,你多注意一些吧。”

    “我知道。”温裴顿了顿,“妈,您脸色不太好看,要不要先上去休息?”

    “你爸爸这几天都没有打电话回来,西北的事情有那么忙么?”

    “他进了山区,山区信号不好,那边一直有人跟着,有什么事情会联络外面,您放心。”温裴安慰道。

    温母头疼地揉了揉额头,“算了,我也懒得管他了,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温母站起来,嘴里还碎碎念,“年轻的时候喜欢胡来,现在老了倒想起做大善人了,还自顾自把自己的财产都捐出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难道挣了一辈子的钱,不是你们留的,倒都送给了那些个没有关系的人,那些是他儿子是他女儿么?”

    “妈……”温裴也非常无奈,母亲并不太支持父亲做慈善,父亲却乐在其中,“我们家又不缺那一点,随我爸高兴就行了。”

    “算了,我也不想管他。”温母说着,要上楼。

    恰巧温可从楼上下来,“妈,哥,我出去一下。”

    “你这又要去哪儿,都晚上了。”

    “哎呀!”温可撒娇,“我又不是小孩儿晚上不能出去,再说了,我们年轻人的生活,都是从天黑之后开始的。”

    “别总是瞎跑出去,一天到晚不见人的,也不知道你在忙什么。”温母语重心长。

    温可撇了撇嘴,不说话。

    温裴淡淡地道,“今晚舒望有一场活动,你是不是想去现场?”

    被温裴说中了,温可立刻反驳:“不是,我就是约人出去玩而已!”

    “怎么又是季舒望?”温母皱眉。

    温裴觉得有些头疼,“小可,你能不能别做这些事了,舒望就把你当做我的妹妹来看待,你整天追在别人的身后,被那些娱记抓到了,怎么说你,我都帮你拦下多少娱记的追杀了?”

    温家的人都知道,温可喜欢季舒望,但季舒望对她没有那个意思。

    温母原本也挺喜欢季舒望,毕竟是温裴的好朋友,但还是不太放心,季舒望是演员,总觉得女儿就算以后跟他在一起,他也还是会被娱乐圈那些女人引诱,知道季舒望不喜欢自己的女儿之后,更不怎么待见他了。

    指了指温可的额头,温母恨铁不成钢地说:“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别成天追在季舒望的身后,他都对你没想法了,你能这么,倒追么?他还值得我们温家的大小姐去倒追,而且我跟你说说,倒追回来的男人,总有一天还是会去找别的女人。”

    温可气得反驳:“舒望哥才不是这样的人!”

    “你!”温母气得不想说话。

    “你今晚呆在家里,别给我出门。”温裴冷声道,“这脾气怎么这么拧?少给中凰惹麻烦。”

    “你凭什么这么说!”温可脾气一上来,不甘示弱地抬着下巴看温裴,活脱脱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

    温裴按了按眉心:“舒望有喜欢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说郁知意么?”

    “这关郁知意什么事情?”温裴和温母的声音同时响起。

    母子两都诧异了一下,温裴则诧异于母亲对郁知意这个名字的反应。

    温母说完,脸色更加不好了。

    “哼!郁知意都有老公啊,还是霍纪寒,舒望哥当初就是拿来唬我的,他是中凰的艺人,身边到底有没有女人,我比谁都清楚。”

    “你调查他?”温裴脸色一沉。

    温可心虚地不敢看温裴。

    温裴语气带了点怒气,即便是从小疼爱长大的妹妹,知道她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此时也不由得愤怒了:“温可!”

    他现在拿着温家大小姐的身份去做这事,少不了以后还要无法无天!

    温可缩到温母的后面,“妈,你看哥哥!”

    “好了好了。”温母脸色不好看,“你妹妹你还想怎么骂她。”温母先是对温裴说,而后转回头跟温可道,“你也少做点任性的事情,这个季舒望,就算你以后追到她了,我也不会同意你跟他在一起,这都什么事!”

    “妈!”温可急了。

    温母没了往日面对儿女的温柔,“总之你今晚呆在家里,哪里都别去!”

    “我不!”

    “你不也得听我的话!”温母拔高了声音,却突然身形一晃,吓得刚要脾气发作的温可赶忙扶住她,“妈!你怎么样?”

    温母脸色苍白,语气都虚弱了几分:“扶我回房休息。”

    “好,好……”

    温母身体不好,温可也不敢任性,在温母的强制要求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呆在家里。

    等到温母睡下之后,温可才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现在出去也没用了,季舒望的活动早就做完了。

    温裴从厨房倒了一杯水出来,看了她一眼,语气也好多了,“舒望对你根本没有那些想法,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别那么任性,这样强求有意思吗?”

    温可依旧不说话.

    “小可。”温裴无奈,打算再跟她说一说道理。

    温可瞥了撇嘴,“我就喜欢他,我控制不住啊,你让我怎么办啊,除非他结婚,不然我就不会放弃!”

    温裴摇了摇头,“你这样,让大家都为难。”

    温可瞥了温裴一眼,嘀咕道,“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吗?”

    “什么意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谁,咱们俩就是半斤八两,谁也说不过谁!”

    “别乱说话!”温裴脸色稍沉,压低了声音。

    温可冷哼了一声,“真搞不懂你们,一个个地都喜欢她做什么,她到底哪里好。”

    “你再说?”温裴脸色严肃得可怕。

    温可缩了缩脖子,气哼哼地上楼,上楼之前,还不忘再强调一句:“除非舒望哥结婚,不然我不会放弃!”

    温裴坐在沙发上,疲惫地闭了闭眼。

    *

    网上的事情再闹得沸沸扬扬,也都慢慢地沉寂了下来。

    温母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一场风波,并没有影响到温无闻,毕竟,温无闻做的慈善,其实内部非常完善,他也没有想过利用慈善来为温家敛财,是实打实地在做事情,这方面经得起监察,自然没有出问题,也不至于被人举报什么。

    眨眼间,距离霍纪寒上次去宁城,已经过去十多天,算起来,郁知意去宁城拍戏,也差不多一个月了。

    霍纪寒处理好了公司的事情,正想再飞宁城跟郁知意共度几天,却先接到了郁知意的电话。

    时梵在欧洲有通告,需要离开剧组四天去参加活动,剧组里,男主角都不在了,郁知意这个女主角,自然也无法拍摄下去,当下便打电话告知霍纪寒,自己有几天的休息时间,打算回帝京。

    当然,更重要的事情是,她还要回来参加欧阳萍的研究生面试,就在六月初,所以她可能得在帝京呆一个星期,不需要进剧组。

    这才刚刚说着,霍纪寒下一刻便给她定好了机票。

    末了,他还告诉郁知意一句话:“要是李正和突然变卦不放人,我就把剧组拆了。”

    五月底,郁知意飞回帝京,落地时间是晚上,因为是当天下午拍完那场戏,直接从剧组去机场飞回来的,霍纪寒是片刻也等不及让郁知意在宁城多逗留几分钟。

    霍纪寒亲自去接人。

    不过嘛,在机场外碰到了一个人——陆邵珩。

    碰到陆邵珩,霍纪寒也不意外,敲了敲对方的车窗:“你来做什么?”

    陆邵珩:“你又来做什么”

    霍纪寒:“呵!接知知。”

    陆邵珩微笑:“刚巧,我也是来接人的。”

    两人互相看了两秒钟,都异常冷蔑地笑了笑,各自转头。

    郁知意回来,莫语自然也跟着回来了,两人都是轻装简行,身上只背了一个包就回帝京了。

    一路从vip通道出来,并没有被时时刻刻等在机场外面的记者发现,两人顺利出来,一眼就发现了寥寥无人的出口处,站在那里等待的霍纪寒和陆邵珩。

    见到霍纪寒,郁知意是不意外的,倒是见到陆邵珩意外了片刻,扬了扬眉,问莫语:“陆医生怎么来了?”

    莫语嘀咕:“我怎么知道啊,不过陈阿姨知道我今晚回来,说让司机来接我,我都拒绝她了,她坚持要来,说让我去陆家吃饭,盛情难却我只好答应,不过,不会陆邵珩当司机吧?”

    “怎么,你不喜欢?”

    “啧!”

    郁知意微笑,她不是莫语这种对别人的八卦敏感对自己的事情马大哈的人,到了这会儿早就看出陆邵珩的心思了,不过没有插手罢了。

    因而笑说了一句:“没想到陆医生这么忙,还有空来做司机。”

    莫语轻哼了一句:“他就经常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郁知意笑笑不语。

    还没走到霍纪寒的面前,几步之远就能看到霍纪寒脸上的笑意了。

    郁知意忍不住弯了弯唇角,走到霍纪寒的面前,对方已经一把怀抱张开,将她拥入怀中。

    郁知意心情愉快,“霍纪寒,我回来了!”

    “嗯!”霍纪寒神色带着愉悦,放开郁知意,当着莫语和陆邵珩的面,一记深吻,便吻了下去。

    旁边响起两道声音,“哦豁……”

    郁知意挣开霍纪寒,略有羞恼,霍纪寒牵着她的手,眉目都是愉快的,“知知,我们回家。”

    “嗯!”

    郁知意点头,看了看莫语,又看了看陆邵珩,“小语就麻烦你了陆医生。”

    陆邵珩:“好说。”

    郁知意走了两步,转回头看陆邵珩说,意有所指:“陆医生,早日心想事成。”

    陆邵珩一愣,笑了,“多谢。”

    看着郁知意对陆邵珩露出笑脸,霍纪寒臭着脸看了一眼陆邵珩,一把将郁知意拉走,“知知,回家了。”

    陆邵珩:“……”

    郁知意转回头,笑着握住霍纪寒的手:“嗯!有点两年爱斯基了。”

    霍纪寒:“爱斯基交给赵宇照顾了,它喜欢赵宇家的花园。”

    郁知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驱魔禁书教典〕〔都市超强修神〕〔法神之旅〕〔双界祭司〕〔棒坛之所向披靡〕〔月落屋梁〕〔裕子学姐和她的比〕〔穿越东京当火影〕〔史上最狂战神〕〔世子在线求生〕〔我可是魔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