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修真在都市〕〔不负相思便染尘埃〕〔九指剑圣〕〔重生之逆世时光〕〔我把BOSS公主抱了〕〔男装大佬在娱乐圈〕〔翊坤宫微风沉醉的〕〔重生之我本纯善〕〔农家小福女〕〔都市重生之仙尊归〕〔冷少萌妻爱作怪〕〔盖世〕〔赘婿风范〕〔都市至尊仙帝〕〔重生之都市修真者〕〔洪荒超级复制〕〔衍生世界的黑手〕〔奶爸养成日记〕〔从火影开始卖罐子〕〔龙傲君天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91 白心自取其辱
    果然还是回到帝京更舒服,也就是家里柔软的大床更能让人安心。

    郁知意一连在家里赖了两天,都没有出门,据说在赵宇家的花园玩得不亦乐乎的爱斯基并不愿意回来,因为赵宇的老婆也很喜欢爱斯基,人和狗相处得非常不错。

    当然,如果爱斯基知道郁知意回帝京了,大概和苏女士的相处不会那么充满爱与和平。

    郁知意知道霍纪寒是什么心思,只是没有戳破罢了,但是也不可能真的一直把爱斯基扔在赵宇那儿,跟霍纪寒商量了之后,说过两天去把爱斯基接回来。

    霍纪寒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为此郁知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直到第三天早上,郁知意在微信上收到了祝艺的信息:“不论如何,你明天一定要来捧场!”

    郁知意发了三个问号过去。

    祝艺甩了两张电子邀请函过来。

    郁知意一看,这才知道,原来是一场某品牌的季度新款时装首秀,祝艺是那个品牌的代言人,作为特邀嘉宾走台,知道郁知意回京了,特地邀请她去参加。

    郁知意笑问:“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消息这么灵通么?”

    祝艺:“你说呢?”后面还跟着一个调皮的表情包。

    一秒之后,郁知意惊觉自己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剧组放假,韩沥自然回来了,韩沥回来了,祝艺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因而笑着应下了,“好,我明晚过去。”

    第二天晚上,郁知意和霍纪寒相携参加时装秀。

    韩沥得了祝艺的命令,亲自在场外等候两人的到来。

    两人的关系没有公开,媒体组过韩沥和祝艺的cp,但后来组着组着,两人就被打成了好朋友,什么蓝颜知己之类,明明已经隐婚的两人,愣是没有被媒体发现公开。

    时装秀嘛,前来的媒体很多,中外媒体也不少,受邀的不仅是郁知意,明星一向关注时装秀,还有一些时尚达人,现场还有一些郁知意说得上名字,但是并不认识的演员。

    她和霍纪寒一出现,守在场外的媒体便把手中的摄像头对准了两人。

    面对镜头,郁知意落落大方,挽着霍纪寒的手往场内走。

    霍纪寒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只能从她牵着郁知意的手和转头看着郁知意的时候,眼里流露出来的眷恋和温柔,看出那么点不属于霍家二少狷狂深沉的意味。

    韩沥亲自迎上来,“小艺让我在外面等你们,刚才还一个尽念叨你怎么还不来呢。”

    “这不是来了。”郁知意笑了笑,“还没开始,我没有来晚吧?”

    “没有,还有一段时间,她现在在化妆做准备。”

    韩沥说着,一边带郁知意和霍纪寒进场,“你们可以先随意走走,我去跟她说一声你来了,不然她又不安心了。”

    “好。”郁知意失笑,等韩沥走了之后,便和霍纪寒随意在场内走了起来。

    现场布置得非常有格调,来来往往的时尚达人或者一些明星聚在一起相互交谈,自然,也有一些人的目光放在她和霍纪寒的身上,但是碍于霍家二少的名声,如果没有什么大佬人物介绍,自然不敢贸然上前。

    郁知意和霍纪寒一边走动,一边低声说着什么,直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郁知意!”

    郁知意一转头,便看到许久不见的宁兮淼正站在她的身后,郁知意愣了一下,笑开了,“好久不见。”

    “是啊。”宁兮淼稍稍扬眉,似乎比前两个月消瘦了不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剧组现在不是在西北拍戏?”

    “放了几天假,就回来了。”郁知意笑问,“怎么样,现在新戏也开拍一段时间了,还好么?”

    “也还行吧。”宁兮淼眼里有一丝从容的笑意,“这几天,有时间去串门啊。”

    郁知意笑,“我倒是还没有去现代戏的片场看过。”说罢又问道,“前段时间我听说了,片场发生了一些意外,怎么样了?”

    这是还是周焱吐槽的时候郁知意看见的,据说是现场不小心,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掉下来,当时宁兮淼和周焱正在拍戏。

    “一些小意外,就是周焱有点惨,胳膊上被划伤了一道口子,现在伤口还在结痂。”宁兮淼低头微叹,“要不是他,我现在估计得毁容了。”

    “以后小心点。”

    宁兮淼睨了她一眼,依旧傲娇得要命:“要你说。”

    郁知意抿唇失笑,“他都对你有救命之恩了,以后就对他好一点,别动不动就吓唬人。”

    宁兮淼幽幽看了郁知意一眼,而后看她身边的霍纪寒:“霍总,你老婆这样为别的男人求情,你不说点什么?”

    郁知意:“……”

    霍纪寒揽着郁知意的腰,对宁兮淼说:“如果宁小姐想要换一个男主角重拍一次,新明可以考虑把周焱叫回来。”

    宁兮淼一哽,啧啧两声,与郁知意再说了两句之后,便离开了。

    宁兮淼这才刚刚离开,郁知意猝不及防便被一个怀抱给猛地抱住了,连霍纪寒都没有反应过来,谭晓兴奋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知意,想死我了!”

    而后郁知意便感觉一阵大力,将自己拉回了霍纪寒的身边。

    霍纪寒将郁知意揽在身边,神色不善地看了一眼谭晓,“谭小姐,请自重!”

    谭晓在心理翻了一个白眼:都是女人,自重个屁!我当年跟你老婆睡一张床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但她表面上却微微一笑。

    郁知意无奈,却意外,“晓晓,你怎么来了?”

    “来玩嘛。”谭晓挽着白皓宇的胳膊笑,“我喜欢这个品牌的服装,反正没事就过来看了。”

    好友相聚,两人便找了看秀的地方坐下来,随意聊天。

    忽然,谭晓目光一瞥,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人,扬了扬眉,眼神示意郁知意看过去。

    郁知意转头看去,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心。

    白心进来之后,视线也往郁知意这儿看了一眼,两人的视线,隔空撞上,白心对着郁知意扬唇一笑,隔着一段距离,对郁知意点头,态度很是友好。

    郁知意神色淡漠的收回了视线。

    白心并没有往两人这儿走过来,谭晓看着白心与几人走去另一边,直到对方坐下了,才低声笑了一声,凑近郁知意的耳边,扬了扬眉说,“撞衫了啊。”

    上一次的绯闻事件,谭晓当然知道。

    她是白皓宇的女朋友,知道白心对霍纪寒存了什么心思,自然为好友感到膈应。

    女人都这种事情都很敏感,就像她如果直到有个女人一直在喜欢着白皓宇,如果对方不怎么的,她也还好,但喜欢就喜欢,你还跟我男人闹出了绯闻,这就不能接受了。

    她心里偏向郁知意,对这位关系也并不怎么样的我来小姑子,实在喜欢不起来。

    虽然她自己并不知道上次的事情,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但人心有偏,她为好友感到膈应,连带着白皓宇都因此被她冷落了两天。

    但白皓宇见到白心,脸色却沉了一下,白心手肘捅了捅他的肚子,眼神示意,“她来做什么?”

    白皓宇耸肩,他自己也不知道,谭晓轻哼了一声,“来就来,还穿着跟知意一样,什么意思啊?”

    确实是撞衫了,差不多的衣服,就颜色有些不太一样而已。

    今天郁知意穿了一件上衣白色,下身是深蓝色的高腰大摆裙,颇有古典风韵,很符合她相对娴静的气质,穿在身上,尽显高贵,霍纪寒还为此,与她穿了一样的配色衣服,而刚刚进场的白心,则上半身则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下半身,是一件和郁知意一样款式,不一样颜色的高腰大摆裙。

    郁知意是深蓝色的,她则是橙色的。

    郁知意看着,和谭晓对视一眼,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巧了吧。”

    谭晓耸耸肩,撇嘴。

    时装秀很快就开始了,郁知意和谭晓也不再闲聊,目光都专注地放在了t台上。

    白心则坐在郁知意同侧的不远处,目光只是往郁知意和霍纪寒这边扫了一眼,觉察到有镜头对向自己,便露出了大方的笑容。

    一场秀足足进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个品牌,这一极出来的新款,都很有风格。

    不过,这不是郁知意的风格,郁知意只能欣赏,但却不会真的买来穿在身上。

    作为品牌的代言人,祝艺是压轴出场的。

    别看她平时在片场古灵精怪的样子,但在t台上却气场全开,穿在身上的每一套服装,都被她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底下的摄像头,长枪短炮对准了t台上的人,即便最后走秀结束了,现场仍旧意犹未尽,也随着t台展示的结束,底下开始热闹起来,讨论颇多。

    t台展示结束之后,祝艺还要配合摄影师做一些拍摄,郁知意在场外看她结束了,才对霍纪寒说,“我去后台看看祝艺,几分钟之后就出来,你自己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霍纪寒点头,“嗯,别太久。”

    郁知意笑着点头,“祝艺也忙的,十分钟左右我就出来了,然后我们去把爱斯基接回来,你答应过我的,不能反悔。”

    霍纪寒轻叹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妥协感到后悔,现在能不能让赵宇带爱斯基立刻飞去非洲?

    “好……”霍纪寒叹气。

    郁知意失笑。

    现场大家都在热烈地讨论交流,霍纪寒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什么人的阳台,阳台的门口对着内场,只旁边有一个盆栽挡住了,而外边已经霓虹闪烁,“我在那里等你。”

    郁知意看了一眼,“好……”

    可惜,还没有进入后台,她就在半途被白心截住了,“郁小姐。”

    后台通道门口,白心忽然从旁边出来,微微一笑,依旧端庄大方,叫住了郁知意。

    虽然今晚的看点是这场时装秀,但鉴于前段时间,霍纪寒和白心被拍到了同框出现还因此闹出了绯闻,所以,依旧有媒体注意着郁知意和白心,尤其今天,两人的穿着,还那么意外的撞上了款式,都穿出了各自的风格,一时难分高下。而若再加上前段时间的事情,联系起来,便充满了意味。

    不少媒体的目光,早就放在两人的身上,都想知道,就等着两人站在一起,如今等到了机会,早就有人暗暗举起相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

    郁知意转回头的瞬间,白心已经走上来,和她只有一步之遥。

    郁知意微微颔首,“白小姐。”

    白心看了一眼现场注意着他们的媒体,看向旁边的一处休闲区,“借一步说话?”

    她表现得友好而大方,好像两人是认识许久的好朋友一样。

    郁知意深看了一眼对方,而后与白心一起朝旁边的休息区过去。

    休息区的外面便是夜景,外边的媒体,就算想要知道两人在干嘛,也不敢这样贸然过去拍摄。

    没有了别人的视线之后,郁知意瞥了看了一眼休息区上转动的摄像头,问,“白小姐有事请直说。”

    白心笑了笑,双手交叉在前,对郁知意说:“一直没能和你见面。”

    郁知意沉默地看着对方,白心依旧笑得大方,看起来坦然无比:“想跟你说一句抱歉,为了上次在媒体面前和霍总闹出的那一段绯闻,没想到因为一件衣服发生了这种乌龙事件,当时我只是和霍总站在一起,说一点商务上的事情,没有别的意思,希望你别多想。”

    这都隔了差不多半个月了,还来说这件事?

    白心说着,视线始终放在郁知意的脸上,发现郁知意神色淡淡,堪称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显得自己的这番话,有些多余。

    但她还是想说,目光也依旧放在郁知意的身上。

    郁知意看了一眼对方,“白小姐想多了,他是我丈夫,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这个抱歉,没有必要。”

    “我以为你会生气。”白心说,“要是对你们造成什么困扰,我恐怕就要成为罪人了。”

    郁知意扯了扯唇角,“他没有犯什么错,我没什么需要生气的,何况,就算有什么,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这句话不算平静,白心听出来了,她再次说:“我跟霍总之间真的没什么,以前有接触也是商务上的接触,霍总是一个充满人格魅力的人,虽然我很欣赏霍总,但他从未逾规半分,郁小姐,你很幸运。”

    郁知意沉默地看着白心,而后轻轻笑了一下。

    她要是不知道白心是什么意思,她就蠢到家了。

    “你笑什么。”白心脸色微顿,“我说一句,我欣赏霍总,你也不会不开心?”

    “没什么,我先生如何,不需要白小姐告诉我,你欣赏他又如何,他好,自然值得人欣赏。”郁知意顿了顿,而后下巴微扬,看着白心说,“欣赏又如何呢,他是我的男人。”

    白心脸色稍顿。

    郁知意笑了笑,说,“上流社会的名媛,不会在别人的妻子面前说欣赏对方的丈夫这种话,白小姐让我开了一次眼界。”郁知意笑了笑,客气而礼貌地对对方点了一下头,“我还有事,失陪了。”

    白心脸色微变,看着郁知意离开的背影,心中一股羞恼。

    呵!是她太控制不住自己了。

    在郁知意面前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白心站在原地,神色有那么一瞬的僵硬,但也只是一瞬便恢复了,如同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郁知意进了后台,便被祝艺拉过去了,“刚才见到你跟白心在一起。”

    郁知意点了点头,没把这个没有必要的见面放在心上,打量了一下祝艺说,“今晚的时装秀很不错。”

    祝艺心花怒放:“谢谢。”

    郁知意去了后台,霍纪寒只能独自一人呆着。

    里面的闹闹嚷嚷不属于他,自己独处一隅,等郁知意回来找他。

    不过,总有一些没有眼力见的人,看不清自己的形势,非要找上这位手掌帝京顶级娱乐公司的大佬。

    霍纪寒就站在这里没两分钟,一股香水的味道,便顺着空气飘入了他的鼻尖。

    “原来霍少在这里,外面的人,都在想,霍少今晚明明出现了,怎么眨眼间就不见了,原来是来这里透风来了。”

    女人清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霍纪寒闻声偏了一下头。

    今晚出席这个时装秀的,有艺人、有模特,其中一些人,与其说出席时装秀为了看秀,还不如说,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些心思,妄想寻找什么机会。

    尤其,霍纪寒还是新明的老总,虽然外界都传他和郁知意夫妻恩爱,但还是有人想大着胆子,想要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获得机会,或者过于自信自己对于男人的吸引力。

    女人掩唇笑了一声,刚要抬步进入阳台,一道低沉阴鸷的声音,就进入了她的耳朵,“滚。”

    霍纪寒声音不大,但这一声出来,却让原本笑容妩媚的女人生生止住了脚步。

    她神色尴尬地把脚收回去,却见霍纪寒一个人安静地站在那里,也没有回头的意思。

    女人抚了抚耳边的长发,唇角扬起一抹笑意,对自己的身材和容貌有着绝对的自信,轻轻笑了一声,只这一笑,若是一般的男人听来,只怕也会侧面看一眼。

    她以为霍纪寒还没有见到自己,所以这这般无情拒绝,正要再试探一次想要进去,霍少……“

    霍纪寒忽然转回头,看了一眼对方,“你想死?”

    那冷漠阴沉的眼眸,哪里有半分面对郁知意时的温柔,看得女人脸色瞬间苍白,这轻声的一问如同铁钳一样,扼住她的喉咙。

    不等那女人反应过来,霍纪寒薄唇吐出两个字,“出去!”

    女人如获大赦,脸色不安地往后退,神色尴尬地出了阳台。

    白心站在后边看了几秒钟,女人退出来的时候,转头刚好碰上了白心轻蔑的眼神,顿觉丢脸,快速地离开了。

    霍纪寒抬眼,也刚好看到了白心,不过他没什么表情,又转头回去,继续看夜色,等郁知意。

    好似刚才看白心的那一眼,是对着空气一样。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霍纪寒无视了,过去的很多个时候,也在郁知意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她便只处于被霍纪寒无视的境地之中。

    即便觉得已经习惯了,白心每次还是感到难堪。

    她从来心高气傲,只在霍纪寒的面前变得卑微,卑微到不择手段,连自己都厌恶的地步。

    白心容色稍整,而后大方地走了上去,“霍总。”

    “出去!”

    和对待刚才的那个女人一样的声音,任何场面,霍家二少从来不考虑,给任何人留过脸面。

    没像那个女人一样被霍纪寒的态度吓到,白心心里就算再不快,但脸上依旧是大方得体的微笑,“刚才我在后台那边见到郁小姐了。”

    提及郁知意,霍纪寒果然回头看了一眼白心,神色不善。

    白心内心微有起伏,这可能是这么久以来,她跟霍纪寒说话的时候,对方做出一点可以称之为反应的反应。

    她觉得有些讽刺,她想要和霍纪寒说话,竟然也只能借助郁知意这个名字。

    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哪怕是在这种场合,像智商都下降了一样,忘了名媛淑女的礼仪,就想过来,跟霍纪寒说说话。

    白心微笑道,“你别多想了,我跟郁小姐说的,是上次的那个绯闻,觉得有必要跟她道个歉,希望没有让你们困扰,衣服的事情只是意外,希望她别多想,不过她好像并不太介意。”白心兀自笑了笑,开玩笑一样说:“希望上次的事情,没有让我给霍总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白家处理的时机晚了一些,这也是我处理不当造成,希望以后我们两家还能友好合作。”

    她尽量表现得落落大方,好像根本不存在任何心思一样,但一双眼,却直直盯着霍纪寒,期望从中找到一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可惜,并没有。

    那件事本来就没什么,半月之前的事情了,没有重提的必要。

    可白心偏要说。

    霍纪寒听到她说起主动去和知知说这件事,脸色便沉了下来,道:“别出现在我和知知的面前,最好。”

    白心一向心高气傲,就算曾经被霍纪寒无视过许多次,也没有想今天晚上这句话那么打击她的自尊心。

    维持着最后一点体面,她直直看着霍纪寒的双眼,问:“霍总就这么厌恶我?”

    霍纪寒嗤了一声,眼角划过一抹不屑,好像在说,“厌恶?我连把你放在眼里都没有过,更别谈什么情绪了”,压根就没有将“商场上留人三分面子,绝不轻易得罪人”这种金科玉律放在眼里。

    白心看见了,脸火辣辣的烧。

    这种感觉,就像她低声下气,放下所有尊严,问对方一句,你喜不喜欢我,但是却换来对方的无视和冷漠,甚至哂笑一样。

    从小到大,她是被捧着长大的,何曾对人这样低声下气过,可霍纪寒却屡屡不顾场合地不给她留一点面子。

    白心沉着脸,没做声,在隐忍情绪。

    难得的清净之地总是被人打扰,还不如去后台找知知,希望知知也别因为这女人又重提这件事而心情不好。

    而且,他记得,知知不喜欢这个女人,还吃过她的醋。

    霍纪寒没理会对方,才刚刚走出了阳台,眼角却瞥见一个拿着相机的记者,举着摄像头对准了他和白心。

    霍纪寒一个眼神扫过去,举着摄像头的男生脸色一白,手里的相机,慢慢放了下来。

    白心看见了,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也从阳台走出来,彻底出现在了霍纪寒的身边和摄像机的镜头之中,看着那位记者,笑了笑,“偷拍什么,又想造点什么花边新闻,郁小姐今晚可是在现场呢。”

    她一句话,吸引了周边不少人的目光。

    那名记者满面通红,“霍少,白小姐,抱歉。”

    恰好这个时候,郁知意从后台走出来,一出来便瞧见了这一幕。

    霍纪寒看见他,脸色突变,立刻走过去,但他现在从阳台出来,刚好隔壁就是一个供应饮料的出口,他急着去郁知意的身边,刚好有侍者拿着饮料出来。

    白心眉心一动,拉住霍纪寒的胳膊,“小心!”

    拿着饮料的侍者也因为这突然的一声,而顿住了脚步,和霍纪寒隔着一步的距离,撞不上他。

    霍纪寒脸色一变,胳膊一动,一把甩开白心的手,向郁知意走去,抓着郁知意的手,神色紧张地看着她,“知知。”

    不顾众目睽睽,霍纪寒眼神不安,“我跟那个女人什么事也没有,你别生气。”

    郁知意只是刚好出来,碰上了这么奇怪的一幕,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心见此,走过来,说,“郁小姐,你别误会,我刚才只是和霍总在说话而已。”

    “你闭嘴!”霍纪寒不快地看了一眼白心,神色里是毫不掩饰的戾气,而后伸手抱住郁知意,“知知,你别生气。”

    现场的人为了这突然的一幕,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手上拿着相机的人,全部对准了霍纪寒和郁知意,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霍二少还是非常狂拽,狠厉的双眸一扫过去,那些举着相机的人,都纷纷放下手里,食指都已经放在了快门上,却不敢按下去。

    时装秀的主办方听到外面的动静,也从后面走了出来。

    这霍纪寒这么对待,白心的脸上,终于挂不住。

    他们三人,现在似乎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放在他们的身上,但霍纪寒和郁知意这样,她看起来,反倒像一个小丑一样。

    难堪,却又无路可退。

    她自诩聪明,却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陷入这样的境地,如同脱光了被人围观一样。

    白心脸上红白交加,却迈不动一寸脚步。

    郁知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本能的相信霍纪寒,肯定是有人看到白心跟他站在一起,而她又不在霍纪寒的身边,加上半个月前的那个乌龙事件,又想搞出点什么新闻出来?

    顾不得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下因为霍纪寒的紧张,心里觉得好笑的同时,又泛着一些感动,拉着霍纪寒的手说:“没事,我知道,你不用解释。”

    霍纪寒这才放开郁知意,但依旧执着地盯着她看,当着许多人的面,低头,对郁知意说,“霍氏跟她没有生意可谈,我刚才只跟她说了两句话,我不是故意让她碰到我。”

    霍纪寒每说一句,白心的难堪和屈辱就多一分。

    只跟她说了两句话,叫她走开和别出现在他们夫妻面前么?

    而原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此刻也终于明白了,白氏千金和霍家少爷站在一起,被人拍到了,霍纪寒这是在跟郁知意表忠心。

    呵!

    想不到,曾经那个人人惧怕不敢惹的霍家二少,远在在郁知意的面前,竟然是这般忠犬的模样。

    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现场的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郁知意深看了一眼脸色青白交加的白心,而后对霍纪寒说,“我当然知道,你别紧张,现在结束了,我们回去吧,等下还要去接爱斯基。”

    霍纪寒看了看郁知意,确定她没有不高兴,而后点头,“嗯,我们现在就走。”

    说罢,连看一眼白心都不看,好像不远处站着的这个人,是空气一般,牵着郁知意的手要离开。

    现场的人,就这么目送着霍纪寒和郁知意离开了。

    但是,在门口,霍纪寒却顿住了脚步,而后将身上西服外套快速脱了下来,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

    那是被白心碰到的衣服。

    众人倒吸了一口气,却愣是没有让喉中的那一声惊呼发出来。

    唯有白心看着这一幕,闭了闭眼,遮住眼底的阴霾。

    呵!今晚,她只怕要成为最大的笑柄了。

    霍纪寒,你就这么无情,这般践踏我?

    ------题外话------

    下个月有个推荐,编辑说要多更,可能后面更新会少一点,但不低于五千,我要存稿啦!

    啊啊啊啊啊——我感觉我也存不到稿子啊怎么办!我完了!现在二十四号了!明天就二十五号了!我的天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校花的贴身高手〕〔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九星毒奶〕〔万古神帝〕〔回到地球当神棍〕〔道祖,我来自地球〕〔独步剑武〕〔大国芯工〕〔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