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我是末世唯一的男〕〔洪荒之鲲鹏绝不让〕〔不走剧情就要死〕〔电影世界体验卡〕〔我又被校草搭讪了〕〔乔屠夫的女儿想当〕〔我成了全城大佬的〕〔白手当家〕〔斗罗之终焉龙神〕〔重生农耕时代〕〔我竟然成了圣僧〕〔万界次元交流议会〕〔神宠全球降临〕〔我真的只是想打铁〕〔满级大佬每天都在〕〔我有百倍升级速度〕〔山村小神农〕〔嫁给黑心王爷做药〕〔随身带个修仙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192 赵宇:我太难了!
    霍纪寒和郁知意离开了,事件的主要人物,只剩下白心在场。

    白心脸色沉了一瞬,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高傲地扬起了下巴,也离开了现场,只是门口的垃圾桶里的那件西服,还是刺了她的眼。

    谭晓全程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早已不讶异于霍纪寒对待知意的态度,但看到这一幕,还是莫名觉得爽。

    对于任何女人而言,敢觊觎自己的丈夫的女人,就应该杀无赦。

    知意这招完全无视了对方的招式,一股笃定不论你如何作妖,都没用的态度,简直无招胜有招。

    尤其是对待白心这样心高气傲的人。

    瞥了一眼身旁的白皓宇,谭晓问,“那个,她不会怎么样吧?”

    白皓宇嗤了一声,“还能怎么样,从小到大,她就那样,今天就算丢脸到家了,明天依旧高傲地站在被人的面前,众生皆尘土,就她最高贵。”

    谭晓吐了吐舌头,睨了一眼白皓宇说,“那可是你一母同胞的妹妹,还真没有点同情心。”

    说着这样的话,但实际上她眼里可没有任何真诚的意思,就差吧幸灾乐祸放在脸上了。

    白皓宇道,“也该挫一挫她的锐气。”

    谭晓耸了耸肩,却问白皓宇,“那你说,霍纪寒说只跟她说了两句话,是什么话把她脸色变成那样。”

    白皓宇道,“让她滚护或者别碍眼之类的。”

    “你怎么知道?”

    “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说。”男人无情起来,实际上杀伤力才是最大的,尤其是对喜欢她的女人而言,一句话,就能让对方彻底怀疑自我和人生,对于不喜欢却总是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人,也只会觉得烦。

    谭晓拍手,很满意地看了一眼男友:“求生欲很强啊,这个回答,可以给你九十九分了。”

    白皓宇笑了,“还有一分呢。”

    “我留着,怕你骄傲。”

    白皓宇失笑。

    谭晓撇撇嘴,说,“以后我们结婚了,我可不要跟她住在一起。”

    “肯开口嫁给我了?”白皓宇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

    谭晓一愣,“走开!不嫁!”而后下巴一扬,转身走了。

    “不嫁也得嫁,以后我们自己住,跟她住我还怕你被教坏了。”白皓宇跟上去,贱兮兮地说。

    回去的车上,霍纪寒依旧抓着郁知意的手,脸色凝肃。

    但他在郁知意面前露出如此凝肃的脸色,要么是坚决地不同意郁知意的什么想法,要么实际上是在不安。

    他还在跟郁知意解释今晚的事情,“知知,你生气了么?”

    郁知意摇头。

    霍纪寒不管,依旧拉着郁知意的手不不放,继续解释:“我在阳台等你,你没有来,那个女人来了,我叫她走开,她说她去找你了,我就听她说了几句话,她说她跟你道歉,我让她以后不要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后来我就出来找你,发现有人在偷拍,后来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就这样?”

    郁知意倒不是怀疑霍纪寒什么,只是霍纪寒跟她说这个,她还是为霍纪寒的那两句话感到……嗯,心里因为白心找上自己的那点不舒服而烟消云散了。

    霍纪寒点头,“嗯。”

    郁知意笑了,再问了一次:“你让她走和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霍纪寒再次点头。

    郁知意不知道该说什么,白心那么高傲,霍纪寒的这两句话,大概像刀子一样,刺在她身上了,她想,白心就算跟霍纪寒说了什么,哪怕话里有话,也断然不会说出什么什么过分直白的话,但霍纪寒的这两句话,却已经足够绝情了。

    不过,咳!她怎么有点开心呢。

    “我没有生气,我生那些气做什么?”郁知意笑道,“我知道,你跟她没什么。”

    “嗯,我只喜欢你,只爱你一个人。”霍纪寒看着郁知意的双眸,认真地说。

    “我知道。”郁知意抱了抱霍纪寒的腰,“以后,她再怎么的,我们无视就好了。”

    她可不希望白心每次出现,都闹出什么幺蛾子,分散霍纪寒的注意力。

    “知知,你不吃醋么?”好一会儿之后,霍纪寒才皱眉问郁知意。

    “吃醋?”郁知意不解地看着霍纪寒。

    “有人对我图谋不轨,你不吃醋么?”霍纪寒再次确认了一遍。

    郁知意笑了,很好,还知道有人对你图谋不轨。

    她看霍纪寒,“可是你不是说过只爱我一个人么?”

    霍纪寒:“……”

    “不是么?”郁知意问。

    霍纪寒点头,“嗯。”再次确认,“只爱你一个人,只对你忠诚。”

    “所以,你是我的,就算有人对你图谋不轨,你也只能是我的。”郁知意坚定的说。

    霍纪寒就喜欢听郁知意说这种话,当下眉眼都笑开了,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瓣,“嗯,我是你的。”

    身体已经恢复了,重新做回了司机的高远,默默地把前后座的隔板升了起来。

    *

    两人说好了要去把爱斯基接回来,这事儿霍纪寒并没有含糊。

    对于老板亲自来自己的家里接走爱狗,赵宇也表示求之不得。

    不然爱斯基呆在他家里一天,他老婆的注意力就不放在自己身上一天,平时工作够忙的了,跟老婆在一起的时间都没有多少,二少上班的时候压榨他就算了,下班了他的狗竟然还这样压榨他!

    太难了!

    这世上如果有什么最佳特助奖,他肯定蝉联冠军。

    在他看来,二少这种因为老婆回来了,不希望家里的宠物黏自己老婆而送出去养的沙雕行为,根本就行不通,难道郁小姐会不知道么,郁小姐不会自己来带回去么?

    呵!幼稚的男人!连狗的醋都吃,他就静静地等以后郁小姐生了孩子,二少能把小孩扔到哪里去。

    赵宇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心里翻天覆地地吐槽就是不提醒二少郁小姐知道了肯定会接回爱斯基一句,果然等到了郁小姐来接走了爱斯基。

    爱斯基一见到郁知意,就像孩子见到了就不见面的母亲似的,撒腿就朝着郁知意跑过去。

    太久没有见到郁知意了,现在一见到人,就兴奋得不行。

    一只差不多有郁知意大半个人高的大狗子站起来,两只前腿搭在郁知意的腰间,一副求抱抱的姿势。

    又萌又可爱。

    郁知意失笑,撸了一把狗头,双手架着爱斯基的两只前爪:“爱斯基,才一个月不见,你怎么好像变重了。”

    爱斯基听不懂人话,但能感受到人的情绪,尤其是郁知意的情绪,兴奋得对着郁知意叫,狗头一个劲地往郁知意的怀里钻。

    郁知意哭笑不得。

    好可爱,太久不见狗儿子的老母亲想亲一口!

    可惜,还没有付诸行动,霍纪寒走上来,一把拉走郁知意,一边指着爱斯基,“去车上!”

    不容置疑的口气。

    爱斯基不敢在霍纪寒的面前造次,看到霍纪寒就变成了怂狗,委屈地汪了一声,蹲在郁知意的面前,可怜巴巴的。

    郁知意看得心软极了,恨不得立刻抱住爱斯基。

    霍纪寒揽着郁知意,不让爱斯基再有机会抱她,指了指外面的车,继续不容置疑:“去,不许抱我老婆!”

    爱斯基:“汪!”

    郁知意哭笑不得,弯腰点了点爱斯基的头,“好了,去吧,回去给你吃冰淇淋。”

    爱斯基欢快地汪了一声,朝着车子跑过去了。

    赵宇在旁边看着一脸一言难尽。

    他老婆苏女士则一双星星眼地看着霍纪寒和郁知意。

    啊!这该死的占有欲啊,这种男人简直让人无法拒绝!

    啊!还有我女神怎么这么好看!不行要死了!

    郁知意客气地对赵宇夫妇说,“谢谢你们照顾爱斯基这么久,其实它有点捣蛋。”

    “不客气不客气。”苏女士受宠若惊,克制住激动的心情看着郁知意,“郁小姐,我也是你的粉丝,帮你照顾爱斯基,我又高兴又乐意,照顾多久都没有问题。”

    关于赵宇的老婆是自己的粉丝,这事儿赵宇曾经跟她提及过,郁知意了然失笑,“谢谢。”

    苏女士颤颤惊惊地把手伸出来,“女神!可以握一下手么!”

    说完,又一脸紧张地看了一下霍纪寒,生怕自己得到和爱斯基一样的待遇。

    郁知意失笑了,“当然可以,还需要合影么?”

    苏女士简直兴奋得好哭了,“太可以了,我要哭了!”

    一旁的赵宇看着,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好像有点吃老板娘的醋。

    最后,郁知意和苏女士合影了之后,再次道谢了,才和霍纪寒一道离开,苏女士表示,以后有任何需要的地方,都可以把爱斯基送到她这里来,她绝对把爱斯基照顾得妥帖完美,白白胖胖。

    郁知意再次表示了谢意。

    看着郁知意和霍纪寒离开了,苏女士还捧着自己的手机放在心口,那里有她和郁知意的合照,而且不止一张,仍旧一脸花痴地看着郁知意和霍纪寒离开的方向,“他们真的好般配啊,我的天!这对cp我可以嗑一万年,小霍总的占有欲好强,完美老公人设,我的妈呀!”

    赵宇:“……”他可以因为吃醋接下来一周怠工么?

    “我要去把照片洗出来,放在我们床头柜!”苏女士一脸兴奋。

    “不行!”赵宇果断拒绝,“那里放我了我们的结婚照。”

    “结婚照收走,我放女神的照片!”

    “你要是敢把结婚照收走,我就辞职!”

    苏女士一脸幽怨地看着老公,“你辞职了以后我就磕不了cp了!你不爱我!”

    赵宇微笑,“乖……我爱你胜过爱生命。”

    “情话都是别人的名言警句,一点都不上心!”

    赵宇:“……”

    爱斯基突然走了,家里还有他的狗窝,狗却不见了,苏女士有点失落,“老公我有点想爱斯基了。”

    赵宇拍了拍老婆的后背:“爱斯基走了,你现在该想我。”

    “你天天在我面前,我想你干嘛!”苏女士一脸不高兴,转身进了房间。

    赵宇追上去:“你这么喜欢小动物,要不我们生个孩子玩玩?”

    “不要!据说生了孩子,男人就会移情别恋,把原本对老婆的爱转移到孩子身上!”苏女士拒绝。

    赵宇:“……”

    “老公要不我们也养条狗吧?像爱斯基一样好玩的。”

    “不要!”赵宇果断拒绝。

    “为什么?”

    赵宇心说,有了狗你就不爱我了!

    但表面上却一本正经地说,“你有了自己的狗,万一以后二少再把爱斯基拿过来,你就照顾得没那么精致了是不是?”

    苏女士考虑了一下,而后认可地点头,“你说得对。”

    赵宇一脸坏笑,将人抱起来:“所以我们还是生孩子吧老婆!”

    “啊啊啊!赵小狗你这个流氓!”

    话说斯基斯上车之后,原本坐在后座,霍纪寒带着郁知意上来之后,就把他赶到副驾驶上去了。

    他原本想把爱斯基扔进后备箱的,可惜知知不允许。

    他一路上看爱斯基都不太顺眼,今天,他很需要知知的安慰,这狗崽子回来之后肯定没有好事!

    所以,两人回到家之后,霍纪寒一把将爱斯基放进了楼下的客房,然后抱着郁知意上楼了。

    *

    时装秀上发生的事情,晚上并没有什么报道。

    出席的媒体,都是邀请的关系比较好的媒体,再加上,现场已经可见的霍纪寒的怒气,哪里还敢有人再发出什么相关的内容,就连那些原本想要借着时装秀的名头,在郁知意和白心的穿着上做文章的媒体,最后也只得偃旗息鼓。

    霍家,谁都得罪不起。

    不过今晚上的好戏,还是赚足了眼球,没人知道霍纪寒对白氏千金说了什么,但是倘若再有人提及这些事情,恐怕白心这位帝京名媛,也要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了。

    连碰了一下霍纪寒的衣袖,霍纪寒便厌恶得不顾面子,当场将她碰过的衣服扔进了垃圾桶,一个男人,是有多么厌恶一个女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啧啧啧,说霍纪寒冷血无情,也不不过如此了。

    这位不仅得罪不起,不近人情,更是把自个老婆爱得令人发指。

    连白心这样的女人他都看不上,一心一意对郁知意好,甚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众目睽睽之下不顾面子在老婆面前将自己放低若此。

    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有谁敢惹郁知意,敢对霍纪寒生出别的什么心思。

    相比在时装秀的现场表现出来的,即便丢脸到家也依旧维持镇定和高傲的体面,上了车之后,白心的脸色便彻底阴沉了下来。

    白皓宇晚上没有回去,当晚是跟谭晓一起在他自己的别墅度过的,到了第二天晚上,他才回家。

    果不其然,就算回去了,看到白心,对方也依旧是一张臭乎乎的脸。

    他轻嗤了一声,提醒白心说,“少惹霍纪寒,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别人或许不确定,但是白皓宇昨晚可看见了,看到郁知意出来,她拉着霍纪寒的手臂的那一下,显然就是故意的。

    所以说啊,再聪明的女人在爱情面前,也有智商低下的时候。

    昨晚若不是郁知意在现场,霍纪寒急着找郁知意,白心的结局,远不是难堪这么简单而已。

    “不关你的事。”白心站起来,冷眼看了一眼白皓宇,“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呵?怎么处理,惦记别人的男人么?”白皓宇毫不留情地冷声讽刺,“别忘了,你可是帝京名媛,白氏千金。”

    从小到大,被上流社会的那些条条框框养大的女孩,高傲得看谁都是俗不可耐的凡夫俗子一样。

    白皓宇的一句话,又让白心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郁知意对她说的那句话——上流社会的名媛,不会在别人的妻子面前说欣赏对方的丈夫这种话。

    说这句话的郁知意,是怎么样的?

    平静、冷淡,高高在上,即便平视着她,也有一种站在高处,将她踩低在尘埃里的高贵。

    好似,一眼就看穿了她所有的心思。

    将她的难堪和内心深处的那点心思,扯出来,放在别人的视线之中。

    “不用你管!”白心冷冷地看了一眼白皓宇,拿着包,起身出门了。

    白皓宇摇了摇头,像看一个智障一样看着白心离开的背影。

    *

    时间眨眼到了六月四号。

    欧阳萍研究生复试的时间就在今天。

    郁知意已经做好了准备,当天上午,回学校参加面试。

    是面向全国的招生,但是经过第一轮筛选之后,有资格面试的人数,其实还不到100人。

    当然,这也能理解,许多戏剧专业的学生,早早就已经把目光放向了市场,甚至忙于拍戏,没有多少人愿意将时间浪费在深造上。

    想要深造的人,目标也不仅仅是做演员这么简单。

    所以最后筛选出来的,也并没有多少人。

    传大的学生,能进入面试的,除了郁知意之外,还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两人原先都是戏剧学院的学生,据说在理论方面的成就,也是公认的。

    霍纪寒亲自陪着郁知意回学校参加面试,五人一组的面试,要候考的时候,才会抽签决定跟谁一起面试。

    郁知意没有任何紧张的心理,但却觉得霍纪寒跟自己来考试,会有些无聊,“我候考加上考试,可能至少要两个小时的时间呢,也有可能更久,你怎么办?”

    霍纪寒:“我在外面等你。”

    “两个小时。”

    霍纪寒:“没关系,我可以。”

    郁知意定定地看了对方几秒,败下阵来,“好吧。”

    再次跟霍纪寒确认了一遍之后,郁知意便进入研究生教学楼。

    霍纪寒则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着,从郁知意的身影消失在教学楼开始,抬手看了一下手表。

    嗯,等两个小时,希望知知两个小时之后可以出来。

    现在正是毕业季,学校里成群结队,拍摄毕业照的学生很多,很是热闹。

    还有不时从别的地方传来的笑闹的声音,这所学校,女生偏多,女孩清越的笑声惹得过路的男生都忍不住看过去,但依旧没有引起霍纪寒一丝一毫的注意力。

    他视线低垂,放在研究生教学楼的门口,等郁知意出来。

    郁知意是掐着点来的。

    研究生面试的人数不多,两天之内就可以结束。

    她是第一批面试的人,进入候考教室之后,里边已经坐了不少学生,对于郁知意而言,基本都是陌生的面孔,但是也不算完全陌生,曾经外出巡演,与当地一些高校接洽的时候,也会和他们见面。

    但也只是几个而已。

    谈不上什么交情,也算是一面之缘。

    见面自后,各自轻轻颔首。

    这些人看到她进来,一些人也不由得露出了讶异的神色,郁知意如今已经大火大热,在屏幕上发展得这么好,竟然也要来报名欧阳萍的研究生?

    如此认知,加剧了危机感。

    候考室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郁知意进来之后,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没一会儿,便有老师带了两个箱子进来,先在教室里说跟学生们说了考试规则之后,便指了指桌上的两个箱子,说:“其中一个箱子,是分组,另一个箱子,是试题,五人一组,抽到同一个数字的人组成一个小组,根据数字上的序号进入隔壁的教室准备考试,其余的学生在这里等待,好了,现在开始吧,谁先来抽。”

    没人有上来,大家心里其实都紧张,欧阳萍只收五个学生,经过了第一轮的千里挑一之后,这个第二轮更加让人紧张。

    郁知意站在比较前面的位置,看大家都没有上去的意思,站出来,“老师,我先来吧。”

    学校的老师是认识郁知意的,当下含笑点了点头。

    郁知意上前,抽出了一张白纸,展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一个“1”的数字。

    她傻眼了。

    第一组,也是第一个上场的人了。

    她有些无奈,不过想想也好,不然霍纪寒在外面等得太久了,也不好。

    其他人看到她抽中了一个“1”的数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在心中暗自庆幸,希望能和郁知意抽到一个小组的,郁知意是本校的学生,对欧阳萍肯定比他们还要了解,而她都被封“视后”了,实力强得很,就算是抱大腿,也总比跟别的人在一起组队考试更好。

    其他的人,也陆陆续续上来开始抽签。

    最后,和郁知意组队的是两外三个男生和一个女生。

    都是外校外地的学生。

    五个人自动站在了一起。

    “第一小组的同学派一个人上来抽题。”

    其余四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郁知意,“郁知意,你去吧。”

    郁知意无奈上前,从箱子里抽出了一张被折叠得方方正正的纸条。

    老师将箱子收起开,“第一小组的同学请跟我过来,其余同学在这里等待。”

    将郁知意等人带进备考教室之后,大家才看到了白纸上的题目。

    这一看,大家又傻眼了。

    因为一张白纸展开,足足有4a纸这么大,但是,上面却只有两个小小的字——敬畏。

    这就是他们的面试题目,要按照这个词,做一个长于十五分钟短于三十分钟的剧目,剧本和人员安排都要在一个小时之内完成。

    而且还有不落俗套,主题表达明确,立意深刻,否则得分也不会高。

    带他们进来的老师说,“现在你们准备一下,需要的纸张和笔,教室里已经准备,一个小时之后,进入面试环节。”

    说完,老师就出去了,只留下教室里的五个并不熟悉的人,面面相觑。

    大家都有点着急。

    “这个题目,真的老掉牙了,能创新么?”

    “怎么安排?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剧情设计还有台词也需要花费时间。”

    ……

    而郁知意的目光,却放在了教室里挂着的一幅字画上。

    上面,也写了“敬畏”两个字,挥毫泼墨的毛笔字写得行云流水一般,而落款,正是欧阳萍。

    *

    两个小时之后,郁知意走出研究生考试大楼,跟着她出来的,还有五位同组的组员。

    霍纪寒还像两个小时之前那样,坐在外面的石椅上,看到郁知意出来了,便立刻站起来走过去,“知知。”

    郁知意笑了笑,和另外五个人道别,而后便走向了霍纪寒,“我结束了,我们走吧。”

    霍纪寒打量着她。

    郁知意主动说,“我也不知道我考得怎么样,不过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做到让我自己满意。”

    “什么时候出录取名单。”

    “月末。”郁知意笑道,“那时候,盛世大概已经杀青了,我也回来,要举办毕业典礼了。”

    “嗯。”霍纪寒点头,唇角扬起一抹笑意:“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回来。”

    她说着,目光扫向校园里其余的方向,轻轻感叹了一句:“就要毕业了啊。”

    四年间,眨眼就过去了。

    当初她来到帝京,只身一人,处处不安。

    后来,认识了一些朋友。

    也失去了一些朋友。

    经历了不少事情,无常变幻,回想一片唏嘘。

    但幸好,有一个叫做霍纪寒的人,一直,都在她的身边,即便所有人最后也许都会分离,走上自己的路。

    但她和霍纪寒,不会离开彼此。

    “你参加过毕业典礼么?”郁知意问。

    霍纪寒摇头,“没有。”

    他是霍家子,霍氏的继承人,还因为特殊的经历,没有经历过校园生活,更加没有什么所谓的毕业典礼。

    郁知意笑了,“到时候我们一起拍毕业照吧。”

    霍纪寒指向学校的一处,有三三两两的情侣在拍毕业照,“像那样么?”

    郁知意点头,“嗯。”

    “好……”

    青年眉眼带笑,眸光清亮恰如当时少年。

    郁知意想,她真的好喜欢霍纪寒啊。

    ------题外话------

    这章的收尾,哈哈哈哈有种大结局的感觉啊

    嘿嘿,其实这本里,我设想的每一对cp,除了二少和知知,我觉得我最喜欢赵宇和他老婆,以及陆医生和小语这两对。不过赵宇和它老婆的着墨不多,赵宇这么多年跟在二少的身边,帮二少做了不少事情,但其实内心温柔,按说二少这么狠戾冷酷了,赵宇应该也随主的,不过嘛这样的话,二少的生活也太无趣了,我想想都心疼他,于是,就让他身边的人,都很温暖吧。

    这种笑笑闹闹过日子的感觉,很有温度啊!啊!下本想写一个这样的男主角又傲娇又接地气有点小腹黑还聪明巴拉巴拉巴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大梦主〕〔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饲养全人类〕〔大周仙吏〕〔黎明之剑〕〔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三寸人间〕〔玩家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