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策长安〕〔明帝国的崛起〕〔女战神的黑包群〕〔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皇叔,王妃又翻墙〕〔皇叔心尖宠:王妃〕〔全能女婿秦浩全文〕〔天医神尊在都市〕〔陈轩邪医传承〕〔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枭皇〕〔全才奶爸〕〔女总裁的霸道佣兵〕〔回到过去变鹦鹉〕〔都市极品仙帝〕〔腹黑女人撩爱计〕〔美食供应商〕〔终极特种兵〕〔和沈先生离婚那点〕〔我能超级加倍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208 去知知上学的地方走一走(4更)
    郁知意和霍纪寒在云城大概逗留一周左右。

    在家里陪了郁奶奶两天之后,郁奶奶高兴孙女能陪着自己之余,又觉得两个年轻人总是呆在家里陪自己,实在太无趣了,便打发霍纪寒和郁知意出去玩。

    出去玩也没什么地方可去的,霍纪寒之前来过云城,郁知意也带他出去玩过,基本上能说得出来名字的地方,也都差不多玩遍了。

    被郁奶奶打发出门,两人便只好随意在大街上逛着,直到路过一所老旧的小学的门口。

    霍纪寒忽然停下了脚步,问郁知意,“知知,那是你上学的地方么?”

    他在相册里看过郁知意的照片,有一些小学的时候,学校组织的活动或者文艺表演,郁知意上台参加表演,舞台上的横幅写的就是那个小学的名字。

    郁知意笑了,点头应下,“嗯,就是这个。”

    霍纪寒忽然来了兴趣,拉着郁知意过去,“我们进去看看吧。”

    自从中学之后,郁知意几乎没有来过这里,当下也觉得有些新奇,便跟着霍纪寒进去了。

    老门卫并不知道,眼前这位是当下的知名演员郁知意。

    郁知意磨了老大爷好一会儿,说自己毕业十年了想回来看看母校,才被放进去。

    毕竟已经十年了,其实学校里有了很多的变化,树木变得高大了,原本只有三栋教学楼,现在教学楼已经翻新过,大楼的颜色,刷成了黄色的外墙,但大体的布局还是没有变化的,操场和田径场的位置,也没有什么变化。

    此时正是暑假的时候,学生还有一周多才开学,学校里静悄悄的,也没有什么人。

    郁知意挽着霍纪寒的胳膊走在校道上,指着一栋教学楼,说,“以前我的教室在这栋楼,不过现在翻新了,每层楼只有四间教学,现在变宽敞了,还多建了好几栋楼,这么多年没有回来,再回来看,感觉都不一样了。”

    过去的事情,霍纪寒当然是不知道的,但他喜欢听郁知意说这些。

    “以前的运动场还不是塑胶的,草坪也是真的草。”郁知意说着说着便笑了,“不过没有参加过一次小学生的运动会,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我觉得我没有运动细胞。”

    霍纪寒说,“那一定是因为你小时候太可爱了,让他们产生了错觉。”

    郁知意一阵脸热,瞪了一眼:“你又来了!”

    霍纪寒笑得眉目舒朗,“我说的是真的。”

    自从发现了她小时候的照片,霍纪寒已经不止一次说她小时候可爱了,并说她看起来很好吃,说着说着,又少儿不宜了。

    郁知意拒绝关于这个话题的交流,看见田径场另一边的室外运动器材,郁知意眼前一亮,拉着霍纪寒走过去,“这里!没想到,连运动场都翻修了,这个东西还没有换掉。”

    是设立在田径场外边的单双杠。

    她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忍不住和霍纪寒分享,“我小时候在这里掉过一颗牙齿。”

    霍纪寒不由得诧异,稍稍瞪大了眼睛,看着郁知意的嘴巴。

    郁知意咧嘴给霍纪寒看:“是上齿的一颗门牙,那时候年纪还小,身高都没有这条单杠高,不记得是为什么想要爬上来的,身高不够,又爬不上来,不小心摔了一跤,碰到了已经松动的门牙,然后牙齿就掉了,还被同学笑了好几天。”

    “疼么?”霍纪寒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郁知意摇头,“不记得了,不过应该不疼吧,我记得自己没有哭,就是觉得很窘迫,因为新裙子弄脏了。”郁知意说着说着就笑了,“后来好久之后,我都不敢爬上这里,后来高年级了,身高足够了,又不怎么来这里玩了。”

    她才刚刚说着,霍纪寒忽然一把掐住她的腰,将她提了起来。

    郁知意一阵失重,下意识抱住霍纪寒的脖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已被霍纪寒抱着放在了那一根矮一点的单杠上了。

    一阵新奇的体验。

    郁知意眨了眨眼,霍纪寒说,“如果我小时候认识你,我就把你抱上来,不会让你磕掉牙齿。”

    更不会让你摔下来。

    郁知意抿唇失笑,“好像,也不太可能。”

    霍纪寒稍稍皱眉。

    郁知意忍者笑,大煞风景地说,“就算我们小时候就一起长大,还和我是同一个学校的,你也比我大快四岁呢,我上一年级的时候,你已经四年级了,不会跟我一起玩。”

    霍纪寒有些不满意,“知知,你在嫌我老么?”

    “怎么会!”郁知意赶紧否认,霍纪寒二十七岁的生日还没有到呢,跟老这个词完全不粘钩好么。

    可惜,郁知意的否认已经晚了,霍二少想要借题发挥,从来都是能借的绝对不会错过。

    郁知意内心哀嚎,觉得自己哪壶不该提哪壶。

    所幸现在操场上没人。

    学校不算大,改建自后,自由活动的地方比以前要小了一些,离开了田径场之后,再往后就是篮球场了,篮球场再过去,就是一处建着葡萄架的小回廊。

    郁知意看着架上的葡萄,惊讶,“原来这个小回廊还在。”

    “这里怎么了?”霍纪寒好奇,他已经习惯了一些学校翻新之后却留下了十年前的东西的地方,承载着郁知意对于美好的校园生活的回忆。

    因为只有小学的校园,对她而言,才是美好的。

    郁知意笑道,“小时候这里也是种葡萄的,像现在这里,有一次葡萄大丰收,学校摘了下来,送给我们吃,每个班的学生都有,但是我分到了一小串超级酸的。”

    霍纪寒说,“要是我在,我就帮你摘一串最甜的。”

    试过了确认是最甜的才给知知吃。

    郁知意失笑,已经不敢再说什么煞风景的话。

    “我记得有一个同学,把他的葡萄给我吃了。”

    霍纪寒对这件事比较上心,紧紧看着郁知意,显然在在意那位同学是谁。

    郁知意早知霍纪寒的醋性,意识到自己一时失言说了什么,立刻闭口不言了。

    霍纪寒一看便知是什么人,“男同学?”

    郁知意眼神无辜,“我不记得了。”

    霍纪寒轻哼了一声,下了判词,“居心叵测。”

    郁知意哭笑不得。

    现在的葡萄架上还有葡萄,晚熟的葡萄种,八月底的天,一串一串吊下来,绿中带着点紫红色,还没有成熟。

    旁边还挂着一个木牌子,上面写着“禁止采摘。”

    霍纪寒直接无视了那块牌子,走过去两步,从葡萄架上摘了一串下来。

    郁知意惊叫了一声,还来不及阻止,霍纪寒已经拿到她的面前,神色固执地看着郁知意,“葡萄是我摘的,是我送的,不许记得那个人。”

    郁知意环视了一圈,还好没有人发现他们偷葡萄,当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想笑,“我真的不记得人了,就是记得被人送了葡萄,因为又大又黑又甜,我小时候喜欢吃葡萄嘛,才记得。”

    霍纪寒从郁知意的手里收回那串葡萄,说,“等下回去我们就去买葡萄,买最甜的最大的最黑的。”

    郁知意哭笑不得,“其实三年级的之前的学生,经常有变化,也会转校之类的,那位同学我没什么印象了,因为他后来就转学了好像,小孩的记性都不太好嘛,我哪里还记得,嗯,好像姓蒋还是什么来着?咦……想不起来了。”

    郁知意说着,还真认真回忆了起来。

    她记性不算差,但是一二年级的回忆,尤其是关于同学姓名的回忆,有些艰难。

    听到这里,霍纪寒眼眸微变,对于这个姓有些警惕,当下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指着前面的地方,“那里是哪里?”

    郁知意果然被霍纪寒转移了注意力,“再往前就是教师公寓了,不过现在应该没有什么老师住在这里了,有的话,可能也是退休的老师了。”

    正这么说着,旁边传来一声惊讶的声音,“那是……郁知意吧?”

    郁知意听到声音转回头看了一眼,便见不远处的道路上,站着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女人,手里牵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看到郁知意转过头去,先是细细打量了她好一会儿,而后便神色惊喜,“真的是知意呀。”

    郁知意很快就认出了对方,神色欣喜,“谭老师。”

    谭老师是她小学三年级之前的班主任,郁知意印象深刻,拉着霍纪寒走过去,“谭老师,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您,您还住在这里么?”

    谭老师也欣喜,“可不是呢,我刚刚还以为是我看错了,要不是你现在是大明星了,我天天能在电视上看到你,还差点认不出来呢。”

    郁知意笑道:“其实我和小时候没有太大变化吧,谭老师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年轻,”

    “哪有人十年不变的,老师老了,倒是你们一个个都长大了。”谭老师看向郁知意身边的霍纪寒,而后目光停留在了霍纪寒手里的还拿着的那一串葡萄上,开玩笑道:“学校规定,乱摘花果,可是要写检讨书的。”

    郁知意抿唇失笑,第一次回学校,第一次偷摘,还被老师人赃并获。

    “我都毕业了您还让我写检讨书呢,对了,这是我丈夫。”

    霍纪寒客气点头:“您好。”

    然后,顺手把葡萄送给谭老师手里牵着的小朋友。

    ------题外话------

    今天四更,结束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罪全书全集(十宗〕〔九星毒奶〕〔第一序列〕〔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学姐会魔法〕〔魔临〕〔神级狂婿〕〔三寸人间〕〔万古神帝
  sitemap